第5章:萌芽之露
南孩2020-03-06 20:245,342

  林泽洺的爱情故事像一颗裹着漂亮包装的糖果,给人留了无限的想象空间,虽然他和杨晴在海边的那个吻张洋再没说起,但这没被具体描述的一幕反而让正值青春期的邓逸心衍生了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这些幻想让邓逸心对爱情逐渐产生了憧憬,他开始情不自禁地将自己和陈杏媚扯进同一个幻想空间里,常常神游于课堂之外,直到老师把粉笔头扔到他的课桌上,他才反应过来,用摇头晃脑来抑制脑袋里幻象的衍生。但他并不是为了专心上课,而是他还不相信自己喜欢上陈杏媚,在他的家庭教育里,这样不合时宜的非分之想更像是一种罪过。或许是罪过让脑袋过于沉重,几次摇头晃脑之后,他便选择趴在课桌上,欲以睡眠抵抗他的心烦意乱。

  在他趴下之前,张洋早已潇洒于梦中,当然,张洋的潇洒只敢建立在英语老师的痛苦之上。但事实上,英语老师并没有为此痛苦不堪,他似乎习惯了张洋以这样的姿态去上课,只是在讲课的间隙偶尔往张洋身上扔两颗粉笔头,故意扰乱张洋的春秋大梦。睡意泛滥的张洋只是挪了挪懒腰,在面前竖起一本英语教科书,眼皮挣扎了两下便又合了起来,趴在桌子上继续做他的春秋大梦。

  以同样的姿态去上英语课的还有林泽洺。林泽洺的睡眠质量更是高张洋一等,他只要往桌子一趴,便可“两耳不闻课堂事,一心只有梦中人”,只有下课的吵闹声才能把熟睡中的他吵醒。他强力的睡眠和他晚上的活动脱不了关系,每天晚自修结束,把杨晴护送回家后,他便到附近的网吧里泡着。

  网吧里烟味弥漫,空气混浊,人群杂乱,即使网吧门外竖着一块写着禁止“未成年人禁止上网”的牌子,但网吧依然是逃课前来的未成年的学生的天下。除了学生和长期待在网吧里的工作人员,还有一些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社会青少年,他们因为游戏而聚集于此地,胜利是他们共同的目的。虽然他们都无心于教科书,但玩起游戏来他们绝对全身心投入。当下风靡全国网吧的游戏莫过于《穿越火线》,当紧张的战场在眼前展开时,他们的身体便会随着操控的游戏角色一起晃动躲避。身临其境的投入让他们神经紧绷,紧绷的神经导致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而要承受他们强大的力量的只是小小的键盘,所以放眼望去,网吧内的每台电脑的键盘无不残缺几个常用按健。当操控的角色被击毙时,他们还不忘恶狠狠地爆出几句粗言鄙语,似乎整个网吧都是他们的战场。直到费用耗尽,电脑自动关机,他们的灵魂才从游戏中回到现实。但那些极度沉迷于游戏的小学生并没因此走出网吧,他们走到陌生人的椅子背后,摇身一变,成了指挥官,在陌生人背后吱喳喳地指点着江山,毫不理会陌生人的不耐烦,尽情地享受着指挥官的快感。因此,厌烦他们的高中生总喜欢躲到角落里刷游戏装备,这样除了能避开他人的烦扰,还方便空闲之余在游戏旁边开个小屏观看成人片,只要戴起耳机便可旁若无人。

  长期泡吧当然不是男生的专利,即使网吧里的空气混浊,但这里依然不缺女生,不过吸引她们的并不是枪战游戏,而是劲舞团游戏和韩剧,其中韩剧最受欢迎。时下韩风刮得正狂,韩剧也铺天盖地地占领了中国影视市场半壁江山,虽然剧情都如出一辙(诸如女主角身患绝症,想要离开男主角,男主角不离不弃······),但剧情轰烈得来又不烧脑,正合课外用来消遣娱乐,因此迅速俘获了大部分感情无处安放的小女生。每到悲情之处,必煽得春心萌动的小女生两眼泪汪汪,抱起大腿蜷缩在软绵绵的电脑椅上哽咽。韩剧过后,她们更是满嘴的“思密达”和“欧巴”,就差没整容了。

  林泽洺到网吧不是为了玩游戏,也不是为了看电视剧,他是为了和杨晴在网络世界里缠绵。当下手机还没普及到初中生,连高中生也少见,所以他只能和杨晴在电脑上用QQ谈情说爱。在邓逸心的家庭教育里,他父母是将网吧这种地方列为学生禁地的,所以邓逸心曾一度将林泽洺视为不良少年,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可当他清楚林泽洺去网吧的目的后,他瞬间被林泽洺为了爱情不顾那些所谓声誉的这一举动感动得热泪盈眶。

  林泽洺虽然困倦,不过他从不会在班主任的课堂上趴下,所以至今他还能稳如泰山地扎在前排。

  英语老师的讲解让邓逸心脑子里的那些幻象逐渐模糊,逐渐感到困意缠身,眼皮变得沉重,随之耳边的声音开始模糊,催人入梦。邓逸心只好奋力摇了摇头,回头瞄了一眼陈杏媚,她正在认真抄写课堂笔记,此时的她和课下的她完全判若两人。她的同桌朱梅早已侧头趴在桌子上睡得不省人事,嘴角的液体正滋润着她的白日梦,幸好一堆高高垒起的教科书挡在了她前面。

  陈杏媚在余光中瞥到了回头的邓逸心,便抬起头来礼貌地给了他一个微笑。这个微笑让邓逸心傻楞了好几秒,直到陈杏媚将神情转为疑惑,他才反应过来轻声说:“我想下课借你的笔记本抄一下笔记。”她点了点头,继续埋头做笔记。

  把身体转回去后,邓逸心在下巴下边垫起一叠书,将脑袋支撑起来,高度刚好够他坐直了身体。接着他将英语书打开,让两边的书页形成一个钝角,竖立在前面的书堆上,刚好遮住眼睛部分。经过一番多余的伪装后,邓逸心也闭上了眼睛,结束了眼皮的挣扎。

  英语老师平缓的语调和不太清晰的讲解,到最后催眠了班上大半学生,醒着的学生思绪游离在课堂之外,或是自学其他科目来抵抗困意,只有少数的几个同学还硬着头皮继续听着,唯独陈杏媚神情自若。

  下课铃响起时,英语老师无奈地用当地方言说了句:“下课了。”然后没趣地走出了课室大门。

  让人困倦的罪魁祸首其实不是英语老师,归根到底是那没完没了的习题卷子。自上个星期的教师研讨会结束后,学校的打印机便开始忙个不停,各个科目的习题卷子开始如决堤的洪水猛兽,汹涌地扑向学生,各科目的老师恨不得将知识海洋倾斜,好将各科的知识直接灌进学生的脑海里。没完没了的卷子压榨了学生的休息时间,他们的笔尖常常忙到凌晨一点,以致睡眠不足,只能选择在某些课堂上补眠。

  几天过后,习题卷子便堆积如山,即使他们牺牲了自己部分的睡眠时间,可笔尖的效率依然赶不上印刷机,奈何卷子还在无休止地往下发,他们只好选择将一部分卷子放弃,堆放在一旁,等到科目老师评讲时再翻找出来。可是卷子太多,翻找起来费时费力,况且每次经过一番翻找,卷子都被翻得乱七八糟,整理起来甚是费事,于是邓逸心便从家中带来了订书机,打算将习题卷子归类订起来。可谁也没想到,他的订书机却把一滴眼泪带到了他的心底。

  那天早上,订书机干脆的“咔嚓”声响很快就吸引了周围同学的注意,这当然逃不过张洋的魔爪,他已将试卷整理好,只待邓逸心将订书机给他呈上,他现在盯着订书机的眼神就像是盯着一头猎物一样,订书机每“咔嚓”一下,他的眼睛才眨一下。善解人意的邓逸心在觉察到他的意图之后,加快了速度将试卷订好,然后把订书机递给了他。

  张洋如获珍宝,居然对邓逸心说了一句“谢谢!”在此之前,他们之间还没出现过“谢谢”这类礼貌词,在他们看来,好朋友之间的小恩小惠是可以省略掉这种形式上的礼貌词的,所以当邓逸心听到这句话时,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微笑才在他的脸上浮起。

  “你订好给陈杏媚吧!”邓逸心在张洋订下第二颗钉的时候说。

  “泽洺呢?”张洋一边问一边按下第三颗钉,然后又拿起另一份习题卷子。

  “他在睡觉,先不管他!”邓逸心看了一眼还沉醉于梦中的林泽洺。

  当陈杏媚接过邓逸心递过去的订书机和书钉时,一盒书钉已经耗掉一半。她没像张洋一样说“谢谢”,而是回以邓逸心一个微笑,但这个微笑比张洋的那声“谢谢”更让人温暖,让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近了许多。

  陈杏媚将试卷细心地分类订好,她的认真模样让人难以联想到她那一声声狂放不羁的大笑。相比之下,旁边的朱梅并没有太大兴趣去整理习题卷子,但既然有免费的订书机,她也不愿错过,于是她也跟着动手整理出一份习题卷子。不过订书机在那份习题卷子上只咬了两口,她便把订书机摆放回陈杏媚的桌面。

  然而订书机并没有回到陈杏媚的手中,毕竟免费的午餐谁都想尝一下,善良的邓逸心也只会点头。订书机从陈杏媚手中被借出去后,便成了公共资源,经过几个同学的轮番洗劫,最后回到邓逸心手里的只有那台订书机和一个空空的小纸盒。虽然邓逸心慷慨地献出了自己的一盒书钉,但并没能满足过多的需求,反而招来了坐在教室后头的女生杨言的怨言,她埋怨前面的同学耗钉太多才致使她无钉可用。这种埋怨当然是无理取闹,要知道邓逸心才是订书机的主人,不过邓逸心选择了沉默,他皱着眉头把小纸盒扔进了垃圾桶,把订书机带回了出租屋。

  没完没了的卷子同样压榨了陈杏媚的休息时间,纵使她在课堂上表现得没有丝毫的倦意,但她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那天午休,她在出租屋里躺下没多久便酣睡如泥,待到她醒来后,发现床头的闹钟规律地嘀嗒跳着,时间却将要走过第一堂课。她猛然清醒过来,来不及追究是闹铃忘了响,还是自己睡眠质量太好,紧张却又不失条理地洗脸刷牙梳头喝水••••••

  当她夹着两本书略带睡意地站在教室门外的时候,已经讲完中国古代史概况的历史老师停下手中的粉笔感叹道:“你这一觉睡过了好几个春秋啊!”陈杏媚含住将要出口的笑,在老师的允许下,同学的目光下,安然自若地走回座位。此时,邓逸心也是抿嘴微笑,但这份笑意并没有幸灾乐祸之意,他只是觉得这样的陈杏媚甚是可爱。陈杏媚用笔戳了一下他的背,一本正经地说:“认真听课啊!”

  历史课刚响起下课铃,陈杏媚便戳了一下邓逸心的背脊,邓逸心转过头,只见陈杏媚将一盒书钉推到他面前。

  “你不是把习题卷都订好了吗?还买书钉干嘛?”邓逸心满脸不解,毕竟她手上也没有订书机。

  “还有些同学想用,等他们订好卷子,剩下的留给你,你订书机还在吗?”陈杏媚脸上的笑容依然灿烂。

  “订书机我已经带回家了。”邓逸心脸上没有笑容,他说这句话的语气很平静,但他想了想,继续说:“你不应该为了他们特意跑去买书钉,他们自己要用应该自己去买,更何况有些人不值得你这样。”邓逸心此时的语气明显变得有些不快,他看了一眼教室后头,教室后头,杨言正趴在桌子上酣睡。他又将视线移到陈杏媚的脸上,陈杏媚依然保持微笑,可是这个微笑并没能消除邓逸心对杨言的不快,一想起杨言的言行他便怒火中烧,怒气让他的语气也变得粗鲁,也让他明白不了陈杏媚的好意。

  “是啊,你都订了还买来干嘛?雷锋吗?”此时张洋也将身体转过来,他似乎觉得自己是在为邓逸心打抱不平,还不忘给邓逸心使了个眼色,以示他的立场,但他太过尖酸的言辞让人难受,陈杏媚脸上最后的一丝微笑都已消失殆尽,乌云密布的脸就等着一场泪雨结束这场沉闷。

  或许是恨意将邓逸心的眼睛蒙蔽了,他居然没注意到陈杏媚情绪上的变化,他侧着身体,眼睛里只有一股怨气,杨言的那张厌恶的嘴脸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他忍不住吐出了一句:“傻瓜!”

  他话音刚落,豆大的泪水便从陈杏媚的眼眶里涌出,流过她白皙的脸颊,滴落在桌面上。朱梅见情况不妙,便从桌底下踢了一脚还想张嘴说话的张洋屁股下的凳脚。张洋忙收住了刚张开的嘴巴,不知所措地望向邓逸心,可此时邓逸心的表情比他还慌乱。尽管邓逸心很努力地在脑袋里搜刮各种安慰言辞,可他依然毫无头绪,内疚充斥了他的脑袋,堵住了他喉咙。让他们感到不安的还有朱梅向他们投来的责备眼神。除了对他们投来责备,朱梅也一边试图去安慰陈杏媚。

  张洋不知道从哪里讨来了一张纸巾,却没勇气递给陈杏媚,只好把纸巾递给邓逸心,真没想到平时号称天不怕地不怕的张洋一到紧急关头便缩手缩脚。邓逸心没有推辞,因为他压根就没想到还有张洋的责任,他接过纸巾,忐忑地向陈杏媚递过去,但陈杏媚正捂住眼睛轻声抽泣,他只好轻轻地碰了一下她的手,感觉像碰到水一样柔软,原来女人真的是水做的躯体。

  就这么轻轻一碰,邓逸心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勇气,他的手停在半空,没敢再往前伸,也不敢往后退。幸好陈杏媚没耍孩子气,她接过纸巾,抹去了脸上的泪水。

  邓逸心当然不敢此刻乞求她的原谅,现在他满脑子想的是如何去弥补,订书机无疑是能化解这场尴尬的最佳武器。他慌忙起身走出教室,往出租屋奔去。张洋意识到场面的尴尬不是他一个人能应付得来的,他便主动跟了出去。

  当邓逸心喘着气不安地把订书机摆到了陈杏媚的桌面时,陈杏媚的情绪已经恢复平静,但邓逸心依然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吞吞吐吐地说:“订书机我···我给你带来了。”

  陈杏媚没说话,只是把书钉推到订书机旁边。

  “没···没事吧?”见陈杏媚没说话,邓逸心便怯声怯气地试探了一下陈杏媚的情绪。

  “嗯,没事。”陈杏媚把泪水渗湿的纸巾轻轻握在手心里平静地说。

  “我这还有一包纸巾。”说着,邓逸心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包纸巾放到陈杏媚的面前。这一小包纸巾是邓逸心在返回学校的路上,特意跑到饭堂的便利店买的,纸巾上印着姿态妩媚的“心相印”三个字,邓逸心并没太多的想法,他只知道这是一包纸巾,可没想到陈杏媚噗嗤地笑了一声。同时忍不住笑出声来的还有张洋,他看到邓逸心跑到便利店买了纸巾,但没想到他会将整包纸巾塞给陈杏媚,上面那多情的字体更让人尴尬,邓逸心只好尴尬地将身体转了回去。

  陈杏媚的眼泪虽然抹干了,但这点点滴滴,却荡漾了邓逸心的心潮。如果不是不是因为接下来发生的篮球场事件,陈杏媚的眼泪和笑脸,必将在他脑袋里循环上好长一段时间,可是那天傍晚的天际边,只有一抹血红的晚霞印在他脑袋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