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养分
南孩2020-03-06 20:275,565

  人的本性是很难改的,更何况他们正处于个性张扬的年龄段,即使今天犯了错,只要不是滔天之罪,不是刻骨铭心之祸,他们很快便将之抛于脑后,张洋也是如此,两天前他虽嘴上说要管住自己的嘴巴,保持低调的姿态,但两天后的一个傍晚,晚自修前的广播音乐刚响起,他便兴奋地冲进教室,紧跟其后的是林泽洺。

  邓逸心停下手中的笔好奇地问:“什么事如此兴奋?”

  话音未落,张洋兴奋地拍了一下桌子,抢在林泽洺前面说:“你们赶快听广播,我点了首歌送给我们的英语老师。”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凭着对张洋的了解,陈杏媚从容笑道,朱梅却一脸好奇。

  “他要是听到了,你以后的日子就不用混了。”林泽洺笑嘻嘻的一说,反倒让故事的吸引力提升了不少,周围的人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张洋点了什么歌。

  “歌名叫什么?”邓逸心更好奇了。

  “对啊,歌名叫什么,张洋你快点说。”陈杏媚的好奇心也被燃起。

  “等会就知道,再等会。”张洋想卖个关子。

  “快点说啊!”坐在张洋后面的朱梅不依,一把扯住了张洋右边的短衣袖,把衣领扯到一边,张洋的右香肩一下子露了出来。

  “先把手放开。”这一瞬间,张洋将脸上的笑容完全收起,放出一脸严肃的表情,两只瞪圆的眼睛直盯着朱梅扯住他衣服的手。对着朱梅,张洋总想以一种盛气凌人的姿态去说话,不允许朱梅有压过他的机会,一如往常,只允许他欺朱梅,而对于他这种姿态,朱梅也只会傻呵呵地笑上几声。

  “那你快点说。”朱梅像个受惊的小孩一样把手缩了回去,并试图用傻笑去化解张洋脸上的严肃。

  张洋并没被朱梅这无礼之举影响心情,他将衣领拉回脖子旁边,刚才乌云密布的脸迅速转为晴天,提着嗓子洋洋得意地说:“叫《下辈子不要做男人》。”他刚说完便自个哈哈大笑起来,估计此时他脑子里的画面只有英语老师的那张委屈无奈的脸。

  “你好坏啊,张洋,英语老师他知道了吗?”陈杏媚并没随他放任大笑,她表情反倒严肃起来。

  朱梅放声笑了几下,牙齿在黝黑的皮肤的衬托之下显得洁白,但见陈杏媚表情严肃,她便合上嘴巴。邓逸心也只是扬了一下嘴角,便保持沉默,他明白张洋的用意,但在他的印象中,那首歌唱的内容并不符合张洋想说的话,只是那歌名刚好扣题,但张洋并没有过多考虑,他只想借用那句“下辈子不要做男人”敲打一下英语老师的玻璃心,他甚至没对后果有过多的设想。

  “他知道是你点的话,你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林泽洺似乎是在等待一出好戏,不过他悠然淡定的语气无意之中扰乱了张洋脑袋里的剧情,同时植入了让人不安的画面。

  “哦,我叫他去听了,但没说明是送给他的。”张洋开始有所顾虑,原本只是想借此一举证明一下他并没有屈服于英语老师柔弱的眼泪,无奈被他们预测的这些严重的后果植入脑袋之后,他开始忐忑不安,但他又极力掩藏心里的不安,好保持自己处事不惊的大将风范。

  “下面播放的音乐叫《下辈子不要做男人》,是初三(6)班的张洋点的歌,他说要送给一个人,但是没说是谁,希望那人喜欢。”随着广播主持人的话音落下,音乐响起。虽然大家脸上表情不一,但都安静地将歌听完。

  第二天英语课的预备铃刚响起,他们便提心吊胆地盯着门口,只有林泽洺悠然得像是事不关己,在他嘴角反而流露出对将要降临的闹剧的遐想所产生的微笑,不过这事确实是与他没什么关系,他顶多就是当局者的同学,实则还是个旁观者。而同样作为旁观者的另外三人,被自己丰富的想象力搞得忐忑不安,似乎将有一场劣势的审判落到张洋身上。但旁边的张洋却强作镇定,他正翘着二郎腿翻着英语书,可是细心的邓逸心发现,此时他的眼神里已浮起了掩藏不住的恍惚。

  很快,门外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他们紧盯着门口,像是门口将要出现一头恐怖的怪物。李永芳像往常一样,拿着教案像个小女人一样走进教室,然后径直走到讲台,面朝学生大声喊了句:“Class begin!”

  学生们的起立一如往常地懒洋洋,起立的同时用乱七八糟的声音回应了一句:“Good~mor~ning tea~cher!”。在乱七八糟的声音中,张洋和林泽洺相互使着眼神,张洋的眼神虽是得意,但仍然存在担忧之色,林泽洺的眼神反而只有隔岸观火之意。谨慎的邓逸心夹在他们视线中间观察着李永芳的脸,不过察言观色的感觉并不好受。

  “Goodmorning class,sit down please!” 李永芳用余光瞄了瞄张洋脸上的表情,便若无其事地开始了他的课堂。

  学生应声坐下,张洋和林泽洺还在用脸上丰富的表情交流着,他们先是一脸的意想不到,然后过度到一脸难以置信却又无可奈何的笑。李永芳似乎觉察到他们表情的变化,他脸上泛起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刹那间讲课的声音也洪亮了许多。不知道是李永芳变得大度了,还是他没搞清楚张洋的用意,反正结果并没有往坏的一面发展。虽然张洋安全了,但他的计划却落空了,失望大于高兴,脑袋很快少了几分精神,他只好用左手将脑袋托在桌子上,无奈地翻开英语书。见剧情没有迅猛发展,朱梅此时的心情大概和张洋一样,只能没趣地趴在课桌上。唯独陈杏媚回归安然,在不安被解除后,她便迅速进入学习状态。邓逸心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埋头学习,只好慢慢将背靠在她的课桌前缘。

  李永芳授课的效果如何,从学生的睡眠质量中可以得知,反正到了后半节课,教室里的学生睡倒了一大半,醒着的学生也困意缠身,只好在课间走到走廊上舒展一下身体,好消解浓烈的困意。和其他同学不同,陈杏媚有一套独特的提神醒脑的方法,就是带着她特有的狂笑和朱梅玩小蜜蜂,无论输赢,陈杏媚都会大笑几声,似乎经过这几声大笑之后,苍生的浮沉胜败都与她无关。相比之下,邓逸心并没能如此豪放地度过他的课间,他正挠着脑袋吃力地看着一本物理竞赛资料书,这个物理科代表真不好当啊,他现在已是一个误入超级赛亚人星球的地球人,才两个回合下来便被虐得体无完肤,而且今晚自修他还得再次进入超级赛亚人的圈子里。具体来说,不只是这三个晚上,而是这整整一周的晚自修。

  那个装满赛亚人的地方便是隔壁的(7)班,初三(7)班是学校挑出来的尖子生,是学校的重点培养对象,当然,这个班上的学生并不完全是靠学生的学习成绩选出来的,也有靠爹妈的业绩,例如一些高官子弟和某些教师子女。

  至于成绩优秀的陈杏媚为什么没被选进尖子班,也许是因为名额被占用了,又兴许是因为陈杏媚在考试的时候睡了过去。可是这并没影响到陈杏媚学习的热情,反倒刺激了她学习的积极性,让她二模考试成绩由一模的第四名一跃到了第二名,而第一名依然是爱在英语课上睡觉的英语科代表林泽洺。

  英语是陈杏媚的强项,可林泽洺的英语成绩总是比她高出两三分,这让邓逸心也怀疑是上帝的偏心,可是又无能为力,因为邓逸心的英语自上初中以来,就一直稳定地停留在80~88分的范围内(满分150分),唯一一次及格是在上一次的模拟考试上,因为扔硬币选对了一道选择题,为此邓逸心将那枚硬币收藏起来。

  尖子班享受了学校最好的师资,连物理竞赛培训也直接开设在尖子班,所有尖子班的同学都有权选择是否参加这次培训,并且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培训过后凌涛将选出优秀学生去参加全国物理竞赛。凌涛给了(6)班两个培训的名额,邓逸心因为科代表的特殊待遇被选中。可当他对着那张发下来的竞赛训练卷子时,他开始意识到他的绘画功底在这张卷子上毫无用武之地,但他还是凭着自己的想象力和逻辑推理能力东拉西扯地完成了第一题,刚要开始给第二题编故事时,凌涛宣布考试结束,试卷被收了上去。邓逸心不舍地把卷子交到收卷的同学手里,不过他还是松了一口气,至少没让卷子空白,至于答案是否正确,这已经不是邓逸心关心的范围了。

  第二天晚上,竞赛的训练试卷发了下来,邓逸心看到自己的试卷上,计算题的第一题用红色油性笔打了个勾,不过勾上还加了两点,旁边果断地写着一个“2”。两分?这可是一道10分题,文字写得密密麻麻才给两分,至少也应该给一半吧,没功劳也有苦劳啊!邓逸心正埋怨,不料目光发现了被折过去的空白答题处有一行潇洒的红色字体,他认真看了一下,上面写道:推理很精彩,但是要有证据。这几个红色字体似乎是猝不及防地扑到了邓逸心的脸上,并一下子将红色的分子在邓逸心脸上迅速铺开。邓逸心慌忙把记事本打开压在试卷上,佯装出一副认真听课的三好学生模样。虽然他目视前方,但他还是偷偷地瞄了几眼周围(7)班同学的卷子,他们的卷子上都写满了答案,分数也压倒性地将他完虐,他深切感到自己像是一个误入了赛亚人家园的地球人。为了不被虐到体无完肤,邓逸心跑到书店里买了一本初中物理竞赛资料书,欲以此提高自己的战斗力。

  在邓逸心刻苦提高自己的战斗力时,陈杏媚却不断地展示她大笑的威力,以致本在沉睡中的林泽洺满脸不情愿地从桌面上爬起。在刚过去的美梦和眼前的现实中缓了几秒,林泽洺看到邓逸心还皱着眉头在看书,便一把夺过他手里的书。

  “物理竞赛。”林泽洺盯着书名念了一下,没趣地将书扔回给邓逸心,然后用食指和拇指捏了一下自己的刘海矫正造型。

  邓逸心把书摆回桌子上,伸展一下腰,朝他问:“是这个周末陪她去海边玩吗?”

  “嗯,难得这个周末不补课,约了几个以前初一的同学一起去玩。”他继续扒拉自己的头发塑型。

  邓逸心笑了一下,把书翻开,继续做题。

  两天后的物理竞赛选拔赛上,邓逸心还是毫无悬念地被(7)班的同学给碾压了,但他的心情却没有丝毫的悲伤,更多的是解脱后的轻松,这种久违的轻松让他尽情地在篮球场上挥霍了那个难得不用补课的周末,以至于周日的晚上他要早早来到课室赶做上周发下来的卷子。

  正当他水深火热地赶做着卷子时,张洋笑嘻嘻地从前门溜进课室,跟在他身后进来的是似笑非笑的林泽洺。从海边回来的他们,皮肤都被晒黑了,张洋的黑已经赶上了朱梅,因此他决定将“黑猪妹”前面的那个“黑”字去掉。

  张洋笑嘻嘻地坐下来,他魔性的笑声让邓逸心分了神,邓逸心皱着眉头瞥了他一眼,又继续赶做卷子,直到张洋神采飞扬地说起了在海边发生的事情,他才放下笔抬起头,背靠在陈杏媚的桌子前缘竖起耳朵听着。陈杏媚也放下了手中的书。

  那天阳光很猛(这从他们的肤色可以得知),海风也不小,在海滩上踏完大浪后,他们便在半干湿的沙滩上挖了个人形大小的窝。窝刚挖好,张洋便自告奋勇地往窝里躺,他一躺下,其他人便蜂拥过来迅速地往他身体上堆沙,将他的身体和四肢掩埋,只留出他的脑袋在外面,然后嘻嘻哈哈地用租来的相机给他拍了几张照片。张洋本以为此时他已成主角,没想到他们下一秒便将他扔下,转身冲向大海。几个男生脱掉了上衣,光着脖子跳进海里,海水很快就没过他们半腰。脱掉薄上衣的林泽洺牵起杨晴的手,也激动地奔向大海。这画面完全是在模仿港台爱情剧,可现实里他们紧扣的十指很快就被海浪冲散。当张洋挣扎着从沙堆里站起来时,海浪已将他们的衣服打湿。带着满身的沙子,张洋也兴奋地向海奔去,无奈他刚跑到海水没过他半腰的地方再难以前行,因为浪确实有点大,再往下走,估计不单是身高不允许,扑过来的大浪也会把娇小的他给卷走。其他人在走到海水快要没过肩膀的地方也停住了脚,前仆后继的海浪让他们的身体开始有点失控,危险将随着下一个大浪而来。处于深水区域的同学意识到危险将近,便大声喊着往浅水区域走。正当他们往海滩上转移,一个不大不小的浪扑了过来,走在队伍最后的杨晴被海浪扯着往后退了两步,还呛了几口水,幸好旁边个儿高的林泽洺及时拉住她的手让她站稳了脚。他们喘着气回到沙滩上,浅水处的两个女生也赶紧上了岸。杨晴的衣服已经湿透,半透明的衣服紧紧地贴在她身上,胸前那两座小山峰在小蛮腰的衬托下,傲人地挺了起来,让她那迷人的身材尽显;她脸蛋吸足了水分,在阳光的浸泡下水嫩透红,还有那张如同禁果一般诱人的红唇,娇嫩欲滴;在她干净的额头上紧贴着几撮湿漉漉的头发,头发上的水滴滑过水嫩的脸蛋,在尖下巴处汇聚,然后滴落在微弱起伏的胸前,顺着身体流到脚下的沙滩上,也有些水滴顺着她的长发滴落在她迷人的香肩上,再顺着下垂的双手往下流,汇聚到指尖,然后滴落在沙滩上。那画面宛如一张女子出浴图,让林泽洺本性地睁大眼睛,贪婪地盯着她看了许久。杨晴像是意识到了周围向她投来的异样目光,忙用双手交叉在胸前抱住自己的肩膀,尴尬地蹲下来。林泽洺这才意识到其他人也瞪着眼睛在欣赏着这朵刚出水的芙蓉,于是他赶紧弯下腰,捡起他那件扔在沙滩上的薄上衣披在杨晴的身上,挽着杨晴往远处的大石头走去。

  张洋用一个意味深长的坏笑结束了这个浪漫的爱情故事。与此同时,已按捺不住的林泽洺迅速从凳子上跳起扑向张洋,张洋反应迅速,干净地从凳子上蹦起,机灵地一躲,让林泽洺扑了个空。一旁的陈杏媚和朱梅只管哈哈大笑。林泽洺一半身体压在邓逸心身上,另一半身体靠撑在桌子上的右手支撑着。邓逸心将林泽洺扶起,他在林泽洺脸上并没有看到恼怒之色,看到的反而是遮掩不住的幸福。

  “张洋,你还说,再胡说今天你就不要上课了。”林泽洺假装严肃地指着躲远的张洋,可是他脸上却情不自禁地浮起若隐若现的笑容。

  “嘿~我哪句是假的啊,还有接吻那段还没说呢!”张洋扬起嘴角挑衅他。

  这时,林泽洺已绕过桌子,迅速向张洋奔去,张洋也早觉察到他的举动,及时往门外溜了出去。旁观者也将目光移至门外,可张洋和林泽洺早已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内,只有阵阵如闷雷般的脚步声从走廊的那头传来,他们疯狂的追逐让这栋危楼也颤抖起来。

  陈杏媚和朱梅的笑声随之上升到肆无忌惮。邓逸心对他两个同桌幼稚的追逐游戏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因为他现在关心的不是林泽洺有没有追赶上张洋,也不是那栋危楼的安危,而是林泽洺和杨晴那个充满想象的吻。

  而想象恰好是让感情萌发的养分,但邓逸心并没意识到自己感情上的变化,直到那滴眼泪的掉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