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老树
南孩2020-03-06 20:224,293

  (3)老树

  补课的第一天,张洋并没有旷课,他只敢将心头的不满写在脸上,并将这种不满转移到英语老师身上,于是英语课堂成了他舌头的战场。英语老师并不是伶牙俐齿之人,每每碰上张洋的刻意刁难,他只作无奈之态然后继续他的课程。英语课上的小胜很快成了张洋在课下的炫耀之本,他炫耀起来,话儿多得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他滔滔不绝的口水持续了半个月,直到在课堂上把英语老师给逼红了眼眶。

  英语老师是个刚大学毕业不久小伙子,他父母却给他取了个名叫李永芳,或许他父母原本是希望生个女儿吧,无奈他却长了个男儿身。虽然他已大学毕业了一年多,但他的心理年龄其实也就和张洋他们一样大,承受能力甚至还不远及张洋他们,极其脆弱,因此张洋总喜欢故意敲打他脆弱的心灵来找优越感,这种优越感让张洋的敲打变得更加肆意,于是导致了这次的敲打用力过猛。

  将英语老师逼红了眼眶的第二天早晨,张洋愁容满面地站在走廊上,英语老师的红眼眶让他昨夜久久不能入寐,毕竟“老师”这个名词还是有威严的,让他意识到自己的犯上之举,虽说童言无忌,但他毕竟已是个少年了,如果英语老师追究起来,那他往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但低下头来道歉认错绝对不符合他的作风,更何况这样还会招致林泽洺的嘲笑。

  心绪烦乱的张洋此时正需旁人开导,于是邓逸心走出课室,悄悄地站到他旁边,他本打算和张洋说上两句,好转移他的注意力,可他刚靠近栏杆,便被楼下的风景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当然,吸引他的并不是走廊前那棵高大的老树,而是树下路过的女同学,虽然他谨记着母亲的那句“男女授受不亲”,但他的性取向还是正常的,尽管他近年来极力掩藏自己萌动的春心,但他的身体还是很老实的,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在走廊不远处,站着一个同样身体诚实的高个男生,还有两个和邓逸心差不多一样个头的女生,嘻嘻哈哈地闲聊着。顺着笑声传来的方向,邓逸心扭头望向他们,目光正好落在其中一个满脸深情笑意的女生身上,她正背靠在走廊栏杆对面那扇泛黄的白墙上。邓逸心认得她,她现在是他的同班同学,名叫肖钰,她只有一米五的个子却拖着120斤的肉 ,尽管已经发育丰满的胸部占不少分量,也改变不了她的身体喜欢横着长的事实,除了胸部,她的其它地方在她身旁那女生面前都黯然失色。那女生虽比邓逸心要矮一些,但她身材苗条,脸蛋和五官都极其标致,言语间还透露出一股不属于她岁数的妩媚。背靠在两个女生对面栏杆上的高个男生叫李超,是隔壁尖子班的学生,当然,尖子班的学生并不是每个都成绩拔尖,也有个别依仗的是父母的“成绩”,虽然他父亲只是负责监管学校设施,但从李超进尖子班这事来看,他父亲的公关搞得还是挺不错的。

  李超正笑眯眯地盯着那女生说着不好笑的笑话,女生时而微笑抬眼,时而低头拨发,而旁边的肖钰则以傻笑参与其中,她视线一直没离开过李超的脸,眼睛里的深情让人同情。她似乎觉察到周围投来的目光,在不经意间,她扫了一眼邓逸心,邓逸心忙把视线移至那颗老树上。

  那树虽老,但叶子依然肥大且绿得出油,树干更是肆意生长,枝丫已经伸到了老教学楼五层的高度,幸好老树和教学楼隔着三四米宽的水泥跑道,肆意生长的树枝才不至于把这历史悠久的教学楼给撑坏了,不过那树枝依然不依不饶地向着老教学楼生长,似乎是担心这栋已经墙壁掉灰的危楼将要倒下,随时准备扶它一把。有好几根树枝已经伸展到走廊附近,个头不高的邓逸心也只需轻松伸出手便能够到最靠近走廊的那几根树枝。

  靠近走廊的那段树枝上的叶子已经被拔光, 那段树枝光秃秃的样子让邓逸心扬起了嘴角,同时在他脑海里荡浮荡开的是他们蹂躏这根树枝的那一幕。

  三人当中,林泽洺个子最高,每次拉拔树叶也最为活跃,身高的允许让他肆无忌惮地玩弄那根可怜的树枝,树枝上二分之一的叶子绝于他手上,他行动迅速,表情兴奋,如同扒掉女人身上的衣服一样兴奋。剩下的树叶并没有落在身高尚占点优势的邓逸心手里,反而是张洋拔掉了大部分的树叶。如果单凭个子,张洋顶多只能拔到树枝顶尖的几片叶子,不过他凭着一条出色的舌头,哄得邓逸心乖乖地把树枝拉扯过来,接着他快速拔掉树枝中段的叶子。邓逸心因为两手扯住树枝腾不出手来,只好等张洋将树叶拔得差不多他才松开两手,松手时他顺势扯下了剩下的两片叶子。后来,只剩下那根被拔完叶子裸露在空气中的树枝,他们便不再拔树叶,而是在雨后守着树枝,等待楼下没撑伞的女生走到老树之下的路段,然后他们迅速用力拉扯树枝,带动整棵树抖动起来,让沾在叶子上的雨水成群抖落,猝不及防地打在那些女同学的身上。当然,在张洋的极力要求下,他们的“猎物”是要经过筛选的,而让邓逸心扬起嘴角的,则是雨水打在他们后桌身上的那一次。

  三天前的一个早上下过一阵雨,在雨过天晴的课间,他们的两个后桌在前往厕所的路上,刚好从老树下经过,突然头顶上哇啦撒下一阵雨水,吓得她们东躲西藏,逃窜到安全地带后她们仰头一看,看到右手还扯着树枝正在大笑的林泽洺,和正趴在栏杆上拍手叫好的张洋,小心翼翼的他只露出了半个脑袋。将头缩进栏杆之后邓逸心咧嘴笑了,一颗洁白的虎牙在他右嘴角露了出来。两个女生手牵手,边笑边骂走了上楼,她们一个叫陈杏媚,一个叫朱梅,每次她俩拉起手,邓逸心总会想起一个零食词条:黑白配。

  陈杏媚的成绩一直稳居班上的前三,在班上她是被公认的三好学生,齐肩的短发,白皙的肌肤,都在散发着她“宅”的信息,她的皮肤在同桌朱梅肤色的衬托,真可谓是冰肌玉肤,若不是因为她不符合形象的笑声,邓逸心真的不敢轻易靠近她。在她横竖都没有疯长的身体上顶着一张圆脸,这张脸除了圆,还很爱笑,而且是无羁无束地狂笑,那无忧无虑无污染的笑声肆意地传遍了整个课室,最后跑进邓逸心的心里,撒下种子,悄悄地生根发芽,只可惜种子萌发的不是时候,由于缺乏时间培育,发芽的种子在过分羞怯的邓逸心身上并没能迅速生长,更何况还碰上了中考这个紧张时刻。

  朱梅则是个皮肤黝黑的小黑妹,因为名字和“猪妹”谐音,张洋便赐予她外号“猪妹”。刚开始张洋喜欢叫她黑猪妹,无奈后来的一次海边游玩,张洋也被晒成了黑炭头,打那以后,他便改口叫她猪妹。猪妹虽然长得黑了点,但她那张标准的瓜子脸还是挺耐看的,再加上她的那张娇嫩小嘴的点缀,男生还是很愿意在她身上停下目光,至少张洋很乐意;她个子比张洋高不了多少,但她能坐在第二排不仅是因为身高,还因为她的懒,她懒起来连眼睛都不太喜欢转动,所以班主任抱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希望将她安排在陈杏媚的旁边,奈何猪妹已经够黑,陈杏媚的笔墨无济于事,她们唯一能交织在一起的就是她们随和开朗的性格,也因为她性格随和开朗,所以张洋有事没事总爱刁难她一番,看似是在她身上找乐子。

  在上课铃响起前,林泽洺出现在走廊上,他轻松地拍了一下张洋的胳膊,然后倚在栏杆上,用他那张秀气的脸迎着扑过来的阳光,阳光也很配合,清晰地勾出了他那张羡煞旁人的脸蛋。

  “接她了吧?”张洋苦着脸朝他闷声闷气地问了句。

  邓逸心扭头看向林泽洺,林泽洺满脸藏不住的春光,头上顶着一头沾满了发胶的头发,发胶帮他的头发塑了型,像极了刺猬背上的棘刺,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这发型得以普及天下多亏了飞轮海组合,所以人们给这发型取了个十分形象的名字:飞轮海发型(其实也就是定位烫)。那时红遍两岸的飞轮海组合,活在每个小女生的心里,因而在每个想要吸引异性眼球的小男生头上都顶着一个模仿飞轮海的定位烫,可惜林泽洺头发长度不够,他的每一根头发都正朝着“飞轮海发型”的长度努力生长。为了维持他所谓的帅气形象,他在每个闲暇的时间里都会小心翼翼地扒拉他的头发,好保持头发的造型,头发就像是他的命根子,谁都碰不得,为此,他每天必须重复着“头可断,发不可乱”的口号。但是这样的林泽洺并没有耽误了学习,这点让留着规规矩矩的寸头的邓逸心羡慕之余又有些妒忌,心里多少有点失衡。

  从张洋嘴里,邓逸心得知林泽洺的那个“她”叫杨晴,也记起她曾在这条走廊上和他有过一面之缘。杨晴皮肤白嫩,这种白嫩在这个日照时间较长的亚热带地区实属少见,足以吸引林泽洺的眼球。在她身上总是喷了一股郁金香的香水味,味道虽然不浓,但足以诱人,再加上苗条的身材,让她在众多女生中一下子脱颖而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吸引众多男生的眼球。而林泽洺凭借着他一米七的个子也让他轻易地在这三个男生中脱颖而出,何况他脖子上还顶着一张不负责任的偶像派脸蛋,天生一对用在他们身上毫无违和感。初中一年级他和她被分到一个班,那时他们的情感就开始蠢蠢欲动,到了初中二年级,她和林泽洺便成为班上众人羡慕的出双入对的小两口,每天上学林泽洺的课前作业就是去她家附近接她上学,课后作业就是送她回到她家附近。这样年纪的爱情在大人的眼中叫闹着玩,而深陷其中的他们却相信这就是一生一世。

  “嗯,周末陪她去看海。”林泽洺带着幸福的微笑看向张洋,发现张洋并没有替他高兴,也没有像往常一样露出狡黠的笑,于是他问:“张洋今天干嘛啦?话这么少。”

  “他在想英语老师呢!”邓逸心再次把目光从那根光秃秃的树枝上移到林泽洺的脸上,站在他们中间的张洋依然闷闷不乐。

  “我在想英语老师,才开他两句玩笑他就眼眶红了,他会不会以后就和我过不去了?郁闷。”闷闷不乐不的张洋和眼前那根被蹂躏过的树枝一样。

  “哦,昨天那事吗?没事的,过两天就好,你又不是第一次见他这样,他那心是玻璃做的啊,谁叫你和他较劲呢,以后课堂上学乖点。”林泽洺不像是在安慰张洋,他的语气更像是幸灾乐祸,说完还附送几声嘻笑。邓逸心也随之一笑,只留下张洋一人愁眉苦脸。

  “嗯,以后得少说两句了。”张洋叹了一口气,似乎逐渐释然,脸上也渐渐浮起了笑容,不过这个笑容并不灿烂,里面的无奈成分更多些,接着他转了话题:“就你和她去吗?”

  “没有,还有以前班上的几个同学。你要不要去?”此话刚出口,林泽洺的心头立刻涌上一股悔意,他意识到只要带上张洋这张嘴巴,就等于带上了一个明亮的电灯泡,于是还没等张洋回答,林泽洺赶紧补救说:“算了,你还是别去了,免得被海水卷走。”

  可是为时已晚,狡黠的笑容迅速在张洋脸上泛起漫延开来。

  “我要去,班上的活动怎么少得了我呢?去做电灯泡也好。”张洋那张前一秒还布满了担忧之色的脸上,此时已更替成满脸狡黠 。

  “你自己去和他们说。”补救失败的林泽洺不耐烦地说。

  上课预备铃响起,他们看到英语老师拿着教案从对面的教师公寓走了出来。邓逸心转身走进课室,刚好陈杏媚疯狂的笑声迎面扑来,他望向她,她正和朱梅拍着手掌,带着不羁的笑声念着:“两只小蜜蜂,飞到花丛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