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圣诞礼物
南孩2020-03-06 20:296,234

  李超事件随着时间逐渐平静下来,但邓逸心那颗春心经过陈杏媚的泪水灌溉后,在萌动中逐渐长出成型的幼苗,连洪水猛兽般的习题都没能淹没他萌动的春心,他开始沉醉于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在入睡前回播陈杏媚疯狂的大笑,在课堂上幻想两个人的十指紧扣,在将到来的圣诞节注入了他们二人世界的内容。对于在圣诞村长大的邓逸心来说,这个比春节还要隆重的节日无疑是最富有想象空间的。

  圣诞村距镇上不远,是这个县里唯一一条信奉天主教的村子,这条村子是中西方宗教文化摩擦交融后的产物,宗教是西方而来的宗教,可是入了乡后很快就随了当地的习俗,村民把当地的“年例”融进了圣诞节里面。“年例”是粤西本地居民的贺岁方式,本地居民认为办好年例就能够保证今后的一年风调雨顺,虽然这种想法毫无科学根据,但作为一种精神寄托,这习俗不知支撑了多少在困境中挣扎的人。即使每条村庄举办年例的时间都不相同,不过到年例那天,无论是贫穷还是富贵,家家户户都会大摆宴席,宴请各路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刚开始圣诞村因为宗教文化的差异,村子里是没有“年例”这一说法的,可是周边的村子每年年例的热热闹闹让圣诞村也不甘寂寞。为了顺应民意,于是便将圣诞节设为村子里的年例之日,所以每逢圣诞节,圣诞村便热火朝天,全村子的人都会大摆宴席迎接各地的亲朋好友。村里的小学更是积极应景娱乐,每逢圣诞节必大办晚会,刚开始晚会只是村里的小学生自我展示的文艺活动,后来发展到县上一些中学学生也带着节目前来表演祝贺,再后来,大人也上台献唱,载歌载舞,誓要将一个小学晚会搞成一个老少咸宜的文娱活动,只可惜那原本只够供小学生展示的舞台并没有随需求扩建,在台上唱唱跳跳的人们都得格外的小心,生怕一不留神就要从舞台上跳到台下的人海中。今年,邓逸心班上自组的乐队也将前往祝贺,这支乐队在振文中学已是小有名气,每逢节日,他们都毫不吝啬自己的才艺,全副武装上台献唱几曲,永远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展示个人风采的机会。

  除了信仰,商业对一个节日的推动也是巨大的,所以除了圣诞村,圣诞气氛浓烈的莫过于集市里的那些商店,小镇的商业虽不及大城市繁荣,但商业嗅觉可不亚于城市,逢年过节,最早将节日气氛铺开的便是镇上市集的大街小巷,即便圣诞节并不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但在经济文化全球化的今天,圣诞节被带到了全球各地,这已经和单纯的信仰没多大关系了,它带给人们更多的是精神娱乐,就算是家里供着佛像的人,也会希望能在圣诞节收到一份礼物,互送礼物在年轻的情侣之间最是普遍。嗅觉敏锐的商家当然不会放过致富的机会,在节日到来前一个月,他们就开始打着“给爱人买份礼物”、“你们之间的爱情缺少一份礼物”等等更适用于情人节的标语推销圣诞节的产品。在商家的眼里,除掉给老祖宗过的清明节和七月十四的鬼节以外,所有的节日都是情人节。不过情感消费还是挺实用的,标语一贴出,礼物确实卖得挺火。

  林泽洺无疑是最关注这种节日的人之一,距离圣诞节还有一周,他就开始挖空心思准备礼物,奈可挠了两天脑袋,他还是一筹莫展,便只好拉上还能保密一时的邓逸心前往商店寻找灵感。

  走进礼品店,林泽洺径直走到一排公仔熊前面,原本还在好奇地东张西望的邓逸心只好跟了过去,然而林泽洺在那排公仔熊前徘徊了许久也没任何表示。见他犹豫不决,邓逸心便拿起一个大概三十厘米高的公仔熊转身问他:“这个怎样?”

  “太小了。”林泽洺只瞥了一眼公仔熊便摇头走开。

  “这个呢?”邓逸心跑到另一头,抱起一个几乎和自己等身高的公仔熊跑到他面前。

  林泽洺虽面露满意,不过当他看清楚玩具熊脖子上挂着的小纸牌上面的标价,眼睛不禁圆了起来。邓逸心猜想他应该是嫌价格太贵,可林泽洺迅速收拾面部表情,抛出一句:“还是太小了。”

  邓逸心鄙视地望了林泽洺一眼,抱着公仔熊没趣地走回架子的另一头。公仔熊软绵绵的手感一时软了他的心,他像个小女孩一样抱着公仔熊玩弄了许久,直到店员走过来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他才赶紧放下公仔熊灰溜溜地走开。

  林泽洺还在那几只的公仔熊前徘徊。虽说感情不应该用礼物去衡量,但如果没有礼物,爱意又该怎么去表现呢?时间吗?呵护吗?但对于这个岁数的恋爱来说,时间太过遥远了,能让他们最直接地感受到的爱意还是得靠礼物去承载,而不是仅存在语言描述的模糊的未来。但对于还没有独立经济能力的林泽洺来说,礼物也是个问题。

  事实上林泽洺是个挺有主见的人,邓逸心的意见他根本没听进去,毕竟最熟悉杨晴的人是他,他叫上邓逸心,无非是不习惯一个人逛商店。邓逸心当然也明白自己的作用,所以在建议不被采纳后,他便自己在店里闲逛起来。至于平时陪他出生入死的张洋这次没能被他选做陪同,显然是林泽洺对张洋的大嘴巴有所顾虑。

  商店不大,店内的装修很随意,墙上挂满了商品,商品种类繁多,除了圣诞节礼物以外,文具、体育用具、儿童玩具一应俱全。在商店门口左侧还摆起一档烧烤,烧烤炉前一个女生亲密地挨着一个男生,正在等待两条烤得半熟的火腿肠,他们看上去要比邓逸心大一两岁。

  逛到一堆贺卡旁邓逸心停住了脚,一个明显比他小许多的小男生引起了他的注意,小男生正在贺卡堆旁挑选贺卡,不过小男生深思熟虑的模样俨然一个大人。在小男生旁边还站着一个羞涩的小女生,她手里拿着两张贺卡陷入困难的选择中,她旁边那位微胖的女生是她硬拉过来的陪同,那微胖的女生用一个无奈的白眼表达了她心中的不耐烦,可没想到小女生又拿起另一张小男生刚扔下的贺卡看了看,那张贺卡上面印着两颗雪做的心,一支雪箭穿过雪心将两雪心串连起来。依然拿不定主意的她只好转过脸去征求同伴的意见。这时,微胖女生突然换了一张脸,像身经百战一样回了一她句:“这个太明显了。”小女生只好犹犹豫豫地把贺卡放了回去。见她放下贺卡,女同学胸有成竹地指着左边的运动装备说:“在这里挑吧,他准喜欢。”

  目睹了这一切的邓逸心只好默不作声地站到一边感叹自己的情窦开得有点落伍了,不过他脑袋里很快生起了一个念头,这念头让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捡起了那张刚被小男生搁在贺卡堆旁边的贺卡,贺卡上面印着欧美风格的漫画图案,画中一个圣诞老人正架着雪橇,在前面拉着雪橇的是两只高大的麋鹿,麋鹿跑过的雪地上留下了四行脚印;在圣诞老人身后,几间被皑皑白雪盖住的小木屋里亮着黄色的暖光,右方是两个戴着红彤彤的圣诞帽的雪人,它们手牵手,胸前的两颗雪心被一支雪箭串在了一起,一句英文“Merry Christmas”刚好立在雪心下面。触景生幻,邓逸心的脑袋被这些图像迅速填满,经过他丰富的想象力的一番改造,眼前的小店变换成一些不切实际的画面,刹那间,两个雪人幻化成他和陈杏媚,大雪也活动起来,纷纷扬扬的大雪中,他们合力堆起一个雪人,在他给雪人装上一个红萝卜鼻子之后,陈杏媚在脸上笑开了一朵杏花,和他暧昧地对上视线,那一瞬间,纷纷扬扬的大雪被熔化,大地回春。紧接着画面切换到他们的课室,他满脸傻笑把贺卡递给他,她没有犹豫,接过贺卡后她夸张地张开嘴巴狂笑起来······

  “我要这张。”小男生指着邓逸心手里的贺卡说。被拉回现实的邓逸心虽有些不舍,但他还是把贺卡递给小男生,接着他随手又拿起了另外一张贺卡,这张贺卡上面只有一个雪人,雪人用两只萝卜眼孤零零地盯着邓逸心,虽然它头上依然戴着喜庆的红色圣诞帽,脸上依然是嘴角上扬的笑脸,可是这张笑脸缺少温度。在雪人后面那望漆黑的天空下,一排纷飞大雪过后留下的白色屋顶格外显眼,屋顶上方漆黑的夜空中,只有一句大红色的英文“Merry Christmas”。这张贺卡没能让他的幻想继续衍生,他没趣地把贺卡放了回去,用目光扫了一圈礼品小店,搜到林泽洺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当他们两手空空地走出小店时,正在帮那位小女生打包礼品的老板娘用冷淡的目光瞥了他们一眼,头也不敢回的他们只好快步往学校走去。

  刚走到教室门口,他们便听到一阵带着节奏的敲击声响,循声望去,原来是无聊的张洋正在用笔敲打朱梅的桌背,好让趴在桌子上休息的朱梅难以入睡。被扰了清梦的朱梅猛然一个起身,在桌面随手抄起一本书往张洋身上拍打过去。反应迅速的张洋敏捷地蹿到一边,差点撞上刚走进门口的邓逸心。张洋转身见是他们,便收起脸上得意的笑容问:“你们去哪了?”

  “陪他去挑礼物。”邓逸心说着,贴着张洋的背挪进自己的座位,林泽洺绕过张洋,坐到自己的木凳上。

  “圣诞礼物?给杨晴?”张洋望着林泽洺问。

  “嗯!”驰心旁骛的林泽洺敷衍地应了他一句,随即扒拉一下自己的刘海。

  “礼物呢?”张洋继续问。

  “没挑到,不知道送什么好。”林泽洺皱了一下眉头,又扒拉了一下已触到眉头的几根头发。

  张洋灵机一动,得意地说:“别想了,陪她去圣诞村玩吧,我们的同学小倩不就是圣诞村的村民吗?”

  “对哦,小倩去年还说好今年让我们去她家玩呢,怎么我就没想到这个啊?”醍醐灌顶的林泽洺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兴奋地拍了一下桌面。

  意见被采纳的张洋脸上明显地泛起了得意之色,不过此时内心澎湃的应该是邓逸心,虽然他强作淡定之态,只露了个微笑,但他激动的语调刺穿了他的伪装:“这个主意不错,可以去我家玩。”随即,他望向了陈杏媚。陈杏媚停下了手中的笔抬起眼睛若有所思地瞄了他一眼。

  一时间,三人都高兴得像个孩子,林泽洺的激动可以理解,可是张洋也这般兴奋就显得让人费解,兴许他以为那地方是艳遇的天堂。但可以肯定,他们的激动和邓逸心那姗姗来迟的邀约无关,小倩的邀约可是比他早上一年。小倩是林泽洺和杨晴初中二年级的同学,她为人热情好客,也因为她的热情,她和邓逸心在小学就闹出过极其不靠谱的绯闻。

  平静下来的林泽洺婉拒了邓逸心的好意,不过邓逸心并没丝毫失落,内心依然澎湃的他转身敲了敲陈杏媚的桌面,问:“你呢?”趁张洋聊天的空隙,旁边的朱梅已成功进入了梦乡。

  陈杏媚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微笑着说:“我和朱梅,还有另外一个(7)班的同学打算过去看看热闹,不过不会玩得太晚,如果时间允许,我就去你家找你玩。”

  邓逸心澎湃的内心逐渐平静下来,不过陈杏媚的不确定还是给了他一缕阳光,而这缕阳光足以让邓逸心等了一个夜晚。

  圣诞节的傍晚,天刚昏暗,圣诞村村口的人流逐渐大起来,各路亲朋好友和游客逐渐把圣诞夜狂欢的序幕拉开。然而今天邓逸心却显得格外平静,虽然他下午早早请假回了家,但他并没能很好地融进家中热热闹闹的氛围之中,他情愿一个人躲进自己的房间,对着窗外默默地伫立了许久,远方并没有新景色值得他细细欣赏,距离他家不到一百米的村口临时拉起的那盏路灯是唯一新添的景物,除此之外,便只有村口的十字路口处那往来的过客闯入他的视线之中。

  窗外进进出出的车子打着灯在碎石子铺成的路上缓缓前行,道路两边笔直的树和杂草将灯光划得支离破碎,灯光在移动中不断闪烁,越来越明亮,直到村口的十字路口处,灯光向左移动,便消失在邓逸心眼前。辽阔的田地在道路两边铺开,公路北边的那望田野上有个农场,农场里种植了许多高大的棕榈树,只要风一到这里,它们便化作一群长发飘飘的女子,不过在这群密密麻麻的长发飘飘的女子中,隐藏着一间银雨蛋白饲料工厂,饲料工厂的烟筒从棕榈树林里高高突出,如果是往日,乌黑的浓烟会带着刺鼻的气味从烟筒里冒出,随风飘向附近的村庄。但今天是圣诞节,到了深夜也不会有浓烟升起。

  村口临时搭建的路灯在夜色完全降临前亮了起来,亮起来的灯光打在一辆小轿车上面,小轿车缓缓地向左转了个弯,开进了南边村子;一辆摩托车开进灯光区域,车上紧紧地挤着四个杀马特少年,看上去13岁左右,头发都染上了五颜六色,长长的刘海梳向一边,下垂到嘴角,遮盖住一只眼睛,只留出一只眼睛去看前方,身上的服饰稀奇古怪,他们在转弯路口没有减速,一拧油门便消失在邓逸心的视线内;随后一个骑着单车的大妈进入了路口,单车前的篮子里装满了食物,车后座伏着一个凹凸不平的包袱,躲闪着也要过去的白色小轿车,随着小轿车的远去,她也消失在邓逸心的视线内。

  面对窗外人来人往的热闹,他的心情依然没有任何波澜,窗外的一切都不是他要等待的,但他又不愿离去,情愿一人安静地伫立在窗前,直到他看到他家的亲戚骑着摩托车向他家驶来,他才不情愿地关上窗走下楼去迎客。

  晚饭期间,在客人的说说笑笑之下,他只好将内心那份不合时宜的感伤暂时收起,在脸上挤出了生硬的笑容。幸好没过多久,教堂的弥撒便开始了,大家都将注意力聚焦在弥撒上。

  母亲没等饭毕便前往教堂洗礼。晚饭过后,别有意图的邓逸心主动陪同好奇的客人前往教堂,教堂是他最后的希望了。然而现实并没有那么多美好的偶遇,此刻的教堂已塞满了人,没有手机要找个人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往日的教堂特别静谧,礼拜天也只有几个老人和中年妇女在念经,大部分的年轻人都外出工作了,今天的教堂更像是一个热闹的市集,挤满了一边看热闹一边讨论的外来人。教堂里的长椅只容得下本村的人口,许多外来人干脆站着观望,看不到前方的小孩不断地哭闹,小孩的父亲只好将他高高地托举在肩膀上。

  邓逸心看不到前头的神父,尽管他已经踮起了脚尖,能看到的只有高高挂在教堂前边的十字架。十字架上边是暗红色的耶稣塑像,耶稣垂头闭眼,裸露着上身,腰间缠着一块红泥捏的布,挡住了羞处,两只张开的手被紧紧钉在十字架的两边,还有两只脚板被钉在一起,但耶稣脸上没有痛苦,他坦然地接受了被背叛后的死亡,周围的几束暖光神秘地打在他身上,极为神圣。邓逸心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鞠了一躬,引来了几个外来人好奇的目光。在麦克风的作用下,神父的声音从嘈杂声中挤了出来,两句平稳又响亮的“安静,安静”让嘈杂声暂时减弱,可是不到一分钟,嘈杂声又四面而起,神父无奈,只好在嘈杂声中继续将弥撒进行下去。

  这样的热闹他现在毫无兴趣,于是他走出了教堂。

  走出教堂后,耳边传来熟悉的歌舞声,他循声望去,小学的围墙隔断了他的视线,只有舞台的灯光越过围墙,诱惑着围墙外边的人。小学的大门倘开着,行人随便进出。凭着歌声,他似乎看到了班上的那支乐队在舞台上唱唱跳跳,看到了陈杏媚在台下鼓掌,于是他抬脚走向小学的大门,可是往前走了几步后,他突然停了下来,思忖片刻,他让人费解地选择了折返回家。

  亲戚走后,家里清净下来,母亲也洗礼完毕从教堂归来。邓逸心把房门关上,在窗边的写字台前安静地站了好一会,写字台上摆着一张圣诞贺卡,没有暧昧的双雪心,只有一个孤零零的雪人,面带微笑地望着前方。窗外,往村外开去的车子渐渐多了起来,于是他将贺卡扔进抽屉,拉上了窗帘。以往的圣诞夜他也这样过,但今天的圣诞夜他心头却涌上了一阵孤寂,浇灭了节日的欢快之绪,他只好早早爬上床,把被子盖过头,抱着枕头好尽早入睡。

  第二天早晨,人们一如往常,邓逸心也准时到达课室,但他过分的平静让陈杏媚有点不安,陈杏媚只好放下书,用笔戳了一下他的背脊,解释说:“昨晚和同学经过你家了,因为匆忙,所以没来得及去找你。”

  邓逸心背靠在陈杏媚的桌子上,平静地微微扯动嘴角点点头表示理解,然而刚平静下来的心在他扯动嘴角的同时,突然又不禁酸了一下,此前的美好幻想都已化成泡沫,而她一无所知。

  见他只是点头,陈杏媚便刻意植入另一个话题:“对了,关于报读学校的事,班主任这几天有找过你吗?你打算报读哪家学校?”

  “我想······”他想说和她报读同一间学校,可是话到嘴边又止住了。而此时,班主任夹着课本走进了课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