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张麻子
小丑2019-03-06 21:082,443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苏醒过来,浑身无力就像虚脱了一样,我发现自己居然倒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身边站着张强和勇哥,两人都一脸尴尬,尤其是张强,这小子眼神飘忽闪躲,根本不敢拿正眼看我。

  我醒来感觉身体好虚,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软绵绵地问道,“我怎么了,苗蛊婆呢,她不是要害死我……”

  张强讪讪地指了指门外,“有位大叔把你救了……”

  大叔?

  我偏过头,恰好这时门外走进一个满脸麻子的人,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四方四正的国字脸,只是一脸麻子却显得十分丑陋,这个人从门口走来,手里还端着一个小瓷碗,碗里盛满发黄的药汤,脸色很低沉,走上来问我,“你醒来感觉怎么样?”

  我除了体虚根本什么感觉都没有,脑袋沉沉的好像被人塞进了铅块,捂着脑门说道,“我没事,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客气。”他把碗搁在床头,冷冰冰问道,“我欠了你爷爷一个人情,答应过等他死后会帮你忙,没想到你不来找我,居然去找了黑花婆,自作自受,真是活该!”

  我“啊”了一声,脑海里顿时闪过一些信息,惊疑不定道,“你是张麻子?”

  “除了我,还有谁能救你?”张麻子好像对我很不满意,鼻孔里出气冷哼了一声,反问我,“难道你爷爷死前没有交代,让你遇上问题就过来找我?”

  我苦笑说我找了,可是你不在家,我还在你家门口遇到了一个,一个……

  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述,表情很尴尬,张麻子只是叹气也不理我。一阵尴尬的沉默,张强忽然开口道,“那个……兄弟,既然你的事已经搞清楚,我就该走了,我老婆还在家等我回去吃饭呢……”

  “你站住!”勇哥一脸铁青跳出来,抓着张强的胳膊不让他走,骂骂咧咧地说,“好你个张强,亏老子这么信任你,你特么给小叶找的是什么人?骗我们半夜挖鬼婴胎,挖你娘的大血逼啊,你不把话说清楚别想跑路!”

  张强被勇哥踹在地上乱滚,一边求饶一边解释道,“勇哥,你先别动怒啊,你听我说,兄弟也是受害者,我怎么知道找来的蛊婆是小叶他爷爷的仇人啊,我也委屈啊……这次钱我一分不要,小叶养伤的钱我也出,这样够意思了吧?”

  “哟呵,你特么拿钱不干人事,还跟我在这儿委屈上了!”勇哥气得抡拳头,这时张麻子大喊了一声,“够了,拿我这儿当麻将馆是不是?要闹出去闹!”

  勇哥似乎很怕张麻子,吓得赶紧噤声,对张麻子陪笑道,“好好,等我出去再跟这小子算账,我们不打扰小叶了。”

  说完勇哥抓着张强大步走出门,张强一脸便秘的表情,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跟我解释,“兄弟,你听我说,我真不是故意的,我……”

  他话没来说完,被勇哥连拖带拽扯出了房间,谩骂声渐行渐远。我很头疼,躺床上喘息了半天,稍微恢复点力气,张麻子端着那碗药递给我,说你快喝吧,要趁热。

  我没有去喝药,问张麻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麻子冷冷地说道,“还能怎么回事?你爷爷年轻的时候跟黑花婆斗过一次蛊,后来黑花婆败了,愿赌服输,被你爷爷打断腿,躲起来靠给人解蛊和超度法事为生,她一直没忘记对你爷爷的仇恨,你小子倒好,居然自己送上门去找她解什么蛊,她不害你害谁?”

  我脑子晕呼呼的,“不是这个,我是说爷爷留给我的鱼苗。”

  张麻子哦了一声,说你爷爷年轻的时候也是个蛊师,他花了半辈子时间,一直在寻找培养龙灵蛊的办法,可惜他刚把蛊种培养出来,自己就快不行了,所以才决定把龙灵蛊给你,让你继承他的衣钵,之前他给我来过书信,怕你不懂得怎么养蛊会触犯忌讳,让我随时盯着你,怕你出事。

  我问道,“难道爷爷培养出来的蛊种真的会要了我的命?”

  张麻子一脸不屑道,“瞧把你吓的,你爷爷怎么会害你?倒是你自己干了件糊涂事,我问你,你拿到蛊种之后对它干了什么?”我忙说我也没干什么啊,我都没来得及好好养它,结果就被人……

  话说一半我说不下去了,一脸羞愧。

  张麻子冷笑道,“我从魏勇(勇哥的全名)那里了解到,你小子拿到龙灵蛊之后根本就没好好对它,反而把龙灵蛊送给别人了对不对?嘿嘿,龙灵蛊是有灵性的,它知道自己被主人抛弃,难免会怨恨,折腾你几下也是活该。”

  我张大嘴,说不出话来。

  张麻子告诉我,龙灵蛊胎是我爷爷借助了龙气培育而成的灵蛊,是一种伴生蛊,会钻进我身体并不奇怪,折腾我,是为了报复我抛弃它,就跟小孩子发脾气一样。

  但我不明所以,误以为自己中了癫蛊,还到处找人去解。结果倒好,自己撞到爷爷的仇家那里,苗蛊婆不仅想要我的命,还打算剥夺本来属于我的伴生蛊为她所用,她骗我去挖鬼婴胎,是为了借助怨灵镇住龙灵蛊,这样一来,这条幼生灵蛊就没有办法继续保护我了,她也可以对我为所欲为。

  说来说去,这事是我自己闹出来的。

  幸好我前天半夜和勇哥一起来找过张麻子,当时张麻子有事外出并不在家,回家时发现门口多了辆三轮车,经过打听,他大概明白了事情经过,才会一路追上来,要是再晚上一点功夫,我就会被苗蛊婆得逞,这也算是我的幸运。

  听完整个事情的经过,我又羞又恼,原来是这么回事,那几千块中间费花得有够冤枉,还差点害我把命都丢了。

  这时我又想到一件事,挣扎着坐起来对张麻子问道,“麻子大叔,那我前天晚上在你院子里看见的那个小女孩,她到底是……”

  “大哥哥,你在说我吗?”

  我话未说完,感觉背后有冷风飘起,吓得猛一回头,看见有个团白森森的鬼影忽然趴在我肩上,贴着我耳根子吹冷气,“咯咯”笑道,“你还没陪我玩捉迷藏呢……”

  我冷汗狂飙,“妈呀”一声,屁股好像挨了钢钉一样地跳下床,滚落在地上哇哇大喊,张麻子脸一沉,对白影呵斥道,“别闹,把人吓坏了怎么办?”

  “哦……”白影子发出委屈巴巴的声音,变成一股白色的烟,慢慢飘进屋子中间摆放的神龛里。

  张麻子面无表情走过去,点燃一柱黄香插在神龛下面,见我一脸吓抽筋的表情,他告诉我,住在神龛里的小女孩是他孙女,七岁的时候出意外被车撞死了,他舍不得让孙女去投胎,就把孙女继续养在家里。

  听到这里我浑身发凉,表情呆滞。

  张麻子居然在家养鬼,养的还是他自己的亲孙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