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凶性难驯
小丑2019-03-06 21:082,261

  张麻子发现我脸上的紧张表情,笑说你放心吧,小妮很善良不会害人。我昨晚能及时赶到,对亏了小妮带路,她见过你一次,可以通过嗅觉找到你。

  我擦掉一头汗水,“苗蛊婆呢?”张麻子冷冷道,“当然是死了。”

  “什么,你把她杀了?”我几乎蹦起来,虽然苗蛊婆想害我,可我自小接受的教育却让我无法接受这种以暴制暴的方式,出了事,原则上应该报警。

  张麻子很不满意我的表情,皱眉道,“杀她的人不是我。”我下意识反问道,“不是你是谁?”

  他的目光多了几分揶揄,似笑非笑地盯着我说,“你说呢?”

  我精神恍惚,想起了昨晚从我胸口中迸出去的那道“白线”,顿时手足冰凉,一屁股坐在地上,难道……

  我一脸痛苦地抓扯头发,张麻子怒斥道,“你特么到底是不是叶乘龙的孙子,怎么怂成这个吊样?杀个人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是她想害你在先。”

  听他的语气,好像杀人放火这事,他经常干。

  我一脸虚脱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脸色灰暗地爬起来道,“谢谢你的帮助,我得走了。”他问我打算上哪儿?我一脸苦涩,没有回答。张麻子气得跳起来要扇我耳光,“你特娘的该不会想去自首吧?”

  我躲开了,脸发慌,满头都是虚汗,“那可是一条人命啊,我这辈子连鸡都没怎么杀过,我想通了,现在去派出所自首,顶多判个过失杀人,蹲两年就能出来了,我还年轻……”

  他气乐了,攥紧拳头磨牙,“去吧,你一心求死,我也不拦你!”

  我愣了一下,反问他什么意思?

  张麻子阴阳怪气地说,“你叶大善人执意要寻死,那是你的自由,我能说什么?”我听出他话里有话,“到底什么意思,你快讲啊!我去自首怎么就变成寻死了,就算过失杀人也罪不至死吧?”

  估计是气消了,张麻子走上来,指着我的左手说,“你看看你的左手,看出什么明堂没有?”

  我赶紧抬起手一眼,骇然地发现在我左手的手肘上居然长出一条很黑的线,从手心一直延伸到胳膊肘,好像用墨斗线弹出来一样。

  而在靠近手肘的另一端,则被刺上了一道纹身神像,马脸青面,头生双角,手上还抓着一面铜锣,鼻子长长的,呈倒钩状。

  我感觉不对劲,留着冷汗问他,“这是怎么了?”

  张麻子无奈地瞥向我道,“虽然苗蛊婆没有害死你,可她把鬼婴胎的阴气全都留在你身上,我昨晚只能刺符的办法替你压制住这股阴气,可这也是治标不治本。”

  我吓得心肝一颤,“可以驱除吗?”张麻子摇头,“难,如果只是简单的冲煞,我自然可以替你拔除,坏就坏在你的龙灵蛊贪吃,昨晚吸收到了一部分鬼婴胎的灵气,把它永远留在了你的体内,这就麻烦了。”

  我颤声问道,“结果会怎么样?”

  张麻子讲道,“最坏的结果是龙灵蛊受到这些阴气感染,会变成一条邪蛊,它是你的伴生蛊,什么是伴生,你明白吗?就是命运被捆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当它受到阴气的感染变成邪蛊之后,也会感染到你的心志,到时候你可就不仅仅只是偶尔发狂那么简单了……”

  我想不通,又惨着脸问道,“可是,龙灵蛊为什么会吸收鬼婴胎的阴气?”

  张麻子给我打了一个比方,刚出生的婴儿会吸吮母乳,这是所有物种的天性,可假如凑到婴儿嘴边的不是母乳,而是一瓶毒药呢?

  我满头大喊,如果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婴儿,就算给他喂毒药,他肯定也会当成母乳喝下去。

  “道理其实一样,灵蛊要茁壮成长,就需要消耗能量,这跟每个人都必须吃饭喝水是一个道理,你这条龙灵蛊还在幼生期,对于人世懵懂,自然是你喂给它什么它就吃什么。”

  张麻子说道,“现在鬼婴胎的阴气被它吸收了一大半,导致龙灵蛊受到了阴气的感染,它未来会变成真么样,连我也不知道了,唉……”

  说到这里张麻子长长地叹了口气,埋怨这一切都是我自己作出来的。

  我浑身冰凉,暗说这死老太婆真是把我害惨了!忙问张麻子应该怎么办,龙灵蛊会六亲不认,反过来对付我吗?

  张麻子一脸惋惜道,“伴生蛊和寄主息息相关,本来应该互相亲近才对,可你先是把它送人,之后又挖出鬼婴胎,让苗蛊婆用邪气镇住它,龙灵蛊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对你产生了极大的不信任,这才是最麻烦的,现在它根本不拿你当主人,我暂时还能镇住它的凶性,可时间一长,等你手肘那条黑线冲破了镇邪纹,那时候恐怕……”

  我坐在地上发呆,这特娘的到底是闹哪样啊?我居然给自己招了这么大的祸!

  张麻子皱眉道,“现在龙灵蛊很幼小,我可以帮忙镇住它,可这不是长远之计,相信蛊毒爆发的威力你也见识过了,不用我说,你现在的处境相当危险,假如控制不住伴生蛊,我敢保证你的下场会比苗蛊婆凄惨十倍。”

  我傻傻地问他,有没有办法把龙灵蛊和我剥离?他说不能,我这是伴生蛊,命理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还劝我别打歪主意,强行剥离龙灵蛊的代价,就是我和它都会死!

  他总结出我现在的情况,伴生蛊既然已经进入了我身体,要剥离是不可能了,它受到阴气感染才会产生邪性,这种邪性导致龙灵蛊变得异常暴躁,搞不好会折腾我致死,所以我既要用身体养着它,也要防备它,稍有不慎就是同归于尽的下场!

  听完这些话,我真恨不得买块豆腐撞死。

  张麻子看出我的悔意,冷笑道,“谁让你自己作死去找了苗蛊婆?好好的伴生蛊被你搞成这样,这么多养蛊的人中你也算是个异类了,将来被自己的伴生蛊玩死,真特么贻笑大方!”

  我求他救命,难道就没有办法解了吗?

  张麻子想了想,很肯定地点头说,“有,两个办法,一个是你系统地学习蛊术,不断强大自身,将来凭自己的能力把它的凶性压制住: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得到古夜郎王朝培育蛊虫的传承法门,或许有法子改变龙灵蛊的凶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