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第一次实践
小丑2019-03-06 21:082,302

  我很不解,向张麻子打听什么叫古夜郎的传承法门?

  张麻子原本没打算告诉我,最后被我追问得厌烦了,才说道,“你爷爷能够培育出龙灵蛊,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得到了一本《灵蛊葬经》,这是源自古夜郎王朝的培育法门之一,并不完整,还有另一半掌握在其他蛊师手中,得到传承最多的是一个叫‘阴蛊邪王’的家伙,或许只有他可以帮你。”

  我追问道,“怎么样才能找到这位阴蛊邪王?”

  张麻子皱了皱眉头,“这个人行踪飘忽不定,谁也不知道他的去向,就算被你找到他,人家也未必肯耗费精力帮你,养蛊的人性格孤僻,他们不喜欢与人打交道,在蛊师眼中只有利益,不讲交情!”

  我不肯放弃,为了活命,哪怕只要有一线希望也值得我去尝试,我说道,“万一我能打动他呢?不管怎样我总要试试。”

  张麻子冷笑,“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苗疆不少蛊师都在找他,却连跟人毛都没看到,与其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还不如你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我懂他的意思,点头说道,“可我爷爷留给我的那本《灵蛊葬经》内容太深奥,我根本就看不懂!”张麻子点头说也是,不知道老叶是怎么想的,这么多年居然一点基础都没有给你打下,《灵蛊葬经》太深奥,你一点底子都没有,当然看不懂。

  听到这儿我眼前一亮,抓着张麻子的手说道,“除非你愿意教我,我可以先在你这里学到一些东西,打下基础之后,我再自己慢慢琢磨《灵蛊葬经》上的内容,或许就能懂了。”

  张麻子没说愿意,也没说不愿意,沉吟了许久,嘿然笑道,“你知道我这一门手艺是什么吗?”

  我说你难道不是蛊师?

  他摆摆手坐下来,说道,“蛊也分很多种,常见的蛊一般分为三种,药蛊、虫蛊和灵蛊,你爷爷学的法门属于虫蛊,伴生蛊也可以称作是本命蛊,先养出实体再对人放蛊,以虫蛊为媒介。我和你爷爷学的东西不一样,严格来说我不算一个蛊师,而是灵媒。”

  我眨了眨眼,“什么是灵媒?”

  张麻子一脸不耐烦,“这个问题解释起来比较复杂,上古时代,巫蛊不分家,有一个共同的发源地就是南疆,经过一代代的研究和分化,才形成了黎巫和蛊术两种法门,巫是用来下咒的,需要借助巫神的神力,配合经咒隔空对人下咒的效果,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使用精神操控的念力。”

  “蛊术则偏向于实体,大部分蛊术需要与人接触才能放蛊。黎巫传承至今,我们这一行就被人称作是灵媒师,和泰国东南亚下降头的法门类似,当然降头也属于黎巫的一个分支。”

  我似懂非懂,“既然起源相同,多少也有类似的地方吧,我跟着你学,至少能打一些基础。”

  他犹豫了一会儿才告诉我,“不管是蛊,还是巫,本质大同小异,入了我们这行,每天都要跟邪物打交道,很少有人善终,你真打定主意了?”

  我可以选吗?

  答案是我根本没得选,如果不尽早学会控蛊,早晚我会被体内的龙灵蛊折腾死,与其这样还不如提前抹脖子。

  张麻子叹气道,“你爷爷对我有恩,教你黎巫咒术也行,就当是我对他报恩了。”

  我喜从天降,急忙跪下磕头认师父。

  他阻止我道,“不用这么麻烦,黎巫一脉不讲究那些繁文缛节,也没有师徒的定义,上古黎巫流传下来的法门大部分都已遗失,我无法让你系统地学习巫咒,这一脉主要靠捂性,我能教给你的都是最基础的,往后能走多远,全都靠你自己!”

  “哦,对了!”话讲到这里他又说道,“教你你可以,但也不是无偿的,每个月一万块学费,你记得准时缴费啊,还有,以后遇上什么麻烦,你也可以来找我帮忙,我会按自己的标准收费。”

  我差点蹦起来,“还要收费,这么贵?”

  他很不高兴,问我学不学吧?

  我只能答应,打算先凑足一个月的学费再说,反正我只打算学最基础的东西,等我大致理清这些东西的脉络之后,就回家自己研究《灵蛊葬经》算了。

  从院里出来时张强已经走了,勇哥拿着我的银行卡正在外面等我,他问我聊得怎么样了,我把大致经过都说了,勇哥诧异,说兄弟,你真要学这么阴邪的东西,五弊三缺你都不顾了?

  我说没办法,我这情况你也看见了,什么五弊三缺,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东西我才不信,对了勇哥,跟你商量个事,我现在缺一万块钱……

  我卡里本来有五万,勇哥上次帮我垫付了六万多鱼钱,就算全给他也不够,转眼我又要交“学费”给张麻子,只能再次拜托勇哥了。

  勇哥很痛快给我取了钱,还说剩下的钱可以慢慢还,他也不怕我跑了。取完钱我卡里只剩个位数了,张麻子虽然答应教我,可他这里不包吃住,我必须每天颠来倒去地来回跑。

  为了活命我只好忍受,在张麻子家里待了两天,学到一些黎巫咒术的理论基础,第三天上午,他告诉我今天不用回去了,有个实践的好机会,可以让我近距离观摩他是怎么下咒的,问我要不要跟着去瞧一瞧?

  我满心欢喜,自然马上答应下来。谁知他却一脸神秘地笑了笑,说希望你看过之后还能坚定自己的想法。

  我莫名其妙,跟他去了宁远镇。出发前张麻子给了我一个黄色的背囊,里面装满瓶瓶罐罐,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我问他里面都是些什么。他只是冷笑,说你以后就知道了。

  他把我带去了镇上一所小学,一群孩子正在操场做早操,活蹦乱跳的很可爱,张麻子用手指着讲台上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那人一身西装打扮,很有派头,皮带扎得很高,应该是学校领导之类,就是一脸嘚瑟,趾高气扬的派头让人看见了心里就不爽。

  张麻子他就是我的目标。

  我问张麻子打算干什么?张麻子附耳低语,“你找个机会,帮我拔下他的头发,最好是不见光的那种。”

  我黑着脸,说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嗜好?真变态!他踢我一脚,生气道,“你去不去?不去以后别来找我。

  没办法我只好去了学校,刚到学校门口就被看门老大爷拦下来,说我是社会闲杂人等,不能随便进出学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