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找板砖
小丑2019-03-07 09:223,696

  勇哥确实没有必要骗我,因为我不仅中了癫蛊,还发狂咬死了他替我垫资买回来的几条“大金龙”,我要是解不了蛊,他找谁要账去?

  我问他怎么能看出我中蛊了?他说,老子以前跑船的时候,遇到过一个跟你一样的倒霉蛋,去苗疆收药材的时候调戏了一个苗女,结果被人家报复了,偷偷在他吃的东西里下了癫蛊,回来就发作了,当时那个惨啊。

  我冷汗狂流,问他有多惨?

  勇哥嘿嘿怪笑,“那小子中蛊太深,没救活。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我们一船的人,眼睁睁看着他到处找东西啃,啃完手机、啃手表,啃完手表就开始吃自己了,先是手,再是腿,自己把自己啃成了人棍,最后流血过多致死了。”

  我忍不住想象那种画面,肝都在颤。

  勇哥上来拍拍我的肩,“你小子遇上我还算运气好,这是第几次发作了?”

  我浑身哆嗦,告诉他这还是第一次,刚才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很愤怒,意识也不清不楚,要不是电脑上还留下了我发狂的画面,可能醒来之后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想了想,“不算太晚,起来跟我走吧。”

  我问他去哪儿?他狠狠瞪我一眼,破口大骂道,“当然是找人给你解蛊了,马勒戈壁的,那几条龙鱼是老子垫资帮你请的,没想到被你咬死了,这事不算完,解了蛊你必须把钱陪给我!”

  我赶紧说好,陪勇哥离开渔场,关上大铁门跨上了他的三轮车,勇哥从车厢后面找了件劳保服丢给我,一脸嫌弃,“赶紧换上,你特么臭得就跟从粪坑里爬出来似的。”

  我边换衣服边问他,你不是开渔场的吗,怎么还认识解蛊的人?

  勇哥发动好了电三轮,他告诉我在办渔场之前,自己帮人跑过船运,苗疆很偏僻,麻雀路过都不舍得拉屎,但是山里的药草资源很丰富,有不少生意人会来这边收购药材。

  跑船的人难免会和形形色色的对象打交道,勇哥认识一个捞偏门的家伙,经常和蛊师、法师一类的人打交道,充当中间人的角色。

  上次有人跟我一样中了癫蛊,就是那个捞偏门的朋友帮勇哥鉴定的,他叫张强,祖籍南京,就住在拉盖村。

  开往拉盖村的道路很不平坦,距离县城不远就是苗疆境内,本地土著苗民很排外,这段山路我都没走过,大马路越来越偏,荒郊野岭连鸟叫声都听不见,我很紧张,让勇哥开慢点,免得摔进沟里。

  赶到拉盖村时已经是凌晨,勇哥把我带到一座吊脚楼门前,使劲拍门。拍了半天才有个皮肤黑黑的女人把门打开,用当地苗语问我什么事。

  老家在贵州境内,多少懂一些苗语,勇哥问开门的女人,张强在不在?女人摇头,说他不在,去了南京帮人跑业务,让我们留下手机号,等他回来再联系我们。

  空欢喜一场,没找到人我就蹲在村口抽闷烟,勇哥也急得直上火,翻来覆去念叨,“小叶你可不能死啊,你要了,老哥就得赔大几万呢!”

  能活着,谁想死?我抽了口烟忽然想到爷爷遗言中有交代,让我养鱼苗的时候如果出了事,可以去宁远镇找一个叫张麻子的人,难不成这一天我爷爷早就想到了?

  我迫不及待告诉了勇哥,勇哥踩灭烟头骂我白痴,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找点讲?他用电三轮载着我连夜赶路,到了宁远镇时天色已经快要亮起了,街上有个摆摊卖早点的老大爷,我们打探清楚了张麻子的住处。

  到了张麻子家一拍门,开门的是个胖嘟嘟的小女孩,很乖巧,脸长得很精致,倚在门框上问我找谁?

  我问道,“我找张麻子,他在不在家?”女孩说不在,我顿时绝望得要倒在地上。

  怎么找谁都不在?老天爷真的不是在故意玩我?

  小女孩含着胖嘟嘟的小手指,眼睛忽闪忽闪的,忽然说大哥哥,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她的话让我眼前一亮,张麻子不在家,这小女孩住在这儿,没准也懂得怎么解蛊。

  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我问小女孩懂不懂解蛊?小女孩偏着小脑袋,一脸茫然,“蛊是什么,能吃吗?”

  我想死的心都有了。见我神情忧郁,就要哭出来了,小女孩主动帮我擦擦眼角,说大哥哥,不哭了,要不你进我家坐会儿,等爷爷回来再帮你看病?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我忙说好,正要跨进门框,勇哥忽然从后面扯住我袖子,脸白得好像墙灰,胳膊肘也抖了起来,一脸害怕的表情,“小叶,别……别进去!”

  我问怎么了?

  勇哥惨着脸,哆哆嗦嗦指着小女孩,小声说你快看她的背影。

  这时小女孩已经蹦蹦跳跳走进院子里边,我看不出什么异常,就说啥呀?勇哥在我胳膊上掐了一把,“你特么傻呀,快看,她走路踮着脚,她在飘啊!”

  啊?

  我悚然一惊赶紧低头,果然发现走在前面的小女孩脚跟不着地,身体一颠一晃,看着好像在蹦,可实际上,她的脚尖距离地面还有四五厘米!

  此时天色将亮未亮,院子里光线惨淡,一个穿白衣的小女孩走在前面,踮脚蹦来蹦去,看得我冷汗“唰”就下来了。

  鬼……

  我一脸白,愣在门槛小腿肚子直转筋,小女孩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脸白得过分,眼珠子盯着我转也不转吗,“咯咯”笑,“快进来啊大哥哥,自从我死后就一直没捉过迷藏了,你陪我玩吧,不过……千万不要被我抓到哦……”

  妈呀!

  我和勇哥吓得一蹦,撒腿往外跑,跑了很远我才顾得上喘气,回头看见小女孩还倚在门上冲我“咯咯”笑,别提有多渗人了。

  “走!”勇哥抓着我继续跑,三轮车都顾不上要了,我俩一口气跑回镇上,勇哥撒开我的手就骂,“干林娘咧,都说快死的人运气差,老子跟你一块也得倒霉,不行,你特么离我远点,这事我不管了!”

  我欲哭无泪,抓着勇哥的衣角求他,“勇哥,你再帮帮忙,还有没有别的办法?”他撒开我的手大口喘气,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张强回来了。这孙子也是,怎么碰巧这时候回南京了?干他娘的!

  勇哥刚说完,手机响了,他惊魂未定摸出手机,翻开盖子“喂”了一声,“张强,你小子在哪儿!”

  手机里传来很嘈杂的声音,“勇哥,昨晚你找我去了?我媳妇刚给我打电话说这事呢,你怎么不直接用电话联系我?”

  勇哥一拍脑门,说忘了忘了,不好意思,你现在在哪儿,我带个病人过来给你瞧瞧。张强说我还在南京机场,等我回来再联系你吧。

  我全程黑着脸,等他挂完电话就说,“你有他电话怎么不打,还带着我瞎转了一整个晚上?”

  勇哥说,“他们这一行吃的是阴阳饭,接触多了很晦气,我怎么会存这种人的电话?不过张强倒是有我电话。”

  既然联系上了张强,我们就不着急了,勇哥带我去镇上吃完早点,搭乘大巴返回县城。下午一点,勇哥又接到张强打来的电话,张强说自己刚下飞机,已经到贵阳了,马上就坐车上我们这儿,到底什么事这么着急,大半夜还找去他家了?

  勇哥把手机递给我,让我跟张强说明情况。

  简单了解完情况,张强说你等着,两个小时后我会到勇哥的渔场。

  四左右,我见到了张强。和想象中不一样,张强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皮肤有点黑,瘦高廋高的,人很精神,生着一对小眼睛,眯起来很猥琐,和我想象中从事这一行的人有很大差别。

  走进办公室看完那段录像,结合我的讲述,张强给出了明确的判断,“你的确被下蛊了,是不是癫蛊还不好说,这段时间一定要禁欲,克制情绪不要激动,蛊毒一旦开始发作,就会越来越频繁,等到蛊毒深入内脏,会导致精神错乱,就算不把自己折腾死也会彻底变成个大傻子。”

  我流着冷汗点头,勇哥没好气说道,“这小子发疯这么明显,不是癫蛊是什么?”

  张强反驳道,“蛊的种类有很多,一部分患者症状比较类似,如果是癫蛊,叶寻应该会浑身发冷,畏光,还会浑身发抖流口水,癫蛊的症状是持续性的,不可能一会儿清醒一会迷糊。”

  我问他,如果不是癫蛊,又会是什么?他笑笑说,“你别急,我只是捞偏门的中间人,自己又不会解蛊,只能结合客户的症状给出大致的判断,然后再帮客户请灵婆或者蛊师一类的人。”

  我急道,“强哥,我的蛊到底有没有办法解啊?”

  他说,难!

  我急了,问为什么?他不是中间人吗,应该认识很多厉害的法师之类的人才对。

  张强讪笑道,“小老弟,不瞒你说,我认识的法师和神汉不少,可蛊师嘛……咳,你也知道苗疆的大环境,苗人分为生苗和熟苗,懂得养蛊解蛊的都是生苗子,生苗子排斥汉人,一般不会帮外人解蛊。而且苗疆三十六峒,每一峒传承的法门都不一样,不是同一个传承的蛊师,就算答应帮忙也未必知道解蛊的办法。”

  他告诉我,苗疆蛊师很神秘,性格乖戾阴狠,外人不好相处,你的蛊又比较麻烦,要对症下药,必须找个正经的蛊师才行,这可能要花点功夫……

  我顿感绝望,一屁股坐回椅子浑身发抖,急怒攻心下脑子又开始迷糊,忽然站起来,磨着牙朝他恶狠狠大喊,“你怎么可能没办法?你特么故意不帮忙是不是,你就想看着我死啊,呵呵,好啊,老子拉你一个垫背……”

  昨晚那种眩晕感又来了,暴怒涌上心头,脑门子都红得发烫,视线蒙上一层血糊糊的阴影,“嗷”一嗓子扑过去咬人。

  “卧槽,怎么说犯病就犯病啊?这尼玛还了得,小张你先顶住,我去找板砖……”勇哥这次有了经验,呲溜一声蹿起来就往外跑。

  张强被我扑在地上乱咬,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我擦咧,勇哥你先别走,快帮我按住他!绑起来绑起来啊……”

  我发了狂只顾咬人,脑子空白一片,直到脑门传来一股剧痛,紧接着又是“砰砰”俩声,两眼一黑趴倒在地,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