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蛊种
小丑2019-03-07 09:243,353

  我几乎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进诊所,大夫正翘着二郎腿看报纸,听见我说要说洗胃,推了推眼镜片,问我是不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我指了指嘴巴,“啊啊”两声,快哭了,“大夫,我……我吞了一条鱼!”大夫说屁大点事,哪犯得上洗胃,谁没吃过鱼?

  我说那条鱼是活的,它有毒!

  大夫“腾”一下站起来,说你们年轻人还真会玩,走吧,我先给你打个X光片。

  拍完X光,大夫研究了好久,推推眼镜片,问我是不是跟他开玩笑?我急得都要疯了,再三表示自己没说谎,大夫不高兴,把X光片递给我,“你自己看,哪有东西?”

  我接过X光片愣住了,上面确实没照出任何东西。可我不死心,联想起杜明和那只野猫浑身发黑的死状,我就吓得直小腿直转筋,央求他一定要给我洗胃,没准鱼太小,你这破机器照不出来。

  大夫被我缠得没办法,说洗胃哪能随便洗,要不,咱再做做肠镜?

  做完肠镜,还是没有找出那条鱼苗,倒是帮我治好了多年的老便秘,我捂着股沟走出诊所,大夫拎着大铁棍子目送我离开,回家躺床上,翻来覆去想事情。

  杜明的死状太吓人了,还有那条莫名其妙被毒死的野猫,都是接触了那条龙鱼苗才被毒死的,现在那鱼苗被我吞了,我会不会也……

  我不敢想了,惴惴不安地躺在床上等待毒发,等到天黑了一点反应没有,才意思到自己白担心一场。

  难道杜明和那只野猫的死只是巧合,根本不是被这条鱼毒死的?可它突然钻进我肚子里,连医院也检查不出名堂,很奇怪。

  怀着疑惑我走下楼梯,盯着空鱼缸发懵。没多久手机响起铃声,我接了,电话里传来勇哥兴奋的声音,“哈哈……你小子运气真好,供货商连夜给我空运了几条大金龙,全都是满朱麟过背的大头金,下午刚送到,你赶紧过来看看吧!”

  我挂了电话出门,打车到渔场时天已经黑透,渔场里还亮着灯,勇哥一直在等我验货。

  我敲门进去,勇哥把我拉到鱼池边上,指着几条“过背大金龙”直喷唾沫星子,“小叶,哥们仗义吧?这次给你带的都是品相最好的龙鱼,你的客户一准满意,说不定多付你一笔钱呢!”

  我看向池子里游动的龙鱼,可能是灯光太暗,眼睛花了,看不清楚鳞片,揉揉眼角,有点恍惚,“勇哥,鱼的事先不急,杜明昨晚死了。”

  “什么?”勇哥蹦起八丈高,回头看了看我,忽然好像想到什么,颤着嗓子问,“兄……兄弟,杜明怎么死的?”

  我说你怕什么,杜明又不是我弄死的,我是那样人吗?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嘿嘿,是我多心了。”勇哥直擦冷汗,又冲我喊,“诶,不对,小叶你啥意思?感情杜明挂了,这鱼你就不用赔了,那你要不要啊,存心拿我开涮呢?”

  我拍了下有点恍惚的脑子,说放心肯定不会赖你的账的,你放心,只是这两天手头有点紧,过几天把钱给你成不?

  “都是老熟人了,缓几天没事的。不过你得尽快啊,鱼钱都是我帮你垫着呢,我这就去给你找袋子,今晚拉回你店里。”他这才放心,咧着大嘴泡呵呵乐。

  勇哥估计怕我不认账,把这么贵的观赏鱼砸自己手里,跑得屁颠颠的,先带我去办公室坐下,又跑出门找装鱼的袋子。

  这两天的事让我很烦心,坐了一会儿,勇哥还没进来,我靠在茶几上休息,心里越来越烦闷,莫名奇妙地变得很暴躁。

  我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看什么都不顺眼,莫名奇妙地就想发火摔东西。这种情绪好像扎根疯长的野草,我脑门子青筋鼓高,开始恶狠狠地磨牙,嘴里愤愤咒骂着,骂了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直到勇哥拎着几条打包好的“大金龙”推门进来,招呼我跟他离开的的时候,我压抑的情绪好像一下就找到了宣泄的口子,爆发了。

  “草泥马!”我推开茶几蹦起来,不知道怎么搞得就扑到勇哥面前,伸手去掐他脖子。

  勇哥吓得边往后躲边喊,“兄弟你干什么?”他一把推开我,我没站稳摔在地上,脑门子一热,啥都不知道了。

  ……

  重新恢复意识,我还躺在勇哥的办公室,大脑很晕,好像压着铅块。

  “勇哥,我怎么……”我脑子好疼,烧得很迷糊,勉强支撑着爬起一半,刚要说话,勇哥神经质般地操起一截桌腿,边挥手边喊,“别过来,你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脑子里的眩晕感让我不想再说话,茫然打量四周,办公室一片狼藉,茶几都撞折了腿,断掉的桌腿正被勇哥抓在手上,防备我靠近自己。

  我感觉脑门好疼,一模上面都是血,晕晕乎乎道,“你打我干嘛?”

  “你特么恶人先告状,你丫的知不知道你刚才都干了什么?”勇哥比我激动多了,一脸凶狠地跳起来,臭骂我,“马勒戈壁的,小叶我没想到你是这种叼人,算老子瞎了眼,你先别动,咱先算一算损失,你不陪我就报警!”

  我茫然道,“你在说什么啊?”

  “不认账是不是?渔场里有监控,一会警察来了看你怎么抵赖。”勇哥咬牙切齿,瞪着我。

  我还在想刚才发生的事,根本不记得自己干了什么,脑子里一片浆糊,烧得厉害,有气无力地说,“勇哥,那你能不能把监控打开,让我看看刚才的情况。”

  “你个叼比养的,行,老子就让你好好欣赏!”勇哥骂完我还不能泄愤,一脚踢开凳子,打开电脑给我放出一段监控画面。

  目光转向电脑屏幕,下一秒我就傻了。

  视频里的我被推倒之后又爬了起来,冲到勇哥面前抢那几条鱼,眼睛是血红色的,要多狰狞有多狰狞。勇哥吓得大喊,说你别急啊,鱼都是你的,这不给你装好了吗?

  我根本不理他,推倒勇哥把鱼抢过来,撕开包装袋子,脸上五官都扭曲在一起了,恶狠狠地瞪眼睛,嘴里“嘿嘿”发笑,还抬头瞪了一眼监控器,使劲磨牙。

  发了疯的我抓起鱼就啃,一边撕扯鱼肉,还一边发出“嘿嘿”的声音……隔着屏幕,我都能感觉到自己当时有多疯狂。

  “呕……”视频刚放到一半,我受不了了,趴在地上大口呕吐,刚啃进去的生鱼肉全都被我吐出来,散发难闻的鱼腥味,被我呕出的粉白色的鱼肉堆成一滩肉糊糊。

  “这都是我干的?”我越恶心越吐,连酸水都被我吐光了。

  “难道是我陷害你的?”勇哥那眼神,好像恨不得把我生撕了。

  我被视频里的自己吓得肝颤,好半天我惨着脸说,“我……我是不是得了臆想症?”

  “臆想症,你特么是不是成天幻想自己是个b呀?连老子藏起来的避孕套都被你翻出来嚼了。”勇哥无名火起,瞪着我大喘气。

  我摸着脑门上的破洞,喘息问道,“那我怎么流血了?”

  “废话,那是我打的,我特么要不打晕你,你巴不得连舌头都啃了!”勇哥讲起来心有余悸,用手指戳着电脑屏幕,说你自己看吧,我有没有冤枉你。

  视频里的内容和勇哥形容的基本没差,我啃完那几条鱼就开始翻箱倒柜,啃茶几、啃桌腿,甚至抱着墙壁啃……

  我越看后背心越凉,视频里的我疯了,完全变了一个人样,不、应该说我特么简直就是一头发狂地野兽,一边啃,嘴里还一边发出“嗬嗬”的声音,收录在视频里的声音比拉风箱都要明显!

  花了半个小时,我才强迫自己从惊恐中冷静下来,让勇哥先把视频关掉,后背紧贴墙根坐下,抖着嗓子,问他有没有烟?

  勇哥远远的把烟丢给我,看见我平静了许多,才问道,“小叶,你是不是遇上事了?”

  我哆哆嗦嗦抽烟,呛得我使劲咳嗽,边咳嗽边回忆,等呼吸稍微顺了一点,才把自己的遭遇慢慢讲给勇哥听。

  勇哥全程黑着脸,“你把上衣扣子解了,给我看一看。”

  我下意识照做,解开上衣扣子,他才小心翼翼凑过来,瞥了我的胸口一眼,顿时烟都吓掉了,“靠,你小子中蛊了,胸口盘着那么粗几条黑线,你没看见吗?”

  我有点莫名其妙,自己低头看向胸口,果真看见在靠近心口位置上,居然多了几条青黑色的线,潜藏在皮表之下,密密麻麻地交织成一圈,好像用线头编织成了一张网。

  那几股黑线蔓延的趋势,像是奔着我心脏去的。

  我蛋都吓紧了,问他这是什么?

  勇哥告诉我,这好像是一种癫蛊。

  他说我们这里属于西南地区,翻过几座大山就是苗疆的地头,上世纪,常会有进山砍柴的村民误闯苗疆,苗人排外,痛恨汉人侵占自己的家园,所以给汉人下蛊的事情时有发生。老爷子留给我的鱼苗,很有可能是苗人下蛊的蛊种。

  蛊种?

  我吓傻了喃喃道,“这不可能,我爷爷怎么会害我?”

  勇哥用脚尖狠狠捻着烟蒂,抬头看我时恨不得把后槽牙都咬碎,“马勒个巴子的信不信在你,我又不是你爷爷,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你刚才发狂的样子很像中了癫蛊,咬死那几条鱼害我几乎破产,我特么还骗你干嘛,有糖吃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