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犯戒
叶关山2020-01-15 16:122,793

  夜黑风高,月亮有种魔性的红,远远看去就如同妖魔的双眸,让人感到阵阵发麻!

  六面客栈外,一场恶战已经僵持了三天三夜,不分胜负!

  青面獠牙的面孔,浑身肤色成青黑状,血色的双眸中散发着冷冷的杀气,紧紧凝视着对面的两个术士,声音有种空灵的感觉,语气十分不屑,粗粗烈烈的吼道:

  “在这样斗下去,你们也只有死路一条!”

  “我早就置生死于外,长若一命换来世间安康,我在所不辞!”

  一个身穿白色长袍,头发散乱,面目皱成一团,胸前有着浓浓血抓,嘴角上满是鲜血,明显受了很重的伤,整个人都很站不稳,气喘吁吁的喊道。

  “哼,说的比唱的好听,今日我非杀了你不可!”

  鲛人语气处于撕裂状态,狠狠的吼道。

  说着,鲛人手持骷髅长刀冲了上去,宛如一道气势汹汹的冲击波,白衣术士手持长剑,猛的把身在一旁的黑衣术士狠狠往后推了出去,踮脚冲了上去,脑门上青筋跳起,声音处于撕破的状态,喊道:

  “师弟,守护罗刹国的重任交给你了!”

  黑衣术士眼睛瞪得老大,伸手抓向白衣术士,可是太迟了,那一刻,内心是无比的痛苦,撕心裂肺的喊道:

  “师兄,哪怕是死,我这个做师弟的也没怕过!”

  “师弟,鲛人实力强大,身负重任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更何况,你还小,这世间如此眷丽,不能白来一躺……”

  “千风师兄……”

  月光下,失声的痛哭声弥漫整个六面客栈……

  千风大师为了封印浊魔鲛人,牺牲了自己,看破这世界尘埃的千山大师隐入罗刹国,从此,再无音讯……

  日积月累,从六面客栈流露出来的强大浊气侵蚀了很多心念不正之人,江湖上又出现了“浊人”各类门派同仇敌忾,对抗着浊人。

  一百年后。

  “师傅,有煞气!”

  一名长得眉目清秀的少年紧紧的盯着前方。

  “无尘,这山林中各类百年树木众多,这微弱的煞气不会危害到村民的安全!”

  站在无尘身后的五叶大师慈眉善目,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沧桑气息,不慌不慢的说道。

  这个叫无尘的少年一脸的忧愁,皱眉背对着他的师傅,淡淡的说了一句:

  “师傅,师兄都下山都三年了,一点音讯都没有,该不会是隐入民间,还俗了吧?”

  “胡说!你师兄下山捉拿‘九尾’别说些无用的话,天都快黑了,赶快赶路!”

  这话气得五叶大师不轻。

  少年满目哀愁,长长叹了口气,低头继续赶路……

  月光轻柔淡若似水,仲夏的清风柔弱清韵,蓦然间,一声凄惨的叫声撕破整个夜空,在素白月光下,只见屋顶上映照出一道散发着蒸气的身影,映若,身后有九把长刀,锋利的白忍影照出冷遂的白光!

  第二天一早,整个李府就乱成一锅粥,一名佣人死在了院内的水缸旁,死相极其凶残,整个身体完全被抽干,皮肤缩得跟树皮一样干老,嘴巴张得老大,虽然人已经干枯了,但面目上印下了满满的恐惧,双眼也被挖走了,除了副干枯的皮囊外,跟骷髅没什么区别。

  李老爷满目莫愁的看着,伸手不停的摸着胡子,心里十分慌张,这几年来,为了做生意背地里可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眼下莫名其妙死了一个佣人,要是被官府的知道,自己在生意界的名誉可就给败坏了,得想个万全的办法。

  顷刻后,李老爷双眼一转,先把家丁们给稳住,匆忙转身,撇着嘴,两眼瞪得老大,语气十分严肃,对着家丁们开口说道:

  “大伙都散了,这是种怪病,现在赶快回去拿草药水洗一下身上,以免被传染!”

  见李老爷这么一发话,众人就纷纷离开了,唯独陈管家没有走。

  此人可不一般,李老爷经常出门做生意,他就负责打点府上的大事小事,说个不好听的,就连李夫人恐怕都被他睡过,此人嘴角旁有一颗大志,身材矮小,长得贼眉鼠眼,但头脑机灵得很。

  众人走后,陈管家连忙走到李老爷身旁,眉头紧皱,那小眼中散发着焦急的目光,紧紧盯着地上的尸体,轻声问道:

  “老爷,这下该怎么办?”

  李老爷双眼塔拉着,微弱的目中满是惆怅,忐忑不安的开口道:

  “我李谋人这些年来烧香拜佛添了不少香油钱,为什么这种事情还是发生在我身上?”

  眼下的情况对谁都不利,陈管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办法,厚厚的嘴唇凑到了李老爷耳旁,低声说道:

  “老爷,传闻六面客栈有求必应,眼下可是死人的事情,不妨我们去试一试!”

  这话才一落入李老爷耳中,心一下子就吊了起来,他非常清楚,这是一家诡异的客栈,荒废了百年,就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去,更何况,找浊人办事就等于把自己往虎口里推,有去无回,语气非常坚定,一口否决道:

  “有命去没命回来,这不妥,我看还是找几个人,晚上把这尸体拉出去给埋了,之后再找个道士做场法事,去去晦气,切记,不能走漏半点风声!”

  主子都这么发话了,管家只能照办。

  李老爷面无表情,手心里满满是汗,垂头丧气的回屋了。

  紧接着,李管家就赶紧出门,上街头找劳力了。

  ……

  城门外,一名少年站得远远的,抬头仰望高大雄伟的城墙,从中给人一种气势磅礴的感觉。

  来到城门下,经过门卫的搜查,少年顺利进了城,眼前焕然一新,城内与城外完全是两个世界,里面十分热闹繁华,人来人往的人们风度翩翩,穿着上也十分大胆特色,眼前所有的一切就没有见过,对于他来说都是新鲜事物,这一刻,他恨不得自己全身上下都是眼睛,把这所有东西都看个遍,不愧是万人空巷的长安城。

  少年不禁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灰土尘脸的,衣服都快穿破了,为了追踪九尾,他历经千辛万苦,误打误撞才来到这长安城。

  此少年名叫夏宵,青灵山五叶大师的弟子,事因门中圣物被盗,被师门派遣下山,捉拿九尾。

  走在大街上,夏宵东张西望,忽然间,一股香气扑鼻而来,随之,熟练的吆喝声传了过来:

  “新鲜出炉的烤鸭,二十文钱一只!”

  顺着这诱人的香气,夏宵匆匆走到了烤鸭摊旁,眼中满是奢望,直勾勾的盯着这色泽红艳,皮酥肉嫩的烤鸭,不停的咽口水,自从下山之后就没有吃过一顿好的,师门有训,情,赌,酒,肉四大皆空,一点点都不能沾,但对夏宵来说,自己都已经三年没有回师门了,也没有收到过师门的任何一封书信,恐怕早以为他被九尾杀了。

  在此之前,追寻九尾到了黑森林,除了一些野兔外,就没有什么野果素食,当时的他都快饿疯了,偏偏一只野兔撞死在了身旁的树根上,埋了实在可惜,他生了堆火,烤了!

  一旁的老板注意到了夏宵,虽然看他全身脏兮兮的,但老板也没有赶他走,心阔豪气,低声开口问道:

  “客官,要来一只吗?”

  心里十分煎熬,但眼前这烤鸭实在诱人,都吃过一次肉了,再吃一次也无妨,心念一但作祟,就一发不可收拾。

  夏宵不禁伸手从胸袋里掏出钱袋,撤开绳子,把里面的钱全部倒在了桌子上,数了一下,刚好二十文,这钱还是当初下山时师傅给的,事到如今终于有用了,拿来买烤鸭!

  夏宵咽了口口水,屏住了呼吸,轻声说道:

  “老板,给我来一只!”

  老板两眼笑眯眯的答道:

  “烤鸭一只,客官您这边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安志:异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安志:异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