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护身符
叶关山2020-01-15 16:122,335

  没过多长时间,老板把砍好的烤鸭端了上来,夏宵立马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想想今天早上吃的几个野果,跟这比起来就是一顿豪华大餐,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很快,半只烤鸭就被消灭了,就在他吃得正香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气息从人群中流露出,心里一怔,下意识的神经反射,脑袋一下子绷紧起来,神色十分严肃,皱眉,环视着人群中,暗暗在心里默念道:

  “九尾的气息,莫非就藏在这四周?”

  夏宵手里还拿着一只鸭腿,由于气息太弱,也没有起身气追寻,可是下一秒,他背上的剑发出了“嗡嗡”的震动,九尾的气息一瞬间变得十分强烈,产生了共鸣,手中紧紧抓着鸭腿,匆忙起身,顺着这股气息追了过去。

  街道上人山人海的,夏宵连连撞了几个人,换来的都是白眼,并且,还把一个拎着豆腐的妇女给撞倒了,手中的豆腐一撒,全部落在了那个妇女头上,脸都气绿了,从地上爬了起来,两眼气冲冲的看着夏宵慌慌张张的背影,翘着嘴,迈开嗓门的骂道:

  “忙着去投胎啊,把老娘的豆腐都撞掉了!”

  焦急的语气中包函着浓浓歉意,大声喊道:

  “大婶,对不起,来日定将奉还!”

  慢慢的,九尾的气息越来越近,而此时,夏宵来到了一座宽阔的石桥上,就此停住了脚步,呆呆的站在石桥上,殊不知如何是好,因为九尾狐的气息瞬间消失了,这让人捉不着头脑,这三年来,他就和九尾狐交过一次手,其次就是无穷无尽的追踪。

  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四周来来往往的人,瞬间有些迷茫,他之前也听师傅提起过长安,是一所大城市,这九尾神出鬼没的,就好似大海捞针,如果再找不到,不知又有多少条无辜的生命葬在九尾手中。

  夏宵长长的叹了口气,刚转过身,就被张皇失措的陈管家给撞倒了,手中的鸭腿也掉落在地,刚伸手要去捡,就被狗给叼走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双目之中满满可惜,正想抬起头来看看是谁走路不长眼睛,谁知,陈管家比他还气,眼前这人穿得如此破烂,在他眼里就是一臭要饭的,猛的伸手抓住了夏宵的衣领,目光之中满满怒火,横眼看着,龇牙咧嘴的吼道:

  “滚开,别挡大爷的路!”

  说着,陈管家顺手把夏宵推到了桥边,要不是护栏高就掉入河中了,之后又急匆匆的大步向前走去。

  夏宵为此没有生气,就凭刚才一眼,他发现此男子的脸色不是很好,慌慌张张的,目光之中有着一丝惊吓,或许是遇到“浊人”也说不准。

  浊人是一群被浊气侵蚀的人,行踪神秘,身体会发生奇怪的突变,能力强大,什么模样的都有,看上去是妖怪,但实质并不是妖怪,平常人遇到了会因为他们的容貌而感到害怕!

  紧接着,夏宵连忙追了上去,跟陈管家一个步伐,语气很淡,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位施主,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遇到了浊人?”

  被这么一问,陈管家先是看了一眼夏宵,心想:

  “这叫花子到底是要唱那一出?”

  但他心里也很清楚,就在刚才,自己刚从府中出来,转过一个路口,就遇见一位长着猫脸的女子,吓得他差点尿裤,这江湖上的蛊毒他也听说过,非常厉害,要是自己真的被蛊人缠上了,那就麻烦了,随之放慢了步伐,沉默半响,很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我脸色不好跟你有啥关系?”

  夏宵满脸淡定,睁着大眼,不慌不慢的说道:

  “浊人心狠手辣,凡是见到它的人都必死无疑!”

  陈管家心头一悬,额头上不禁有些细汗,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胡说八道!”

  夏宵淡淡一笑,语气非常沉稳开口道:

  “施主不必担心,我乃青灵山五叶大师门下弟子夏宵,现有护身符一枚,方可以替你消灾解难!”

  陈管家满脸诧异,这青灵山他听说过,是出了名的圣山,不过门中的人都是和尚,眼前这小子有着一头乌黑的亮发,分明就是骗子一个!

  陈管家心里一急,吼了一句:

  “臭要饭的还会骗人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青灵山上的那些人都是和尚!”

  夏宵满满无奈,自从他入门的那一刻起,师傅就说他有劫数,这头发一根都不能少,就没有剃度,眼看陈管家要走,夏宵连忙从胸袋里掏出一块白色菱形玉佩,上面雕刻着一个十分精致的青字,放在了陈管家眼前,焦急的说了一句:

  “施主,出人家不打诳语,你看!”

  一旁的陈管家眯着小眼,直勾勾盯着眼前的玉佩,心里一惊,有些半信半疑,回过头来想想今天遇见的猫脸人,面相狰狞,渗人得很,要是在遇到一次恐怕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又加之府上佣人死得那么惨,心里更加的不安!

  陈管家一脸惆怅,前思后想之后,小眼紧紧凝视着夏宵,开口道:

  “这护身符免费送吗?”

  “施主,再见!”

  夏宵露出一个满满的尴尬微笑,随即转身就走。

  “算了,这钱就当作我陈某人做善事!”

  陈管家满是无奈,只能认了,保命要紧,连忙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夏宵的胳膊,匆匆开口问道:

  “多少钱?”

  夏宵心底一乐,今天的晚饭有着落了,面无表情的回过身来,双手合十,喃喃说道:

  “阿弥托福,三十两银子!”

  陈管家那双小眼睁得老大,目光中满是惊异,下巴都快掉地上了,就一个护身符,这和尚卖这么贵,想钱想疯了吧?

  要不是为了个平安,鬼才会出这么多钱买这个破玩意,但没办法,咬了咬牙齿,最终还是掏出了钱袋,拿出了三十两银子递给夏宵。

  夏宵连忙伸手接过,一手把红绳递给了陈管家,咐上一句:

  “施主,回到家中含上一口茶水,把红绳放在门槛上,把口中的茶水对准红绳一喷,之后系在手上便可消灾解难!”

  陈管家愁着脸,冷冷的“哼”了一声,大步走了。

  “施主,有缘在见!”

  揣着这三十两银子,夏宵终于安心了,当然,他也不是骗人,那条红绳可是在青灵山供奉了七七四十九天,灵气实足,专门用来驱散浊气的,但只能用一次!

  夏宵刚要走,这时,刚才那位被他撞倒的大妈冲了上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紧紧不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安志:异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安志:异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