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先生云游去
浮生往梦2020-02-06 14:254,758

  魂魄归位,心神回守,阳坼刚刚睁眼看清楚外面的世界,一股巨大的空虚感便席卷了他的精神,致使他一下子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阳坼依旧打坐在道观正殿中,不过天色已经黑了,两道微弱的红烛在三清像前摇摆不定。

  虚弱感侵袭了身体,阳坼感觉浑身使不上劲,内世界的经历还保留在他记忆中,他猜想这是因为自己魂力过度消耗的结果。

  “师兄,你醒了!”正殿外,有声音传来,阳坼虚弱的回头望去,才发现原来是早上给自己开门的道童。“师尊吩咐我此时来唤,没想到师兄已经醒了!”

  “是吗?”阳坼心中诧异,自己认得这个师傅道行居然这么高,就连自己何时转醒都能算的准,“那不知先生去了哪里?”

  “师尊云游去了,吩咐我转告师兄,回去多多习练,咒法小成时,便可自由出入人世间,下旬再来听习。”

  “多谢师弟!”阳坼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还礼,虽然童子是跟随师尊修行的,但是童子与弟子还是有差距,因此童子的地位一直比弟子低一等。不过若是童子在修行中被自己侍奉的师尊识中,也是可以进阶为弟子的。

  出了正殿,阳坼便陷入漫天夜空之中,繁星仿佛闪在身边,触手可及。此刻,阳坼一股睥睨天下的豪情油然而生,忍不住想要长啸一声。

  道观依骊山而起,而正殿又是观中地势最高之处,可以俯瞰观前的山水,阳坼觉得此刻自己可以远眺到雍都,只是灯火与漫天星光混合,分不清楚了。

  “师弟勿怪,愚兄还不知师弟姓氏,不知可否告知?”时间还早,闲来无事,阳坼打算和童子说说话。

  “师兄哪里话,我是师尊云游时捡的,因此师尊赐姓徐,赐名清。只是平日里不常唤起。”

  “原来如此,徐清师弟,平日里可是一直待在山中?打理宝观?”

  “非也,师尊常言:当今大世,红尘才是去处,平日里我做足了功课,师尊也会放我往红尘中去,如今云游去了,更是不在意我去留,只要下旬师兄来时我在观中接待,便没有责罚!”

  “红尘吗……”阳坼微微愣神,他也很想去红尘中住,只是……不知何时才能进了这滚滚红尘。“不知几时?何时朝露?”

  “已经寅末,即将黎明!”徐清一边回答着,一边将两个蒲团挪出山门,请阳坼就坐。阳坼东来上山,道观坐西,迎门便可餐霞饮露。

  “寅末吗?”阳坼盘在蒲团上,风从山上来被道观挡住大半,剩下的只能吹起阳坼的须发,不过阳坼已经感觉不到寒冷。他就是一轮人体大日,丝毫也不觉得冷。

  因为自身的缘故,阳坼不会餐霞饮露,不过因为徐清邀请,阳坼不好推辞,加之自己也从未见过日出,便应下了。

  等待徐清准备做足,黎明便至,徐清道了个歉,便自顾自的餐饮起来,对着东方闭目打坐吞吐,使内里与天地交替。

  阳坼则只是安静坐在蒲团上,认真的欣赏着日出,那鲜红的阳,那同源的炁……

  大日,已经完全跳上天际,阳坼也离开久坐的蒲团,对着徐清拱手施礼道:“今日一别,便是九日之后,师弟若是不嫌弃,尽管往阴池来,愚兄定然招待周全!”

  徐清回礼,却笑了起来:“师兄相邀,师弟定往,请约初十。不过好教师兄知晓,你一觉睡了一天两夜,今日已经初六!莫要错了时分!”

  “一天两夜?”阳坼心中震撼万分,“这魂魄劳累之后,居然如此虚弱……”一睁眼间,两日便过了!

  想归想,阳坼还是依礼数回礼,这才转身而去,下了石阶,却又回过头来:“不知我那马儿如今如何?”

  “师兄快去吧!”徐清的脸映满霞光,此时天已大白,只是天边的霞还没有散去。“这两日山中来了不少人,应当是来寻师兄你的!”

  “多谢!”阳坼拜谢,然后转身而去。

  山间马上要起雾了,不过栓马处距离道观不远,而且位置很显眼,才出了道观阳坼便一眼看到自己的马儿,回头往道观望去时,却发现道观隐在了山水间!这让阳坼又对先生的手段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我今生有希望达到那个境界吗?”阳坼热血沸腾,举手投足间就能改变天地,这样的力量谁不想拥有,就是阳坼也不能免俗!

  “二公子!”有声音传来,阳坼往声音传来的地方寻找,却发现有一个中年男子御风而来,这是自家的一个家臣,阳坼有点印象,家宴上见过。“二公子可叫俺好找,快随我回去吧,老祖宗要等着急了!”

  “这位叔伯,来喜儿未曾告知家中,某乃是学艺而去吗?”阳坼很诧异,自己明明吩咐下去了的啊!

  “回公子,来喜儿确实通禀,只是老祖宗忧心,特教我等出来寻觅,希望能请高人做客!”

  “既然如此,叔伯尽管回去告知祖母,先生已然云游去,且放宽心,先生说,该见时,自然会见。”

  “如此,二公子可要与某家一同回去,某善御风,快奔马十倍。”

  “多谢叔伯,阳坼有马,也是能回,只是还不知叔伯姓名,实在赎罪。”

  “某家田处虎,乃家中长侍,看家护院者也!”大汉很豪爽,有问必答。

  “既然如此,田叔……不知身上可以银子,借小侄一用。”阳坼说话很有礼数,因为这些人都是阳支的根基,阳支主家血脉稀薄,需要他们来鼎力。

  “有!”田处虎大嗓门,震得阳坼耳鸣,“不知二公子需要多少,某家身上只有四五碎银,不知合不合用。”

  “够用够用!”阳坼连连应下,“说来惭愧,小侄来时在路边摘了几枚果子,不知是人种的还是天长的,因此像问田叔借上几银。若是人种,好将价钱补上!”

  “哈哈哈哈!”田处虎大笑,对阳坼愈发满意,家臣也喜欢有一个开明的主家人啊:“二公子真是实在之人!既然如此,某不便打扰,现在便去通知了众兄弟回家给老祖宗报信!”

  “田叔回见,小侄有礼了!”

  “二公子回见!”

  两人双双道别,田处虎御风而行,一眨眼便不见了,接着阳坼感觉到不少强大气息路过自己又远去,但是却没有人打扰自己。算得上是家臣的礼数了。

  来到树边,阳坼才发现马背上的软垫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马鞍,这应当也是家臣们做的,认出是阳支的马,害怕自己要用马时却错开了来寻众人,因此安上的。

  解了缰绳,阳坼扯着马儿,便下山去了,来时的小鹿也不知道去了哪,是不是被来的阳支家臣吓到躲了起来了?反正直到下山,阳坼也没有见到那只小鹿的踪影……

  策马狂奔,也不知是这马鞍好用,还是阳坼天资聪颖,阳坼已经能够熟练的驾驭快马了。

  时快时慢,时驰时徐,路过了自己摘果的林子,阳坼慢下马来,细细探望,上次身上无钱,阳坼不敢久留,摘了果子便策马而去。这一次阳坼有钱,胆子大了,便驻足观望,却发现四下并无人烟。

  “看来这果子乃是天长的……”阳坼颔首,又摘了几枚果子,两日没进食,阳坼也是腹中饥饿。

  在马上吃了果,将核扔回林子,阳坼这才策马而去……

  巳时到,道路两旁越来越荒芜,阳坼终于临近的阴池,索性下了马,牵马前行。阳坼毕竟是新手,长时间的骑马让他吃不消。

  刚到阴池旁,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美味便钻进了阳坼的肺腑。

  阳坼大慰,不过阴池旁连棵草也没有,也没有地方可以栓马,阳坼索性将缰绳丢在一旁,便往小院去了……

  才进小院,阳坼便看见来喜儿正在将食盒一一排开,里面都是平日里阳坼爱吃的食物。

  来喜儿感觉到有人来了,抬头看见自家二公子,连忙请安,却被阳坼摆了摆手制止了。

  “田侍奉回来说二公子您不久后便会归来,让小人先去准备膳食,不曾想刚刚带到阴池,二公子您便到了!”

  “快别说了!碗筷给我,饿死我了!”

  “是!”来喜儿麻利的递上碗筷,伺候二公子吃饭。

  阳坼精神和肉体上都很空虚,准备的食物很多,这是老祖宗害怕饿着自己的孙儿而专门吩咐多准备的,却还是被阳坼风卷残云的吃完了。甚至还略觉不够。

  “算了……不宜多食,就这样吧!”阳坼制止了来喜儿回阳支取菜的脚步,“将这收拾一下,你便到池外去!我要闭关,其中凶险我也不知!”

  得了命令,来喜儿不敢磨叽,立刻收拾好食盒便离开了……

  来喜儿离开,这片天地又只剩了阳坼一人,一脚排开蒲团,阳坼翻身打坐,身心沉静,打算再次进入到内世界之中。却没能够进入!

  “上次进去,依稀记得是先生抽打了自己的背部,强行将魂魄打入体内的,如今只有我一人……”想到这里,阳坼连忙摇头,难道要自己被摔自己?阳坼想想都怕!

  “先生既然教我的是净心神咒,那若是咏诵咒言,不知可能再入内在?”

  想到这里,阳坼又立刻沉静心灵,诵读净心神咒:

  “太上台星,应变不停;

  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智慧明净,心神安宁;

  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不知咏诵了多少遍,阳坼的声音渐渐低下去,低至最后,又是一阵头晕目眩,魂魄离位……

  睁眼,阳坼发现自己又来到了内世界,这让阳坼振奋不已,这意味着他随时随地都可以铭文于内了!

  阳坼已经注意到,只要魂魄遁入内世界,魂体内的魂光就会流逝,因此,他也不敢磨叽,立刻去找寻玉髓上的铭文,想要看一看有没有进一步的变化。

  不久,阳坼便找到了玉髓上的那一处铭文,用手摸了摸,阳坼发现“太上台星,应变不停”这八字真言虽然颜色暗淡了许多,但是却真正的刻在了玉髓上,并且随着髓内真元的流动辐射全身。只不过这种辐射还很微弱罢了。

  不过这对于阳坼来说确实一个十足的好消息,这说明他找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只要沿着这条道一直走,自己就可以真正的融入到人世间去!

  “先生说净心咒小成之后便可出入世间,不知要到何种地步才能算得上小成?”阳坼思量着,但是不敢久无作为,“待明后日回府拜访祖母时,再问询一二,既然入了内世界,抓紧才是!”

  拿定主意,阳坼立刻开始动手,人体内正经十二,奇经八脉,阳坼此刻的目的,就在十二正经中。“十二正经也不知谁是谁,算了,铭了便是,总是要铭完的!”

  阳坼动手铭文,也不管哪条经脉是哪条,就近的就咬破指尖,释放魂光书写。

  在之前的持续动用之下,阳坼的魂体越发强健,只是也是因为不断动用的缘故,阳坼的魂体还很虚脱,此消彼长之下,阳坼坚持着铭了三个字便不得不回归识海补充魂力。只是不会再想原来那般昏迷在识海中罢了!

  “原来魂体越空虚,位于识海的位置就越靠近中心……”除去第一次的昏迷之外,阳坼就算再疲惫也没有昏迷过,不过这就让他发现了识海的规律:魂体越是虚弱,就会越靠近识海的中心位置,补充起来也更迅速。

  虽然这个发现没有特殊的用途,但也可以让阳坼有个关于自己魂魄强度的认知标准!

  补充完魂力,阳坼又动身前去铭刻,往返三次,终于将这一则八字真言刻在一条正经上!

  毕竟魂魄是每个修士的根本,阳坼也不敢像第一次那般莽撞了,第一次敢那般胆大妄为是因为身边有一个三五之境的高手。但是此时,自己身处太极阴池内,方圆十里除了自己就只有一条鱼了,如何不小心谨慎?

  “明日回府中弄点奇珍补补才行!”阳坼揉着魂体小人的鼻梁,他已经往返六次,铭刻了两条正经,此时已经精疲力竭了,若不是那进入人世的疯狂支撑着他,阳坼估计早已经缴械投降,滚出内世界了。

  魂体也有同感,尤其是每次破指的钻心之痛。再第九次往返之后,阳坼实在忍受不了那股子钻心的疼痛,终于决定放弃铭刻。

  不过在出去之前,阳坼决定好好看一看自己的作品,魂体在识海汲取完毕之后,阳坼来到玉髓和三通正经前美美的领略了一番,不错!铭文之后的各处要害的阳气波动都小了不少,阳坼不禁赞叹起净心神咒的伟力!

  “此咒既然名为净心,莫不是所净的乃是内心,内心净了,阳火自然内拜?”阳坼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但是不敢多想。

  修行一道,稍有差错便是魂飞魄散的结果,就连那“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的天地大道,阳坼随时能够参悟的大道此刻都不敢轻易触碰,又如何敢根据一个名字来随意参悟左道呢?

  若是自己猜错了,恐怕没个十天半个月,来喜儿都不会发现自己的尸体!

  “去也去也!”阳坼回头看了一眼内世界,这些金光的孤干或高树都在欣欣向荣,迸发生意,阳坼不觉心情大好!魂魄归位,一下子便又将心神还给了现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