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净心神咒
浮生往梦2020-02-06 14:254,492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

  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智慧明净,心神安宁;

  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徐生道长口诵真言,手捏宝印,三十二言诵完,只见徐生须发喷张,继而五腹通透,六脏发光,宛若一尊降世神明。

  “净心神咒乃是我道门八神咒之首,修道之人早晚功课及学炼符法时净化身心,排除杂念,安定心神时所用之咒。此咒能使凡心入于冥寂,返观道心,入于清静之中。并有保魂护魄的作用。你若时时尝诵,不但有益于顿悟道法,就是周天阳气,也能收放本心,不再异于常人……”

  道正殿中,徐生道长居北方正座讲法,阳坼居西方末坐,聆听先生教诲,其中不解阳坼一一言明,也得到了徐道长的讲解。

  “净心神咒为我道门八神咒之首,领衔诸法,妙用无穷,修行中,将其不同的领悟阶段分为四层,分别为:小净心、中净心大净心与净心神咒四层。练至最高处,便能使得三魂不丧,六魄永存,彼时便能做到元神出窍的境地,就算肉身糜烂,只存魂魄于天地,也并无不可。”

  “请问先生,可以肉体永存的咒法修炼?”

  “道门八神咒,净身神咒可使通体晶莹,无垢无尘,不败不灭!”

  “先生可能教我?”

  “不用……你自幼阳气洗身,本就无垢无尘,不需要修炼净身神咒!”

  说起自身,阳坼不禁想起祖母对自己的评价——百脉俱通,金丹难成。现在遇到这么好的师傅,怎能不拿出来解惑呢?于是,阳坼便将此事告诉了先生。

  “汝祖母所言不差,你便好似那泛舟的羊皮气囊,全靠一身阳气鼓动,若是你迟迟不能自控阳气,遇上高人识破,抽干阳气,你便是死路一条!”

  “敢问先生此劫何解?”

  “此事不急,习会了净心咒,再议此事也不迟!”

  “是!恳请先生教我!”阳坼恳切的请教,事关自己性命,由不得他不急。

  徐生沉默一会儿,目视阳坼,见这少年也不退避,料其心诚,便开口训戒:“净心咒分四层,第一层‘太上台星,应变无停’,一直到第四层‘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汝修行时日不足,目前只可学这第一层。

  修道之人,时时打坐顿悟,若想保全性命,净洁本心,就需要时时诵读,日夜熟记。如此一来,就算魂魄飘飞,烙印在体魄之中的本能,便能活自己一命。

  修道之人,与天地争机缘,更是有诸多手段可以使得修行进程加快,洗经中人,便可铭刻咒语于经里;伐髓修士,更能深烙其于骨髓之中。

  汝在百脉之中,天生阳气,经、髓、脉俱在巅峰,若是你能够将这第一层烙印通体,可如常人出入世间!”

  长篇大论,听得阳坼便晕晕乎乎,不过他到时弄懂了两件事:一是自己想要顿悟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这一则真言太过恐怖,必须学这净心神咒才可保全性命;二是若是能够将这净心神咒第一层烙印在自身的经髓脉之中,这样自己就可以如常人般出入世间!

  常言道:财帛动人心,如今这净心神咒简直如稀世珍宝,吸引着阳坼!

  “请先生教我!”怦然心动!阳坼已经迫不及待了。

  “教你自然,只是这铭文需你自己来!”徐生继续告诫,表示对于阳坼这样的修行小白而言,简直凶险异常,稍有不慎,便会迷失自我。

  “阳坼既已决定入世为人,自然不惧困险!先生宽心,如何做,告诉弟子便是!”

  “好!你意已决,我也不加横拦,铭文之法,必然要入己身内世界,你修为不足,根基尚若,我只有手段将你精神打入其中,只是如何铭文,事后如何挣脱,这便是你你自己的劫难,旁人也无从帮助!你可有所准备?”

  深吸一口气,阳坼目光坚定的点了点头,“请先生施法!”

  “既然如此!闭目凝神,审视自身,心静时,便入己身!需出时,寻得识海,魂魄归位,便能出来!只是这识海寻你自己才能寻到!”

  阳坼得到指示,也不多言,便在蒲团上打坐,闭目凝神,这件事对于阳坼来说,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要知道,这几乎是阳坼十年来,唯一会做的事。

  十年的积累非比寻常,不一会儿,阳坼便完全沉静下来这是一种类似于半梦半醒之间的状态,内心无物,神游方物。

  渐渐的,童子扫地的声音先远后近;桃花落地的声音也先近后远了;松香滋啦的燃烧声也如同在耳边响起后又消失了;接着是先生的鼻息…自己的鼻息…自己的心跳……全部都远了……

  就在此时,徐生道长若有所觉,倏地睁眼,搭在手臂上的拂尘一扫,一股劲力夹杂着真气击打在阳坼的后背上,久无动静的阳坼,先是向后一仰脖,接着白眼一翻,最后又垂了回去,恢复原样……

  受到了击打,阳坼先是白眼一翻,又是一阵头晕目眩,待得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神异的地方!

  这里金光闪闪,中间一根擎天孤干独立,一节一节的,重叠而起。周围有十二树枯干围绕参天而起,抽出数不尽的枯枝,但是这些枝桠上却没不带一片叶,树干也是金碧辉煌的,里面有流光异彩,交替流动。而流光的动向不外乎和前后两个方向。孤干,枯树之间,还有八条特立独行的奇异大干,

  “这就是我的内世界吗?”阳坼此刻完全被自身的内世界所吸引!流光溢彩,宛若神仙境地;金碧辉煌,便是仙人洞府。

  伸出双手,触在孤干上,孤干居然将阳坼的手弹开了。“这是髓!”阳坼内心震动,欣喜若狂。

  阳坼又来到那些枯树干面前,手一戳,如同肌肤一般,富有弹力。“这是……十二正经?”阳坼回头,看到那些独来独往的大干,“那这便是八脉了……”八脉特立独行,它们与十二正经不同,既不直属脏腑,又无表里配合关系,其循行别道奇行,故称奇经。

  迷失了!真的迷失了!阳坼在这里敞开心神,不用纠结于自身阳气,这里是他的本源!本身之躯,没有阳气乱性的困扰!

  畅游内世界,阳坼肆无忌惮的玩耍,看遍了整片内世界:“这片世界还真是小呢……”阳坼有些疲惫,这是精神上的消耗,可这里却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他依靠,或倒地躺下休憩。所有的经髓脉都会将他弹开。

  只有玩累了,阳坼才会想回去也就只有这时,他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差点把正事忘了……”

  阳坼猛然惊醒,想起此行的目的,急忙准备动手,只是……如何铭文,先生没有告诉他!

  阳坼审视了自己魂魄的全身上下,弱小的如同即灭的灯芯。如同传说中那样魂光大放,铭烙天地是不可能的了!

  万事开头难,但是总得开个头啊!不过开头之前,阳坼要先找到识海所在才行,毕竟要先准备好完全才行!

  不过阳坼早已有感觉,玉髓顶端那个方向,如同家一般召唤着自己的魂体,每次靠近那个方向,魂魄都会觉得舒适几分。识海应该在那!果然,阳坼来到玉髓顶端,那里有一片海!正在召唤着自己,阳坼不敢靠近,生怕一下子被吸进去,一件事也没办成就出去了,让先生失望!

  因此阳坼极力往下飘荡,来到一处已经对吸引力感觉不强的地方。

  在这里,他找到一根十二正经分叉的细枝末节,准备将其撇下来当笔使,不过这微微一用力,那股经脉错乱的酸痛便传递到了阳坼的魂魄上来。

  此记……只能作废了!

  怎么办呢?阳坼尝试性的用手指在面前这枝受过自己“虐待”的末经上写画。末枝虽细,但是相比于阳坼此刻的微小来说,也是庞然。

  尝试性的写写画画之后,阳坼惊奇的发现,烙印居然可以存在!阳坼振奋,继续书写真言,不过忙碌一路,当他回头时才发现,前面写的真言正在消失!如同没有存在过一般!这铭印存在片刻,便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阳坼蹙眉,看了看手指,又审视了自身的魂魄,思索了片刻。最后,他一咬牙!一发狠!一嘴咬破指尖,一股魂光喷薄而出!

  魂光乍泄,阳坼便立刻动手书写:太上台星,应变不停!这八字有无边的伟力,刚烙印在面前的末经上,便镇压在此,阳坼的内心便立刻清明了一分。

  只是因为这一分清明如同溃堤的蚁穴一般,而阳坼就是这一堤长坝,因此才会感觉明显。实际上的功效并无太大作用。

  尝到了甜头,阳坼不又加快,进度,继续书写了几枝末经,只是效果都不太明显。

  “如此下去,何年何月才能写完这万千末经……”阳坼已经感觉到有些疲惫,魂魄本体也有些黯淡无光了。“写不了了……我需要寻法子离开了……”心中如此想着,但是阳坼还是不肯就此罢休!

  “再写一处!我便离去!”阳坼下定决心,又开始书写真言。

  这一次他来到擎天玉柱之前,这擎天玉柱,便是他的髓,阳坼在赌!髓作为本源之始,若是在其上书写,是否可以影响到其余经脉呢?

  只是说时容易做时难,等到阳坼在髓上铭文时,才发现这有多难,髓乃内世界之天柱,高而宽远。阳坼在髓的面前,如同萤火与皓月办,想要铭文辐射诸多经脉,就是痴人说梦。

  不过,做还是要做的,阳坼为了净心咒也是够拼,那根咬破的手指,狠狠的戳在髓上,用力的刻画着真言,魂光稀溜溜的从断指处流下来。等到一个“太”字写完,阳坼只剩下九指了!

  “不行了……不可再铭!”阳坼魂光微弱,如同风中的烛火一般,随时可能熄灭。

  “去寻识海!”魂魄已经乏力,但是阳坼认准了玉柱的顶端,便晃晃悠悠的飘了过去。

  内世界的金光闪得阳坼睁不开眼,或者说他累得睁不开眼,只能贴在玉髓上往尽头擦去,一路上又流下魂光点点,稀少的可怜。

  “快到了……快到了……”阳坼的意识已经模糊,模糊到看不清识海还有多远,只是竭尽所能的赶路!

  终于!在阳坼的感知丧失殆尽之时,他的手终于在玉髓上摸到了一块平整之处!

  识海!到了!

  用尽最后的魂力,阳坼翻上了那块平整之地,阳坼感觉自己在飘,并且感觉到魂体如同鲸吸牛饮一般补充着自己时,这才敢昏迷过去……

  再次醒来时,阳坼发现自己依旧被困于内世界没有脱身。阳坼从海边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被冲到了识海的边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阳坼此刻的魂体已经全然健全,除了一种浑身无力的虚弱感之外,并无其他不妥。

  伸个懒腰,却没有听到那种关节骨头乱响的声音,这使得阳坼嫉妒不舒服。不过相比于眼前的困境,阳坼也没有太多的心思纠结。

  飘起来活动了一下,感觉气力恢复了几分,阳坼决定继续刻字!

  “净心神咒有安神净心之效,若是能够略有成就,应当可以从中发现些许端倪,回魂吧!”

  阳坼决定首先找到了自己在玉髓上明的那个“太”字,八字真言不成,就不会有功效的!

  玉髓太过宽远,不过在阳坼的心神感触夏,阳坼还是以很快的找到了那个铭文。

  这里,却是与识海相距甚远!

  说干就干!阳坼又是一嘴咬破手指,用力的在玉髓上铭烙,九牛二虎之力用尽,又是一指磨平,阳坼这才又铭下一个“上”字。不过阳坼此刻却不敢再铭下去,上次的经历让他后怕。这一次,他决定先回归识海补满魂力再来!

  可能是铭文的功效,阳坼此次回归识海,虽然精疲力竭,但是却不至于昏迷,算得上进步!

  休整好之后,阳坼又去铭文!这一次,他又铭下一个“台”字和半个“星”字,到了这一步,他实在不敢坚持下去了。

  第三次回归识海之后,阳坼觉得自己的魂魄强大了几分,休整一番,阳坼一口气铭完了“星”字,又铭下了“应变”两字!

  第四次回归识海,阳坼很明显的感觉到魂体明显增强,就是散发出来的魂光,也耀眼了不少!

  再次铭文,这玉髓上的真言总算完成,发挥自己的功效了!精疲力竭之际,阳坼的内心因为玉髓铭文的缘故,清明了不少。刹那间窥破内世界,一下子出了去,还由不得阳坼反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