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寻道骊山中
浮生往梦2020-02-06 14:254,013

  鸡叫一声撅一撅,鸡叫两声撅两撅。三声唤出扶桑日,扫尽残星与晓月。

  鸡已经鸣了三声,但是阳坼依旧不肯醒来,从来没有睡过如此舒服的觉啊!

  好梦留人睡,但是一想到今天是拜师学艺的头一天,阳坼便立刻脱胎换骨般从榻上翻起,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全身的骨头如同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的响的不停。

  沐浴,净尘,穿戴好之后,阳坼小心翼翼的将清净咒揣在怀中,阳坼静心感受了一下,却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为了以防万一,阳坼又在腰间系上玄阴坠,整理好了,衣着,这才出门,踏过阴池,去找来喜儿了。

  来喜儿起的比阳坼更早,此刻已经停好马车,等待二公子的到来。

  来喜儿不知道阳坼的动向,只道是要往阳府去,至于学宫……来喜儿在雍都城门洞口看得一清二楚。辛家绝对不是良善之家,若是今日二公子执意要往学宫去,就是拼了小命儿,那也不能让啊!

  “二公子……”来喜儿等候多时,看见阳坼踏过阴池,径直而来,连忙迎上去,趁机活动活动筋骨,二月的黎明还是很寒冷的。“您来了!”

  “嗯!”阳坼微微点头,踏上岸,来到马车跟前。望见来喜儿正在搭梯,立马止住了来喜儿的动作:“给我一匹马,你且就此回去。”

  “什么?”来喜儿心中一惊,却又不敢管主家的事,只得答应。

  卸了车驾,套了缰绳,没有鞍鞯,遂取下车中软垫,拿长绳三捆五捆,套在马背上。

  来喜儿将良驹交到二公子阳坼手中,却并没有撒手:“二公子往哪里去?告知奴才,也好教家主安心……”

  来喜儿言之有理,阳坼也不过分刁难:“吾往骊山中,短则一日,多则三日,你且告知父亲,安心!”

  “是!”来喜儿撒了手,准备将另一匹骈马褪下,一匹马是拉不得车的,他需要回阳支封地去取领一匹马回来才行。

  手往马背上一撑,阳坼便翻身上马了,手轻轻的在马背上摸了摸,见马儿并没有受惊,阳坼心中大定,这清净咒确实几分奇异!

  策马欲奔,却拉辔回头,阳坼居高临下的询问来喜儿:“前日夜里我骑得那匹马儿……如今如何?”

  来喜儿闻言,立刻停下收拾,垂手回答:“回公子话,前日那马受了阳灼,已经死了……”

  “如此……”阳坼心中难受,“提我好好的葬了吧!”言毕,回头扬鞭策马,绕着阴池,奔起一道荒芜烟尘,往西边去了……

  “谨遵公子吩咐……”来喜儿心中触动,脚下步伐也轻快了几分,阳坼的凶名,就是府中不准谈论,那也是人尽皆知。一开始府中管事将让自己来照顾二公子时,来喜儿一度认为自己哪里得罪了那个管事,要让自己来送死。

  因此,从一开始来喜儿就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能不与二公子阳坼接触就不接触。毕竟每个人都是怕死的!不过现在看来,二公子脾气好,人也好,对牲口都有仁爱之心,更何况以后要一直服侍他的自己呢?

  心事放下了,来喜儿的腰也挺直了,手中动作也轻快了,“就算是那天真的阳灼而死,二公子也会给自己的子孙后代一点施舍吧……”

  说起子孙后代,来喜儿才反应过来自己也不过才活了十年,“得先给自己说个媒啊……这件事可耽搁不得!”一边想着,来喜儿又浮想联翩起来了,他似乎忘记了,他的二公子阳坼……从来没有出过阴池,如何知道这骊山怎么走呢?

  绕过阴池,阳坼策马的速度便低了几分,兴奋过后,就开始饥肠难耐了,阳坼心中不是滋味,忘乎所以之下,今日都还没用过早膳呢!就连这骊山有多远,阳坼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并不知道!

  “哎……”阳坼回头,看着印在朝阳里的阴池小院和那倾在池边的车厢。来喜儿,也不见了……

  “算了……师傅说福临心至处,那便去吧!再不济,路上打听便是!”下了决定,阳坼又一扬鞭,往着西边,策马奔腾!

  ……

  阳坼好歹功力还是在百脉之中,前日夜里两股间磨砂的伤,早就好了。不过即便如此,阳坼也受不了此刻两股间的瘙痒感。终究,是没跨过马的!软垫早已歪到不知哪里去了。

  “吁!”阳坼无奈之下止住了良驹,下马整理软垫。整理好了,阳坼又翻身上马。不过这次,阳坼换了个姿势,双腿朝着一边,侧坐在马背上,只是这样一来,就不敢让马儿放开了奔跑了,总害怕一下子将自己跌了下去!

  时间很慢,马蹄声也慢,伸手摘了两枚野果,在衣服上揩了揩,阳坼便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担心是多余的,西边整得一片都是骊山,现在自己应该只管往前走便行了。师尊说,待到缘分,自己自然会寻到道观的。

  巳时刚过,山间的雾气还没有消散掉,阳坼牵着马,漫步在山间草地上,阳坼的屁股,已经不适合在骑马了,再骑下去,估计整个人都要散架了。

  阳光很是明媚,透过山雾,将整片骊山衬托的如同仙境。小鹿见了生人,也不知道躲起来,更是好奇的凑到阳坼跟前,舔了舔阳坼满是泥泞的脚,祈求阳坼手中吃到一半的果子。

  阳坼挠了挠小鹿的头,将果子塞进它张开的嘴中,继续在这仙气浩渺之中寻觅着师门。

  朝露浸泞的山地已经不在适合马儿往前了,阳坼看了看周围的地势,找了一出明显的地方,将缰绳拴在老干上,便信步闲庭般的在这骊山中迈开了步伐。

  “先生只说是福临心至处,可哪般才算福临心至呢?”阳坼漫无目的在左顾右盼,希望能出现一个行樵的人,这样自己也能打听一下路径。只不过,这样的樵夫,一直没有出现。

  不过随着步伐的迈进,阳坼还是看出了些许端倪:“自从上山时,乳娘口中的祥瑞便不断,先生修为臻至化境,傲立天地,洞府应当往祥瑞聚众之处寻觅才对!”

  有了方向,阳坼便有了动力,在这山间四处游走,寻觅祥瑞。

  朝露沾湿阳坼的衣物,阳坼也累的气喘吁吁,甚至都有汗水流下!

  阳坼摸了摸怀中的清净咒,入手冰凉,更加展现出它的奇异之处,戴着这枚符咒,阳坼简直就是寻常人!

  阳坼心情大好,脚步又明快了几分,也知道是因为阳坼天生无尘无垢的体质,还是那纯净无邪的心灵,亦或者是那先天滋养万物的阳气,小鹿一直跟在阳坼身边,忽左忽右,忽远忽近,似乎在给阳坼带路一般,阳坼心有所感,也随着小鹿,时快时慢的行进着。

  日头高了,山雾也消了,阳坼极目远眺时,这才发现原来有一座道观坐落在前方不远处的山坳里。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小鹿唤了两声,自己的任务完成,便自顾自的去寻觅甘草去了……

  终于到了!阳坼环顾四周,想看看能不能看见自己栓马的地方时,这次发现,原来自己下马处,就在道观旁,只是这道观好像本就长在此处一般,天生地养,没有半点突兀,完美的与周围环境融汇一体,这才致使阳坼没有注意到道观。而小鹿,是将偏离了道观的自己,带了回来啊!

  长袖拭脸,映潭正冠。将自己出落干净之后,阳坼这才往道观山门靠近。

  “弟子阳坼,拜见先生!”阳坼在门前的石阶上跪下,恭恭敬敬的行礼。余音散去,四下寂静时,山门才缓缓打开,一名髻发的小道童,出现在阳坼面前。

  道童合身一拜道:“阳师兄请起,师尊有情!”

  “多谢师弟通禀!”阳坼回礼,直立而起,跟随着童子进了道观。

  山间道观,属实比阴池便突兀出现的道观恢弘的多,但是也只是一处小观,比起那些在雍都内,关中平原上大肆修建的道观而言,着实精炼的多,也更加符合仙家韵味。

  徐生正在打坐,依旧在低声颂着阳坼那熟悉的经文。“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阳坼不敢打扰,静静的侍立在院中桃树下,任由粉嫩的花瓣飞落,也不动摇分毫。这便是道门的奇异处,四季落英,终日桃香……

  阳坼身是未动,但是心思却在飘忽。这篇经文阳坼只在梦中接触过,而且这经文有着不同寻常的伟力,阅后即往。便是先生前言才颂,阳坼此刻也记不起分毫。

  不过却又这么一句,始终映在阳坼的脑中:“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到底有多玄?阳坼不知道,只不过那个梦结束之后,梦里的一切都被放出来,阳坼只记得自己因为这一句话,险些穿透黑暗!

  此刻,阳坼心绪万千,魂也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

  “止……”一声惊雷炸响,阳坼肝胆炸裂,魂魄归来,一声冷汗不由自主的渗了出来!

  第一次冷汗的感觉很奇怪,但是阳坼没有心情思索这些,急忙掏出清净咒,握在手中。这时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才渐渐消失。清净咒的这种用法是阳坼在来骊山的途中发现的。

  “多谢先生救命!”阳坼恭恭敬敬的下跪,像徐生致谢,只有他知道自己刚刚有多危险。再晚片刻,便是魂飞魄散!

  “可曾顿悟些许?”徐生此刻依旧打坐,背对着阳坼。

  “不曾……”阳坼老老实实回答,刚才自己所思所想,图谋过大,差点葬送自己,一声收魂,就算悟出什么惊世骇俗,也半点不剩了。

  “前日你在梦中勘破虚暗,顿悟的是哪句……”徐生语言犀利,一下子就问到了关键点。

  “是……”阳坼有些纠结。

  “但说无妨!”

  “遵命,启禀先生,弟子所悟乃:‘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一言。”

  “众妙之门……”徐生的声音有些沧桑,沉默了半响,这才缓缓开口:“道德五千言,每一句都惊世骇俗,你又天生慧根,无尘无垢,顿悟乃是正常。只是这不正常在于你根基薄弱,无力支撑此道罢了……”

  徐生叹息一声,继续说道:“依理,汝能顿悟,实乃气运,我本不该插手,只是这一言,太过惊骇,旁人根资不佳,若是常常感悟,或许可成造化。于你,只怕是会招来祸患……你可愿忘却此言,另觅新道,为师自有手段?”

  闻言,阳坼也沉默了,先生说的很对,阳坼自己也深有感触,只是若是这样白白放弃,岂不是浪费了造化的大好机会?

  摸着手中的清净咒,阳坼不禁想到自己本身,十年孤僻,入世两日便遭横击,如今这“天地眷顾”的资质终于能够有所用途,阳坼如何愿意放弃……

  一咬牙,一跺脚,阳坼郑重的向徐生行礼:“先生有言,福临心至,自然可寻,凡事讲缘,阳坼有缘得悟八字,如何能断这天地大缘?恕弟子罪,恳请先生教我!”

  “哎……”徐生摇了摇头,“既然汝意已定,那便依汝迹循,能悟到何种地步,那也是汝之造化,悟道不比习法,为师无计可教。汝意已决,为师便教你一咒,常常习之,可保你静心束神,强魄健魂!”

  “多谢先生!”阳坼感激涕零,俯首参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