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碧禾次第开
浮生往梦2020-02-06 14:254,377

  熟悉的阴池,熟悉的小院……

  阳坼坐在池阶上,一只手撑地,一只手搭在屈腿的膝盖上,目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股股强大的气息来了又去,往返于阴池与阳府之间,他知道,自己吐露的秘密致使祖母起了疑心。

  阳坼不知道说出来是好是坏,但是内心的欲望驱使他去了解真相,现在他做到了!

  但是现在他却又有些迷惘,同样的,他也不知道事情的结果是好是坏,一方面他害怕阳支受损,另一方面他又怕与梦中的神秘人相恶,焦虑、后悔、恐惧……人世间所有的负面情绪都集中在阳坼身上,使他久久不能释怀……

  阳坼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因此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脆弱。而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仆人来喜儿,告诉了他另一个坏消息:辛卯想要报复他!今日午间在雍都门口,辛家车驾上下来了十几个世家子弟!

  十几个!这是要下死手啊!阳坼苦涩无言。这一刻,阳坼突然很是厌世,他不敢想象,若是今日他进了学宫,若是他就是一个普通的阳支偏房,那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模样……

  左手撑地,右腿弯屈,右手搭在右腿膝盖上,阳坼正在神思飘散,自己何时学会这样的坐姿的?以前从未有人教过自己……什么时候呢?阳坼想了很久也没想通,但是这样的坐姿让他很畅快!很舒服!如沐春风!

  “应当是那日在学宫里无意间看到的吧……”

  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阳坼回过神来时,却惊奇的发现阴池上空不知何时飘满了绿莹莹的小虫子,如同一盏一盏的小灯,忽闪忽闪的。

  “这是……”阳坼用手去点,“这是萤火虫吗……”阳坼想起从前乳娘给自己描绘的满天“星虫海”,不就正是现在这个样子吗?

  欣赏着满天漂浮的星虫,阳坼仿佛置身于世界之心,日月星辰围绕自己旋转!

  心情也终于好了一些,“不管什么困苦,都来吧!阳坼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十年的寂寞都熬过来,怎能不去看看这东西南北的美图呢?”

  阳坼睡意全无!此刻,他不再去想那些令他忧心的事情,“欺人太甚之时,一怒烧了你们又如何!”

  阳坼心神振奋,清醒之后,只觉得自己浑身不舒服,三下两下的扒光衣物,阳坼光着身子,就踩入阴池。阴冰在他脚下融化,待阳坼完全没入池中,池面刚好化出一个一人大小的冰洞。

  阳坼潜入水下,从池底唤起阴鱼,两额紧贴,一圈又一圈的氤氲扩散开来。随后,阳坼在水下翻身,上到鱼背上,两手轻轻扶住两鳃,阴鱼訇然腾起,一跃九天,随后落入池中,带着阳坼在阴池里畅游!

  风,啸着耳,迷着眼。甚至封住阳坼的鼻息,但是阳坼却丝毫都不在意,只在乎自己的当下开心。

  久了,鱼累了,人也乏了。阴鱼的速度慢了下来,阳坼打了个哈欠,拍了拍鱼头,准备驾着鱼返回。

  睡眼朦胧之际,阳坼无意间瞥见一抹绿色,生长在阴池的岸边。

  “当真是乏了……”阳坼摇摇头,喃喃自语,任由阴鱼慢游,但还是忍不住回头望向那出现碧绿的方向。

  但是!正是这一回头,致使阳坼双手猛然拉拽鱼鳃,强迫阴鱼停在了池中。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阳坼的呼吸都变得粗重!仙迹!简直就是仙迹!

  那无意间的一抹绿色,正在沿着池岸蔓延,明亮的绿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展开!星光点点,那是久飞的萤火虫歇下,停下绿色中。

  “驾!”阳坼一时间迷了心神,也忘了自己胯下的是什么,就这样吆喝着,赶着阴鱼往“仙迹”靠近!

  扑通!扑通!阳坼的心跳声越来越大,“原来老天爷……还没有忘记阳坼啊……”阳坼喉咙发紧,哽咽不能言,眶中泪水,还没溢出便已蒸干……

  终于近了,这里没有池阶,岸沿较高,于是阳坼踩着鱼背翻身上岸,上了岸。阳坼彻底被震惊了!

  这是自己从来不曾拥有过的景色!生机!生命!生存!

  这是禾!不同于田间的碧禾!手轻轻拂过,碧禾接连闪亮碧光,亮起又熄灭,十分奇异!

  阳坼心中百味杂陈,喉咙发紧,气息很不稳定,目光往大地的尽头望去,那里有更远的碧禾在生长!

  迷人!太迷人了!阳坼直勾勾的盯着前方,想要到远方去一探究竟!

  但是,感受到大腿上碧禾的叶条刮痕感,阳坼才猛然想起自己现在还是赤条条的!

  阳坼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掩饰自己的尴尬,完全间碧禾当做人来对待!

  逃也似得退回池边,阳坼这才发现,阴鱼已经衔了一件贴身衣物游来,这是阳坼脱在池边的衣物!

  从阴鱼嘴里扯出衣物,阳坼粗略的裹了裹身子,遮住要害部位,就赤着脚往远方走去了……

  阳坼每走一步,身边的碧禾便亮起,阳坼很小心的收敛自己的气息,生怕暴乱的阳气破坏了这一刻的美好!

  黑夜里,一点绿光移动在宽广的阴池荒地上,越来越远……越来越快!最后甚至如风一般奔跑,如疯一般欢笑。

  终于!阳坼停下了脚步,身边的碧禾也尽皆伏下。

  阳坼气喘吁吁,但是那脊梁却挺拔!到了!阳坼看到一处道观,朴素如祖母的竹观,但却是用泥石所砌。

  拨开碧禾,阳坼来到道观的大门口,扫出一片空地,直接就跪在了道观门口。

  阳坼就这么一直跪着,也不开口说话,如同一个领罚的子弟一般,倔强傲气。

  “你还要跪多久?”似乎道观的主人都忍受不了这种寂寞,终于开口说话。

  “冒昧打扰,阳坼不敢开口求见!”

  “既已冒昧,再冒昧一些又能如何!”观主应该也不想阳坼难看,于是,停顿了一会儿,又开口说话:“已然到此,不能进来一观,未免试过失望?进来吧……”

  “谢前辈!”阳坼恭恭敬敬的行礼之后,才站起来,轻轻的推开观门,进入道观之中……

  道观里,有桃木,有拂尘,有焚香,有蒲团。一切都与阳坼知晓的道观相似,但是这座道观,却总是给阳坼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更加有道韵!更加……厚重!

  轻手轻脚的来到正殿,映入眼帘的,有三清泥像,更有满天的星虫。

  星虫点亮道观,两盏青铜灯也竭尽所能的散发出虚弱的光芒,与星虫交相辉映。

  正殿里,有一道道韵深厚的身影盘坐在蒲团上,背对着阳坼,正在对着三清泥像诵经!这是一个老道士,簪着发髻,佝偻着身子,但是却让人感觉伟岸无比!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

  经,诵完了。老道又停了下来,似乎在的阳坼开口。这时,阳坼才跪下郑重行礼:“愚笨之徒阳坼,拜见恩师!”

  “小公子哪里话,贫道何时受过公子师礼?”三清正殿里的道士也不回头,苍老的声音透墙而出,充满韵味。

  “十年梦授,坼没齿难忘!”刚才的诵经声一起,阳坼的心神立刻被拉回来那个神秘的梦中。

  自己,确实见到过背后诵经人的面目!

  也不知道是多久前的夜里,依旧是那个梦,依旧一片漆黑,阳坼瞎猫撞见死耗子一般穿越了黑暗,抵达一片光明!

  那是一个老者,鹤发童颜,道韵盎然,阳坼的出现属实惊到了他。

  “属实天赋异禀!”老道士在梦里只说了两句话,这边是其中一句。

  “时候未到啊……”这是另外一句。

  说完,阳坼的意识便重归混沌,从此以后,阳坼便再也记不起梦中所历……

  “十年梦授……”老道士唏嘘不已,“十年梦授,你又得道几何呢?”

  “弟子不才,不知道为何物!”

  “是啊!道为何物,谁又有的上来呢?”一边说着,老道士一边低头焚香。话,也停顿了一下。“你且先起来,这样不是道理……”

  “谢恩师!”阳坼再次行礼,虽然起身,但是因为没有老道士的允许,依旧没有进入正殿,只是在殿外侍立。站起身来,阳坼在发现这正殿最多只有一丈高,比起那些恢宏无比,动辄几十丈的大殿,属实小的可怜。

  “公子莫要再称我恩师了,老道只是结个善缘,恩师可担待不起!这天地间,也没有能称得上公子恩师的人了……”说着,老道又是一阵唏嘘。

  “一日梦授,便可为师,先生梦授阳坼十年,如何当不得恩师称呼!”说着,阳坼也不等老道回答,刷的一声就跪下了,堂堂正正的行了拜师礼:“恩师在上,受弟子一拜!”

  “哎!公子好生无礼,这师礼一行,便是大大的因果,可叫老道如何是好!”老道士长吁短叹,对着三清泥像就是一顿祈福:“无量天尊,无量天尊!”

  “恩师此言差矣!若是因果,梦授之日开始便以结下,与阳坼拜师无关,况且阳坼受恩十年,今日得见真颜,若不参拜,岂为人哉!”

  阳坼涉世未深不假,但是阳坼精明着呢!今日和祖母谈及三五之境,阳坼说起梦中神秘,祖母反应剧烈,显然是对神秘人上心了!今日傍晚的那些强大的气息,不就是很好的印证吗?

  祖母说这是自己的机缘,祖母的种种反应也说明了对方的境界高深!比祖母的境界还要高深的,那便是三五之境!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三五之境,天下三皇在列,寥寥数人而已,阳坼可机灵着呢!对方很有可能是三五之境的修士,天下也就这么几个人,这样的师傅,不拜白不拜!

  “哎,你且先起来,今日一拜,不知是福是祸……”老道士很是无奈,阳坼说的没错,要结因果,梦授之日起便已然结下,何关乎拜师之礼?

  “是!”阳坼很是听话,老道士叫做什么就做什么。

  “道门清净,莫要一口一个恩师,扰了清净,称呼老道先生便可!”

  “是!”阳坼称是,“阳坼长辈言,万望先生往家中去坐!”

  “呵呵,道门子弟,同气连枝,我与你结因果,如大林之中填幼木;你与我结因果,乃平地起高楼。两者不可相语,时机到时,自然有缘相见!”

  “弟子遵命……”

  “老道俗家姓徐,名字忘了若干岁月,门中人唤我为徐生,今日告知你姓名,好叫你入了红尘有凭仗,且不是你惹是生非的根源,你可谨记?”

  “弟子谨记!”

  “无量天尊,老道修行之所在山中,雍都城外,骊山里,一旬一日课业,平日里在这阴池与红尘中洗练,明白吗?”

  “弟子明白!”

  “今日赐下你清净咒,佩戴身上,可保你三日与常人无异,每旬一枚,切莫错乱时间!”说话间,徐生老道抓来两束碧禾,翻手结印,将一段经文打入碧禾所结的符咒之中,然后随手抛给了阳坼,阳坼接住符咒,将其攥在手中,不敢半点马虎,一番交流,使他对自己的先生有了更高的认识!随手的一枚符咒就有如此大的利害!那可是家中都没办法自己的!

  不过转念一想,这样的符咒家中应当是有的,只是以父亲的威严性格,若是自己没有出入世间的本事,断然是不会给我的!

  “遵命!”

  “你虽拜了师礼,但吾仍非汝师,授业解惑,悉数如弟子,日里你自称弟子,也是了解我传授之因果,但切不可更近关系。你须记住……”

  “弟子……不明白……”

  “你的师傅,是这天,是这地,是这世间,贫道可授艺,却不可以汝师自居!”

  “弟子……明白!”

  “如此,时辰不早,明日黎明,再来骊山寻道!”

  “弟子遵命!”

  “贫道去也!”徐生的声音倏尔远逝,淹没在九霄之上。

  阳坼抬头,却发现道观,碧禾悉数不见,脚下踩着的,还是阴池周边的荒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