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初问道法
浮生往梦2020-02-06 14:254,110

  阳支内,随处可见的,便是一种名为湘妃竹的阴竹。相传湘妃竹是由上古舜帝的两位妃子所化,昔日舜帝巡猎南疆,途中暴毙身亡,两位舜妃前去找寻夫君遗体而不得,最后双双投江而死,阴怨不散,生出湘妃竹。

  因为阳坼独占阴鱼的缘故,阳支府邸内的阳支族人、家臣,修炼时的佐物都是这种湘妃竹。修阳法的修士,都会分得一片湘妃竹林,或多或少,每人都有。

  虽然修行的佐物都阴性十足,但是因为阳支本身功法的缘故,阴阳相佐,调和万物,使得阳府内并不阴森,甚至因为阴阳调和的缘故,显得比外界更加仙缈。

  老祖宗,就是阳坼的祖母,也是修行中人,只是一旦踏入修行,虽不能做到极致的长生不老,但也可以增寿,活过上百岁的修士,都是寻常。

  然而,对于阳坼而言,阳李氏只是他的祖母一辈的人物罢了,岁月的差距体现并不明显。但是对于府里没有修行的下人来说,阳李氏俨然是祖宗级别的人物了。资历较老的下人,有的爷爷辈伺候的就是阳李氏,如今自己伺候的还是阳李氏……

  阳李氏住在后院深处,这里也有一处湘妃竹林,这片竹林是阳府中占地最广的一片。毕竟,除却阴鱼之外。湘妃竹,已经算得上天地间最能凝聚阴气的植物了。而因为阳坼独占阴鱼的关系,府中众修士的修行,多是依靠湘妃竹聚集阴气进行……

  竹林里一定很阴冷,那里阴寒的程度,肯定堪比阴池。阳坼暗想着,因为他此刻只是站在竹林外,给他的感觉就如同阴池一般。阴风刮过,看的阳坼啧啧称奇:“父亲说,洗经伐髓而通百脉,说的是洗经伐髓和百脉三个大境界,不知道祖母在哪个境界呢?”

  “呵呵!乖孙!你祖母我要是还在你口中的洗伐挣扎,这阳支也就废的差不多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从竹林里传出来,响彻阳坼心底,有好似笼罩在天地中。

  “这……好可怕!不!应该是好厉害!”阳坼着实吓得不轻,自己在心中的想法,祖母都可以听到,这是何等的伟力啊!思罢,阳坼立即端正姿态,给祖母道歉:“孙儿见识短浅,请祖母见谅!”

  “呵呵,无妨的,快进来吧!外面太热了!”祖母的声音再次传来时,生长在此地的湘妃竹仿佛活了一般,分别向左右倒去,露出一条人迹罕至的道路。阳坼一般,便知道祖母与外界的交流少之甚少。

  眼见二公子楞在了原处,跟随着阳坼的管家立刻出言提醒:“二公子,快进去吧!莫要让老祖宗等着急了!”

  闻言,阳坼颔首点头,独自一人,走上了那条小径,进到竹林中。

  进了竹林,阳坼才看见一座小道观,道观也是由湘妃竹铸建的,给人一种出尘之感。

  道观院内,祖孙两人铺毡对坐。两杯热茶,在这阴冷之地蒸腾着少有的热气。阳李氏正在审视着自己的孙儿,时不时还伸手摸摸阳坼的根骨,慈祥的目光里流露出满意,苍老的脸上洋溢着笑容,越看欢喜,越看越满意!不禁赞叹到:“当真不错,不愧是我阳支的妖孽!”

  阳坼闻言,好不害臊,“祖母谬赞了……阳坼不谙世事,不明修行,如何当的了这妖孽的!若是真算得上妖孽,那也得蠢得像妖孽吧!”

  “呵呵,小孙儿当然是聪慧的妖孽,十年来也没有人教导你,不知道也是合乎常理的。今日高兴,老身给你讲讲你未来的道路,小孙儿可愿意?”阳李氏笑眯眯的逗弄着孙儿,享受着片刻的天伦之乐。

  “祖母哪里话,孙儿恳请祖母解惑。”

  阳李氏呡了口茶,这才缓缓开口:“乖孙你可挺好了!洗经伐髓通百脉,金光凝丹开内景;餐霞饮露,渡劫天元,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洗经、伐髓、百脉、金丹、内景、霞露、天元加上那三五之境。这便是修行的八个境界。”

  “常言道:九乃数之极,不应该有九个境界吗?为何只有八个?”阳坼满脸不解,他一直以为修行的境界有九个。

  “呵呵,乖孙,这第九个境界啊,那边是成仙了!”阳李氏笑的很开心,皱纹把她的眼睛都淹没了,但是她依旧笑眯乐呵的。好像在欣赏宝贝一样,没错,阳坼就是她的宝贝!

  “如此,可是,祖母这八境又是如何划分的呢?”阳坼第一次接触到这些东西,以前父亲总是要怕他好高骛远为由不跟他说,只是笼统的跟他说了最初始的洗经、伐髓、百脉三个境界。现在有机会,阳坼怎能不将那些使他心生向往的境界弄得一清二楚?

  宝贝孙儿有求,阳李氏当然是有求必应了,停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思绪,这才开口:“所谓洗经、伐髓最是好理解,便是字面上的意思,使得自己的经络畅通,骨血鲜活,这样才能使得运气畅通无阻,洗伐的越彻底,根基就越牢靠,走的也就越远。而通百脉呢,和洗伐是一个道理,人这一身啊,奇经八脉,经脉相成,经通体内关隘,脉起人体大势,先通了经,才能大开脉,关隘没有打破,经脉就始终无法相成。而百脉指的是领衔人体的所有脉络,称之为百脉,百脉无定数,通的越多,同境界之下就越厉害!这,便是下三境了!也是你目前面临的!”

  “那是不是还有中三境和上三境?”阳坼追问。

  “没错,中三境指的是金丹、内景、霞露三境,想要达到金丹,必须能够从经髓脉之中凝出金丹,种在丹田,但是从金丹之境开始,一切便没了定数,天地大道,分做术法,有人善御物,有人善铭阵,也有人善厮杀,种什么样的丹,结什么样的道果,路,也就分出千万条来了。而内景,便是能够娴熟的搬运金丹,进入自在天地,建造自己的内天,便是内景!内景完善,道果成周天,那时就能不食人间烟火,取朝露霞光食之便可,这便是朝露之境。”

  “原来如此,那祖母在哪个境界呢?”阳坼听的热血沸腾,钻了阳李氏歇息的空子,便提出自己心中所想。此刻阳坼已经放下了对外界所有的戒备,祖母给他的厚重感已经血缘的亲近感。而且即便身边有祖母这样一个阳气鼎盛的火炉,但是他周天的阳气并没有暴动,这应该就是道法吧!阳坼啧啧称奇。

  “我啊……”阳李氏抬头望天,心底眼底沧桑,眼神忧郁。良久,她才收回目光,张开已经快要掉完牙齿的嘴嘿嘿笑到:“我啊,不记得了,很久以前是天元,现在应该也是天元吧……所以……上三境的体悟我也无法讲给你听六境的道路,就够你走很长时间的了!”

  “怎会如此?”阳坼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乳娘说祖母以前可是一等一的天才!怎么会多年不得长进呢?”

  “呵呵……”阳李氏笑的很开心,并没有因为阳坼的言语冒犯了她而而羞恼,“自古天数九,地数八,人数七,普通人能够达到天元的,已经算得上是当时的天才了!”

  “那当世就没有三五之境的修士了吗?”阳坼向往世界的繁华,也向往世间的顶尖,他就是一只饕餮,迫切的需要见识,阅历来填充。

  “有啊……”阳李氏正要继续给阳坼讲下去时,却忽然顿住了。老太太狡黠一笑,忽悠阳坼:“乖孙,你猜猜,这世上都有谁会是三五修士呢?但说,无妨的!”

  猜?阳坼一愣,他从未想到祖母会来这一出,自己踏足人世间猜不到两天的时间,就是听人转述,也不知道几个修士啊!不过祖母吩咐,阳坼不得不认真考虑。

  想了良久,杵着脑袋的手都酸了,阳坼这才开口:“当今陛下能问仙,应当是三五之境吧!”

  “没错!当今政皇,雄才大略,的确是!”

  “传闻九州间三朝鼎立,那其余两朝的帝王,应当也是吧!”

  “乖孙果然聪慧,刘帝和羽王确实也是三五高手!还有吗?”

  “还有吗……”阳坼此刻陷入了沉思,他见识太过短浅,天地间的高手,他也只知道这么多了,还有谁呢……突然阳坼灵光一闪,想起一件事!“还有那个操控我梦境的人!应当也是三五之境吧!”

  “操控梦境?”阳李氏须发无风自动,不怒而威,杵着怪木拐杖霍然站起,把阳坼吓了一跳,“乖孙,你好好说说,你的梦,怎么被操控的!”

  阳坼知道自己失言了,但是事已至此,也由不得他不说了,于是他就将自己那个一片黑暗的梦给祖母讲了一遍。

  “你是说……自从那个梦开始,你逐渐可以控制阳气了?”阳李氏将信将疑的坐下,顾及的问到。

  “没错,不信祖母你看!”说完阳坼便伸出一个手指,从自己的身上卷出一缕阳气,在指尖绕动。

  看到这一幕,阳李氏才暂时放下心来,至少目前看来,那个控梦之人对阳坼还没有恶意,阳李氏不想给孙儿太多压力,于是微微一笑掩过:“这是你的机缘,好好珍惜吧!若是能够知晓那位道友,不忘领来家里坐坐!”

  “请祖母放心,孙儿明白……那,祖母您看我到了哪个境界了?”兜兜转转的大半天,阳坼终于绕回来自己最关心的话题上来。

  “你嘛……先天阳气洗身,这不是谁都有的机遇,洗伐自然经历,百脉也以俱通,自然是百脉之中。不过……你若想高歌猛进,现在看来是绝无可能。”

  “这是为何,这不应当是上天赐予的福缘吗?”

  “福缘是没错,但是你不曾自己修炼,洗经伐髓,通百脉都是上天赐予你的,因此没有了修行的感悟,这想要更进一步,或是凝结金丹,可谓是难上加难!”

  “孙儿不明,恳请祖母解惑。”

  “简单来说,别人打熬经骨的年岁,你都在呼呼大睡,你的同龄人比你多了好几年的修行体悟,想要走出自己的路来是很简单的事。但是你不一样,你的一切都是上天赐予的福缘,经与髓俱通,但是它们都还不是你的,你根本控制不了它们。若是没了你这周天的阳气,只怕这身体都不是你的。”

  “那,这可怎么办……”十年,阳坼好不容易踏入世间却得到一个晴天霹雳,本以为这是他傲世同辈的资本,却没想到成了自身的累赘。

  “嘿嘿,乖孙,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不管怎么说,这就是你的福缘,定然是对你有所益处的,但是这同样是你的劫难,这需要你自己去挣出路。祖母啊!只能给你点帮助,不能帮你度过啊!”

  “孙儿明白,多谢祖母!”阳坼情绪不佳,略有些悲伤。

  “乖孙!这有何难,天之骄子也有伤疤万千,遇事不敢岂是我阴阳子弟性情!振作起来,过了它便是!”

  “多谢祖母,孙儿定当勇往直前,不畏艰辛!”阳坼郑重许诺,给自己打气。

  “好了,天不早了,再不走,就不让出城了。”阳李氏看出阳坼心绪不佳,无心交谈,便准备让阳坼走了,“按道理来说,你已经归家,应当留宿家中,但是阴池有你的机缘,切莫因为凡情坏了你的道路。莫要怪祖母狠心呐!乖孙!”说着说着,阳李氏便泪眼莹莹,想要一把搂住阳坼,却无奈中间隔着一张案几,只能用手摩挲阳坼的脸。

  “祖母厚爱!阳坼铭记于心!”今日的拜见就要结束了,阳坼郑重的给祖母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起身:“祖母保重,孙儿去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