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阳坼回家
浮生往梦2020-02-06 14:253,435

  因为尊崇清静无为的主张,阳支门口,颇显得有些冷清,但依旧能够从中感觉到一丝喜庆的气息。新年头上才换的装饰又换了一边,就连两侧的道路,都是拿水清晰过的。

  阴阳的人不但功法刁钻,而且脾气古怪。这是满雍都的人都知道的。因此,这一片街区平日里就清净得很。但为了保险,阳支还是将街区封锁了。不允许有旁人经过,因此,街道显得冷清得异常。除了对门的阴支府邸匆匆出来观望的下人外,没有外人知道这一切。

  毕竟,阳坼的归来,对于整个阳支来说,是一件大事,也许这就像阴平所说的那般:阳坼,是一个可以让“雍都七秀”沦为笑话的人!这样一个人,怎能不让阳支重视!

  但是,阳坼的归来对于雍都城来说,也是一件大事,十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长得可以让一个怪物长大成人,短得没办法让受伤的人忘却痛苦。

  没有哪个家族不在乎传承,不忧心子弟,不珍惜生命,而阳坼正好是能够危机他们所在乎的东西都存在。稍有不慎,点燃了雍都城池,那便是一出人间悲剧……

  今日一早,阳纤就来到大门口等候兄长,现在已近上午,热情早已磨灭,但是阳纤已经没有离开。百无聊赖的挂在阳支大门口的石狮子上,一双眼睛哧溜哧溜的转:下人们通禀说二哥今天就要回府了,但是这都快等到午时了,也没有见到出去接人的下人们的人影。

  “哎……”阳纤使着小女孩脾气,就是要骑在石狮子脖子上,时不时地抬起无神的秀眉往城门方向望一眼,然后又无力的垂下头颅,下巴顶着石狮子的额头,在那东摇西晃。

  “二公子到家了!”突然!阳府门口那负责远眺阳支的小轿的下人高声呼喊一声。整个阳府立刻鸡飞狗跳起来,下人们四下奔走,回到自己该回的工作岗位上去。

  而听到下人禀报的阳纤,立刻来了精神。咻的一下,就从大门口的石狮子上蹦了下来,扯住一个正在奔离的下人就问:“在哪!在哪!”

  “小姐,在那边!”忙碌起来的下人往南城的方向指了指,然后立马求饶,阳支老祖宗很是重视阳坼归来,当年压制阳坼周天阳气,力保阳坼安危,她也在里面出过力,老祖宗早早的就吩咐下去,谁要是马虎了,就打断谁的腿!逐出阳支!

  “去吧去吧!”阳纤此刻很是兴奋,立马放开下人的衣襟,放任他离去。那下人也是连滚带爬的就离开了,立刻去准备自己该做的事情。

  放了下人离去,阳支小轿那高高的轿顶就露在阳纤眼里了,阳纤如同脱缰的小驹一般,朝着小轿飞奔而来。下人们不敢阻拦,只能任由她冲进轿子里。

  碰!阳坼万万没想到都要到了家门口也会“遇袭”,猛烈的撞击使得他周天的阳气一瞬间就又暴动了,但是却又立马被安抚回去,这使阳坼惊奇连连,因为这次是阳气自己平静了,而不是他刻意压抑的!

  “二哥!”怀里的阳纤眉开眼笑的冲着阳坼撒娇,“我终于可以抱抱你了!”

  阳纤一句话,触动了阳坼的心弦,阳坼叹了口气,将怀中的小妹搂的更紧了,“没事的,二哥已经能够出入世间了,以后二哥就能和小纤同在府中了!”

  “真的吗!”阳纤欣喜异常,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异彩连连。

  “那当然了……”

  “二公子,小姐,到家了!”轿子外下人的声音打断了阳坼兄妹俩的攀谈,不得已,阳坼只得停下与妹妹的交流,将妹妹赶下轿子,阳坼整理了一下紊乱的衣襟之后,就下了小轿。

  小轿停在大门的南边,阳府大门是朝东边,这很符合道家餐霞饮露的需求,阳坼从雍都南门进,小轿不能经过大门,因此也停在了南边。

  阳坼下了轿子,便有下人将轿子抬到侧门门口,等待下一步的动作。

  回家的仪式开始了,整个阳府大门附近,剩下的只有呼呼的风声。就连活泼好动的阳纤,此刻也不敢造次。阳坼,踩着地砖,一步一步来到大门口,来到了大门正中的位置,阳坼清了清嗓,大声禀报:“不肖子坼,请老祖宗谅解,今日归府,请接纳!”

  阳坼话音一落,阳支的大门立刻开启,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跨了出来,高声回答:“阳家子坼,艰辛十年,祖宗谅解,请归!”

  管家回应之后,立刻躬身退到一侧,将整个大门让给了阳坼。

  阳坼此刻,喘着粗气,内心无法平复。十年!阳坼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家,紧张、兴奋、难过,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最后,却化作了黯然神伤……

  “二公子……”管家瞥见的阳坼的伤感,立刻上前提醒。

  “我没事……”阳坼收回心神,整顿情绪,然后率众跨进大门,身后阳纤蹦蹦跳跳,下人们亦步亦趋,侧门也打开了,小轿也被抬了进去。

  人影进入了府中,阳支大门侧门同时紧闭,除了那异常整洁的街道,没有任何异常。

  进了大门,便是一堵景墙,绕过景墙,便是一个巨大的天井,围绕着天井的,便是阳府的前院,前院很大,这是阳支的待客之处。也许是阳支修行方向的缘故,府内远比外面温暖。就连百花,也先于雍都开放,四时不同的物种也在各自结果,其他世家也许也有类似的催生阵法,但肯定达不到阳支的这般庞大!

  阳支此刻的心思全然被景色吸引,进了府邸,领路的变成了那个管家,管家看出了二公子的心思,便挑选了一条比较绕的路,以便二公子欣赏府中内景,迟也不过片刻罢了。

  天井之中弯弯绕绕,阳坼跟着阳甲一路前行,阳坼还没有看够,但主厅已经到了。

  到了主厅,阳坼又得到了领头权,眼光平视前方,一点也不分神,但是主厅里的人与物还是被他尽收眼底。

  主位一侧,左手上座的是自己的父亲,阳震。自己的兄长,则侧立在父亲身后,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自己,嘴角含笑,充满喜悦之情,饱含肯定之意。

  而右手上座有一个灵位独占一个上席,那便是自己的母亲……

  阳坼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据说,母亲当年为了生下自己,耗尽了所有寿元。坊间从而有了阳坼克死自己的母亲的传言,这也是阳坼背负祸害骂名的一部分原因。

  厅堂里,分列两席,阴阳分家不久,阳支枝叶并不繁茂,厅堂上坐着的,都是阳支的家臣。阳支还等着阳折阳坼两兄弟开枝散叶呢!

  堂上有早已准备好的莆田,拂了拂衣袍,阳坼恭恭敬敬的给次首座的父亲请安:“不孝子坼,拜见父亲!”

  “嗯!再来拜见你的母亲!”阳震老眼湿润,多年的心血终于有了结果,岂能不感伤!

  “阳坼!拜见母亲!孩儿不孝!母亲原谅!”这是阳坼十年来行礼最庄重的一次,这也是他与母亲第一次见面……

  “拜见兄长!”

  “阳坼拜见兄长!”

  “拜见诸位叔伯!”

  “阳坼拜见诸位叔伯!”

  礼罢!

  阳震说一句,阳坼做一次,俨然如同一个木偶人一般。

  “入席!”

  “诸君!饮!”

  阳坼在阳震的命令下入了席位,标志着他归家之礼已经完成,吃完这顿午食,阳府中的一切,就归于平常了。

  “饮!”众家臣答谢家主,俨然如同军阵在列,上行下效。阳坼虽然觉得不如小院自在,但是心中却坦然受之,毕竟这是家里……

  午食过罢,众家臣退下,军中,境上,各司其职,这是主家的一次集会,集会结束,大家就各自回去了。

  “大哥,去哪?”阳坼看见大哥往大门方向走了,便叫住了他,问候一番。

  “学宫里出了一个阳拆,号称比我阳折还有多一点,当然是要去回一回的!”相比于阳坼常年挣扎在阴阳之间而造成的身材干瘦,阳折生的是气宇轩昂,无论那一席白衣如何掩目,挺拔的身姿都使人心生好感。温文儒雅的谈吐,嘴角含笑的和阳坼交流。

  “大哥有所不知,那阳拆……就是我,”阳坼苦笑的摸了摸鼻子,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弯腰道歉:“冒犯了兄长,请兄长责罚!”

  “诶!”阳折扶住自己的弟弟,“你注定比我强上许多,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阳拆嘛!我自然知道是你啊!”

  “那兄长此去何为?”阳坼毕竟初经世事,虽然有些想法,但是依旧想不透彻。

  “我自然知道阳拆是你,但世人皆不知阳拆是你,我若不去捍卫主家的尊严,不是让人起了疑心?”阳折一番解释之后,还没等阳坼回过神来,便出了家门去了……

  “大公子……”刚出府门,便有下人拦到阳折面前。看样子,是有要紧事情。

  “何事?”阳折皱眉,因为他认得眼前的仆役,这是家中专门安排给弟弟阳坼的下人,聪明伶俐,遇事小心。

  下人凑到阳折耳边,悄悄的将消息透露给阳折,虽然又缩颈往后退了两步,等待大公子的回复。

  听完下人的耳语,阳折眉头紧锁,思量一阵,摆手作罢,“此事留给坼来处理,你多留点心思!”然后就离开了,“去账房领赏吧!”

  “多谢大公子!”下人恭送阳折离开,然后便从偏门进了阳支府邸……

  等阳坼回过神来时,阳折已经离去了,背影也隐没在前院的景色中,朝着兄长的背影行礼之后,阳坼便径直离开了,还是有老管家带路,去给老祖宗请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