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万般讨好
浮生往梦2020-02-06 14:253,293

  一觉醒来,阳坼发现自己还躺在浴桶里。时间,已经日上三竿了,本来暖洋洋的日光,透过西厢房的纱窗之后,却显得十分阴森,屋里的阴气浓郁得化不开,阳坼深深地吸了一口旁人闻了都要生恶的阴气,体会着阴阳在自己体内冲突调和,感觉舒坦极了。

  哼哼唧唧的甩了甩两条僵硬的臂膀,随后爬出浴桶,出了西厢房。

  嘎吱!房门大开,阳坼迎着半空的朝阳美美的伸了个懒腰,畅快的呻吟了一声。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微小的动作,都引发小院范围的阳气暴动,不过阳气暴动时,阴池中的阴气也升腾,平衡着这半尾太极阴鱼地势。

  虽然知道自己这样做会引起阳气暴动,但是阳坼依旧控制不住自己,天地间的阳气给他一种亲切之感,能让他肆意的伸展自己。就像传说中的地狱花一般,让人上瘾。阴气能让他凉爽,但是不能给他这样的感觉。

  衣物已经被完好的放在了门口,阳坼一边哼哼唧唧的将衣物套好,一面回想着昨晚射赛上的意气风发,不知道今日是否会遇到那个辛卯呢?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实现自己的承诺。

  想到辛卯,阳坼不禁有些不是滋味,其实若真与辛卯闹得不可开交,这与过去十年父亲的谆谆教导是向违背的。

  父亲一直在教自己亲近他人,呵护万物,这也一直被阳坼奉为真理。因此,在辛卯的问题上,他觉得,若是对方能够道一个谦,那么也不是不能化解的。

  至于夏洁姑娘的想法,昨晚临别之际,夏洁就告诉自己不要与雍都富贵结怨,相比,夏姑娘也是个平易近人的人吧!

  想到夏洁,阳坼就想到了那一餐午食,想到午食,阳坼这肚子就咕噜咕噜的响。

  揉了揉肚子,阳坼望了望日头,确实该饿了。

  阳坼穿戴整齐就往院外走去,出了院门,下了池阶,临近阴池冰面时,阳坼架起弓步,左脚掌抵住池阶,伸出手作抚摸状,并且对着宽阔的湖面高喊:“鱼!来!”

  听到阳坼的呼唤,阴池开始抖动,冰渣在冰面上跳动着,不一会儿,湖面开裂,一直裂到阳坼跟前。

  裂缝里,一尾大鱼从裂缝尽头涌来,朝着阳坼泳来,就算临近,它的速度也丝毫不减,突然大鱼一个鲤跃,潜入水底,片刻后又从阳坼手心下的水域瞬间出现,然后戛然而止。

  阴鱼的额头轻轻的抵住阳坼的掌心,一股浓郁的阴气通过阳坼的手掌,度到阳坼身上,最后流入腹中,与阳气调和。

  片刻,阳坼将手撤回,阴鱼也潜回池里。此时,阳坼腹中的饥饿感已经渐渐平复。不过这只是调和了平衡,并不能使阳坼真正的饱腹。

  平了一口气,阳坼迈步踏上阴池,随着他的脚尖点地,一条冰桥随着他的步伐生长,一直长到阴池外郭。等到阳坼踏上地面之后,冰桥哗啦的一声碎裂,又落回了池中。

  上了岸,阳支的马车便映入眼帘,仆人们再次早已等候多时了。马还是昨日的马,只是其中一匹看向阳坼的目光,略微有些恐惧。拍了拍受惊的马儿,阳坼踩着仆人挪来的木阶,就上了马车。

  掀开车帘,阳坼端正的坐下车厢之中。随着马夫的一声吆喝,马车开始缓慢加速,朝着渭南学宫的方向奔跑。

  马车中,阳坼感受了一下周身阳气,阳坼觉得阳气的波动比昨天小了许多。阳坼指尖轻旋,一缕虚弱的阳气从暴乱中挣脱出来,跟随着阳坼的指尖飘动,虽然这缕阳气忽明忽灭,随时都有可能消散。但是,这算的上是十年来,阳坼收到的最好的一个消息!不用完全屏息凝神!就能控制一缕阳气!

  这是一个好的信号,阳坼心情极好。他仿佛看到未来一片光明,挣脱阴池的枷锁,领略这天地间的美好!

  欣喜之后,阳坼又沉默了,这一切的改变似乎从做那个梦开始的,可是那个梦里……到底有什么?

  黑暗!无尽的黑暗!这是阳坼唯一能从梦中带出来的,便是那无尽的黑暗,黑暗背后有什么?阳坼的直接告诉自己他曾经见到过,但是却又想不起来了。剩下的,只有无穷的黑暗,这是为什么呢?阳坼苦苦的思索着,时间便这样在阳坼紧皱的眉头间缩短着……

  马车驶入了学宫范围,车外传来的嘈杂声音也将阳坼来回了现实,只是那内容在车轱辘的碾压下粉碎,阳坼也听不清车外人到底在谈论什,时不时的一句:来了,他来了,让阳坼感觉到话题的中心似乎是自己,莫非……是辛家不服输,又来挑衅了吗……

  “若真是辛家……”阳坼看了看指尖上的那一缕阳气,“难道靠这个去战胜对手吗……”

  “公子,学宫到了”仆役那颤颤巍巍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别样的情感。加深了阳坼的疑惑

  “嗯!”阳坼吱了一声,便起身准备下车。毕竟不管外面是什么,他也要面对的。

  “公子……您还是别出来了……”

  “嗯?”阳坼皱眉,这使得他心中疑惑更深了,刹那的沉默过后,阳坼手一撩,车帘便被掀开了,与此同时阳坼已经出去了的半个身子定住了……

  “阳公子!您来了!我家少爷邀请您共进午食!”

  “阳兄!小弟杜家泽,不知相邀兄台共览政皇笔墨,不知可行!”

  “阳贤弟终于到了!愚兄与贤弟一见如故,来来来,我们一同去寻那辛家的麻烦!”

  “这……”车外,众人挤作一团,生怕阳坼没有看清楚自己的脸一般。

  阳坼算是看明白了,这是昨夜的事情发酵,众人都来讨好自己了!

  不是辛家来找麻烦,阳坼的心情就愉悦了,甫入世间,昨日虽有人刁难,那毕竟是少数,看到这么多人都极力结交自己,阳坼感到十分舒畅,甚至有些喜极而泣,只是这与谁同行,这倒是犯了难。

  阳坼此刻的姿势很不自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阳坼索性盘腿坐在车门口,细细的思量着。

  “对了!他!”阳坼突然想起一个人选,那个李瞻,阳坼拿定主意,抬头在人群之中寻找李瞻,但是人群实在太乱,阳坼也分辨不了。

  无奈,阳坼只得开口询问,只是话还没出口,阳坼便被眼前景象惊住了,阳坼瞳孔紧缩,心中暗道:“这是个人,竟如此大胆!”

  目光远处,一白衣男子,踩着众人肩膀或头颅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底下的人或为仆役,认清来人也不敢言语,或为世家子弟,认清此人,也不敢声张。一时间,场面突然安静了,阳坼的心也随着松下来了。

  白衣人走近,来到阳坼的车马上,阳支的仆役正想呵斥,却被阳坼拦住了,众多世家子都不敢惹的人物,保不齐一怒之下杀了仆役呢?

  “吾乃王开,可儿兄长,好言相劝,就此离去!”王开的声音洪亮,镇住了场中众人,也震惊了阳坼。

  “原来这是可儿姑娘的兄长啊!”阳坼暗自计较。

  不等阳坼施礼答谢,王开就离开了,只是这一次不同,人群略微井然一些,给王开让开了一条道路,王开也不言语,从人群中就穿过去了……

  望着王开远去,阳坼也拿定主意,低声吩咐了仆役几句,阳坼也回到了车厢去了。

  “公子身体突感不适,今日不入学宫,诸位请回吧!”仆役的声音穿透人群。

  主人下达了逐客令,一帮围车的人一边心不在焉的说着:“阳兄保重身体”之类的话,一边自行离去,也不在过多纠缠了。

  人影散尽,一道儒生的身影这才出现在道路的尽头,儒生深深地施礼:“祝阳兄早日安康!”言罢,也自行离去了。

  声音传入阳坼的耳朵,阳坼本能的觉得亲近,撩开窗帘,却只看到一道背影:“多谢李兄关怀!”眼瞧着身影没有回头,阳坼遂放下帘子,吩咐仆役往阳支府邸去了。

  马蹄哒哒的响,拖着车驾,绕过了学宫门前拥堵的路段后,一路疾驰,朝着雍都城的方向就去了。

  马车离去,数道身影才从各自的隐蔽角落浮现:“呸!居然让那小子跑了!”

  说话的人便是辛卯,自幼受宠的他,怎么可能向一个偏房子弟低头?“各位兄长,就不能在去往雍都的路上截住他吗?”

  “卯弟不知,雍都学宫一路,看管甚严,不时还有世家长辈,朝廷大臣经过,万万是无法动手的!不过你放心,下次他再来学宫时,定然让他后悔踏入学宫!”

  “那就多谢各位兄长了!小弟在齐景楼略摆宴席一桌,特邀各位兄长赴宴!”

  “卯弟有心了……”今日来的,都是与辛家交好的家族的子弟,来的人还不少!

  辛卯一边谦虚着,一边带着众人上了辛家的豪华马车,也往雍都城去了……辛家是蜀中大户,有的是钱,而这些世家子弟,大多的也就是贪图跟随辛卯享乐罢了……

  巳时不到,阳支的车驾就来到了雍都的城门前,阳坼下车,接受了盘查之后,便由另一对阳支仆役服侍,坐上了小轿,奔着阳支府邸就去了……

  政皇四十六年二月初三巳时三刻,阳坼第一次亲眼见到自己出生的地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