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阳坼迷失内世界 徐生大演拘魂法
浮生往梦2020-02-06 14:254,097

  重新回到小院,阳坼再次运气体内真气,发现早上打通的那半个周天运气无比顺畅,相比这就是上天给予阳坼的馈赠,旁人哪个不练个三五载才能够完美运气?

  “上苍终于给了阳坼半点希望……”阳坼微微摇头,心中很是感触,“若是落水之后便匆然返回,相比阳坼一生都要待在阴池不再出去半步了……”

  想通关节,阳坼只觉前途光明一片,从此修道一途,再不厌弃!

  心思回转,阳坼继续打凿剩下的半个周天,心神内沉,阳坼回忆着手三阳的走势,一边拨气运功,慢慢穿凿着。

  不过修道一途,犹如逢山开路,遇河搭桥,艰辛异常,一缕真气行不过两步便散于体内,这是常理,阳坼也不气馁,夏洁刻画的九天美景与先生透露的净心妙用时刻催促着他前行!

  阳坼修炼至深,状若疯魔,刹那间心神沉入内世界,魂体站在玉髓之顶,俯瞰整片山河。

  “那边三经更晶莹了……”阳坼一眼便看见封了咒的手三阳半边通透无比,晶莹得比得上玉髓!

  魂游天物,阳坼欣慰之极,用手在手三阳之上触摸,微微用力,居然可以引导经内真气运气。阳坼一愣,按捺住心中的激动,继续用手在经脉上引导一段路程,然后离了手,却发现真气并未后退,说明魂力引导真气行周天之法有效!

  阳坼往手三阳尽头望去,咽了两口唾沫,人之于内世,如饭粒与皓月;人之于经络,如蝼蚁与长城!任重,道远!

  不过捋了一段经络,阳坼发现这样做也是要消耗魂力的,虽然在不断的锻炼中长进迅速,但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啊!

  “来喜儿,备汤药!”阳坼的声音出来传来,吓了正在后厨哽咽的来喜儿一跳。

  这倒不是什么千里传音,而是阳支刚在阴池铭的阵法,方便主仆二人。

  “是,公子!”来喜儿用衣袖擦干了脸上的泪,从一个精致铜罐中取出各种温魂养魄的滋补良药,为公子熬汤……

  吩咐了来喜儿,阳坼又回神内世界,准备打通自己的周天!

  指尖轻触手三阳,魂力外放,阳坼魂体飞速移动,带着真气运行周天,也不知忙碌了多久,阳坼的魂体精疲力竭,这才返回玉髓之顶的识海修养。

  时间流逝,阳坼的魂力补充充足,但是阳坼却没有着急引气,反而是出了内世界。

  睁开双眼,一罐满满的药膳已经放在阳坼面前的矮几上。

  取下罐盖,阳坼抬起药膳就往嘴里到,咕嘟咕嘟的一阵,便将药膳吃了个干净。

  打了个饱嗝,阳坼捂着嘴放下铜罐,刚刚用过午饭,现在又吃了这么一大罐的药膳,怎能不撑。

  但是来不及顾及,阳坼心神立刻沉回了内世界,此时他的魂体,已经有多余的魂力从耳鼻口处喷出,挡都挡不住!

  阳坼只觉得自己精力充沛,舍不得浪费,阳坼一路御风,刚到手三阳上,手指一戳,一阵酥麻感穿透到精神上!

  引!阳坼手指顶在手三阳之上,释放魂力,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疾驰在这金色长城之上!

  内世界里,寂静无人,阳坼在这里面肆意描摹,经络仿佛宽阔的大道,魂体沿着经络疾驰,引导着真元,释放着魂力。

  时间在阳坼的忙碌中过去,阳坼仿佛一只勤劳的蚂蚁,在自己的巢穴里忙碌,唯有那玉髓顶上的识海,啪啪的拍打着海岸,带起哗啦啦的海声,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同时预备着迎接阳坼那疲劳的魂体……

  终于,在不知道第多少次爬回识海之时,手三阳的经络全部被疏通了!而那顿药膳所补充的魂力也已经消耗得所剩无几了……

  药膳固然能补充魂力的消耗,但是精神上的疲劳,只有魂魄回归识海之后才能缓解。

  阳坼此刻十分虚脱,但是却收获满满,魂体引导的真元,不只是疏通了手三阳经脉,而且彻彻底底的贯通了三经!真元最是畅通无碍。

  不仅如此,阳坼还重新通透了早上开通的半个周天,如此一来,阳坼在使少阳指之时,可以发挥到三经所能提供的最大威力!

  “现在……美美的睡上一觉,便可去寻那辛卯的麻烦了……”可是,往往,事与愿违……

  “怎么回事?”阳坼运功,却发现自己的心神无法离开内世界回归现实!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不复存在了!

  这种变故吓坏了阳坼,他不经想起了在净心观中先生徐生所给他的警告:事后如何挣脱!便是自己的劫难!

  阳坼慌了神,他与外界的联系完全斩断了而那种遁出内界的感觉自己却始终触摸不到了!

  阳坼此刻的魂体非常不稳定,魂力波动此起彼伏。心神失守,仿佛下一刻魂魄就会解体一般!

  阳坼悔恨,但是更加不甘心!自己的人生才刚刚有点起色,就要被拦腰斩断吗?

  不!不可以!阳坼一定要挣扎!魂体飘出识海,寻觅在内世界的各个角落,只为找到半点出去的机会!

  阳坼就这样一直寻找着,一直穿梭在内世界,魂体因为离开识海太久的缘故,使得阳坼的神智从清明变的浑浑噩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魂体便是飘浮在内世界中,眼神空洞,完全没有了意识……

  时间,就这样流逝,就在阳坼的魂体将息未息,即将魂飞魄散之时,终于!一声惊雷响起,震荡了阳坼的内世界!阳坼的魂魄陡然清明,意识在一瞬间回归。但是魂体却虚淡得如同无物,动作如同陷入泥沼一般迟缓!

  刚一回归,还不等阳坼回想起自己在干什么,魂体便被一股吸力拉回了识海,接着又是一股巨大的吸力,使得阳坼那虚弱的意识一阵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

  二月初十,来喜儿如同往常一般前来探望,看见公子正在练功,不敢有任何惊扰。只是留下刻简通报日子便离开了,他要去寻府中匠人,公子安排了他要建造屋舍良田桥梁,他便要立刻去办!

  临走时,来喜儿掩上远门,扭动了门上的兽头扣环,一盘阵法亮起,将小院笼罩在其中,隔绝了外界的一切打扰!

  二月十一,来喜儿再来,公子依旧在悟道中!来喜儿依旧不敢打扰,只是带来了青铜小罐,这里面熬煮的,是刚从府中取回来的天材地宝,小罐是寻常法器,凡人也能够使用。只要封了盖,罐中食材不管多长时间都能保存完好!

  公子醒来可能会用……这是来喜儿心中唯一的想法……

  二月十二,公子依旧未醒,虽然听说过道长们悟道时间越长,收获越丰富的传闻,但是来喜儿心中依旧不踏实,不过害怕耽误了自己公子修行,来喜儿还是不敢打扰……

  二月十三!公子还是没醒!来喜儿慌了,但依旧安慰自己:“公子有言,十四要往骊山,明日之前必定醒来……”

  二月十四……公子坼……依旧未醒!来喜儿终于把持不住了,哇的一声哭出来,一路奔过阴池,挽过公子平日里骑的马匹,也不管身份层次,朝着渭南阳支封地的方向,一边哭,一边赶路!

  消息从阴池传到阳支封地,立刻便有阳支封地的高手赶来阴池。同时,有高手赶往雍都城,去请阳支祖宗!

  封地的侍奉夹带着来喜儿一路腾云驾雾便来到阴池,关了阵法,近距离观察半天,最后只是冷冷的对来喜儿说:“二公子要是有半点差池,你就等着九族扬灰吧!”

  来喜儿只是个八九岁的孩子,听了刚刚在上的侍奉如此说,一下子就吓瘫在一旁,目瞪口呆……

  不久,阳李氏也来了,声音颤颤巍巍的唤了两声:“乖孙……乖孙……莫要吓我……”同时,阳李氏手抚阳坼,轻轻摇了摇,阳坼盘坐的身体,应声倒地,如同无骨一般,抓都抓不起来!

  来喜儿吓得半死,一时间屁滚尿流,不过阳李氏毕竟高深,深知此刻不是处理来喜儿的时候,能给阳坼积点善福便是一点,吩咐侍奉莫要轻举妄动之后,人便消失了……

  阳李氏风驰电掣,骊山也不过咫尺路程,她要来寻阳坼的先生——净心观主!

  阳李氏才到骊山,便被一名道童叫住:“阳师兄家的长辈,请留步!”

  听到有人这般叫喊,阳李氏心里一松,落下地来,自己面前正好站了一名道童!

  “仙童可是净心观主高徒?不肖子坼的同门?”阳李氏施礼,毕恭毕敬。

  “前辈所言极是,小童真是!”来着正是徐清,打着稽首,回应道。

  “不知仙童可能为我引见家师,老身有事相求!”

  “正是师尊让我在此处等候的!不过前辈来晚了!”

  “这是何意!”阳李氏心中陡然一慌,连忙问到。

  “前辈莫慌!师尊云游归来,心感师兄有劫,刚刚焚香斋戒之后,便已经动身去了阴池,前辈此时回去,应当还能见上一面!”

  “有劳仙童!”阳李氏打了个稽首,便转身离开了。

  “前辈慢走!”眨眼睛面前的阳师兄长辈便不见了,徐清也不诧异。打了稽首,然后也转身离开了!

  又是一路风驰电掣,前后不过十几息的时间,阳李氏再次赶到阴池时,却发现阳支供奉与来喜儿已经在阴池岸边了!

  阳李氏飞身下来,心想净心观主此刻已经在院中了,也不好打扰。不过此时,侍奉却开口了:

  “老祖宗,适才来的道长言,若老祖宗您不放心,也可入院!”

  “如此!”阳李氏颔首点头,身形一闪,便来到了阴池院中。

  进了院,阳李氏便感觉自己如同深陷泥沼之中一般,连吞吐都困难!

  院中,阳坼的身形已经被扶正,一老一少两道身影对坐,苍老的那道身影不断的点着阳坼的各处穴位,阳李氏一看就明白了!那是在驱赶阳坼体内魂体!

  从四肢到躯干再到面部,一路点将下来,阳坼那早已浑浑噩噩的魂体便被驱赶到了识海附近!

  “这便是艺高人大胆!”阳李氏暗自赞叹着,一看到净心观主,她的心便算是放回肚子里了!丝毫不担心阳坼,反而称赞起了净心观主徐生。

  说时迟,那时快!前一秒净心观主徐生道长还在缓慢的点着阳坼的周身穴位,下一秒便是一掌印出,打在阳坼的印堂之上!

  阳坼的肉体受到打击,眼睛倏地睁开,双眼空洞,眼神溃散!

  紧接着,徐生道长屈掌成抓,扣在阳坼的额头便是一吸!

  阳坼那本已经溃散的瞳孔猛的收缩回来,眼神立刻有了光彩,只是还相当虚弱!同时两股浊气从鼻孔喷出,最后带出了两道淤血!

  噗!阳坼吐出一口淤血,溅在了坐在自己对面的先生的道袍上。但是徐生却好不顾及,只是微微笑着问道:“醒了?”

  “是!”阳坼喜极而泣,此刻如同做错事的小孩,不敢多说一句话。

  “日后可还敢急于求成?”徐生已经笑呵呵地,完全不在意一般……

  “弟子不敢……”阳坼哽咽着,他现在一阵后怕,若不是先生到来,他恐怕就再也无法转醒了!

  “知错便好,为师去也,下旬再来吧!”声音一落地,徐生的身影便不见了,压迫着阳李氏的那股威压也随之消失!

  “弟子阳坼拜送!”阳坼跪在蒲团上,头磕在地里,恭敬的送着先生离开。

  一旁的阳李氏也松了口气,打着稽首道:“送徐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