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少阳指阳坼习武 净心缘徐清返途
浮生往梦2020-02-06 14:253,243

  “二公子,指法、掌法、腿法、拳法。您想学哪一种?”阴池内,田处虎正襟危坐,正在教阳坼习武。

  “不知这指法如何?”阳坼坐在田处虎的对面,虚心请教。今天初九,昨日的遭遇让阳坼感到习武已经势在必行!自己真是一点自保的能力也没有!

  “所谓指法,不过动内元,由指发力而我阳支的指法,是将先天阳气打入敌人体内,从而动其根本,最后致胜!”

  “动人根本……是不是太狠了?”阳坼听了田处虎的讲解,心生怜悯。

  “即为敌手,何论狠恶?”田处虎俨然一个严肃先生,不容半点马虎,“敌欲取命,束手待哉?”

  “阳坼糊涂,不知指法如何?”

  “公子请看!”

  田处虎话不多,右手运气,最后并出两只,盘腿坐在院中,朝着院门外一指,一股阳气迸发,肆虐的撕裂阴池表面的阴冰,最后哄的一声打在岸边的荒芜上,尘土飞扬!

  待得片刻后阳气肆虐完毕,阴池上被剖得平滑的两半阴冰才重新聚在一起。

  “好……厉害!”阳坼倒吸一口凉气,这便是阳支高手的实力!自己被看做祸害,不过只是融了阴冰,而田处虎,却能让阳气凝而不散,横亘在阴池表面,阻碍阴冰接续!这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力量,不是相融便是相激!这种道的平衡,在阳坼看来,简直就是仙迹!

  “二公子,你看如何?”收指敛功,田处虎平息了真气,依旧很严肃的问,不过配合上刚才他那一手指法,颇有些不怒而威的味道。

  “田叔高深,阳坼弹了十年的阴冰,想必最好与这指法相通,还请田叔教我,正我阳支威名!”

  “善!某为公子讲惑!三日后,再来观效!”田处虎是阳支中的长奉,家主阳震要在朝为官,常伴政皇左右,无力搭理家中事物。阳坼母亲早亡,祖母清修,因此家中俗事交给老管家搭理,修道上的事,便是由田处虎主持!

  讲完了惑,田处虎便离开了,他要回阳府去处理事物。只留下阳坼一人在院中练习。

  阳支的功法分为三层,分别为:少阳、正阳、太阳。分别对应这修行中的下中上三层境界。

  同样是指法,修炼者所处层次不同,感悟不同,甚至是运气的路径都不同,威力自然也不同!而阳坼所练习的,便是洗经、伐髓、百脉所对应的少阳指。

  天下大道繁化简,简化繁。阳支先祖开创指法,并且将其整理流传下来,这是繁化简的过程,而阳坼此刻要修成少阳指,这便是一个简化繁的过程。

  “人体玉髓一柱,正经十二,八脉奇经,运气时能带动越多的经脉,则激发而出的威力也就越大!昨日有魂体良药滋补,又铭文两经,若是能够调动这五经之力,不知这少阳指法威力如何……”

  阳坼一边沉思,一遍并指练习。他弹了十年的阴冰,对指尖之力的掌握早已熟练于心,就连射赛上做到九中矢,也是因为他对指力的掌握娴熟于心的缘故。不过现在他考虑的是,如何最大程度的调动体内阳气,从而达到田处虎那般威力。

  “当时折经时……是什么感觉?”想要调动五经阳气,便要摸清运气顺序,而这些都要他自己去摸索,去寻找适合自己的运气之路。

  不过,如何调动十二经现在不是阳坼考虑的问题,毕竟他现在只知道自己封了手三阳经,另外两经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因此,他决定暂时只走手三阳经的气,这也很符合下三境的实力!

  屈手成指,阳坼心神沉入丹田,拨出一缕阳气,将它带入手三阳经之中运气,丹田里拨出来的阳气忽强忽弱,阳坼驱驱赶赶半日,也只走了半遭。

  日头高了,天地间阳气盛时,阳坼才停下练习,此时肚子空空,该吃饭了!“修道果然难啊!这经脉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难以控制啊!”

  一边思索着,一边出了小院,踏过阴池时,阳坼发现脚底居然有拉扯感,低头一看,阳坼惊喜万分,布鞋的底部有冰晶凝结,这意味着自己离正常人又近了一步!

  “莫不是昨日封的是足三阳经中的两经?”一边在阴池上艰难的拉扯,阳坼一边开心的想着。“那若是封了足三阳,只怕是阴池上寸步难行!看来需要让来喜儿叫人来作桥才是!”

  阳坼慢慢的踱在阴池之上,虽然他与天地越来越远,但是却离世间越来越近,这让他很畅快!

  “可儿姑娘一直想来阴池游玩,等到我为常人,设施齐全,那时便能放心待客了!”

  “徐师弟有言,相约初十,那便是明天,今天还要让来喜儿去采买一番,明天好招待徐师弟啊!”

  一边计划着,阳坼一边靠近了阴池岸边,来喜儿忙碌之中看见自己公子上了岸,连忙过去服侍。

  “来喜儿,通知家中,让人来驻桥,日后出入方便!”

  “小人明白!”

  “明日一早去采买些鲜蔬禽畜,我要招待客人!”

  “小人冒昧,公子可是要招待一名姓徐的小道长?”来喜儿神色谦卑的低声询问着。

  阳坼一愣,不由的反问到:“你怎么知道?”

  “小人刚要禀报,今日早间,这位徐小道长来过,要小的转告公子,说是观内子弟修的是心缘,小道长感觉到公子近日不便会客,便前来说明,请您不要牵挂,他日方便之时,再见不迟!”

  听完来喜儿的转述,阳坼不经在心里赞叹:“不愧是八大神咒之首,不愧是净心神咒!先有先生的福临心至自至,后有徐师弟的心有所感。看来净心咒的妙用我只挖掘不到半分!日后还需多多参悟才是!”

  “还有其他的是吗?”阳坼随口一问,却不想还真的有其他访客。

  “有!自从初二开始,阴支每日都会来人拜访,前几日公子忙碌,阴支人打听之后,只说不便打扰。今日再来,听说公子正在阴池,便投书一封,只说请公子方便时回信,话也不多,便走了……”

  “书信?”阳坼不思其解,“在哪?”

  “在这儿!”来喜儿从简陋的房舍内的主桌上取过一卷简文,双手呈给阳坼。

  阳坼接过简,入手冰凉,摊开时,才发现这是用玄阴玉制成的简,阳坼一愣,不觉哑然失笑。若是几日前,自己可不是需要这样的简文,才能观看吗?

  不过现在……阳坼感应了一下体内五经,挺胸感觉了一下净心咒符,摸了摸腰间的玄阴坠,心满意足极了!

  粗略的扫了一眼,阳坼这才发现原来这是“雍都七秀”中与大哥阳折齐名的阴平写给阳拆的!信中说阴阳一体,虽时局对立,但仍是本家,邀请阳拆往阴支做客,一叙同宗之情!

  写给阳拆,却送往阴池,其中深意自然不言而喻。

  阳坼微微摇头,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雍都的俊杰。单凭一个名字,一次亮相,便能猜到阳拆就是阳坼,这样的雍都世家子弟,应该不在少数!

  “绝对不在少数!”阳坼暗想,他回想起初三那日学宫前的疯狂景象:“就是世家子弟不知,世家长辈也听出来了……”

  “吃饭!”阳坼单手在空中一拉,借力将简文卷了回去,揣在怀里,不再去想它,只是命令来喜儿开饭。

  四菜一汤,八仙桌上摆的紧凑,但却十分有章法,只是桌上只有阳坼一人的碗筷,显得十分孤寂。而来喜儿,则蹲在大门外,手里捧着碗,狼吞虎咽的吃着饭,扒着菜,因为害怕影响公子食欲,嘴里还没发出一点声音!这也真的苦了他了!

  而阳坼呢,他很饿,因此吃饭的动作很快,但却又合乎礼仪,不失世家子弟的风范。和来喜儿形成两个极端。

  “来喜儿!”终于阳坼忍不住了!食不言,寝不语。他第一次打破规矩!

  “唔唔呜……”来喜儿嘴里塞满饭菜,没有想到公子会在这个时候叫自己,惊吓之下,噎住了!

  不过好在来喜儿在府中吃惯了苦,拍了三两下,又没事了!

  “公子有何吩咐?”

  “上桌吃饭!”

  “这……”

  “别废话!”

  “是!谢公子!”来喜儿眼角湿润,麻利的从门外爬起来,搂着自己的碗就进了主屋,怯生生的坐在阳坼的对面,那是下首坐,最次的座位!

  “你挡着光了,坐侧面!”

  “哦哦……好的……好的……”

  来喜儿埋着脑袋,脸都要塞碗里了,此时也不敢狼吞虎咽了,随着公子的频率,细嚼慢咽,慢慢的吃着饭。

  来喜儿是很坚强的,年岁不大便入了阳府,看了多少黑暗,受了不知多少欺凌毒打,但是都没有摧毁他的意志,未能让他掉泪。

  上天也很眷顾,便给了他一个贴身照顾阳支二公子的机会,这便算是下人中年纪轻轻就熬出头的典范!

  吃过午饭,阳坼休憩了一会儿便又回到小院去练功了,而来喜儿,则收拾收拾碗筷,来到厨房里,寻了个阴暗的角落,蹲在那里哽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