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旋丹阁
孤焚2019-04-04 11:433,254

  清晨,一缕阳光洒在大地上。

  君如意戴上面纱,随君无夜一起离开君府。

  如果是在之前,她多少还要担心会不会遇到危险,毕竟君鸿父子无时无刻不想弄死他们两个人。

  但经历了昨晚的事情,知道君无夜有了自保的能力,她就不再担心了。

  如果君鸿还有一点自知之明,应该不会再来招惹他们。

  就算君鸿真的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还要来暗杀他们,他们也不需要害怕。

  两人外出,如画这个婢女本来是要跟随的,不过被君如意拒绝了,说是院子里面不能没有人留守。

  当然,主要还是不想让如画跟着,毕竟这可是跟君无夜单独相处的机会。

  事实上就算君如意不拒绝,君无夜也不会让如画跟着,毕竟他外出是有事情要做。

  在离开君府之后,两人便迈步朝街道上走去。

  阳武城位于燕国青州境内,青州则是燕国最北端的一个州,因为靠近边境,所以商贸很是繁荣。

  大早上的,街道两边的商铺已经开门营业,路边的某些地段还能看到各种各样的摊贩,要么卖一些吃的东西,要么卖一些灵符、灵草之类的物品,也有卖小饰品的,有些则是流动摊贩,一边推着车子,一边吆喝叫卖。

  男男女女各色各样的人走在街道上,有些人还拿着武器,背着剑,凶神恶煞的样子。这些人多半都是武者,一般人惹不起,见到了都会躲得远远的。

  而这些武者也很少闹事,虽然往往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但还算守规矩,还不至于当街与人起冲突。

  君家是阳武城当地的世家大族,虽然嫡系子弟就那么几个人,但旁系子弟不少。

  原本作为君家的大少爷,君无夜在阳武城是很有名的,认识他的人应该很多,但一直以来他在众人眼中只是一个傻子,吃喝拉撒都需要人照料,从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因此,阳武城中听说过君无夜的名字的人不少,真正见过君无夜的人却少之又少。

  此刻他就这么走在大街上,也没见有人能认出他来。

  君如意倒是在阳武城中公然现身过几次,不过此时她蒙着面纱,也不容易被人认出来。

  “无夜,咱们去哪里?”君如意看向君无夜,小声问了一句。

  昨晚君无夜给她的说法是,要帮她治疗脸上的伤痕,但具体怎么治疗,去哪里治疗,她可谓一无所知。

  君无夜慢悠悠地走着,看着两边的街景,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不着急,先看看再说。”

  对一般人来说,脸上有了伤痕,想要消除可没那么容易,对君无夜来说却是易如反掌。

  堂堂无极魔王,还不至于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

  “这种充满世俗气息的街道,已经有几百年没好好看过了吧。”他不禁有些感慨。

  武者修炼到足够强大的地步,就要渡劫飞升,进入天域,成魔或封神。

  天域是神魔的地盘,可找不到这种充满世俗气息的街道,而进入天域的人,再想回到下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前世进入天域之后,君无夜就再也没有感受到过这种世俗的气息。

  如今,虽不是旧地重游,看着这热闹的街景,他心里面的滋味还是有些复杂。

  君如意自然无法体会到君无夜的那种感受,不过这种跟君无夜肩并肩走在街道上的感觉,她一点都不讨厌。

  要是脸上的伤痕不存在,那就更好了。

  一辆马车从身后疾驰而来,行人纷纷避让。

  “无夜小心!”

  君如意说着,拉着君无夜到一旁。

  按理说君无夜连先天高手都能轻易灭杀,不至于连一辆马车都躲不过去,就算真的躲不过去,受伤的也一定不是君无夜,而肯定是那匹马。

  君如意清楚得很,不过这种行为是下意识的,在她的潜意识之中,保护君无夜是应该的。

  君无夜看破不说破,他的目光落在已经驶出有一段距离的那辆马车上面。

  敢在阳武城中驾驶着马车疾驰的人,身份应该不简单,至少也是阳武城中某个世家大族的人。

  他的神识延伸出去,穿透马车,探查了一下。

  里面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年纪大一些,三十几岁的样子。女的正值青春年华,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

  不出意外,两人应该是父女关系。

  “秦家的车。”君如意见君无夜目光望向那辆马车,以为君无夜心有疑窦,于是主动帮忙答疑解惑。

  君无夜不慌不忙地收回目光,随口问了句:“秦家势力如何?”

  君如意思索了一阵,方才回答道:“青州府城的大家族,势力比起原来的君家只强不弱,如今的君家更加不是对手,只是不知道他们的马车为何会出现在阳武城。”

  “原来如此。”君无夜轻轻颔首。

  两人继续在街道上游走着,东瞧瞧西看看,直到最后,来到一家丹阁前。

  丹阁名为“旋丹阁”,这让君无夜忍不住想起一种炼丹手法——旋丹法。

  丹药炼制手法千千万万,成丹率也各不相同。

  炼丹水平低,炼丹手法差,炼制出来的丹药品质就低,结成的丹药的颗数就少。反之,炼丹水平高,炼丹手法厉害,炼制出来的丹药品质就高,结成的丹药的颗数就多。

  下品、中品、上品、超品,这是丹药品质的划分。

  君无夜见过的最厉害的炼丹师,一炉可以炼制出十二颗丹药,每一颗丹药的品质都是超品。

  一次两次这样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偏偏那人每次只要开炉炼丹,炼制出来的必定是十二颗超品丹药,简直神乎其技。

  君无夜曾经自学过炼丹,不过每次都只能炼制出十颗丹药,偶尔有一两颗是超品丹药,但基本上都只是上品丹药。

  后来他跑去找那人请教,才知道原来是有一种特殊的炼丹手法,可以保证每次炼丹都能炼制出十二颗超品丹药,而那种炼丹手法就是旋丹法。

  得到旋丹法之后,君无夜自己做了一点小小的改进,总算能做到每次都炼制出十二颗超品丹药,而且炼丹的过程更加方便简洁。

  当然,身为天域最强魔王,君无夜只会给自己炼丹,不会帮别人炼丹,因此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人知道他也掌握了旋丹法。

  看到“旋丹阁”这块牌匾,君无夜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跟那个旋丹法有关系,倘若真有关系,那还真是有够巧的。

  秦家的那辆马车就停在旋丹阁前面,似乎那对父女是来旋丹阁求丹的。

  “走吧,进去看看。”君无夜说着,迈步进入旋丹阁内。

  君如意连忙跟上,小声问道:“要用丹药来治疗吗?”

  她并不知道君无夜的真实意图,以为是要用丹药来帮她恢复容颜。

  且不说有没有丹药能帮她治疗脸上的伤痕,让她恢复容颜,就算真的有,也不是轻而易举地就能得到的。

  来丹阁的人,要么携带大量金钱,直接购买丹药,要么携带炼丹所需的灵草以及相应的报酬,求丹师帮忙炼丹。

  如今君鸿倒是不敢再对他们怎样了,然而他们并非君家的掌控者,可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来购买丹药。

  至于携带灵草和报酬请求丹师帮忙炼丹,这更加不切实际,毕竟灵草这东西也没办法凭空生出来。

  君无夜倒是没想到会引起君如意的误会。

  他微微摇头,“只是随便看看。”

  旋丹阁内一共也没几个人,秦家的那对父女就在其中,还有一对男女,看起来是丹阁里面的伙计,帮忙售卖丹药的。

  此外就是一个红脸男人,虽不知道名字,但应该是旋丹阁真正的主人,也是丹阁里面唯一的炼丹师。

  而且根据君无夜的探查,此人还是先天五层修为的武者。

  “秦家家主秦怀礼和秦家大小姐秦舞阳。”君如意在看到那对父女的第一时间,就将两人的身份认了出来。

  秦怀礼和秦舞阳虽然也注意到了君无夜和君如意两人,但似乎反倒不认识他们两个,并没有异常反应。

  那名炼丹师也没有跑来招呼他们,就只有那名男伙计走过来,询问道:“两位客官,有什么需要?”

  “先看看再说。”君无夜一句话就将那名伙计打发走。

  展台上陈列着不少丹药,这些丹药都是直接对外出售的,虽然并不是刚刚炼制出来的,但是对于前来购买丹药的人来说,问题不大,反正服用之后效果没什么差别。

  君无夜用神识查探了一下,发现展台上的这些丹药品质都很一般,大多数都只是下品丹药,偶尔能看到中品丹药。

  上品丹药一颗都没有,更不用说超品丹药。

  丹药的种类也非常稀少,基本上是普通的疗伤丹药、恢复真元力量的丹药以及用来解毒的丹药。

  不知道这些丹药是不是丹阁主人炼制出来的,如果是,那只能说这家丹阁的主人炼丹水平很一般,取名“旋丹阁”应该也只是巧合,并不是因为掌握了旋丹法。

继续阅读:第九章 狂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上魔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