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狂妄
孤焚2019-04-04 11:473,294

  “刘阁主,整个青州一共也就那么几名炼丹师,要是你都炼制不了,那整个青州怕是没人能炼制出来了。”

  “秦家主,并非我不愿帮忙,而是暴元丹这东西真的不好炼制,很可能一颗都炼制不出来,到时候白白浪费了你的灵草,还要坏我名声,这又是何必?”

  “刘阁主放心,你尽管试一试便是,就算真的炼制失败,秦某也不会怪罪。”

  “秦家主这是何意?莫非在你眼中,我刘旋的名声就一点都不重要么?”

  “自然不是。”

  “秦家主还是另寻高明吧,恕我无能为力。”

  秦怀礼与丹阁主人的对话一字不落地落入君无夜耳中。

  君无夜才知道原来这家丹阁的主人名叫刘旋。

  暴元丹这东西他知道,是一种服用之后短时间内能够让真元力量暴涨,战力提升数倍的丹药。

  不过这种丹药的副作用也非常明显,事后根基受损,修为大跌,整个人基本上就废了。

  一般只有陷入必死之境的人,才会服用暴元丹。

  话虽如此,这丹药的效果也是有限制的,实力弱小的话,服用暴元丹确实能让真元力量暴涨,然而对于真正的强者来说,这东西的效果几乎为零。

  虽然有各种各样的副作用,但暴元丹这东西还是很受欢迎的,尤其那些世家大族,往往会找人炼制几颗,以备不时之需。

  以君无夜的炼丹水平来看,只要材料齐全,要炼制一炉暴元丹可谓易如反掌,而到了刘旋那里,暴元丹成了非常不好炼制的东西。

  这么看来,丹阁名为“旋丹阁”真的只是巧合。

  一念及此,他多少有些失望。

  君如意就在君无夜身边,自然注意到了君无夜的神色变化,她忍不住问了句:“怎么了?”

  “没。”

  君无夜说着,朝秦家父女走过去,主动问道:“你们想要炼制暴元丹?”

  闻言,秦怀礼看了君无夜一眼,“你知道有人能炼制暴元丹?”

  “当然。”君无夜轻轻颔首。

  “谁?”

  秦怀礼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妥,连忙补充道:“小兄弟放心,只要你能帮忙介绍,我会给出令你满意的报酬。”

  “报酬就不用了。”君无夜微微摇头,“我能帮你炼制暴元丹,不过炼制出来的丹药只能给你一颗,其他的全部都要归我所有。”

  “你能炼制暴元丹?”秦怀礼第一时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刘旋也忍不住瞥了君无夜一眼,暗自冷笑:“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简直狂妄无知!连我都不敢说能炼制出暴元丹,就凭你?”

  君无夜:“你要是愿意,把灵草给我,我帮你炼制,给你一颗暴元丹,不愿意就算了,我不强求。”

  “这……”

  秦怀礼自然不愿意相信。

  如果君无夜说的是认识一位非常有名的炼丹师,那名炼丹师可以帮忙炼制暴元丹,那一切都还好说,他还是愿意相信的。

  可君无夜并不是要帮忙介绍,而是自己要炼制。

  君无夜年纪才多大?真的能炼制暴元丹?

  而且暴元丹这东西非常难以炼制,连刘旋这个远近闻名的炼丹师都觉得棘手,都不敢轻易帮人炼制,阳武城难不成还有比刘旋更厉害的炼丹师?

  如果君无夜的炼丹水平真的比刘旋还高,为什么还会出现在旋丹阁内?

  自己会炼丹,还要去别人家的丹阁购买丹药?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可要说君无夜不会炼制暴元丹吧,偏偏人家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连条件都开好了,仿佛不止一次炼制过暴元丹,而且每次炼制都非常成功。

  正是这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让秦怀礼多少有些犹豫。

  倘若君无夜真的能炼制暴元丹呢?

  “爹,你别上了他的当,我看此人多半是个骗子。”秦舞阳看出了秦怀礼的犹豫,连忙小声说了一句。

  说完,又看向君无夜,“你说你能炼制暴元丹,那我问你,你是何人,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

  “你可以选择不信。”君无夜神情淡漠。

  秦舞阳冷哼一声,“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吗?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的骗子,本小姐遇见的多了,才不会轻易上了你的当!”

  “舞阳,不得放肆。”秦怀礼连忙喝道。

  秦舞阳恶狠狠地瞪了君无夜一眼,撇了撇嘴,不再多言。

  君无夜倒也没有生气,只是看着秦怀礼,等着秦怀礼做决定。

  秦怀礼沉吟片刻,看向刘旋,开口说道:“刘阁主,你怎么看?”

  刘旋斟酌片刻,方才说道:“秦家主若要请我炼丹,我还是那句话,还请秦家主另寻高明。不过炼丹一途,天赋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传承和积累,刘某炼丹二十余载,尚且不敢说能炼制出暴元丹,有些黄毛小儿却口口声声能炼制暴元丹,实在可笑。”

  “井底之蛙,岂知天地之大?”君无夜显得很是不屑。

  “你……!”

  刘旋顿时被激怒了,不过很快就平复下来,“秦家主,刘某言尽于此,如何选择,你自行斟酌吧。”

  “刘阁主言之有理。”秦怀礼呵呵笑了笑,“连刘阁主都炼制不了暴元丹,想必青州境内其他有名的炼丹师也炼制不了。”

  “没错。”刘旋很是肯定地附和道。

  “既然如此……”

  秦怀礼说着,看向君无夜,“小兄弟有信心的话,让你试试也无妨,如果炼制成功,就按小兄弟说的条件给报酬,而如果炼制失败,我固然要损失一些珍贵灵草,小兄弟自己也得不到好处,想必小兄弟不会为了在我面前说几句大话而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吧?”

  此言一出,刘旋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秦舞阳也连忙说道:“爹,你真的要让他炼制丹药?”

  秦怀礼点了点头,抬手说道:“我自有分寸。”

  秦舞阳顿时有些焦躁,不过话说到这个地步,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在心里面暗暗想到:“这个骗子,待会儿炼丹失败,看我怎么收拾他!”

  君无夜反而高看了秦怀礼一眼。

  他微微摇头,开口说道:“我说能炼制就是能炼制。”

  秦怀礼看了看四周,询问道:“咱们去哪里炼丹?”

  “就这里吧。”君无夜懒得另外找地方,毕竟炼个丹而已,要不了多少时间,没必要另外找地方。

  秦怀礼倒是愣了一下,很快看向刘旋,询问道:“刘阁主,可否借丹炉一用?”

  “不借。”

  刘旋毫不犹豫地拒绝,“身为一个炼丹师,却连一个丹炉都没有,哪里来的资格给别人炼丹?”

  秦怀礼没想到刘旋这么不给面子,还没等他继续交涉,忽地就听君无夜说道:“不用借任何东西,把灵草给我便是,我自会给你炼制出丹药来。”

  “呃……”

  秦怀礼微微错愕,看了君无夜一眼,又看看一旁陪同的君如意,心里面不禁有些疑惑:难不成这两个人还有空间类法宝?

  狐疑片刻,他又看向刘旋,询问道:“刘阁主,既然不愿意借丹炉,那借贵宝地炼丹一用,没问题吧?”

  “秦家主相求,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刘旋这次倒是爽快。

  得到允许之后,秦怀礼这才取出一个袋子,从袋子里面掏出几样灵草,摆放在君无夜眼前。

  君无夜瞥了一眼,没有动手炼丹,而是说道:“少了一样寻月草,多了银星花和赤壤草。”

  秦怀礼愣了一下,默默地将银星花和赤壤草收了起来,又取出一份灵草,总算将所有的材料准备齐全。

  与此同时,他心里面也多了几分期待。

  事实上他刚才是故意的,就想看看君无夜能不能发现问题。

  如果发现不了,说明君无夜不可能炼制得了暴元丹,如同他之前担心的那样,确实只是个骗子。

  而如果能发现问题,那么就算无法证明君无夜能炼制暴元丹,至少不是什么都不懂,暴元丹还有炼制成功的可能。

  如果只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秦怀礼根本不会给君无夜炼丹的机会,会第一时间将君无夜抓起来。

  不是一无所知,就不需要那样做了。

  刘旋和秦舞阳都没想到君无夜一眼就能发现材料不对,不过那样也不代表君无夜真的有炼制暴元丹的能力,因此他们选择静观其变。

  君无夜其实对秦怀礼的那点心思非常清楚,他没有说出来,也就是没有要深究的意思。

  见众人目光望了过来,他伸手将所有的灵草抓在手中,体内真元力量运转,配合着强大的神识,直接从灵草之中提炼药液精华。

  “怎么回事?不用丹炉?”

  秦怀礼愣了一下,显然对君无夜的行为感到非常不解。

  身为丹阁阁主的刘旋却是暗自冷笑:“果然是个不懂得炼丹的毛头小子,连炼丹的第一个步骤都不知道,还想成功炼制出暴元丹?真是可笑!看来秦家主的这些灵草注定要浪费了。”

  众人正盯着君无夜的一举一动,忽然,一名女子步入丹阁之中,旋即便是一道声音响了起来:“君如意,你怎么在这里?”

继续阅读:第十章 神乎其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上魔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