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遭遇水军围攻
周林2019-07-23 17:542,112

  做为城市坐标之一的高架摩天轮在晚上突然转动,不可能没有人发现。很快,从道听途说,到添枝加叶。“退役兵王伴痴呆老人高空圆梦”的感人故事就开始在朋友圈里一传十,十传百。

  但真相并不代表全部事实。讲述晏轲和老人的故事,始作俑者却并没有去追踪后续。

  那天,老人被晏轲几个抬着送回了医院,小护士已经吓得哭成了泪人。值班医生因为老人有出走的“前科”,不敢隐瞒,也上报给了院里。所幸的是,老人只是因为疲劳和兴奋过度造成的晕厥,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更让医生们高兴的事,老人虽然在下了摩天轮有过片刻清醒后依然处于记忆障碍状况,却再也没有吵闹着要出去坐摩天轮,更多的时候是安静地配合治疗。

  “医学上很难确认说,就是因为实现了心愿而出现这种情况,但这毕竟是个好现象嘛!”主治医生和黎羽都对知道了“摩天轮故事”的家属这样说。家属们却依旧是不依不饶,反复追问着:“假如真出了事怎么办?”

  是啊,真出了事怎么办?

  建富山庄又一次开起了“批斗会”,奇怪的是,这次徐建富成了主攻手,简约却站在了晏轲这一边。

  “这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你想过没有?难道人家要再告我们一次,我们再倾家荡产地赔人家一次?”徐建富气得毫无重点,看起来似乎是心疼钱一样。

  晏轲和简约当然都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至少不仅仅是这个意思。简约讲了自己的道理,她理解晏轲对烈士爷爷的情感,也赞同晏轲所说的“只有这样才能解开老人的心结”,自己和晏轲,两次陪伴着老人在高处相处,老人那份对孙子的思念之情,让他即使患病、健忘,甚至是意识缺失,都不曾有半点儿泯灭。

  “我们的一次自作主张,确实会引发一些麻烦和矛盾,但真的也可能制止了又一次的出走、走失事件。”简约说。

  “好好好,既然你简教官都这样说,我干嘛当这恶人?”徐建富看到“风向不对”,立刻也及时调整着立场,然后又想起来什么似的问大家:“不对不对,这他们俩什么时候穿一条裤子啦?弟兄们,咱们战鹰这是要变天啊!”

  徐建富说完就发觉自己的“一条裤子”说失言了,随即窜起来,及时躲开了晏轲踹过来的一脚,但他马上又唉哟一声倒向一边,因为简约的一脚在前面准确无误的踢了过来。

  战鹰没有变天,但战鹰的天空还是飘过来一片乌云。

  微博上一篇叫做“不要拿无辜的老人作秀”的帖子,引发了十分热烈的讨论。帖子里从夜晚的摩天轮开始挖,详细写出了大桥救援的经过,在事实与推测、臆想里,晏轲和他的战鹰救援队擅自阻碍交通,导致道路阻塞。救援行动盲目而缺乏规范,致使老人受伤等情节被大肆渲染,晏轲一下子就从“见义勇为”变成了“沽名钓誉”。随即,质疑战鹰救援能力和资质的帖子也开始铺天盖地。

  “反了他们了!这群人简直都是猪脑子,不,他们就没脑子,有脑子也是被水泡了,被门挤了。”丹妮跑到建富山庄发脾气,她的直播主页上也被很多人留言,说是她一手打造了一个“假英雄”,骂她是个骗子。丹妮发狠说:“我要不找出这件事的幕后黑手,我就,我就退出直播界!我就不是丹妮宝贝!”

  “你这才哪儿到哪儿啊?现在他们已经开始人肉了,你看看,我、陆欢,这不全在这上面了?我就奇怪了,我以前是爱胡闹,玩跑酷也没少扰民,可这关战鹰什么事啊?他们这不是瞪着眼瞎掰吗?”苏小贱也举着手机“控诉”着。

  听到丹妮的叫声,徐建富红着眼睛从楼上冒出来。丹妮看见他就说:“你还有心思睡觉?还不赶快想想办法!”

  徐建富委屈地说:“想什么办法啊,我昨天一夜没睡,光在网上回复帖子了,我和他们每个人都在说,事情不是他们想的那个样子。可他们人太多了,你的声音就好像蚊子哼哼和大海的浪声在较量!”

  “海浪?对,这一定是水军。否则不可能这么大的阵势。”丹妮忽然明白过来似的。

  整个战鹰,只有两个人还没有发出“愤怒的吼声”。一个是简约,她早早就出去了,说是找庄严商量工作,压根儿还不知道这件事。另一个就是事件的“主角”晏轲。

  晏轲始终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而且毫不关心。用他的话说,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要怎么说,咱们能有什么办法?完全一副事不关己,云淡风轻的态度。

  “我总觉着这个事有阴谋。你们不知道,网民都是吃瓜心态,他们跟着话题走,没人关心你是不是被冤枉了。我们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丹妮拽着徐建富几个开始商量对策。

  “那老头连自己是谁都快搞不清楚了,谁能给咱证明啊?”陆欢忧心忡忡地说着。

  “我们告他们吧!我叫我爸公司的律师来帮咱们。”苏小贱又一次想贡献自己的资源。

  几个年轻人自己还没什么,他们无法忍受的是加在晏轲身上的委屈。不管是谁,和晏轲从相识那天开始,都感受和见证着晏轲为救援所做的一切努力和付出。他们觉得必须发声,为晏轲而战,更是为尊严而战。

  “他们能把白的说成黑的,那咱们就再把黑的变回白的。”郑宇凡和丹妮原来就玩得到一起,现在及时跳出来支持丹妮。

  “还是等简教官回来再商量吧?”徐建富知道丹妮的脾气,要是由着她来折腾,事情很可能就变成了不可收拾的网络大战,可是,于“抹黑者”,得失都无妨,但对于战鹰而言,压上去的却是名声,这个最大的赌注。战鹰是晏轲心里的一个梦想,徐建富知道他们谁都没这个权利用它来做筹码。

继续阅读:072 被软禁的陆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时待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