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神秘的吊坠
周林2019-05-06 16:182,246

  徐建富中途被晏轲推了回去,他的理由很简单,万一他们被困,岸边需要人接应救援。

  简约一脚踏上岩石险些滑倒,晏轲刚将他抱住,便听到身后突然传来巨大的响声,那是山洪暴发时的呼啸。

  忤在那里已经魂不附体的郑宇凡被吓得一晃,从石头上向水里栽去,晏轲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硬生生拽了回来。

  洪水带着骇人的声响,汹涌而至。郑宇凡瘫在那里大口的喘着气,已经说不出话了。

  三个人挤在岩石上,晏轲才想起回头看。好在洪水冲过来前,徐建富已经拉着丹妮撤到了安全区域。此时的丹妮,正站在雨中拼命地挥动着双手呼喊着,虽然只隔了三四十米远,但谁也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看着眼前肆虐的洪水,简约问晏轲,“接下来怎么办?”

  “斗地主啊!”晏轲笑道。

  简约横了他一眼,“报警吧,我手机没电了。”

  “你不是会飞吗?这点事就不用找警察叔叔了吧?”

  简约跳脚的时候,晏轲掏出了三防手机拔通了徐建富的电话,“听我说,想办法把绳子抛过来。”

  “这么远,怎么可能?咱们还是报警吧?”徐建富在电话那头焦急地说道。

  晏轲定了定,一字一顿地说道:“扔手榴弹三十米及格,我这儿离你那里不过四十米,你绑上石块往前再走几步试试。”

  雨势渐停,但洪水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水流汹涌浑浊,充斥各种残枝败叶,还有一根倒木正在缓缓下沉。

  徐建富已经连续抛了几次救援绳,但终究因为距离太远,加上峡谷风大,每次都失去了准头。有两次,为了接住绳子,晏轲险些闪下岩石,好在简约一直拽着他的胳膊。

  对岸,丹妮站在徐建富的身边,急得变成了复读机,“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我的小姑奶奶,你消停点儿行不?你让我专心顾一头行不?”

  徐建富说着,又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水几乎淹到了他的腰部。他竖起肘臂,把绳子一圈圈绕起来,然后抻出绳头,像套马一样开始一圈圈晃动着绳子,瞅准机会将绑着石块的绳头甩了出去。

  这一次绳子准确的飞向岩石上方。晏轲刚要伸手去接,不料,刚刚还瘫在石头上的郑宇凡,猛地站了起来,结果一下撞到晏轲,绳头几乎是擦着晏轲张开的虎口飞了过去。

  晏轲气得刚要开口骂人,却见徐建富正拽了绳子往回走,绳子的另一头牢牢地抓在身后一直沉默的简约手里。

  晏轲刚想说什么,又听到郑宇凡哎哟一声。情急之下,晏轲几乎是头也没回,反手一抄,抓住了郑宇凡的手臂,而郑宇凡的身子已经滑下岩石,被湍急的水流冲的左摇右摆。

  晏轲赶紧下蹲,稳住了自己的身体。但岩石湿滑,他想用力拽上郑宇凡,却找不到着力点,只能尽力拽住郑宇凡的身体,期望郑宇凡能自己攀爬上来。

  简约低声惊呼,“小心!”

  晏轲扭头一看,洪水夹带着一根粗大的树杈冲来,树杈的一枝斜斜地伸出,正好横扫向岩石上的简约和岸边的徐建富刚刚拉直的绳子。

  如果简约不松手,巨大的冲力就会把她带下岩石被洪水卷走,而如果简约松手,那几经努力才抛过来的绳子就等于前功尽弃。

  简约看上去还算淡定,她死死地盯着水面,在树杈即将接近绳子时,猛地向后一用力,在岩石上踮起脚伸高手臂,把绳子荡了起来,在绳子悠到最高点时,树杈在下面“钻”了过去。

  晏轲看到这一幕,在心里也不由得佩服。他知道,这千钧一发之际,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还要有沉着冷静和准确的发力技巧。他刚松一口气,突然觉得臂上一沉,郑宇凡接着又是一声大叫。

  钻过绳子的树枝勾住了郑宇凡的裤脚,借着水流的冲力,和晏轲“争夺”着郑宇凡。晏轲拼命拽着郑宇凡的两手,但还是感觉力不从心,再不松手的话,恐怕自己也要掉到水中了。

  郑宇凡哭丧着脸,双腿不停地蹬着,“哥,你千万别松手啊。”

  晏轲一言不发,仍用力地拽着,但人却一点点向着岩石边溜去。

  简约迅速将绳子缠在腰上两圈,双手灵活地打了一个结,随后,跨到晏轲身后,把手伸向晏轲的脖子,用力一拽,晏轲胸前戴着的一根吊坠到了她的手里。

  丹妮在岸上看到,惊叫着问:“她要干什么?”

  徐建富也愣住了。

  只见简约手里攥着那个黝黑的项坠,不知怎么一动,项坠上弹出一把拇指长的小刀,简约探身拿到,够向郑宇凡的裤子,猛地一划,裤子被割开,树枝带着一片布,翻滚着被洪水带走了。晏轲借势奋力一拉,郑宇凡被拉上岩石。

  来不及道谢,晏轲冲着岸边的徐建富比划了几下。徐建富心领神会,迅速转身将绳索的一头拴在了岸边的石缝里。

  但总是有些意外,让人措手不及。徐建富忙中出乱,离开山庄时顺手抄起了一根最短的救护绳。

  晏轲从简约手里接过她刚解下来的绳子,准备绕到石头上唯一一个凸起的地方去打结,结果发现竟然短了一尺多长。

  郑宇凡上来用力拽起绳子,希望能绷紧一些,拉出这差掉的一截。

  简约在一旁说道:“还是要留点缓冲量,绷太紧了,在水里万一出了问题就麻烦了。”

  晏轲点点头,冲着徐建富打手势,希望他能换个地方拴绳。

  徐建富原地转了几圈后,拼命地摇着头。

  晏轲冲简约伸出手,手指晃了晃。

  简约瞪大眼,“干什么?”

  “把东西还我呀!”

  简约这才反应过来,将手里的项链坠交给郑宇凡。

  “这玩意儿不错,怎么就藏了吧刀呢!”郑宇凡好奇地看着项链坠,鼓捣两下,突然又弹出个东西,仔细一看,是把短短的锯子。

  “嚯,又出来一样儿!”

  晏轲一把夺了过来,弹回短锯,一手轻拉,从里面拽出一米多长的细细的钢丝。他把钢丝连接在绳索上,终于把绳子拴好,然后伸脚,试探着绳子的力量。

  徐建富也双手抖着绳子,冲着他们大喊:“没问题!”

继续阅读:016 我愿逆流而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时待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