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天有不测风云
周林2019-05-06 16:183,003

  郑宇凡入水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姑娘们瞪大眼屏声静气地盯着溪水。水面没有一丝波澜,平静的吓人。

  胖姑娘忍不住了,叫着:“哎呀,出事了,你们快下去救人啊!”

  所有人都涌到水边,几个男生开始脱衣服准备下水。简约挤到人群前面看了一眼水面,皱起眉头,“他逗你们玩儿呢!”

  说话间,郑宇凡突然钻出水面,帅气地甩甩头,抹了把脸上的水滴,冲着岸上得意地叫着:“怎么样?难度系数30C!见过这么帅的动作吗?”

  几个姑娘嘻笑着,拼命地往郑宇凡身上撩水。

  “看把你能的,你咋不上天呢?”简约皱起眉头,转身欲走,突然又蹲下来将手伸进溪水里,然后抬头看天,下意识地伸出手试探风向。

  简约一脸凝重,她从来不怀疑自己的直觉,训练有素之后的直觉,在很多时候便成了本能。

  此时的建富山庄里,徐建富正追着晏轲告饶。

  徐建富低声下气地说:“行行行,我错了。我不该先斩后奏。我不该自作主张。可现在人都等你呐爷,你好歹去露个面啊!”

  晏轲没好气地回应:“我露什么面?一个整天叽叽歪歪的小丫头,他能找来什么人?哎!谁和她说我要成立救援队了?救援队是说成立就成立的?”

  徐建富小声辩解:“人家也是好心嘛。”

  “好心?好心就是理由啊?好心她去扶老太太过马路啊?跑我这儿捣什么乱?”

  徐建富也有点儿着急:“反正人都到了,就在青山口峡谷呢,你就当去吃顿烧烤行不?我这可拍了胸脯了,你要不去,不是逼着我跳楼吗?”

  晏轲气得推开窗户,“行,你现在就跳。徐建富你小子别总这么无赖行不行?你喜欢丹妮,你去请她看吃饭电影,你去给她刷礼物去,拿我当什么幌子!”

  “你别老土了好不好大哥,吃饭看电影,那是我爸爸他们干的事儿。嗨,有我爸什么事儿啊,你就说你去不去吧?不去我可真跳啊!”

  晏轲忽然抬手打断徐建富的话,他身子探出窗外左右看看,同样伸出手去感知着风向。片刻,他收回手问:“你说他们在那里聚会呢?”

  “不是聚会,是救援队成立大会。”

  “在哪儿?哪儿那么多废话。”

  徐建富一脸疑惑,“青山口峡谷啊。怎么了?”

  晏轲转身拨拉开徐建富,走出屋子奔向会议室,徐建富不知所以地跟过去。看到晏轲趴在沙盘上观察,他说:“不用看,走过去也就半小时。本来他们想直接来建富山庄的,这不没经过你同意吗?所以定在了那里,到时候,让不让他们来,你决定……”

  晏轲这时直起身说:“赶紧给他们打电话,快点儿。”

  徐建富“啊”了一声,掏出手机拔打。一会儿,无奈地说:“一直占线。”

  “你带上救护绳,我们马上过去。”晏轲又看看沙盘,转身就往外走。

  等徐建富追出会议室,看见晏轲的身影一晃,已经顺着攀爬绳滑到了楼下。

  简约起身招呼丹妮,丹妮正拿着手机跟人聊天,看到简约摆手,挂了电话走过来。

  简约说:“赶紧招呼大家收拾一下,抓紧时间离开,有可能要变天了。”

  “变天?”丹妮疑惑地抬头看看,“开玩笑吧,这天不是好好的嘛?”

  简约提高嗓门,“水温、风向和流速都有变化,这是强对流天气的前兆……一时也说不清楚,暴雨一来跟着就是山洪,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

  大家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有点面面相觑,但谁也没动。

  简约有些着急地,“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撤离!”

  天色突然暗了下来,一颗豆大的雨滴落在丹妮脸上,她摸了一把脸,惊恐地再次抬头看天,才片刻功夫,山顶已经乌云密布。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惊雷炸响。姑娘们吓得直捂耳朵,尖叫连连。众人这才慌乱起来,有的钻进帐篷躲雨,有的忙着收拾东西。

  郑宇凡跳到岩石上,迎风张开双臂:“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大家不要乱,赶快往山上撤!”

  简约歇斯底里的呼叫声,淹没在隆隆的雷声里。

  十多公里外的城市街头,徐建富驾着车风驰电掣。

  突如其来的大风扬起漫天的树叶,路旁的广告牌哗哗作响,行人纷纷走避。一个穿着黄色马甲的清洁工人抱着扫帚正在追赶着一只在半空中张牙舞爪的黑色塑料袋。

  车内,交通台广播:杭城中心气象台紧急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信号,受强对流天气影响,预计今天下午到晚上,本市大部分地区有大雨,雨量40-60毫米,局地有雷电暴雨,并伴有8-10级大风……

  徐建富连接车载蓝牙,再次拨打丹妮的电话,但仍然无人接听。

  “她不会被山洪冲走了吧?”徐建富说完,用力地拍了下自己的嘴巴,“这一大群人,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她就没告诉你具体位置吗?青山峡谷那么长,上哪儿去找?”坐在副驾驶上的晏轲焦急地追问徐建富。

  徐建富哭丧着脸,头摇得像拨浪鼓。

  “还有没有其它什么信息?”晏轲继续追问道。

  徐建富想了好久才说道:“她说要在那里烧烤。那地方允许烧烤吗?十几个人应该得找个很大的地方……”

  晏轲挥手打断他,“快,前面路口右转,青山峡谷大桥!”

  狂风大作,大雨倾盆。

  半山腰上,一群红男绿女躲在一块凸出的岩石下避雨,每个人都狼狈不堪。

  简约立在雨中,用目光扫了一下,说:“怎么差了一个人?”

  丹妮左右瞧瞧说:“差了吗?简约姐,你知道我们多少人啊?”

  简约不说话,丹妮还在心里计算着到底来了多少人。胖女孩突然叫着:“郑宇凡,郑宇凡好像没上来!”

  简约脸色有点凝重,对丹妮说:“你们在这里别动,这雨太大了,不赶快上来,很可能会被山洪困住。我去找他,记住,我再说一遍,千万别往下走!”

  简约说完,在大雨中,灵巧地顺着山路蹿跃而下。

  “姐,注意安全啊!”丹妮说完,转身一边指着几个蜷缩在一起的男生,一边掏手机,“你们刚刚不是很牛吗?连人家一个姑娘都不如,我得把你们这熊样拍下来!”

  “坏了,我手机可能掉路上了。得赶紧找回来!”

  丹妮说着就冲进了雨里。

  暴风骤雨中,通往峡谷的简易公路上,巴博斯转过山角,前面出现一道被水冲开的鸿沟。

  坐在副驾驶上的晏轲,望着窗外,对徐建富说道:“我们得下车步行!”

  “过去前面还有几公里路要开,放心吧,我这车技没问题,抓牢了!”

  徐建富说着,一持倒档,将车后退两百米,紧跟着换档猛轰油门,车子急速飞过鸿沟,结果落地失控,车子整个横着甩出十几米远,眼看着就要坠下山坡的瞬间,徐建富轻踩刹车猛打方向盘,巴博斯终于停了下来。

  “怎么样?刺激不?还要不要再来一次?”徐建富面色潮红,扭头得意地看着晏轲。

  晏轲一拍他的后脑勺,“废那么多话,赶紧的走!”

  车子驶上青山峡谷大桥,二人弃车冲向峡谷。大桥下不远处那群人刚刚离开的地方,一地的狼藉,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徐建富长舒一口气,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应该都上山了!我就说嘛,他们又不傻,这么大雨不知道跑。”

  彼时,峡谷里的水已经涨到了他们的脚边。

  晏轲四处张望,他看到了山脚下一面被扔掉的旗子,才如释重负,“他们应该上山了。”

  话音未落,他便看见一个人影从他眼前一晃而过,冲进了峡谷。

  “唉,那谁,不要命啦?”

  简约扭头见是晏轲,愣了一下,跳上了眼前的一块大石头,大叫道:“峡谷里还有一个人,赶紧找!”

  “到底什么情况?”

  晏轲冲上去,结果与连滚带爬的丹妮撞了个满怀。他一把将丹妮推开,“捣什么乱?赶紧回去!”

  此时,峡谷中央的岩石下,郑宇凡探出脑袋,正费力地往上爬着。

  “人在那!”丹妮尖叫道。

  简约、晏轲和徐建富不约而同地冲了过去。

继续阅读:015 神秘的吊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时待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