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就是嚣张,你奈我何
清风不用2019-05-23 19:252,323

  玄灵大陆。幽国。

  永丰四十二年。

  这一年,沐弦歌十五岁。

  这一年,国都奇壑城半数以上的人,和几乎大半个皇室、整个沐氏家族,一起见证了她的辉煌一刻。

  这一年,她从沐庭手上,珍而重之地接过了家主继承人的印玺。

  国主姬驭天金口玉言,亲自评价她“前途无量”。

  她用无可辩驳的实力,狠狠地打了那些看不起她的人的脸,拿到了这一方代表实力和身份的印玺。

  从今往后,她的命运就将和沐氏紧紧相连,当沐庭卸任交权时,她便是下一任的家主!

  人潮汹涌,群情澎湃,于她而言,却只不过是前行路上的些许喧嚣。

  未来的路,还很长!

  围观者人心百态,她知道有人不满,有人不服,有人包藏祸心,有人图谋不轨,更有人在将她细细打量,盘算着能刮下多少利益。

  那又如何?

  只要对方敢来,她便敢接!

  沉沉的眸光一一扫过全场,而后,沐弦歌勾唇笑了。

  韦夫人面色很不自然,正在极力掩饰。

  沐语柔只差把“杀人”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很好。

  “身为家主继承人,沐弦歌在此,欢迎各方来战!”她脸上在笑,笑意却充满肃杀。

  不服?那就来!

  人群中,连易面色变换,几次想要提枪冲出去。

  却被身边的一双柔荑轻轻拽住。

  他转过脸,只见沐浅桃紧盯着他,微微向他摇头。

  哼,罢了,看在国主的份上,先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得意几天!

  想起临来时姑姑的叮咛,连易心头又蒙上一层阴云。

  “沐家没什么好人,不用给他们脸,打就是了。特别是那个沐弦歌,若是见了她,给我照死里打!”

  连玉晴表情淡漠,看上去对亲生女儿的死没多少触动,倒是对“好好一个正常人竟被一个白痴给杀了”这件事更愤怒些。

  她又想了想,才说:“倒是那个韦夫人,你可以试着争取一下。国主年纪大了,这么些皇子肯定只有一个能继承大统的。咱们连家两边投注,湘王和颖川郡王都尽力结好,但咱们也要有自己的势力,是不是?”

  姑姑的意思他听明白了,就是要让他趁着进入沐宅的机会,拉拢他们的家主夫人韦氏,若是能打探到沐家的倾向和动作那是最好,若是不能,至少也要让韦家跟他们连家站在一条线上。

  “伴君如伴虎,不给自己多找几条后路,哪天被君王给整个儿煮了都不知道呢。”当时连玉晴坐在榻上这般说道。

  他的父亲连俊宇在一旁频频点头:“就是,你姑姑说得对,这事儿你可得抓紧了。”

  接近韦夫人,这件事倒是不难办到。

  对方是长辈,等会儿他若要离开,依礼是该当面辞行。

  当然,他若是亲自到对方的住处去正式辞行,那会显得更有礼貌。

  等见了韦夫人的面,一切见机行事就是了。

  主意打定,连易感觉心头轻松了不少,悄悄在袖子底下握住了沐浅桃的手。

  沐浅桃先是一愣,随后霞飞双颊,眨着眼睛低下头去。

  仪式结束之后,照例还有一大堆繁琐的人情来往,沐庭带着沐弦歌站在门口,一一将她在每个人面前都重新介绍了一遍,再和对方告别。

  经历三场比赛,在场自然人人都认识沐弦歌,沐庭这般小题大做,不过是要在众人面前摆个姿态:沐弦歌,是我沐庭力挺的女儿!

  在场都不是傻子,这样一来,大部分人也就开始默默地重新评估沐弦歌的价值了。

  沐语柔连站在沐庭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与沐氏一众子弟一同站在远处,咬牙切齿地看着沐弦歌。

  “贱人!”她在心中疯狂地谩骂。

  “不满是没有用的,想要,就自己抢回来。”韦夫人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沐语柔又用恶毒的目光狠狠剜了沐弦歌几眼,才低头答道:“是,母亲。”

  “晚上到我院里来。”

  “是。”

  可惜沐亦桑那个蠢货至今仍在维梓楼躺着。也不知银月楼给她下的是什么药,明明家主已经派人过来探过脉了,说她没受什么伤,但就是不醒。

  要是她醒着,好歹还有个人给自己当急先锋。

  沐语柔心下沉吟,余光一扫,忽地扫到了沐浅桃。

  对了,上次沐浅桃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大张旗鼓地换了一批冰犀,她还以为对方有什么奇招妙策,结果那个沐弦歌竟什么事也没有!

  她才不相信沐浅桃什么坏事也没做呢。

  分明就是阴谋没有得逞。

  想必现在沐浅桃一定很不甘心吧?

  虽说跟这位五妹妹的合作风险有点大,但总比自己亲身上阵要好。

  湘王她是一定要嫁的,不能破坏自己多年来辛苦竖立的形象!

  盘算已定,众人各自散了之后,沐语柔连曼和院都没回,直奔五姑娘临时居住的偏院。

  才拐了个弯,迎头就遇到一个人。

  沐弦歌!

  真是冤家路窄!

  沐语柔皮笑肉不笑地说:“哟,这不是未来家主么。”

  “既然知道是未来家主,你这又是什么态度?”

  出乎沐语柔意料的是,沐弦歌居然也皮笑肉不笑地当场直接怼了回来!

  她一下子就愣住了,反应过来之后,怒火腾地烧了起来!

  “要做家主的人,真是不一样了,胆子肥了不少啊!”

  沐弦歌冷笑一声:“比武场上赢不了,现在酸两句就能讨回面子吗?”

  “你!”沐语柔大怒,如果不是顾忌到现在是白天,几乎就要当场动手,“沐弦歌!你不要太嚣张!”

  “我就是很嚣张,你奈我何?”沐弦歌丝毫没有给她面子。

  对待像韦夫人、沐语柔这一类的人,给她们任何面子、任何余地,都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她们根本不会因此而感恩戴德,反而会落井下石、趁机踩上几脚!

  从今往后,沐弦歌将不再对这两人留丝毫情面,她们敢出手,她就敢十倍百倍地还击!

  为了更好地保护身边的人,她一定会变得非常强大,更会变得非常强势!

  只要一想到第一眼看见紫砚惨状时的情形,沐弦歌的心就止不住地发冷。

  她发誓,有生之年,她会对身边的人有多好,就会对沐语柔这等垃圾货色有多狠!

  她会,让这些人后悔曾经试图染指她身边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