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盛大仪式
清风不用2019-05-23 18:102,241

  韦夫人现在极度心塞。

  族内大比落幕,家主继承者花落沐弦歌,沐语柔痛失一步登天好机遇,她作为家主夫人,亦遭受重大损失——从今后沐语柔在与沐弦歌的对抗中将不再占据优势,这个棋子,不好用了。

  她原本打算最后拼力一搏,把沐弦歌拉下马,依旧推沐语柔上位。

  但没想到家主及时出关,解了沐弦歌的围。

  一计不成,她咬牙切齿思虑半晚,又决定到时将结果随便宣布一下,紧接着就解散众人,给沐弦歌一记下马威。

  一个没人支持的家主继承者,又能有什么作为?

  到时候再联合族中长老,暗施手段,将这个位子抢过来!

  谁知到了第二天,她踌躇满志,正准备叫人来如此这般地吩咐,却见弄笙张皇失措地跑进来。

  “夫人,不,不好了!”弄笙喘得像个风箱。

  韦夫人不悦地皱起眉头:“好好说话,夫人怎么不好了?”

  “对不起,夫人饶命!”弄笙扑跪倒在地,拼命磕头。

  韦夫人这才哼了一声:“起来吧,说,什么事?”

  弄笙抬起头,紧张地禀道:“国主来了!”

  幽国国主姬驭天,亲自前来祝贺沐弦歌成为家主继承人!

  韦夫人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下意识地反问一声:“你说什么?”

  弄笙简直快哭出来了:“国主的銮驾如今正停在门外,家主也在!”

  韦夫人惊呆了。

  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更衣,接驾!”

  心中却是止不住的惊涛骇浪:国主年岁渐长,体力不济,已有很长时日不曾出宫了,现在竟为了沐弦歌之事,亲自来到了沐宅!

  这是何等的体面荣耀!

  可是,凭什么这体面荣耀是给那个贱人的?

  她何德何能!她也配!

  韦夫人嫉恨得简直要发狂。

  再往下细思,却又是一身冷汗涔涔:家主昨天半夜甫才出关,今日国主就来了,这何尝不是在表明一种态度?

  首先,就算沐氏再家大业大,仍被国主牢牢掌控在手中,不曾逃脱过!

  其次,之前三年一直是家主夫人实际掌权,但皇室中人从来都不闻不问,更不曾通过任何一种方式正式承认过她的权柄。如今家主才出关,国主立刻亲身前来,自然是在表态,皇室永远站在家主这一方!

  那岂不是说明,沐弦歌这个贱人将会越来越难对付?

  她不服!

  但沐氏仍是幽国的沐氏,国主是幽国的国主,就算再有不服,可也只能忍着!

  韦夫人很快换装完毕,由一众家仆陪同着迎了出来。

  一眼就见到年迈的国主坐在御辇上,倾着身子,正跟沐庭聊得高兴,时不时哈哈大笑两声,看上去精神很不错的样子。

  姬驭天看见她,面带笑意伸手向这边一招:“沐庭,你的妻子来了。”

  沐庭回过头来,与韦夫人快速对视一眼,随后若无其事地别过目光:“陛下好记性,内子韦氏。”

  姬驭天眯起眼想了一下,缓缓点头:“对,朕记得那是……十五年前吧?沐氏与韦氏结缔姻亲,强强联合,真是一场浩大的盛事啊。”

  韦夫人已经到了眼前,对着姬驭天行了跪拜大礼,口称陛下万岁。

  姬驭天等她一套礼节行得足了,才呵呵笑着抬手示意:“起来吧。”

  韦夫人应一声是。

  她听到了国主所说的“沐韦联姻”,正戳中她的心事,正准备趁机抱怨两句,沐庭却直接打断了她:“姻亲是姻亲,联合却万万不可。沐氏侍奉陛下一片赤诚,绝不行那联盟之事,此心天地可鉴。”

  几句话表明了绝对不拉帮结派、不搞小团体的立场,姬驭天龙心大悦,笑道:“沐爱卿的忠诚,朕自然知晓。唉,如果四大家族个个都像沐爱卿这般省心,那朕倒轻松了。”

  沐庭没说话。

  韦夫人刚才被噎得够呛,这会儿一见有个空当,立即发问:“难道还有人会不知死活地与皇家作对吗?”

  沐庭垂在身侧的手迅速紧握成拳,又立即松开。

  他没有说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过韦夫人,韦夫人却惊觉一股寒意自他身上无形散发,竟令她忍不住想要颤抖!

  沐庭生气了!

  姬驭天却毫无所觉,兀自接着她的问话叹息:“不知死活的人,永远都不缺啊。”

  “是的。陛下见多识广,自然远非我等愚臣可以揣度。”沐庭拍了个不轻不重的马屁,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外面天寒,请陛下入内吧。”

  此时前来参加大比的沐氏族人、皇室中人都还没走,而沐宅门户大开,外面自然聚集了一群好事的围观者。

  国主的到来,虽然使得围观者自动散开了不少,但当国主进门之后,仍有许多人在外徘徊不去。

  “听说今天要宣布家主继承者了。”

  “这么大的热闹,不看岂不是可惜?横竖他们也没赶人。”

  “就是就是。诶,我可是听说了,他们家族大比,好像是那个沐弦歌赢了!”

  “啊?不会吧,你是不是弄错了,那不是个傻子吗?”

  “是啊,你搞错了吧,一个废物也能赢得大比?”

  “不管怎样,先看看再说!”

  有些人是不信,有些人是震惊,也有很多人只是抱着“有热闹不看白不看”的无所谓心理。

  总之,当日上三竿、仪式将要开始时,沐宅已经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再加上宅子里的族人和贵宾。

  更重要的是,上位坐着的,赫然是久未公开露面的国主姬驭天!

  这个规格,可以说是比当年沐庭继承家主之位时还要高端!

  沐语柔站在人群中,藏在袖里的手指死死掐住掌心,恨火燃烧的双眸几乎要将那站在高台上的窈窕身影烧穿一个洞!

  这样盛大的仪式,原本是应该由她来享受的!

  沐弦歌,这个贱人,凭什么!

  抢了她的东西,简直不得好死!

  她悄悄将视线上移,在贵宾席中找到湘王。

  却发现湘王正含笑注视着高台上的沐弦歌,眸中盛满了毫不掩饰的欣赏之情!

  沐语柔只觉得一把火腾地从心底烧了上来。

  不!可!饶!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