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协议
清风不用2019-05-26 12:022,381

  根据玄灵大陆目前已知的地形,沐氏所在的幽国位于最西方,向东是月惊鸿的微国,微国北部是地位超然的明国,而被周围山脉隔绝的阐国则位于最东部。

  其中在微国、明国、阐国的中间,有一处被包裹着的三角地带,长年云山雾罩,看不真切。

  神隐山,就在这一片地带中神秘莫测,忽隐忽现。

  但问题是,沐弦歌现在所处的幽国,乃是唯一不与神隐山接界的国家。

  也就是说,要去神隐山,她要么取道北方的明国,要么横穿紧邻的微国。

  “那没办法了,找月惊鸿吧。”她冲着乘黄摊手。

  神兽大人回应给她一个高傲的鼻孔:“你别忘了,他可是整天心心念念要抢你的战宠呢,你就不怕?”

  “我怕什么?”沐弦歌十分光棍,“反正你也说了,神兽契约破坏不了啊。”

  乘黄不说话了。

  其实它也得承认,找月惊鸿确实是目前最适合的方案。

  一来,月惊鸿是微国国主,有他相陪,取道微国完全没有障碍;二来,沐弦歌身上的土系灵力暴露之后,月惊鸿曾态度明确地示过好,这至少表明他与她暂时还在一条船上。

  虽然在一条船上也不好说对方会不会有什么小动作,但若是把船打翻了对方也讨不了好,所以至少还能保证个人身安全。

  “行吧,”它别别扭扭地同意了,“那你去找他吧。”

  沐弦歌感觉自己从它眼睛里明明白白地读到了“敢出卖我你就死定了”的威胁。

  “到手的东西还想让我吐出来?也不知道是你傻还是我傻。”

  一句话把神兽大人气了个半死。

  她扭头就去找俊美无俦的国主陛下了。

  “你要去神隐山?”月惊鸿难掩讶色,“想炼丹?还是想炼法宝?”

  “说不定是想去祭拜玄神呢。”沐弦歌一脸高深莫测。

  把月惊鸿直接逗笑了:“女人,你脸上可半点都没有对玄神的恭敬。”

  “好吧。”沐弦歌点点头,“炼丹和炼法宝我都想要。”

  月惊鸿看着她,半晌,才说:“朕给你的遮那盒不够用吗?”

  哦,原来那个内有天地的神奇盒子叫遮那盒,第一次知道。

  “它可不止是个空间。”他状似漫不经心。

  沐弦歌又魔怔了。

  她竟又恍惚觉得月惊鸿化身成了大型警犬,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卖关子,求问”。

  “那它还能是什么?”她下意识地问。

  月惊鸿扫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解释道:“若你遭遇危险,它可以化为堡垒,供你藏身。”

  哦,往空中一扔,就地变出一座房子来,这样?

  这不是目标更明显了吗?

  “至于这堡垒是怎样的,那就看你的修为如何了。修为低的,化出来的堡垒并不坚固,很容易攻破。修为越高,堡垒坚固程度越高。当然,你若有足够的实力,空间化虚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么听起来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但是沐弦歌还是没从魔怔状态中走出来。

  她觉得眼前这大型警犬身上写的字现在换成了“厉害吧?求夸”。

  于是鬼迷心窍的她,竟又像初见月惊鸿时一般,没能忍住发痒的手,向前跨了一步。

  月惊鸿身边站着的明书易当场就石化了。

  这个距离,对于国主来说,是过于危险了吧!为什么国主毫无反应!

  他可没有像抬床四人组一样在虚拟空间经受过一次视觉冲击。

  眼下这状况,严重超出了他的认知。

  他整个人都像随时要炸毛却又不得不有所收敛的狮子,抓心挠肝,进退维谷。

  月惊鸿看了沐弦歌一眼,神色略有些复杂,好似经历了一番内心挣扎,满眼里都在疑惑“到底要不要出手阻拦她”。

  但疑惑了半天,他却是鬼使神差地一动也未动。

  国主都没动,做手下的就更不敢动了。

  明书易观察了半天,终究是没敢僭越,决定装瞎到底,啪地一声站直了,目不斜视,观心自在。

  一切不过发生在眨眼之间。

  而这时候,仍在鬼迷心窍的沐弦歌已经伸出了罪恶之爪,第二次袭向了月惊鸿肩头垂落的发梢。

  她做得熟门熟路,夸得也顺口顺心:“厉害厉害,你厉害。”

  明书易绷了半天的花架子轰然倒塌,开始严重怀疑人生。

  月惊鸿仍如泥塑菩萨般一动不动。

  如果说上一次他还是有些火气的,那这一次,他已经懒得同她计较了。

  这女人处处与众不同,今日就算他大人有大量,纵着她一次罢了。

  国主陛下难得大度地想。

  “那你,还想要什么样的法宝呢?只要你提,朕便可替你寻到。”

  分明是夸下海口的说法,但由月惊鸿说出来,却无端使人十分信服,相信他就是有这样的实力,可以轻易办到这件事。

  一句话却似把沐弦歌从魔怔里拉了出来。

  她眸色一瞬间深沉起来:“假手于人,终究是不如自力更生。”

  “自力更生?”

  月惊鸿把这个新鲜词儿默默品味了片刻,赞许地点头:“说得不错。”

  果然是处处不一般,时时有惊喜啊。

  国主陛下心情大好,决定再次大度一把:“为了你的自力更生,朕决定,允你了。”

  惊喜来得太快,沐弦歌反而很淡定,冷静地问:“条件呢?”

  “哦?”月惊鸿感兴趣地一挑眉,“朕都没有提条件,你完全可以装傻,为什么一定要挑明呢?”

  “因为常识告诉我,不能随便把别人当傻子,除非你自己傻。”

  这世上的事,大抵还是公平的,期望别人给自己利益,那你就要保证自己起码也能给对方提供对等的利益才行。

  俗话说得好,能谈利益的时候还是不要扯人情,钱容易还,情不能欠啊。

  “真是玲珑剔透的人呢。那好吧,朕的条件也很简单,你将乘黄的秘密告知朕,朕就保你此去神隐山一路平安。”

  来了。

  主人与契约兽脑识相连,她明显感觉到神兽大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整个人——啊不,整只兽都不好了。

  “这样就怕了?”她在脑识中放肆大胆地调戏神兽大人,“那等下我要是说‘乘黄在我脑子里’,你猜他会不会劈开我的脑袋亲自来找?”

  乘黄恶寒地抖了两抖,不说话。

  “你不表态我可当你同意了啊。”她作死地继续逗它。

  乘黄立即炸毛,看样子是打算骂她,却在死死地憋了一会儿之后,最终选择了怒气冲冲地转过身,给她一个背影让她自行体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