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都很忙
清风不用2019-05-27 17:032,375

  神兽的背影依然圣洁,但沐弦歌却鬼使神差地只看到了它的屁股。

  于是——

  “噗!”她不厚道地笑喷了。

  乘黄绝望地想:求挠死主人而不伤害自身的方法。

  现实世界里的月惊鸿自然不会知道她脑识中的一场好戏,见她如此,当下就沉了脸。

  沐弦歌这才反应过来,他才跟她提了个要求,自己就笑喷,看上去很像是在对他的要求进行嘲讽耶。

  她赶紧忍着笑意解释:“不好意思,不是针对你……哈哈!”

  乘黄生无可恋:跟了这傻了吧唧的主人,早晚有一天不是被气死就是被害死,求解脱!

  月惊鸿脸色仍然不太好看,不过总算缓解了不少,他沉沉地问:“那是针对谁呢,女人?”

  “我叫沐弦歌,不叫女人。”她可算是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从他称呼她的第一声“女人”开始,沐弦歌就感到浑身不自在了。

  这种称呼,于她来说,甚至可算是侮辱了。

  她是战士,战士是不分性别的。

  何况,这世上女人千千万,而她,是沐弦歌!

  不过第一次见面时各种意外一齐袭击,她始终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表达对这个称呼的不喜。

  现在,她不愿意再忍了。

  “嗯?”刚刚才有所缓解的气氛,因了她这一句话,再次陷入冰点!

  明书易站在一边,几乎要被月惊鸿身上散发出的有若实质的寒意给冻成冰棍。

  苍天,他这是做了什么孽?

  再看沐弦歌,却是不闪不避,不惊不颤,气定神闲地站在月惊鸿对面,仿佛对周围骤降的温度丝毫没有察觉。

  虽然知道不妥,明书易还是忍不住在心中给这勇敢的女人竖了个大拇指。

  够种,好样的。

  两方对峙中,沐弦歌始终不言不动,月惊鸿的态度逐渐软化。

  最终,他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沐弦歌,乘黄的秘密是什么?”

  见对方终于让步,沐弦歌也见好就收:“神兽契约一旦签订,外力无法强行破坏。”

  “唔?”月惊鸿倒是有些意外,“你承认得这般痛快?”

  之前不是宁可顾左右而言它,也绝不透露出自己是乘黄的主人这一点么。

  “我认为,坦诚是深度合作的必要前提。”沐弦歌笑吟吟地看过来。

  就算她不承认,他还不是早就料到了?否则又岂会以国主之尊,大费周章,千里迢迢地深入幽国腹地?

  “这倒是个小麻烦。”月惊鸿瞥她一眼,“那么沐七姑娘有没有割爱的意思呢?”

  “没有。”沐弦歌拒绝得干脆利落。

  “哦?为什么呢?”

  沐弦歌直视着他:“乘黄一日在我身上,一日我就对你还有利用价值。一旦乘黄不在,我也就是个弃子了,随时可以被处理掉,不是吗?”

  “你不是还有土系灵力吗?”

  沐弦歌失笑:“没有了乘黄,单只一项土系灵力,倒不如说是祸患更贴切吧!”

  月惊鸿终于也跟着笑了:“你很聪明。”

  沐弦歌调皮地向他眨眨眼:“是聪明人,才会愿意跟聪明人合作呀。”

  彼此都了解对方的需求所在,不拖后腿,不搞幺蛾子,合作起来轻松愉快。

  “既然如此,书易。”月惊鸿看向明书易,对着沐弦歌点了点下巴,“你去,跟沐七姑娘商量个行程出来。”

  “你还是叫我沐弦歌比较好,毕竟你都让我叫你月惊鸿了,大家公平。”

  “一个称呼,也要纠结公平与否。”

  月惊鸿失笑摇头,完全没有意识到,虽然说出口的是一句抱怨,但他的表情却是——

  明书易目光惊恐地瞪着他家陛下:那个眼神,是叫“宠溺”吗?

  太可怕了!

  “等一下。”沐弦歌突然说道。

  月惊鸿丢了个“有何话说”的眼神过来。

  沐弦歌正色道:“严格地说,我刚才说的那句话不能算是神兽的秘密,你这桩合作亏了。”

  月惊鸿:……

  真执著。

  他一脸无奈。

  沐弦歌完全无视了他的表情,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所以公平起见,我可以再告诉你一项神兽的秘密。你想知道什么?”

  在她的猜测中,对方要么就是想问还剩下几只神兽能契约,要么就想知道神兽契约之后都能干什么。

  没想到月惊鸿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唔,叶星阑还活着吗?”

  乘黄在她脑识空间内用蹄子在地上爬拉出两个字:不知。

  “不确定,只能说,失踪了。”

  沐弦歌斟酌着词句回答,心中却在纳闷:为什么每次一旦面对月惊鸿,乘黄就一声也不肯出呢?

  而且用蹄子爬拉字这一点真的太不神兽了。

  起码也要甩着尾巴用灵力刷刷刷地划出几个字来,像烟花一样留在空中,才算是拉风吧。

  宁可姿态不雅,也不肯动用一丝神兽力量么……

  唔,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月惊鸿点点头:“嗯,很好。你去吧。”

  他挥挥手,示意明书易赶紧带着沐弦歌商量方案去,别在他跟前讨嫌。

  那两人前脚一走,月惊鸿后脚就打开了幻灵牌。

  “陛下?”国师在幻灵牌的另一端,态度殷切。

  月惊鸿垂着眼,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叶星阑可能未死。”

  国师差点跳起来:“什么?木君还活着?陛下从何得知?消息确切吗?”

  “猜测,八成确定。”月惊鸿简单吩咐,“叫飞鸾卫去查。”

  “是。”国师恭谨答道,“陛下何日还朝?”

  月惊鸿脑中现出才离开不久的那张绝色的脸。

  岂止是要还朝,还要微服私巡,带着美人畅游微国大好河山呢。

  他唇边勾出一抹不自觉的笑意:“很快。”

  国师被那笑意晃得闪了一下神。

  好在很快就清醒过来,忙掩饰地低下头,应了。

  他这方忙于暗查,沐弦歌忙于跟明书易讨论路线,其他的人,自然更不会闲着。

  韦夫人也很忙。

  她在云山堂连续召见了好几拨人,细密的计划从早讨论到晚,直到天色渐暗,才得了空闲,接过茶杯啜饮了一小口。

  “沐弦歌闭关的地方,可打听好了?”

  婢女首领弄笙忙垂首应道:“打听好了,在城外三十公里处的云台洞府。”

  云台洞府?这可并不是沐氏的产业!

  她微微一抬头,弄笙就紧接着解释:“是家主定下的,听说,家主也是在同城君大人商议之后定了这里。”

  奇壑城君,宗茂勋?

  他是怎么搀和进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