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我要你
清风不用2019-05-31 11:022,354

  脑识中的乘黄突然开口:“其实,你现在转身就走,也不算是毫无损失。”

  沐弦歌:“哈?”

  她已经有乘黄了,又不可能再找个契约兽,还能损失什么?

  “在玄灵大陆,通常一个人不能同时拥有超过一只的契约兽。但是,我可是神兽!”

  “所以呢?”

  “神兽跟其它契约兽最大的不一样就在于,神兽有单独的空间。所谓契约,其实就是主人将自己的灵台让出一部分,用来存放契约兽的力量。一般人的灵台只能切割成两份,所以才没办法同时拥有两只契约兽。”

  乘黄接着解释道:“但你与我契约之后,神兽空间共享,我的空间可以代替你的灵台,成为别的契约兽灵力的容纳场所。所以你并不需要进行灵台分割,也就不存在契约兽个数的限制了。”

  沐弦歌感觉有点不可思议:“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还可以搞别的契约兽,然后统统丢进你的空间?”

  她想像了一下,感觉没转过来这个弯:“那这契约兽是算我的,还是算你的?”

  “当然是你的!本神兽不需要那些低等的家伙!”乘黄怒气冲冲,“只是出借个空间而已!”

  沐弦歌想到那个云山雾罩、除了山下一汪清泉之外她还没见过真容的空间,作为主人,感觉有点惆怅。

  “问你个事,现在那个空间里有没有水君留下来的契约兽——的灵力?”

  乘黄说她还能契约别的,那水君肯定也能啊,契约了也是把灵力放在乘黄空间里的啊。

  它不是说空间里有水君所有的遗留吗。

  “没有。”乘黄心情又有点压抑,“主人身死,契约兽也不会活的。”

  沐弦歌:“??”

  那照它这意思,四大神兽岂不是都该灭绝了?毕竟玄灵四君死的死、丢的丢啊。

  “我们是神兽!主人身亡之前如果没有跟神兽解除契约的话,神兽就会陷入沉眠。”乘黄突然恶狠狠地加了句,“不要问我怎么还可以解除契约!只有神兽有这个功能!”

  仿佛是为了及时堵上沐弦歌的嘴,乘黄不但模样凶神恶煞,并且完全不给她思考的余地,话一说完,立刻在脑识中向她开放了空间……

  的一部分。

  沐弦歌惊呆了。

  “水君,他,是玄灵大陆哪国人?”她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乘黄面无表情:“别转弯抹角了,你猜得没错,我前主人的灵魂也不属于玄灵大陆。”

  轰!

  沐弦歌只觉得脑中一阵大响,震得她眼前发花,星星乱舞。

  其实这些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她都几乎没什么时间去想自己的来处了。

  她甚至非常豁达地把属于特种战士沐弦歌的那段生涯称为“前世”。

  因为她的确也是死过来的。

  她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遭遇了非常猛烈的爆炸,剧痛加身,眼前一黑,随即就是一白,全身上下仍能感受到无所不在的剧痛。

  在那个世界,她是死了,然后灵魂不知为什么,机缘巧合地穿越到了玄灵大陆,附在了一个同样叫作沐弦歌的身体上。

  可那个世界,毕竟是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故土啊!

  即使有心淡忘,刻意不提,又怎能完全不在乎?

  她万万没有想到,意外穿越到这片玄灵大陆,居然还能有机会看到她原来世界里的东西!

  水君秋宜信的神兽空间里,乘黄现在向她开放的这一部分,分明就是一幢宿舍楼!

  她曾去过好几所大学,学生宿舍楼基本上都长得差不多。特别是有些历史悠久的名校,或多或少还保留着几十年前的老式建筑。

  而乘黄空间里的这一幢,她一眼就认出来,绝对属于上百年历史的名校,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苏联式建筑风格!

  “他是,大学生吗?”她喃喃地问。

  乘黄:“这我并不知情。”

  也是,根本不在同一个世界,解释起来过于麻烦,想必水君也并没有对自己的出身来历详加细说过。

  “……女人,你好像要哭了。”乘黄的语气有一丝别扭。

  沐弦歌仰起头,用力咽回鼻中瞬间翻涌的湿意。

  然后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笑了:“没事,谢谢。”

  乘黄默默地瞅她一眼,岔开话题:“你如果想要这只讹兽,可以把它的灵力存放在这里。”

  “一整幢楼,就放它自己吗?”

  乘黄哼了一声:“不然呢?它可是绝品珍兽,不是随便一只什么兽!”

  哦,要是跟神兽大人比起来,分明就是随便一只什么兽咯!

  脑识中的乘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沐弦歌偷笑不已:这只神兽可真好哄。

  她只顾得在脑识空间跟自家神兽有说有笑,却完全忽略了焦灼不安不知如何回答她的讹兽。

  她刚才跟讹兽说“我走了毫无损失而你就亏大了”,把这只小东西给吓得够呛。

  现在又见她有好半天不说话,神情高深莫测,心中不禁越发忐忑。

  这个女人会不会真的转身就走了?

  它已经等了太长时间,实在不想再等了。

  算了,不管怎么样,先出去再说!

  “说真话是吗?我答应你!”它咬咬牙,“其实几百年前,也可能是几千年前——我可不是故意要骗你,是确实记不清了!有个叫逆千帆的少年人横空出世,身怀代表神眷的土系灵力,风光一时无两。我不相信他是什么神眷者,愤而去找他挑战,谁知就……”

  逆千帆?

  这是传说中神眷者的名字吗?

  沐弦歌还是第一次听到。

  不过看起来这个人修为挺高,堂堂绝品珍兽,说打就打,说封印就封印。

  讹兽忽而有些愤愤:“这么多年,混沌牵脊蕴象它们也不来救我,真不够意思。”

  混沌?牵脊?蕴象?

  “都是绝品珍兽。”乘黄懒懒地解释,“有八个呢。”

  随即又有些不耐烦:“你究竟打不打算要它啊?”

  沐弦歌对着讹兽笑了一下:“要救你呢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不会打算一点代价都不出吧?”

  作为以讹出名的珍兽,讹兽太熟悉沐弦歌现在这抹笑意了。

  那是——要开始算计的笑容!

  它打了个寒噤,觉得自己可能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但是兽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得硬着头皮问:“你想要什么?奇珍异宝这些我是没有,不过我可能知道些线索,可以提供。”

  “我不要奇珍异宝,”沐弦歌盯着它,一直把它盯到发毛,“我要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