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勉为其难收了你吧
清风不用2019-06-01 11:022,364

  讹兽好像被烫了似的痉挛了一下:“什么!”

  什么叫做要它!

  这个女人,竟想不自量力地收它做契约兽吗?

  怎么可能!它可是绝品珍兽,从不轻易臣服于人!

  沐弦歌森然一笑:“当然,你有权利拒绝,我也没什么损失,不过是转身就走而已。”

  又来威胁它!

  讹兽气得凤眼圆睁。

  但是又毫无办法。

  毕竟千百年来,沐弦歌是唯一一个找到石碑并打破它的人。

  但它还是不甘心,盯着沐弦歌一字一字地问:“我是绝品珍兽,转身就走,你舍得吗?”

  沐弦歌的眸光刷地一声直射过来。

  讹兽立刻就觉得全身上下都被她看得纤毫不差,整只兽都被她锐利的眼神给看得颤抖起来。

  它被激起了凶性,呜呜一声低啸,向她呲了呲牙。

  沐弦歌夷然不惧,倒还挺有兴致地点评:“色厉内茬,不足为惧。”

  随后在它还来不及出声反对之前,就先冷笑一声:“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契约兽我还真不缺,不欠你这个。既然谈不拢,那么,再见吧。”

  她说到做到,当真转身就走,毫不留恋。

  讹兽真的被气到了。

  竟然会有人类面对它的时候完全骗不到!还被反制了!更重要的是,竟然会有人类对绝品珍兽完全不动心!

  它不相信!

  这女人一定是在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嘴上说着不在意,其实心里老实得很。

  别看她现在走得干脆,一会儿就得折回来!

  一定是这样的!讹兽坚信。

  哼,竟敢玩弄高贵的绝品珍兽,等它获得自由了,一定把这个女人给玩死!

  但是……

  随着沐弦歌一步一步渐行渐远,它的意志越来越不坚定。

  这女人,她,她该不会是说真的吧!

  眼看沐弦歌已经快要转弯了,可她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脚步甚至没有一丝一毫放缓过!

  讹兽急了,大喊道:“你回来!有话好商量!”

  不管怎样,先诓回来再说。

  远远地看见沐弦歌似乎是耸肩讽笑了一下,没有停步。

  她的意思很明显了。

  谈什么谈?我说了,我要你。

  真的要成为一个人类的契约兽吗?

  讹兽咬着牙,左右摇摆。

  沐弦歌已经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拐角。

  她的步速不紧不慢,足够让讹兽眼睁睁地看着她整个人慢慢地、慢慢地消失。

  等到只能看到一片衣角的时候,讹兽终于崩溃了。

  “我答应你!”它闭着眼睛大叫,“我做你的契约兽!”

  然后天天折磨你!

  衣角飘飘摇摇,却终究是停住了。

  片刻之后,沐弦歌带着笑意回转过来。

  “唔,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呢。”她没有上前,只远远地站着,唇边的笑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

  讹兽屈辱得快要哭了。

  它不得不放低姿态,谦恭地说道:“主人在上,请收我做您的契约兽吧,我一定会听您的吩咐,绝无二心的!”

  沐弦歌默默看了它一会儿,启步走了过来。

  到它面前,站住。

  “我希望你记住你说的话。”她冷然道,“也希望你记住,我只给你一次机会。”

  这是警告!是威胁!

  讹兽气到爆炸,心里想了一千八百个把沐弦歌玩弄至死的法子,面上却依然赔着小心:“是,我会记住的。”

  随后它面前的女人便不再说话了。

  从讹兽的角度看去,这人类女子此时气定神闲,意态舒展,竟隐隐有天地和鸣的感觉!

  讹兽心里一惊。

  她……强悍到如此地步?

  神眷者都这么可怕的吗?

  一想到跟逆千帆打的那一架,它就忍不住要战栗。

  眼前这个女人……也像逆千帆那样强吗?

  受到密切关注的沐弦歌,此时正在细细感受封印的法则。

  乘黄告诉她:所谓封印,实质就是灵力樊笼。比如她在沐宅跟沐亦桑打的那一架,动用土系灵力把沐亦桑囚禁在六面土墙之内,其实也是一种灵力樊笼。

  不同的是,她那个樊笼没有规则,不能自行运转,灵力泄尽之后自然会瓦解。

  而封印,就是由法则来维持运行的永动机版灵力樊笼。

  所以要破封印,一般都是先弄懂该封印的法则,然后寻找漏洞,伺机破坏。

  当然,如果灵力超强,不顾法则直接上手爆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不用在乎误伤的话。

  “我好像看出来了。”沐弦歌突然低声喃喃道。

  随后她缓缓抬起右臂,五指向天,借取神兽之力,并指成刀,猛地下劈。

  劲力在天地合围的加持之下,以一个刁钻无比的角度,瞬间切入已呈隐身状态的“蛋壳”之中!

  尖锋旋指!

  灵力之光环绕讹兽旋转,速度越来越快,三圈之后,猛然爆发。

  无声之爆,光芒四射!

  封印,破!

  和“蛋”一起飘浮在半空的讹兽终于缓缓地落到了地面上。

  脚踏实地的那一刻,恍若梦中。

  它闭上眼,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足够新鲜的空气。

  已经,不知多少年了啊。

  再睁眼时,眼前的女人浴光而立,容颜精致,面目清圣,仿若神祇。

  讹兽一瞬间产生了跪拜朝圣的想法。

  随后才意识到,就在半刻之前,它还总琢磨着要玩死这女人来着。

  正在自我分裂中凌乱,女人已经淡然开了口:“被囚了太久,多年不见天日,倒也挺可怜的,我就勉为其难,收了你吧。”

  讹兽:“……”

  本大爷是绝品珍兽!绝品珍兽你听说过吗?没见识的女人!

  还勉为其难!

  你知道有多少人跪在本大爷的脚下,求本大爷看他一眼,都不一定能得到回应吗?

  不用为难了,本大爷是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

  它恶狠狠地腹诽,脸上却做出个纯真无瑕的笑容来:“你的修为这么高强,能做你的战宠,是我的荣幸。”

  “也许这不是你的真心话。”沐弦歌不甚在意地说,“不过,无所谓。”

  她口中默诵法诀,开始进行契约程序。

  神兽的契约过程非常随意,看神兽高兴,可以冗繁无比,也可以干脆利落,就像乘黄和沐弦歌那样,在不知不觉中强行被契约。

  但其它的兽,就都要按部就班地进行契约程序了。

  念完了长长的一串,沐弦歌伸出手,先取了自身一滴血,然后抬眼看向讹兽。

  按照流程,接下来就该讹兽取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