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突围
清风不用2019-06-03 11:312,411

  洞府外面说得热闹,洞府里面打得更热闹。

  黑衣人训练有素,单个的战力都不怎么样,但极其擅长配合作战,激烈打斗中,阵形丝毫不乱,死死地把沐弦歌和讹兽困在阵心。

  讹兽左冲右突,但对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退我补,你下我上,很难找到突破口。

  讹兽有些恼怒。

  毕竟片刻之前它还在跟沐弦歌夸下海口,说自己是绝品珍兽,现在却连几个人类都打不过,绝品的面子往哪儿搁?

  珍兽大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只见讹兽忽然咆哮一声,长长的尾巴像充了气似的,开始急速膨胀。

  地面元素随之暴动,一时飞沙走石,怒掩天日!

  随着尾巴的异变,讹兽的整张脸也开始暴涨,就像谁在往它嘴里打气一样,很快就涨成了圆润的气球,看上去随时都会炸掉。

  讹兽猛一张口,无声音波化作巨球,喷涌而出,与空气接触的一刹那,就产生了剧烈的音爆!

  无声之爆,最是骇人!

  就连沐弦歌也感到一丝头晕,震动不知从何而起,却似直击心灵。

  她惊讶地看向讹兽。

  超声波!

  这珍兽竟会使用超声波?

  她甚至都不能确定,在玄灵大陆这个地方,是否存在“超声波”这个后世才有的名词。

  连她都尚且如此,黑衣人就更加狼狈不堪了,个个抱着头大声呻/吟,忍耐力稍差些的,甚至开始捂着脑袋满地乱滚,嘴里不知胡乱叫着些什么。

  自来音波攻击就威力巨大,更何况是超声波呢!

  阵势已破!

  沐弦歌立刻抓住时机,双手舞动,补了一记土龙卷,把黑衣人全都卷到了数十丈之外。

  她则简短地对讹兽招呼了一声“走”,带头就冲。

  才冲过转角,第二拨黑衣人从天而降!

  跟刚才那群相比,这一拨黑衣人的单兵素质就优秀得多了,三五个人缠住了讹兽,剩下的全数向沐弦歌攻来!

  讹兽当时就急了。

  它才被沐弦歌收做战宠,才见到了以为做梦都见不到的神兽偶像,结果转头就要护不住自己的主人,就要在偶像面前丢人——啊不,丢兽了吗?

  绝对不可以!

  它一声怒吼,长尾化作利鞭,一鞭扫过,鲜血飞溅!

  围住它的几个人鲜血淋漓地飞了出去。

  讹兽速度奇快,整个身体几乎化作一道光,转瞬之间就拦在沐弦歌身前,毫不犹豫又是一尾鞭,将剩下几人也扫飞了出去。

  然后它扭过头拿尾巴对着沐弦歌,冲她喊:“抓住!”

  见沐弦歌似乎还愣了一下,讹兽焦急催促:“快!”

  一团毛茸茸的物事强行戳进了沐弦歌手掌心里。

  奇异的触感。

  随后沐弦歌的两只手臂都被这毛茸茸的尾巴给牢牢缠住,讹兽一声厉喝,带着沐弦歌一跃而起。

  飞过了黑衣人的头顶。

  倒地喷血的黑衣人们看得目瞪口呆。

  一只兔子……在飞!

  不过他们也没急着追,反正后面还有。

  “你为什么会飞?”沐弦歌惊奇地左右观察手上的尾巴,“你也没翅膀啊,难不成这尾巴还能当翅膀用?”

  真是神奇的生理结构。

  耳边风声呼啸,送来讹兽没好气的回答:“就这一下!”

  就这一下?

  话音刚落,讹兽就开始急速降落。

  几乎是直直地从半空栽了下来!

  沐弦歌:“……”

  真是,帅不过三秒啊。

  她一个旋身,借力跃起向侧方滑行,尽管仍被捆缚双臂,却是来了个漂亮的落地。

  顺便带着讹兽也避免了摔在地上的尴尬。

  “毕竟没翅膀,只会飞一下也挺厉害的了。”她倒还好心地安慰起讹兽来。

  算是看出来了,这只绝品珍兽吧,战斗力不怎么样。

  基本上没什么杀招,靠力气能撑得几时?

  好不容易有个大招超声波,读条时间还太长了。

  啧。

  讹兽哼哼一声。

  下一刻,它就直跳了起来,向沐弦歌大喊:“小心!”

  沐弦歌所站立的地面,忽然涌出许多长刺!

  讹兽惊讶地发现沐弦歌完全没有动一下的打算。

  它急得正要说话,猛然看清了沐弦歌脸上的表情。

  那是一种胜券在握的从容微笑。

  讹兽愣了一下。

  只见沐弦歌脚下的土地无端暴涨,转瞬间就掩住了所有的长刺!

  讹兽:“……”

  是它忘了,它这新主人,可是土系灵力呢。

  只要足踏大地,便无所惧!

  似乎是感应到了它的目光,沐弦歌抬眸向它看过来,脸上笑意丝毫不减,甚至还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

  这一瞬间,讹兽不知为何,心头突然涌起一奇异的感觉。

  它这数千年来都是独来独往,就算有其它珍兽作为朋友,但友情也一直很淡。

  它似乎已经习惯了凡事自己扛,扛不住了也……得扛。

  因为朋友很淡,不见得来得那么及时。

  但在这一刻,它好似猛地意识到,它不是自己在单打独斗。

  有个人和它站在一条阵线上,与它同生死,共命运。

  这种感觉,似乎还不赖。

  它那长年挂满了各种伪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发自内心的表情。

  似乎是想笑,却又不知道该怎样表达真诚的笑意。

  可是沐弦歌看懂了。

  她仍在与各种突然冒出的暗器作战,抽空向讹兽比了个大拇指。

  讹兽与她四目相对,各自交换会心的眼神。

  一人一兽重新投入战斗,很快就扫平了这一波障碍。

  “主人,你猜下一波是什么?”

  好不容易消停了,讹兽有些没话找话。

  沐弦歌也没揭穿它,只是摇头:“这谁知道呢,要看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了。是杀人,还是夺宝,还是夺宝但不伤人性命?目的决定手段啊。”

  她一行说,一行慢悠悠地往前走,却是突然停了下来。

  “这下有意思了。”她低声喃喃道。

  讹兽倾耳仔细听了听,满脸不解:“前面好像……有说话的声音?”

  宗茂勋不是声称这里没人么,怎么会有人交谈?

  难道说有救兵到了,跟伏兵碰上了,两伙人聊了起来?

  这个想法有点滑稽。

  而且问题是谁会派救兵派到这里面来呢?

  沐弦歌第一时间想到了父亲,家主沐庭。

  宗茂勋出借云台洞府给她闭关,是沐庭亲自同意了的。

  无论是不是私下有什么交易,对于宗茂勋的目的,沐庭必然知晓一二。

  派人到这里来接应,以防万一,也确实是沐庭的风格。

  但是救兵跟伏兵怎么会聊上天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