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帅哥又见面了
清风不用2019-06-04 12:022,314

  当沐弦歌带着讹兽赶到地方时,一下子就愣住了。

  怎么说呢,两拨人马她都挺熟的。

  一拨由沐语柔带队,沐浅桃亦在其中,另外还有个老头子看着挺眼熟的,应该是沐氏十大长老之末的鱼显文。

  这一拨人,沐弦歌连想都不用想,一定是来给她添堵的。

  另一拨呢,打手她一个也不认识,但那有什么关系,带头的那个她认识就行了。

  明书易!

  鱼显文正在跟明书易谈判:“明先生,此是我沐氏的家事,外人插手不太合适吧。”

  在星陨兵团的老大面前,鱼显文早就没了方才的装腔作势,态度极其小心。

  沐语柔瞟了他一眼,心中十分鄙薄。

  犹记得片刻之前在云台洞府之外,他像教训小孩一样教训于她:“城君跟沐家一向没有过多的来往,怎会突发好心,送人情与沐氏?他必然有自己的思量。我猜想这会儿,沐弦歌很有可能正在洞府里跟城君的人打起来了。你年纪也不算太小了,也该学着分析时势了!”

  当时沐语柔忍气吞声,低声下气地应道:“长老教训得是。”

  鱼显文十分得意,但又不肯表露出来,免得掉了身价,只咳嗽了一声:“看你态度可取,倒也不算不可救药。”

  呵,教训她时是多么意气飞扬,现在呢?

  什么劳什子长老,不过是个看人下菜碟的小人罢了!

  明书易半分面子也没给鱼显文留:“鱼长老想太多了,我只是来救人的。”

  “救人?救谁?”

  明书易清清冷冷地答:“自然是救沐氏七姑娘,沐弦歌。”

  “她有何危险,需要人救?”鱼显文一惊一乍,戏做得很足。

  明书易抿起唇,不悦地盯着他。

  做戏,需要有人捧场。

  没人捧场,戏就做成了滑稽剧。

  “鱼长老,各自心知肚明的事,无须多费唇舌,浪费时间。”明书易没了和他尬聊下去的耐性,将手一挥,招呼他带来的人,“咱们走。”

  “哎,你——”鱼显文说了两个字,猛地顿住了,脸上现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沐语柔和沐浅桃顺着他的视线看过来,也呆住了。

  沐弦歌站在数丈之外,双手抱胸,看好戏似的盯着这边,脸上挂着明显讽刺的笑意。

  见她二人目光投向这边,沐弦歌不避不闪,大大方方与二人对视,竟还心情颇好地打了声招呼:“二姐姐,五姐姐,你们好啊。”

  沐语柔:“……”

  她要气炸了!

  那个鱼显文长老,刚才不是在外面分析说,沐弦歌一定会在里面遭受伏击吗?

  他讲得跟真的似的,还说,咱们等一下再进去,到时候沐弦歌就算是不死,必然也是伤痕累累,狼狈不堪,还不是由得咱们摆布?

  哈!

  看看现在的沐弦歌!

  伤痕累累?狼狈不堪?

  明明挺悠闲的,你看看她的表情!

  为什么这个死女人永远运气这么好?难道说这里面根本就没有伏兵?

  凭什么!

  随后她又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沐弦歌的身边,居然跟了一只兽!

  一看这只兽的长相,就知道它定非凡品!

  直到这时,鱼显文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无法置信地叫道:“……那是,讹兽?!”

  此言一出,四周顿时沸腾起来!

  讹兽!

  传说中的绝品神兽!

  不是说八大绝品神兽,除了苍鸾之外都很久没有现身过了吗?

  现在这只讹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跟沐弦歌站在一起?

  难道说……

  明书易淡淡地说道:“它是你的契约兽了。”

  他不是在疑问,是陈述的语气。

  “不可能!”沐语柔失态地尖叫,“她哪来那么高的修为,能驾驭绝品珍兽?不可能的!”

  她实在过于惊骇,过于嫉妒,忍不住喊出了心中所想,也顾不得什么仪态不仪态了。

  讹兽漂亮的眼睛顿时向她看了过来,随后眉眼一弯,冲她笑道:“这位小姐姐,我家主人跟你有仇吗?”

  玄灵大陆,不是每只兽都会说话的。

  笼共算起来,能口吐人言的,也就只有四大神兽和八大绝品珍兽了。

  讹兽刚才说的是什么?

  “我家主人”!

  这绝品的珍兽,竟然真的与沐弦歌订立契约了!

  沐语柔一瞬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受到了冲击。

  她捂住心口,不可置信地倒退了三步。

  一抬头,猝不及防地撞进了沐弦歌看好戏般的眼神里。

  甚至还向她俏皮地眨了眨眼。

  沐语柔心头火起,灵力猛地爆发。

  却听鱼长老在她耳边一声断喝:“你做什么?”

  沐语柔一惊,灵力随即回复平静。

  只是眼神中,仍带着强烈的愤恨与不甘!

  沐弦歌却已不再理她,转而向明书易致意道:“多谢明先生记挂。”

  明书易仍是那副淡漠的模样,微微向她点了个头。

  目光在她旁边的讹兽身上一掠而过。

  天知道他淡漠自持的表面下,掩藏了怎样疯狂的吐槽欲!

  这沐弦歌的运气也太好了吧!除了陛下的苍鸾之外,其余七大绝品珍兽已经有上千年未曾现过身了!

  她是怎么得到的!

  果然不愧为国主陛下看上的女人,真是处处不一般啊!

  ——内心翻涌着无数种激烈情绪,外表仍挂着一张扑克脸的明书易,毫不留情地赶走了碍眼的那群人:“鱼长老若是无事,请速速带人离开吧。”

  话都说得这么不近人情了,如果不走,接下来必然是相杀的局面。

  鱼显文只思虑了一眨眼的时间。

  就迅速认怂了。

  打,是打不过的。

  而且得罪星陨兵团,后果实在太难预料。

  风险太大,撤吧。

  临行前,沐语柔回过头,极其阴狠地瞪了沐弦歌一眼。

  今日算你走运。下一次,你最好祈祷也有这样的运气!

  沐弦歌根本没理她。

  因为明书易催她快走,有人要见她。

  明书易说的有人,还能是谁?

  天降祥云,仙乐缭绕,雾气迷蒙,彩绸飞舞。

  两排奏乐的宫装丽人开道,后面是两排手持各种器具的仙童,再然后——

  四名侍卫抬着一张华丽无比的大床,从天而降。

  月惊鸿终于在现实世界里,复制了他第一次见沐弦歌时的盛大阵仗。

  沐弦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