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高级技术
清风不用2019-06-05 11:312,362

  “我感觉你前几次见我的时候,可能都挺委屈的。”沐弦歌真心实意地感叹。

  换来的是月惊鸿似嗔似笑的一瞥:“那你,准备怎么补偿?”

  哈?

  她就随便那么一说,这位还真好意思开这个口啊。

  “那你想让我怎么补偿?”她倒是想看看这大帅哥打的是什么鬼主意。

  “答应朕一件事即可。”月惊鸿表情诡异,“等下不许打人。”

  沐弦歌:??

  月惊鸿:“沐庭被我打回去了。”

  沐弦歌:……!!

  原来沐庭不是派人来,竟是放心不下,亲自来的。

  她心头涌起一阵酸酸软软的感觉。

  除了首长和战友,她这还是第一次体会到来自“亲人”的、毫无保留的关爱。

  家人,原来就是这样的意思吗。

  如果说紫砚带给她的是伙伴一般的互相关心,那么现在沐庭给予她的,则是真正来自父亲、来自家人的疼爱。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会是在穿越之后,在这个异国他乡,体会到真正的亲情。

  月惊鸿见她表情复杂地张了张嘴,却并没有说出来什么,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小妮子一定在偷偷感动呢,只是不好意思表露出来而已。

  不过他倒也没点破,只是不满地哼笑一声:“你的关注点还真奇怪。”

  ……

  哦,沐弦歌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刚才说的是“沐庭被我打回去了”!

  敢打她爹!

  她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月惊鸿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见她灵力已经上手,正准备发动的时候,才懒洋洋地提醒她:“不许打人。”

  沐弦歌:“……”

  她冷哼一声:“好,我不打人。”

  随即一掌轰出!

  目标却是月惊鸿身下躺着的那张华床!

  月惊鸿第一时间就察觉了她的意图,也没见他怎样动作,华床便载着他腾空而起,在空中左右挪闪,竟躲开了所有的土弹攻击。

  最终,还是沐弦歌首先放弃了攻击。

  打得好累。

  也没打到他……的床。

  见她停手,月惊鸿操控华床缓缓降落。

  床脚落地的一瞬间,地面毫无征兆地塌陷!

  四个床脚齐齐下陷了寸许,随后稳稳当当地停住。

  沐弦歌扬起终于得逞了的笑意:可算是没白费这一场忙活。

  月惊鸿却只是默默地看着她,等她笑够了,才漫声问:“解气了?”

  沐弦歌:“……你故意的?”

  哼,神气什么,总有一天,我会打到你的!她暗自加油打气。

  月惊鸿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扬了扬眉:“朕,亦在期待。”

  这家伙会读心术吗!

  沐弦歌十分不满,气呼呼地瞪着他。

  月惊鸿头疼不已,用眼神招呼明书易:怎么办?

  明书易迅速别过脸去假装不存在:对不起陛下,臣也不知道怎么办。

  月惊鸿没辙了,只好咳嗽一声,强行转移话题:“你打算几时走?”

  他这次来,是专门要跟沐弦歌会合的。

  按照上次的计划,沐弦歌将在进入闭关地之后,暗地里与月惊鸿会合,再一起踏上寻山之旅。

  沐弦歌自然知道沐语柔和韦夫人她们不会让她安安生生地闭关,于是提出要月惊鸿静等片刻之后再与她会合。

  月惊鸿表面答应,暗地里却嘱咐明书易带人前去接应,以防出事。

  明书易前脚才走,他后脚也跟了来,于是明书易的人在前面撞上了沐语柔她们,而月惊鸿则直接遇到了沐庭。

  无论如何,现在他们两个总算是会合了。

  沐弦歌没搭理他的问话。

  倒是一旁的讹兽,从月惊鸿现身的那一刻起就受到了冷落,一直没什么表现的机会,现在一看冷场了,立刻出声道:“主人,他是谁?我感觉他的气息好熟悉。”

  ——倒是忘了,月惊鸿的契约兽是苍鸾,与讹兽同为八大绝品珍兽之一,气息熟悉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而讹兽被囚千年,自然不可能认识眼前这位尊贵的国主陛下。

  讹兽一开口,月惊鸿的目光便随即转了过来。

  等它说完了,月惊鸿将手一抬,光芒闪过,苍鸾美丽的身姿从半空出现,凌厉地俯冲而下,目标正是地上的讹兽!

  所有人都跌破了眼球。

  两只美丽的、高傲的、珍稀的绝品珍兽,竟像完全没有灵力的街头小儿一般,毫无形象地扭打在了一起!

  这……

  沐弦歌却看得微笑起来。

  作为一名战士,她太了解这种感觉了。

  久违的老战友,乍一见面,第一反应都是先打一架,以示亲密。

  而且一定是这种毫无技巧、纯为发泄的打法。

  千言万语,都在这一架中了。

  她带着一种近乎于“慈祥”的笑意,默默注视着打成一团的两只。

  月惊鸿仍是支颐垂眸,仿佛漠不关心。

  但若仔细去看,就会发现他长长的睫毛下,垂掩着的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温润笑意。

  这女人,不知道又想到什么了,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真是难得。

  两只珍兽打完了架,互相搀扶搂抱着到一边叙旧去了。

  月惊鸿这才又问了一遍:“你打算几时走?”

  “现在啊!”沐弦歌一脸惊奇,“怎么你们这边要出门还得算个良辰吉日吗?自然是越快越好,免得节外生枝啊。”

  月惊鸿没接她的茬,只用眼神示意明书易:干活了!

  明书易麻溜地跑过来,伸手在半空里一抖,抖出来一件物事。

  在沐弦歌看来,这件物事长得挺眼熟:帐篷?!

  明书易先恭恭敬敬地把他们家陛下请进去。

  这帐篷可能是见风就长,居然一下子变大了不少,把月惊鸿连同他的床一起吞了进去。

  随后明书易又请沐弦歌入帐。

  沐弦歌掀帘而入,上下左右略一打量,心中吃惊不少:这里面居然如此豪华,吃穿住用一应俱全,更兼布置得金碧辉煌,完全可以说是一个移动的皇宫了!

  明书易最后携着两只珍兽一起进入。

  他拿出一个圆盘,左左右右摆弄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校正方向。

  然后他将圆盘向空中一抛。

  那圆盘就稳稳当当地定在了半空,盘上两根指针,一红一蓝。

  明书易将手一拍,帐篷便带着一行人飞了起来。

  这时候沐弦歌注意到,蓝色的指针纹丝不动,而红色的指针则随着帐篷的移动,不断在修正方向,渐渐向蓝色靠近。

  指,指南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