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意外来客
清风不用2019-04-24 12:022,330

  沐宅门前人头攒动,在三五成群的窃窃私语声中,第一队车驾浩浩荡荡地驶了过来。

  “颖川郡王携贤妃娘娘到!”皇家借给沐氏暂用几天的太监扯着尖细的嗓子高声唱报。

  家主夫人韦氏早带着一干人等恭敬侍立,准备接驾。

  万众瞩目中,车帘缓缓打开,颖川郡王牵着沐贤妃的手,微笑着双双走出。

  韦氏迎了上去,一番觐见礼仪之后,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贤妃凝起双眸,缓缓将在场诸人都打量了一番,随即,微微蹙起秀眉。

  韦氏心中一个咯噔。

  今日皇室诸王盛情而来,沐家作为东道主,家主居然没能亲身迎驾,实在失礼至极。

  但她也没什么法子,沐庭三年前的闭关事发突然,什么也没有交待,她根本不知道沐庭几时出关。

  咬了咬牙,韦氏正要开口解释。

  却听贤妃不悦地询问:“这一众沐氏子弟都来齐了吗?”

  不问家主问子弟?

  韦氏心中疑惑,快速向身边看了一圈。

  好像……都在啊?

  贤妃:“七妹妹安在?”

  她可是听说了,沐七姑娘盛大回归,还闹出了不小的动静。这次她来,对这位七妹妹也是抱了别样的心思的。

  这句话一问出来,在场沐氏众人的脸色当真是精彩万分。

  韦氏当场就涨红了脸。

  作为主母,她就算平时再不待见沐弦歌,也不该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忽略了对方的存在。

  尴尬过后,随即就是一阵怒意!

  这个废物怎么回事,专门在重要场合掉链子,给她丢人!

  沐氏几个年轻一辈,脸上愤怒有之,嘲讽有之,不屑有之,不甘亦有之。

  韦夫人含着盛怒,清咳一声,正准备吩咐人去查问七姑娘何事迁延。

  一道嗓音天籁般传入:“臣女在此。”

  顺着声音来处寻去,视线交会的一刹那,惊雷炸响在头顶与心间。

  那女子一袭明黄外袍,腰间简简单单地系了条丝绦,越发衬得纤腰一握,风姿绰然。再看那一张脸——那张脸怎么说呢,电闪雷鸣间,已经失去了形容的力量。

  黑白天地间唯一的一抹亮色,就是她了。

  饶是颖川郡王见多识广,此时也不由得片刻恍了神。

  贤妃瞥他一眼,不动声色地捏了捏两人互牵的手。

  颖川郡王遽然回神,心中暗道差点丢了人,面上却是极其自然地对着沐弦歌点了个头,语气如同自家兄妹般亲昵:“白日里风大,七妹妹该披件外套的。”

  贤妃听见,立即偏头向太监使个眼色,解了自己的披风下来。

  太监小跑着上前,小心翼翼地给沐弦歌披上。

  贤妃亲自解衣相赠,这可真是天大的面子了!

  一时之间,现场众人无不深受震动:颖川郡王这是在表明立场吗?

  颖川郡王却知道沐远杭看懂了自己的意思,顿时大为感动,看向贤妃的目光温柔似水:“爱妃,不要在门口吹了风,咱们进去吧。”

  他牵着沐远杭的手,优雅地走进了萧宅大门。

  经过沐弦歌身边时,状似不经意的一瞥,惊艳之色难以掩饰。

  沐远杭在一旁看得分明,心中暗暗点头:王爷看上去很满意,是该考虑从何下手的事了。

  她亦看向沐弦歌,眼神中充满暗示。

  沐弦歌假作顺从地低头行礼,顺势躲开了贤妃的注视,藏在阴影中的秀眉不悦地蹙起。

  这位大姐姐看她的目光,可真让人不怎么舒服。

  这一番电光火石之间的目光交会,落在有心人眼中,嫉恨之火不禁冲天而起,几乎焚尽理智。

  沐语柔低眉顺目,掌心却早已紧握成拳,青筋暴起。

  身边的沐亦桑和沐凯也是满目仇恨,暗中瞥向沐弦歌的眸光,似要将其拆吃入腹。

  沐浅桃倒还算镇定,神色莫名,不知在想什么。

  “湘王到!”

  尖细的嗓音将沐语柔瞬间拉回现实,听闻湘王的名号,她忍了又忍,才堪堪忍住扭头去看的渴望,暗暗挺直脊背,做出最端庄恭谨的模样。

  湘王姬咏启在万众瞩目中施施然步下车驾,面带微笑,眉宇含情。当他专注地看向谁时,就好似对那个人特别珍而重之一般。

  这样的神情,配上他极为出挑的长相,难怪在众人之间知名度是那样的高。

  更何况他还素有“贤王”之名。

  人品相貌俱佳,又是出身皇室,湘王几乎是整个奇壑城少女们共同的梦中情人。

  韦氏率众向他行礼时,湘王朗笑着说快快免礼不要客套,众人随意即可。

  沐语柔几乎掩不住唇角的笑意,鼓起勇气抬头看向湘王,仪态万方地再次行了个礼:“湘王殿下果真不愧贤王之名,令人心生感佩。”

  湘王含笑回礼致意:“二妹妹客气了,不过是些虚名,不敢当的。”

  湘王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她说话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沐语柔仍然欣喜无比,脸上的笑意也跟着灿烂了许多。

  却见湘王目光一转,落到了人群后面的沐弦歌身上,瞬间愣了一下。

  随后整个人都神采飞扬了起来。

  “七妹妹可好?”摆出了比方才更加温和更加亲切的笑脸,湘王温声询问。

  他——他竟然又被沐弦歌那个贱人给迷倒了!而且还主动问她话!

  沐语柔原本松开的拳头再度握紧,用力之大,竟将掌心掐出了血。

  他都没有主动与自己说话!

  为什么!凭什么!

  沐亦桑极轻极轻地冷哼了一声:“她什么东西,也配跟湘王说话!”

  沐语柔眼中几乎喷出火来。

  韦氏如刀子一样的目光随后便至,沐语柔打个寒噤,低下了头。

  沐弦歌恰在此时开腔:“感谢湘王殿下关怀,一切还好。”

  湘王又定定地看了她片刻,似在确认她这话的真实性,末了才轻轻一点头:“若是有什么困难,尽可来寻我。”

  沐弦歌瞟他一眼,微低了头。

  天湟贵胄们依次进了沐宅大门,由韦氏事先安排好的接待者一一服侍。

  最后一辆马车驶来时,唱报的太监也有点懵。

  怎么说呢,跟前面那一堆比起来,眼前这辆马车普通得有点过了头,而且车上也没有任何标识,实在看不出这是谁的车驾。

  韦氏正要亲自上前询问,却见车帘一掀,一名中年人缓步走了出来。

  唱报太监和韦氏的脸色当时就变了。

  “明先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