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惊鸿,又见惊鸿
清风不用2019-04-23 11:312,337

  都中第一大家族十年一度的大比,无论引发怎样程度的麻烦,都是不足为奇的。

  比方说,沐宅附近的道路本就宽敞,为了迎接各路贵客,沐氏这段时间又进行了紧急拓宽。

  但很显然仍未能满足实际需要。

  道路两旁人头攒动,挤满了前来凑热闹看八卦的热心群众。

  “那边是颖川郡王的车驾吗?不得了,如此豪华!”

  “这可算是贤妃娘娘回娘家了,当然要给足面子的!”

  沐氏大姑娘沐远杭,德才兼备,早被聘为颖川郡王的贤妃。

  围观人群忽然一阵巨大的骚动。

  “哇那边那个标志,快看快看!湘王!”

  “湘王!居然是湘王诶!让开让开,快让我看看!”

  “别做梦了,湘王殿下天湟贵胄,哪里是你能看得见的。”

  “啧,太可惜了。”

  “湘王后边的是浃江公主吧?同为沐皇后所生,这兄妹俩当然要同时出现咯。”

  车轮辘辘辗过,围观者蓦地又是一阵小小骚动。

  “竟连几乎不露面的楚安郡王也来了!”

  “我的天,沐家面子可真大!”

  如此拥挤的情况下,意外总是不可避免。

  通道转弯处,两套车驾不偏不倚地正面遭遇!

  一个要往南,一个要往北。

  往北去的很显然冲的是沐宅方向。

  往南去的,头车马夫十分嚣狂:“喂,长没长眼啊,我家公爷的路也敢挡!”

  对方马夫凝神一看,车驾侧面拉风地扯着一面旗子,上书一个龙飞凤舞的“秦”字。

  秦国公!

  幽国三公之中仅存的一位!

  先还伸着头准备看热闹的众人在看清旗子上的字后,瞬间一哄而散。

  谁家的热闹都好看,惟秦国公家别说看,连看的样子都不要做出来,最好是有多远躲多远。

  至于原因嘛,实在是这位秦国公嚣张狂傲得过了头。

  仗着自家车队头车用的马是从明国交换而来的、精心魔改过的不世神驹,若是有人敢挡他的道,他就敢直接纵马碾过去!

  仗着三公唯一在世者的身份,就算是进贡给皇室的东西,如果不幸被他看中了,二话不说就敢抢了去!

  仗着国主对他近乎无限的纵容,在奇壑城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偏偏还没人敢拿他怎么样!

  真不知这次又是哪个倒霉蛋冲撞了这尊惹不起的大神。

  对面马车静寂了片刻。

  秦国公的马夫顿时不悦:“说你呢,聋了?”

  背后车帘内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怎么回事?”

  这声音尖锐却没有中气,一听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

  马夫连忙低声禀报:“对面有个蠢货拦路。”

  “那还废什么话?碾过去。”

  马夫精神大振,高声应道:“是!”

  随即拉起套索,呼喝两声,神驹仰天喷出一股鼻息,只怕下一刻,对面就是车毁人亡的飞来惨祸了!

  却在此时,从静止不动的马车内猛地释出一股威压!

  绝对的压制之下,秦国公的神驹早被吓得僵立当场,抖如筛糠,拼命想要后退,却偏偏为威压所制,竟是半步也动弹不得!

  神驹尚且如此,驾车的马夫更是面如土色,直接萎顿地趴到了车辕上。

  帘内发出一声惊恐的短促尖叫,随即没了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吓昏了。

  在车夫战战兢兢的注视中,对面马车帘子掀开,一名中年人跨步而出。

  “明……”车夫牙齿上下打架,仿佛用尽了力气,才嘶哑地吼出一个字。

  中年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借过。”

  恐怖的威压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车夫哪敢说半个不字?别说拒绝不可能,就连答应,亦是艰难无比。

  用尽了吃奶的力气,车夫才勉强僵着脖子小幅度地点了个头。

  “星陨兵团明书易,向贵主致意。”

  听到他刻意强调“星陨兵团”“明书易”两个名字,车夫即使在重压之下仍然身躯一震,原本就惨白如雪的脸色竟隐隐有了几分透明的感觉。

  与幽国最大的佣兵团作对,这可真是嫌命太长。

  这会儿他肠子都悔青了。

  明书易不再理他,闪身进了帘内,马车缓缓启动,那恐怖的威压直到此刻才一点一点地散去。

  秦国公的车夫如蒙大赦,忙不迭地让出道路,请对方先行。

  马车内。

  一条颀长的人影支颐侧卧,身姿优雅,狭长的凤眸半开半阖,似是漫不经心,却是一切尽在掌握。

  一贯高冷傲气的星陨兵团之主才一掀帘进来,立刻恭敬地屈膝下跪:“陛下,办好了。”

  月惊鸿“唔”了一声,懒懒地朝旁边的座位挥一挥手:“坐吧。”

  明书易恭谨应一声“是”,却也不敢坐实了,只是侧着身子,占了一小半座位。

  如果不是马车空间有限,站立不得,他是绝对不会在国主面前坐下的。

  “十几年不见,也没有什么话要对朕说的?”直等他坐好了,月惊鸿才随意开口问道。

  国主大人的体贴之意,明书易当即就感受到了,面上一派感动:“陛下的修为进展神速,人所不及,是微国之福,亦是臣之福。书易愿为陛下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他这句话倒不是在拍马屁表忠心。

  单就方才月惊鸿吓唬秦国公的那一下,这等功力,以他走南闯北的见识来说,在整个玄灵大陆,恐怕都难逢敌手!

  当年他与月惊鸿分别之时,已是感到这位年轻的国主灵力强大、法术高超,十几年过去,他自认大有进境,可在月惊鸿面前,仍然瞬间就被秒成了渣渣。

  国主陛下真乃神人也!明书易发自内心地觉得,这种感觉,就叫做“高山仰止”吧。

  就说那次去见沐弦歌,陛下竟然浩浩荡荡地把几十个人一起拖进意识空间,实力恐怖到难以形容!

  强者,自然会得到真心的臣服。

  他顿了一下,斟酌着问道:“国主当日,为何没有动过乘黄呢?”

  月惊鸿轻笑一声:“朕发现了更有意思的玩法。”

  什么玩法更有意思,他没说,明书易也不敢问,只说:“四大神兽互有感应,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其实现在也并没有人知道,通过乘黄,到底能不能找到凤皇或者祖龙的踪迹。”

  “那又如何?”月惊鸿垂下双眸,“朕想要,就一定会得到。”

  包括凤皇或者祖龙,也包括——

  脑海中掠过一张精致绝伦的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