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阴差阳错
清风不用2019-12-01 14:112,394

  偏院内。

  知秋替自家姑娘拢了拢衣领,劝道:“外面有些冷,进屋吧,姑娘。”

  沐浅桃抬眸望着某个方向,闻言微微把头一偏。

  知秋叹了口气:“姑娘,站在这里什么也看不到的。”

  “我知道。”沐浅桃不以为意,“我不用看,只要想就可以了。”

  她仰起头,脸上显出一种似悲似喜的复杂情绪来:“一天过去了。”

  应该已经起效了。

  若是她还没机会动用到灵力,可能只会觉得全身乏力,头重脚轻,昏昏沉沉。

  若是不幸遇到什么险情,要用灵力的时候,就会惊恐地发现,为什么一使用灵力就会全身剧痛?

  知秋觑着自家姑娘的表情,犹豫了一下,面上显出忧虑的神色来:“姑娘,难道说那丹药真的有问题?这会不会太胆大了些?姑娘不怕被查出来吗?”

  沐浅桃看了她一眼,似是十分欣悦:“我怎么会那么傻呢。药没有问题。”

  “啊!那难道是香料有问题?新换的香料不是冰犀?”

  “当然是冰犀,而且是上好的冰犀。”

  “那……”知秋疑惑了。

  “她就是想破脑袋,也不可能想到是哪里有问题。没有人会告诉她的。”

  沐浅桃嘻嘻一笑,转身走进了屋内。

  夜深人静,平躺在床的沐弦歌眉头死死蹙在一处,极力隐忍着什么,却渐渐力不从心。

  一种无力的感觉从内而外逐渐散发,她像是被人抽空了全身的力气,软绵绵的仿佛一团棉花,任人摆布。

  她想要起身,想要叫人,但却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这情况,很像是被人下了药。

  沐弦歌心中冷然。

  无论是谁这样对她,都是小瞧了她!

  她咬着牙,忍着剧烈的不适,努力将全身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右手手指,慢慢地挪动,随后,一把狠狠地掐住了自己的太阳穴。

  剧痛袭来,脑内瞬间清明。

  却在此时,跃动的水滴标志很快再次从眉心出现。

  白光过处,景物转换,沐弦歌再一次被乘黄拖进了空间。

  千里之外的微国皇宫内,侧卧闭目的月惊鸿倏然睁开了双眼。

  “乘黄……”他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玉如意,“是朕的。”

  “啧,你也太粗暴了。”神兽空间内,沐弦歌作势拍拍身上的尘土,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却在下一刻,就惊讶地差点又栽倒在地!

  通体纯白的神兽立在泉边,面无表情:“这是虚拟空间,无尘无土。”

  沐弦歌感觉自己再次从它的脸上活生生读出了“嫌弃”二字。

  但是这些通通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乘黄不是闭目俯卧,是站着的!活生生地站着的!

  “你怎么有力气站起来了?”

  哇,神兽不愧是神兽,只是淡淡地站在那里,就能使人错觉它全身上下都在散发圣洁之光诶!

  乘黄默了一下,再开口时居然难得地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拜你所赐。”

  沐弦歌指指自己:我?

  “总不会是我的灵台一下子由不入级提升到三四五六七八级了吧?”沐弦歌心情大好,没事逗神兽玩。

  果然这傲娇神兽立刻皱起了脸:“怎么可能,你想太多了!”

  神兽大人高傲地瞥她一眼,难得好心地解释:“那个沐浅桃本来想对付你,阴差阳错却成就了我。”

  它好一顿解说,沐弦歌这才明白原委。

  回气丹的确是通用丹药中颇为难得之物,跟沐弦歌的土系灵力也没有冲突。

  冰犀也是好物。

  可惜此二物却性情相冲,混合时将产生一种起效先慢后快的剧毒,在两三天内就可以完全吞噬一个人的所有灵力修为。

  而房间里新换的冰犀由于特别纯、杂质特别少,所以跟回元丹混合的速度也特别快。

  所以这才一天,沐弦歌就已经有了异状。

  真是好阴毒的算计。

  然而对于乘黄来说,冰犀点燃在现实世界,进入沐弦歌体内的那一丁点儿对它毫无影响,只有被沐弦歌彻底吸收的回气丹能够滋润到它。

  于是它吞掉回气丹,力量获得了提升。

  它得以回到半实体状态,沐弦歌则顺道解了毒。

  半实体的意思是,在沐弦歌的脑识空间内,它可以拥有实体。

  “从事实上来说,这次是你帮助了我。”

  沐弦歌咂摸了半天,才慢慢品出来这傲娇神兽是在委婉地表达谢意。

  过于婉转,她差点没接收到。

  “真够不容易的。”她摇着头感叹。

  乘黄当然知道这是在吐槽它,静默了一下,终于别别扭扭地说道:“不管怎样,谢谢你了。”

  “怎么我听到的却是:不管怎样,这女人好烦啊。”

  乘黄扭过头:“难道不是吗,女人?”

  沐弦歌被这动不动就欺上灭主的战宠气到忍不住笑了出来。

  “是是是,在神兽大人的眼里,我这个愚蠢的人类大约早就和一无是处划上等号了。”

  在这种力量为尊的世界,大部分上位者见到她这样的人时,都会这么觉得。

  呃,好像,除了一个人。

  眼前闪过一张惊世绝伦的脸,和那总是侧卧在床的仙姿……

  停停停!这都什么形容!

  乘黄瞬间黑了脸:“女人,我警告你,不要把本神兽和人这种弱鸡品种相提并论!”

  这傲娇神兽好好玩啊!

  沐弦歌心中早就笑到生活不能自理,面上却仍维持着严肃神色:“我们人,和弱鸡这个品种也不能相提并论。”

  乘黄不搭理她。

  沐弦歌装模作样地叹口气:“唉,被自家契约兽天天嘲讽鄙视,我这个主人可真够失败的。”

  “你还是有那么一点可取之处的,虽然练功麻麻,不过身体素质还不错,否则也练不了土系,毕竟这在上古传说中是神才会练的一系。”

  乘黄不情不愿却又实事求是地夸了她两句,觑着她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脸,慢条斯理地又加了一句:“如果此刻没有在心中笑得仿若癫狂的话,说不定你会更可取一些。”

  我去。

  怎么忘了这货会读心呢!

  沐弦歌差点羞愤自杀。

  乘黄慈爱地回了她一个字:“呵。”

  呵这个字,可谓是汉语文化之博大精深的一个深刻体现,具体表现在,这小小的一个字,可以同时表达一万种情绪。

  沐弦歌很快就体验到了这一万种情绪的严重后果。

  她被乘黄强押在神兽空间内,惨无人道地操练了一天一夜。

  神兽曰:主人菜鸡则战宠菜鸡,此神兽所不能忍也。

  明天,就要大比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