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神兽
清风不用2019-04-22 15:312,466

  沐宅,曼和院内。

  沐千朵惊魂未定地拉着沐语柔的手,恐惧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二姐姐,你看到了吧!看到了吧!她、她是怎么回事!”

  明明在剪秋谷中受到那样恐怖的酷刑,浑身上下都没有一块好肉了,怎么还能完好无损地自己走回沐宅?

  第一眼看到沐弦歌出现的时候,她甚至以为自己见到了鬼!

  天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了没有当场尖叫出声!

  她过于惊惧,手上一个失准,沐语柔被她捏得几乎痛叫出来。

  “出息点!”沐语柔嫌恶地一把甩开沐千朵的手,“别管她是人是鬼,敢回沐宅,就要有再死一次的觉悟!”

  她表情狰狞语气狠辣,沐千朵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吓得连害怕都忘了,呆呆地看着她。

  惊觉自己的失态,沐语柔用力闭上眼,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再睁眼时,已经恢复了言笑晏晏镇定自若的模样,拍拍沐千朵的肩:“三妹妹,事情已经这样了,怕是没有用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处置那贱人。”

  话是这样说,其实沐语柔心中也是忐忑的。她还从未见过这等不可思议的事,一个人被折磨到奄奄一息,转眼间竟能好好地自己走回来?

  还有,那贱人喉咙明明已经被烫哑了,竟能若无其事地开口说话?

  最不可思议的是,明明是个傻子白痴,现在看起来竟像是正常了!

  这真的是那个贱人吗?

  该不会是什么人心怀叵测,故意冒充的吧?

  沐语柔心念电转,回头吩咐婢女琉璃:“派人去剪秋谷查探一下。”

  琉璃领命去了,沐千朵这才弱弱地问:“二姐姐,你是觉得那个白痴能反杀红玉?”

  怎么可能!愚蠢!没脑子!

  不动声色地压下自己的厌恶,沐语柔淡淡摇头:“那个白痴做不到,但不代表别人做不到。”

  “……什么意思?”沐千朵木然呆问。

  沐语柔:“我自有计较。”

  这意思就是,你识相点,别烦我了。

  沐千朵张了张嘴,看看沐语柔若无其事的脸色,到底忍住了。

  同一时刻。

  好不容易哄走了过于激动的沐之桐,沐弦歌快步回到属于自己的咏瑟居内。

  才进大门,就见一个人风一样扑了上来,语带哭腔:“姑娘你可回来了,半个月了,我以为你……”

  正是咏瑟居的婢女首领,紫砚。

  紫砚抹着眼泪,絮絮叨叨着这半个月都没什么人费心去寻找沐弦歌,她一个婢女又没什么办法,只能干着急,又絮叨姑娘在这宅子里过得不容易。

  一边絮叨,一边像照顾小婴儿一样,牵着她进了门,打水亲自替她洗漱擦拭更衣。

  温热的毛巾轻柔拂拭,一路擦出了一张绝色的面容。

  沐弦歌心下感慨,一眼瞥见洗毛巾的水变得脏了,遂动念要挣脱紫砚的手,去倒那脏水。

  才一用力,紫砚的脸色却倏地变了:“这是什么?”

  她慌张地伸手抚摸沐弦歌的额头,却在不及反应的一瞬间,被莫名的力量震得倒退几步!

  “姑娘!”紫砚大惊失色,看着沐弦歌的脸,满目担忧。

  沐弦歌心念一动,抬眸去找镜子。

  紫砚已经眼疾手快地将镜子捧到了她面前。

  镜中人肤如凝脂,明眸皓齿,本是多么完美的一张脸,此刻在额头上却渐渐显出了一个奇特的图案。

  极致简单的一笔,像灵动轻盈的水滴。

  仿佛活的、有生命力一般。

  在沐弦歌若有所思的注视下,那水滴图案愈发清晰,从纹身贴变成了烙印。

  烙印越来越耀眼,忽然白光一闪,沐弦歌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下一刻就来到了一个奇特的空间。

  千峰叠障,泉水叮咚,云雾飘渺,树木葱茏。

  重点是云雾飘渺。

  雾太重了,什么都朦胧,她只能看清眼前的部分。

  就是山下的一汪清泉。

  泉边俯卧着一只兽,通体纯白,状似狐狸,却在背上有一只突兀的角。

  乘黄?

  “哼。”傲慢纠结又嫌弃的声音直接响起在脑识中。

  确实是乘黄没错。

  沐弦歌正好有事相询:“请问之前是你治好了我的伤吗?”

  “废话。”语调微微上挑,除了傲慢,还多了几分傲娇。

  挺有脾气啊。

  沐弦歌点点头:“所以我被莫名卷到沐宅,也是你干的咯?”

  乘黄:“你不是想离开剪秋谷?”

  是,是想。

  我可真是谢谢您了。

  乘黄闷了一会儿,开口道:“女人,你这句谢谢,感觉怪怪的。”

  “两件事。”沐弦歌伸出两根手指:“第一,你如何能探知我的内心想法?第二,你与我额上突然出现的水滴标记有何关联?”

  乘黄又闷了一会儿才答:“我的空间与你的脑识相连,水滴就是连接的标志。”

  “那你跟我是什么关系?”

  乘黄:“你是我的契约新主。”

  话语中充满着心不甘情不愿,就差把嫌弃二字端到她面前了。

  沐弦歌:“……”

  契约?新?主?

  她这原身连灵力都没有,怎么契约?

  “本神兽契约的是你,不是沐弦歌。”

  这句话她听明白了,意思是神兽大人知道她是穿越的。

  ……等等!

  神兽?

  野兽灵兽珍兽神兽,神兽可是最高的一级,而且据说整个玄灵大陆只有四只!

  逗她呢?

  她很特殊吗?或者有什么利用价值?

  “要不是本神兽的前任主人指定要你,本神兽才不会——”

  傲慢纠结又嫌弃,另外还加上了怨念。

  沐弦歌突然发问:“从我进来到现在,一直没见你动过,你受伤了?与我对话使用的不是本体?”

  乘黄在她脑识中的表情瞬间炸毛:“如果不是为了找你!哼!”

  ……行吧,您老人家劳苦功高。

  “那我现在能帮你做什么?”

  “你是不是问反了?你契约了我,难道不应该好奇我能给你带来什么帮助?”

  乘黄不给她发问的机会,紧接着自问自答:“我这空间里有前主人留下的所有东西,现在都是你的。有了这些,你就算想称霸玄灵大陆,也不是问题。只要,你有本事取用。”

  沐弦歌点点头:“所以呢,我能帮你做什么?”

  脑识中的乘黄看了她一会儿,神色别扭起来:“女人,你还可以。”

  似乎不习惯夸人,紧接着又变成了嫌弃:“但你现在修为太差了,这空间里的东西连看也看不到,更别说拿到了。本神兽不用人帮,你好好修炼就是帮了。”

  话音一落,沐弦歌就被凭空扔进了清泉中,颠倒几个来回又很快被丢出来。

  她敏锐地察觉体内似乎发生了某些变化,有种隐隐的力量呼之欲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