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今非昔比
清风不用2019-04-22 15:352,551

  难道说,是灵脉通了,她拥有了灵力?

  她能修炼了!

  念头才起,怀里已经多了本书。

  “土系灵力入门修炼秘笈,拿去好好研究。”

  等等,土系?为什么她会是土系?这玄灵大陆不是只有金木水火四系吗?

  莫非,原身是个废柴的原因是土系灵力在玄灵大陆水土不服?

  “哼,算你有点小聪明。”

  直到想通了这一节,乘黄大爷才端着架子开口解释:“沐弦歌的母亲经历离奇,机缘巧合之下生出了身含土系灵力的孩子,受到玄灵大陆规则的压制,这灵力一直没能表现出来。现在,你的机会来了。”

  “向前主人证明你的实力吧!”

  白光又是一闪,沐弦歌,被自己的契约兽扫地出门。

  甚至连招呼都没打一声。

  附赠嫌弃一句:“下次进来之前先把自己的麻烦解决!”

  ……

  那是她自己要进去的吗?

  意识归位,沐弦歌这才察觉这趟出入是纯精神的,身体并没有移动过。她才一睁开眼,就看到了焦急呼唤的紫砚。

  和双手环胸、慵懒倚门的沐千朵。

  “琉璃,你说沐千朵这个蠢货会不会跟那白痴打起来呢?”

  曼和院内,打探出了剪秋谷最新情况的琉璃站在沐语柔身后,听闻沐语柔的问话,脸色稍稍有些僵硬。

  “也许会……吧。”她小心翼翼地回答。

  沐语柔脸上的表情无法形容:“那,你说那个白痴还是原来的白痴吗?”

  根据刚才探子的回报,剪秋谷中既不见红玉也不见沐弦歌,地上倒是有具烧焦的尸体,焦得太厉害了,看不出来到底是谁。

  或许应该去求助银月楼,他们肯定有办法查出死的到底是谁。

  但不管死的人是谁,活着的那个,都绝不可能是现在的沐弦歌!

  琉璃的身体剧烈地哆嗦了一下,无法言说的恐惧攫住了她整颗心,使她一时说不出话。

  沐语柔回头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而在此时的咏瑟居内,却正上演着完全不同的场景。

  沐弦歌起身,转头的一瞬间,跟在沐千朵身后气势汹汹要来闹事的仆从们全都呆住了。

  就连沐千朵也呆住了。

  眼前这倾国倾城的美人是谁?

  沐氏七姑娘的傻子形象在国都早已深入人心——衣衫永远破烂、头脸永远脏污,以至于她长了十五岁,都中竟没有几个人记得她真实的模样。

  可是现在的她,明眸皓齿,顾盼神飞,绝逸飘渺,清冽出尘!

  放眼整个幽国,怕是都很难找出与之相匹敌的美貌!

  对方呆愣,沐弦歌自己也呆愣了一下。

  脱离神兽空间的一瞬间,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就好像有什么人在紧紧地盯着她似的。

  她甚至能略微感应到那道灼热视线的主人此刻的心情,是比视线更殷切三分的渴望。

  ……渴望?这什么鬼?

  谁在看她?

  千里之外的豪华宫殿内,视线的主人抿紧双唇,一言不发。单凭一个下巴,这张脸就已经称得上祸国殃民了。

  身旁一人华衣博冠,优雅地弯腰行礼,强作淡定的语气掩藏不住些微的兴奋:“锁定了,没错,是乘黄的气息!请国主准备一下,马上就去见它吧!”

  “国师何必如此心急,朕的东西,跑不了。”漫不经心的语气,透着上位者的傲然。

  “那要不然,明先生不是才带着兵团回幽国吗,请他在那边多加关照吧!”

  他的语气过于殷切,那位国主终于微微偏过头来,勾唇一笑,摄人心魄:“国师这般着紧,别人还以为朕不是去抢东西的,而是去联姻的。”

  国师被一个明目张胆的“抢”字噎得半晌无语。

  国主却已经移开了视线:“书易知道该怎么做。”

  他音调渐低,仿若呢喃:“很快……呵,乘黄,别让朕失望啊。”

  那道视线——到底是谁?沐弦歌皱起眉头。

  意识归位,眉间水滴标志不知何时已悄然消失,现在的她,完美到无法言喻。

  “你们要干什么?”

  紫砚紧张的质问将众人从呆滞中拉了回来。

  沐千朵冷哼一声,眼里的厌恶鄙视毫不掩饰:“一个傻子,失踪了半个月,是怎么自己找到回来的路的?沐弦歌,你要给个交代!”

  交代?

  沐弦歌同样回她一声冷哼:“我需要给你交代吗?你以为你自己是谁?”

  “你!”

  这贱人敢回嘴!还真是翅膀硬了,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沐千朵怒火中烧,失了理智,张牙舞爪地尖叫:“你在跟谁说话?我是你三姐姐!没教养的东西!”

  她停了一下,突然想起沐弦歌此次回归的种种不合理之处,又想起沐语柔那句语焉不详的“她做不到不代表别人做不到”,忽然灵光一闪,难道说这个货是个冒牌的?

  沐弦歌被折磨成了什么样,她可是亲眼所见,怎么会转眼就好端端地自己走回来!

  除非换人了。

  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沐千朵脑子一热,冲上前去一把揪住沐弦歌的衣领:“说,你是哪里来的奸细?哈,要冒充沐家的人,也不打听清楚,还非得冒充个傻子!这下露馅了吧!我今日就替沐家——”

  张狂的叫嚣声戛然而止,“啪”地一声脆响,在场诸人都惊呆了!

  沐弦歌,居然扬起手来,毫不留情地扇了沐千朵一巴掌!

  看似轻描淡写,但这可是特种兵王的一巴掌!

  沐千朵脸上立刻浮起一个清晰的掌印。

  沐千朵一双眼睛瞪得恨不得要脱眶,脸上的表情恐怖到几乎扭曲,咬着牙不可置信地喃喃:“你、你打我?你这个贱人居然、居然敢打我?”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沐弦歌一根一根地掰开沐千朵揪住她领子的手指,表情是事不关己的漠然:“你自己动手在先,就别怪我反击。”

  她的唇角缓缓勾出一个摄人的冷笑:“念你是初犯,这只是稍做惩戒。下次,可能我就没这么仁慈了。”

  这声音不大不小,不紧不慢,不慌不忙,但是任何人听了,都绝不会认为这句话只是随便一说而已。

  紫砚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她家今非昔比的姑娘,不禁热泪盈眶。

  姑娘变了!

  变得强大而自信,变得不再需要她提心吊胆地忧虑姑娘的安危了!

  天知道她现在是多么地高兴!

  她不知道姑娘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现在这样的结果,毫无疑问使她感到了莫大的欣慰。

  反观沐千朵,在最初被震慑的恐惧感退去之后,紧随而来的却是无边的愤怒!

  这个杀千刀的冒牌货,竟敢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丢人现眼!

  她堂堂沐氏三姑娘,竟在一众低贱的仆从面前丢脸,被这傻子扇了巴掌,还放话威胁!传了出去,叫她如何做人?

  这沐弦歌果真是个扫帚星,不管是原来痴痴傻傻的废物,还是现在这个赝品,都令她感到十足的不爽!

  她不爽,沐弦歌也别想好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