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戒律堂
清风不用2019-04-22 15:312,349

  念头把定,沐千朵短促地冷笑一声,毫不掩饰满脸的怨毒之色,沉喝一声,召出了自己的契约兽——梅花鹿。

  在玄灵大陆的规则中,幽国是水系法术之国,国人的契约兽便都是水系,这梅花鹿自然也不例外。

  它一现身,就毫不客气地张口吐出一道凌厉的水箭!

  紫砚在旁边惊叫道:“三姑娘不要啊!”

  水箭已然是水系三级法术,这沐千朵竟是铁了心要跟沐弦歌动真格的了!

  眼看水箭若是真打实了,沐弦歌身上只怕是立刻要多个血窟窿,紫砚心中着急,竟不管不顾地一步冲过来,张开双臂拦在沐弦歌面前。

  却见沐弦歌神色不动,眸中冷意一闪而过,背在身后的双手似是动了几下。

  下一刻,梅花鹿突然站立不稳,喝醉酒似的东倒西歪了起来!

  就好像脚下原本平坦的大地突然变成了海浪一般。

  也不知那梅花鹿是怎样颠簸的,失去法力支撑的水箭砰地四散溅射,居然绝大部分都喷到了沐千朵的身上。

  沐千朵莫名其妙被自己的战宠淋了一身水,顿时变成了落汤鸡,气得鼻子都歪了。

  “谁在装神弄鬼!”她抹了一把满脸的水,整个人狼狈不堪。

  没有人回答她。

  沐千朵气愤异常地抬眼扫了一遍,什么也没发现,倒是正对上了沐弦歌好整以暇的目光。

  她顿时又叫起来:“是不是你这个——”

  话未说完,她便惊觉脚下不知什么地方猛地耸了一下,突然而至的冲力一下子就将她掀翻在地!

  本来就浑身上下淅淅沥沥都是水,再在地上一滚,沐三姑娘的形象快跟叫花子没什么区别了。

  唔,初次动用土系元素之力,还算小有成果!沐弦歌心中一喜,对那本修炼秘笈有了更多的期待。

  冷冷地旁观着沐千朵的糗样,沐弦歌哂笑一声,不再理她,只转头向紫砚说道:

  “从今往后,你不必再像从前那般战战兢兢度日了。”

  紫砚啊……

  无论自己变成什么样,紫砚都是真心实意地为她好,始终站在她的角度着想。

  从前原身还混沌的时节,紫砚不知为她操了多少心,挨了多少打,吃了多少骂。

  但是,如今不同了。

  今时今日的她,将会是紫砚身后最坚实的护盾!

  仿佛接收到了她的心电感应,紫砚的眼神从最初的不敢置信,慢慢变成了欣喜和安定。

  她重重地点一点头。

  这主仆俩互相欣慰,旁若无人。

  而十冬腊月一身泥水、差点冻成一坨脏冰雕的沐千朵,却看得眼中几欲喷火!

  然而她才要恶狠狠地开口,一个字都还没来得及说,先就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被她带来的仆从群中,有人顿时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失态!丢脸!

  沐千朵快要气疯了。

  打从她走进这咏瑟居开始,一切就脱离了既定的轨道。

  她惊觉自己从头到尾,都没能从沐弦歌这里讨到任何好处。

  这要是面对别人倒还罢了,对象竟还是那个她一向看不起、一向任意羞辱的沐弦歌。

  若是不能找回场子,她沐千朵也不用在沐氏主宅混了!

  “冒牌货,你别得意!有种的,现在就跟我去一趟戒律堂!”她眼中燃起疯狂的火焰,“我现在宣布,你根本不是沐弦歌,是假的,冒牌的!跟我上戒律堂说清楚吧!”

  “啊!戒律堂!”

  紫砚失声惊叫。

  那不是沐氏的戒律堂,是整个四大家族的。

  确切地说,明面上它是四大家族平衡利益的产物,实际上却是皇家监控四大家族的手段之一。

  无论是谁犯了过错,若是需要走程序审问,皆要上呈戒律堂判断并存档。若敢瞒而不报,被轮值长老发现,便会在功过簿上记一笔。一笔一笔攒得多了,皇家那边要如何交代,恐怕就要四大家族自己头疼了。

  而这些轮值长老都是皇帝亲自挑选的,每个人跟四大家族都没有利益关系,以确保绝对的公平。

  四大家族人人惧怕戒律堂,皆因堂上铁面无私到铁血冷酷的地步,若真有问题,进了戒律堂,不脱一层皮是很难出来的。

  当然,若是没有问题而被诬告,证实清白之后,诬告者亦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姑娘她……

  接收到紫砚忧心忡忡的目光,沐弦歌浅浅一笑,向她点了点头。

  明明只是很小幅度的点头动作。

  不知为什么,落在紫砚眼中,却像是千斤重的许诺。

  她心中顿感安定,默默跟在了沐弦歌身后。

  沐弦歌走了两步忽然站住,根本不看正忙着整理仪容的沐千朵一眼,只似笑非笑地说:“好心奉劝一句,戒律堂这种地方不是随便进得的,你最好想想后果你担不担得起。”

  沐千朵手上一顿,思及戒律堂种种手段,登时手心吓出薄薄一层冷汗。

  但她却咬着牙笑了:“在担心我之前,先好好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当趾高气扬的沐千朵领着身后浩浩荡荡的仆从队伍踏进戒律堂的一瞬间,整个大堂都安静了。

  春半桃花,琼姿仙貌。

  明眸顾盼间,万艳失色。

  惊艳的神情出现在了每一个人的脸上。

  “哼!”沐千朵嫉妒的冷哼拯救了一堂的静寂。

  “长老,这个人不知是谁,竟敢假冒我沐家人,请长老一定要明察秋毫,揪出这冒牌货的真面目,还我们沐家一个清白!”

  轮值长老闻言看了沐弦歌一眼。

  事实上,现在的沐弦歌的确与以往有过于巨大的差别,若说是冒牌的,似乎也说得通。

  他稍作沉吟,又转向沐千朵:“哦?何以见得此人是假?”

  “众所周知,我这七妹妹可是个傻子!”沐千朵恶意地指着沐弦歌,把“傻子”二字咬得极重,笑声尖刻,“傻子大家都懂吧?没脑子啊!所以她半个月前走丢了!可是呢,现在她却好端端地自己走回来了!长老,傻子怎么可能认识路?”

  这位轮值长老在原身的记忆中是有印象的,他名叫丁元霜,是皇家侍卫团的总教官,对皇室有绝对的忠诚,对四大家族日益膨胀的势力十分忌惮。

  其中沐家尤其碍他的眼。

  毕竟一个家主是国舅,两个青年一辈是实权带兵的将领,就算不提联姻的一大堆势力,只这两条就够使人忌惮了。

  听闻沐千朵的质疑,丁元霜轻轻颔首:“这确实算得上是一大疑点,七姑娘对此可有解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