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啊哟,报应
清风不用2019-04-22 15:312,405

  “听见没有,长老叫你解释!”沐千朵嚣张地大叫,“我警告你,不要想着耍什么花招,戒律堂有两百种酷刑可以迫使你说出实话!”

  沐弦歌淡淡瞥了她一眼,唇角微勾:“在解释我的回归之前,难道不是应该先解释一下我的失踪吗?”

  丁元霜眼露欣赏之色,慢慢点头:“哈,正是,有失踪才会有回归,堂堂都中第一家族的姑娘失踪了,不给个解释的确难以服众。那么,七姑娘就将自己从失踪到回归这段期间所发生的事,都一一讲来吧。”

  沐弦歌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沐千朵的脸。

  直到此时,沐千朵才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

  于是沐弦歌满意地看到,沐千朵原本老神在在、胜券在握的表情,在一个瞬间之内就演变成了极端的恐惧。

  沐弦歌是如何失踪的,她沐千朵不是应该最清楚的吗?

  可是,如果照实了交代,是沐千朵和沐语柔出于嫉妒,私自囚禁了她们的七妹妹,那不要说戒律堂不会放过她们,就是等下回了沐宅,她们必然面临更加严酷的责罚!

  毕竟沐氏族训第一条:族人内部严禁自相残杀,违者重罚!

  一想到违背族训的可怕后果,沐千朵就觉得浑身上下无处不疼!

  欣赏着沐千朵的恐惧,沐弦歌慢条斯理地开了口:“我是如何失踪的嘛,这要从——”

  她的声音骤然被沐千朵尖声打断:“等下!”

  沐弦歌含笑住了口,甚至向沐千朵歪了歪头。

  堂内响起一片低呼!

  绝世大美人的歪头杀,就问谁能顶得住!

  一瞬间所有人都觉得目眩神迷!

  还是丁元霜重重的一声咳嗽,强行将众人拉出了呆滞状态。

  “沐三姑娘有何话说?”他威严地望向沐千朵。

  沐千朵方才根本就是情急之下失口一声,并没有想好应对之策。

  再说就她这个脑仁容量,一时之间哪里能想到什么对策?

  顿时被问得哑口无言。

  丁元霜等了片刻不见回答,沉了沉脸色:“沐三姑娘,戒律堂上不容儿戏。”

  诬告者,重罚!

  沐千朵当然知道戒律堂上不容儿戏。

  问题是,她现在能怎么办?

  总之坚决不能让沐弦歌开口!

  若是沐弦歌招供出了失踪的真正原因,她就真的完了!

  何况接下来肯定还要追问沐弦歌被困在剪秋谷中的细节。

  那些细节若真被沐氏家主知道了,沐千朵和沐语柔怕是真要被族规大卸八块了!

  令人窒息的死寂中,没想到却是沐弦歌开了口:“丁长老,我这脑子一时不大清醒,如何失踪又如何回归的,我一时半会也回忆不完整。不然这样,我的二姐姐最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去请她?”

  沐千朵眼前一亮。

  对,沐语柔!

  二姐姐最是足智多谋,一定能想出万全之策的!

  她怎么给忘了呢!

  于是便忙不迭地跟着点头:“对对,二姐姐最清楚了,我们一起去请她!”

  两位姑娘口径一致,就算丁元霜心有不豫,思量了一下,仍是点点头:“那好吧,速去请沐二姑娘来对质明白。”

  沐弦歌不慌不忙地向丁元霜点头致意,转身离开。

  出了戒律堂的门才没多久,沐千朵便按捺不住,疾走两步,作势要去揪沐弦歌的衣领,警告她不要多生事端。

  手才伸出去,沐弦歌却突然停步转身,不咸不淡地盯着她。

  那眼神有若实质,刺得沐千朵一个激灵,猛然想起不久之前沐弦歌的警告!

  若有下次,就没这么仁慈了——

  是吗?

  沐千朵的手尴尬地停在了半空。

  眼神却骤然怨毒:“冒牌货!你不要欺人太甚!”

  沐弦歌看了她片刻,忽然笑了:“我就是要欺人太甚,你待如何?”

  从前原身还痴傻的时候,这位三姑娘可从来都是欺人太甚的呢。

  怎么,如今板子打在自己身上,知道疼了?

  欺软怕硬的垃圾货色!沐弦歌冷然哂笑。

  沐千朵闻言大怒,一时激愤之下早忘了对方的警告,刷地扬起手,就要一个耳朵甩在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脸上。

  沐弦歌蓦然伸手,轻轻巧巧地架住了对方的腕子。

  “你!”

  沐千朵气怒攻心,拼命挣扎。

  无奈沐弦歌的手却似铁箍一般,纹丝不动!

  想想也是,沐弦歌前世可是特种兵王,千锤百炼的钢铁战士!

  而幽国人由于修习的是法术,对身体的要求并不严格,何况就算体质偏弱,也可借由战宠补足。

  己消而彼长,可想而知,无论沐千朵如何挣扎,都根本不可能挣脱。

  她气怒交加,尖叫一声,抬脚就作势要踢。

  沐弦歌眸色一沉,手上使了个巧劲,就听沐千朵一声高亢的惊呼,整个人都被沐弦歌一把扔到了地上!

  特种兵王结结实实的一摔,摔得沐千朵五脏六腑都好似移了位,剧痛难当又无法呼吸,一时之间仰倒着咳了个惊天动地。

  沐弦歌慢慢走过去,一脚踏到了沐千朵胸前!

  沐千朵顿时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她拼命扭动,却只是徒劳。

  沐弦歌弯下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面无表情地问:“我亲爱的三姐姐,此情此景,是不是格外熟悉?”

  从前不知有多少次,失智又没有法术的沐弦歌被这般凌辱践踏。

  毫无理由,不知原因。

  她们欺她辱她,不过是因为那时候的她根本无力反抗。

  全方面无死角地欣赏了一遍沐千朵气怒攻心却又反击不得的惨状,沐弦歌状似天真地询问:“三姐姐,是不是特别愤怒特别不甘呀?”

  废话,当然是!

  沐千朵说不出话,只能用目光表达她的愤恨。

  沐弦歌却叹了口气:“论说呢,你刚才在戒律堂上那表现,啧啧。论打呢,你几次三番在我这里讨不到便宜。唉,说不过又打不过,你说你,到底有什么用?”

  沐千朵瞪大了眼睛。

  “我要是你啊,早就气得一头撞死了。”

  羞辱得差不多了,沐弦歌这才满意地收回踏在沐千朵胸口上的脚。

  沐千朵一个翻身跳起来,不小心岔了气,再一次咳了个惊天动地。

  她就算是再蠢,到这份上了也知道,眼前这尊煞神不能惹。

  于是只能怨毒地宣布:“冒牌货,等我去请了二姐姐来,你就等死吧!”

  说完就跑了。

  紫砚在后面小声说了句:“啊哟,报应。”

  沐弦歌笑了一声。

  就听紫砚犹豫着又开了口:“姑娘,等下真的把二姑娘请来,可有应对之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