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用心歹毒
清风不用2019-04-22 15:312,393

  “放心。”沐弦歌声音笃定,“沐语柔不敢来的。”

  沐语柔可不是没脑子的沐千朵。

  沐弦歌的失踪和回归,无论怎样都绕不开她两个的操弄。

  而丁元霜这个人脑子清醒得很,又不惧怕四大家族的势力,根本就不能指望随便编个借口糊弄过去。

  贸然带人将沐弦歌强押到戒律堂这种事,也就沐千朵这个脑残才做得出来。

  沐弦歌甚至能够断定,她那阴损残毒的二姐姐最初把沐千朵支使过来,不过是想借沐千朵的手,给自己一个教训罢了。

  至于什么扭送戒律堂验明真身……

  沐语柔要是知道了沐千朵这个神操作,非得恨得把这没脑子的三姑娘给千刀万剐。

  怎么可能还亲身出来给她收拾残局。

  “啊,她不来?那——”

  紫砚有些失望,也有些矛盾。

  二姑娘来吧,怕伤害了自家姑娘。二姑娘不来吧,又觉得不能趁机把两个人一起打击一顿,颇不甘心。

  “哦。”沐弦歌含笑看着她,“我刚才漏了个字。”

  “沐语柔不敢乱来的。”

  曼和院。

  啪!

  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得沐千朵倒飞出去,落地时喉中一甜,噗地喷出一口鲜血。

  沐语柔目光阴鸷,恨不能把这蠢货立毙当场:“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沐千朵身上有两种伤。

  一种来自水系法术,一种来自武力。

  问题是,她刚才只是去见了沐弦歌。

  见一个人,受两种伤。水系法术也好,武力也好,总不能是沐千朵自己打自己。

  也就是说,现在的沐弦歌,拥有了令人刮目相看的身手,和同样令人刮目相看的智慧!

  这是战帖,也是警告!

  是借沐千朵的伤,警告自己不要乱来,否则那件事捅出来,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

  沐!弦!歌!

  被打倒在地的沐千朵披头散发,乱发遮蔽的眼眸中,乍现狠毒之色!

  片刻之后,却又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二姐姐,现在该怎么办?”她捂着脸,低声下气地询问。

  怎么办?当然是将你扭到戒律堂,法办!

  沐语柔心中端着最恶毒的算计,脸上却现出最诚恳的神色,蹲下来伸手去搀扶沐千朵:“对不起三妹妹,我也是太心急了才——唉,我们都被那个贱货给耍了!”

  剪秋谷这个地方,万万不能暴露!

  那可是她付出了相当的代价,才从银月楼手中交换而来的秘密基地,绝不可能交代出来。

  银月楼是什么地方?

  那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绝不是正经大家闺秀该知道的东西!

  也是她手中最大的王牌!

  若是被沐氏任何一个人知道了她与杀手组织里通外合,她的下场,必然凄惨无比!

  再者,她主谋了囚禁折磨沐弦歌一事,也绝对不能暴露。

  既然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讲,没法子,有些人就只能牺牲一下了。

  电光火石之间,沐语柔就做出了取舍。

  她把沐千朵扶起来,温柔细心地替对方拂去身上灰尘,迎着对方焦灼的注视,缓缓绽出一个安抚的微笑:“三妹妹可有什么好主意?”

  沐千朵要是有什么好主意,就不会在戒律堂上扯她二姐姐当掩护了。

  但是既然被问到,总不能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吧!

  “这个,嗯,我觉得……”她支吾了一下,勉强说道,“我们可以编一套来龙去脉啊,二姐姐你那么聪明,一定可以的。到时候我们两个商量好,不要说漏嘴就可以了。”

  沐语柔点点头:“这个容易。不过,我们长了嘴,那沐弦歌也长了嘴,我们说我们的,她也可以说她的呀。”

  沐千朵差点跳起来:“总之我们绝不能让她把真相捅出来!”

  “没错!”沐语柔鼓励地看着她,“但是我们又不能堵住她的嘴,万一她坚持要说,我们又能怎么办呢?”

  对啊,就算她和沐语柔串供,编出一套完美无缺的说辞,要是那个冒牌货铁了心就是不认,并且一定要说出真相,那怎么办?

  关键是,如果两边说法不一致,戒律堂势必要审。一个是真的一个是假的,一审之下哪个更容易露馅,简直不言不明。

  想到秘密暴露的后果,沐千朵顿时感觉后脑勺凉飕飕的。

  见她表情渐转惊恐,沐语柔明白她已经上了套,接下来,就欠一把煽风点火了。

  这没脑子的蠢货平常不是最喜欢抱怨没有世家公子肯爱她吗?不利用一把,实在太对不起她了。

  “三天后就是大比了,我听说往年四大家族大比,哪一次都会有许多青年男女得遇良人哦。”沐语柔面现向往之色,“也不知道这一次能看到多少有情人终成佳侣。”

  有情人?佳侣?

  哈!

  沐千朵忍不住讥诮地笑了一下。

  有那个白痴在,哪有什么世家公子敢爱她呀!

  就算她觉得这个挺好,那个也不错,可只要一想到开口表白之后很有可能被对方讥笑“哦?沐家?就是出了个废柴白痴的那家?”,她就不想丢这个人!

  沐千朵慢慢地咬着后槽牙,眼神变得狠辣起来。

  沐语柔的声音再次慢悠悠地响起:“三妹妹,你若是看上了哪家公子,可要在大比的这几天里抓紧时间哟。”

  抓紧时间?

  沐千朵烦躁得恨不得大喊大叫。

  就是因为沐弦歌!

  都是因为这个蠢货,她才至今无人问津!

  她绝不允许,绝不允许这样一个白痴玩意儿一而再、再而三地成为她大好姻缘的绊脚石!

  反正已经弄死过一次了不是吗?

  何妨再弄死她一次?

  沐千朵目光游移,心念电转。

  有族规在,沐宅附近的地方,她是不敢动手的。

  这也是为什么,这半个月间她和二姑娘沐语柔,都要大费周章地跑去剪秋谷对那蠢货进行折磨。

  对了,剪秋谷!

  那里路途遥远,地处偏僻,最重要的是,沐家没有人知道!

  “二姐姐,上次去剪秋谷,我们是乘坐马车直接过去的,我连路还没有见到呢。”沐千朵盯着沐语柔,语气急切,“告诉我,它在何处?”

  这傻货果然上钩了!

  沐语柔心中冷笑,面上却作诧异之色:“三妹妹要去那里做什么?”

  “这个嘛,二姐姐就不用管了,总之是件大好事。”

  沐语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犹疑半晌,最后重重地叹了口气:“唉,那个地方很远,我把马车借你吧。万事小心。”

  “我就知道二姐姐最好了!”沐千朵欢呼一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