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算计
清风不用2019-04-22 15:312,579

  盛华苑的婢女首领青萍现在情绪很激动。

  “姑娘,你可想好了?”

  沐千朵哼了一声:“当然。沐语柔这一巴掌之仇,我是必报的!”

  青萍急道:“可这份删减了很多内容的口供,不说别人,连我都能看出其中的不合理之处。送到戒律堂,肯定是经不起审的呀!到时候,还不是要连累了姑娘?”

  “愚蠢!我又没说现在就送过去。”

  青萍有点糊涂:“那,姑娘的意思是?”

  “你等我坐着马车走远了,找个合适的时机,假称我被害了,拿出这份口供来。人死为大,我就不信我都死了,戒律堂还有什么立场去详细审问。到时候沐语柔担一个害死姐妹的名声,戒律堂和族训都饶不了她!”

  沐千朵越说越起劲,甚是为自己的智慧而骄傲:“等处置了沐语柔,我也应该已经把沐弦歌弄死了,再给他来个突然出现。天降之喜啊,那时候谁还有心追究?简直一举两得!”

  青萍嗫嚅了一下:“那,那又何必要假称遇害,这多不吉利啊。”

  沐千朵得意洋洋地敲了她一下:“蠢东西!你刚才不是说了吗,这份供词是经不起推敲的!按照正常流程送过去,丁长老肯定会细细地审。但你要是说我死了,这就是天大的事,那丁元霜也就没什么心思盯着漏洞使劲看了!”

  青萍左想右想都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还要再劝,沐千朵一扬手打断了她:“车来了,我要你办的事,办妥了吗?”

  青萍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很好。”沐千朵踌躇满志,“记住我的话,适当的时候闹上一闹,把水搅混,我们好坐收渔利!”

  搞死沐弦歌,世家公子她就可以随便挑了!

  渔利……真的能坐收吗?

  青萍看着自家姑娘信心满满的背影,内心充满忧怖。

  此时的沐弦歌正同紫砚一起,在驱车直奔剪秋谷的路上。

  紫砚不断焦灼地掀帘看向道旁,轻声叹气。

  “怎么?”沐弦歌问。

  紫砚放下帘子,担心地看着她:“姑娘,我总觉得信上说的话,听起来怪怪的。”

  半刻钟前,宅子里一个小丫头给她送来一封信,说是外面的人给的,指名送到咏瑟居。

  姑娘才刚回来,就有人给她送信?

  紫砚心有疑虑,正拿着那封没有署名的信思考对策,沐弦歌突然出现,从她手中抽走了信纸。

  翻看之后,紫砚就见自家姑娘露出一个难以名状的笑容。

  “走,我带你去看场戏。”她如是说道。

  后来在马车上,沐弦歌把那封信给她看了。

  “我已经看透了你的真面目。不想被揭穿的,自己到剪秋谷来销毁证据吧!”

  紫砚小声重复了一遍信中内容,摇摇头:“虽然字迹看不出来像是宅中任何一位姑娘的,但是这种没头没尾的东西,我总觉得是个什么陷阱。”

  沐弦歌拍拍她的肩,笑而不语。

  见自家姑娘胸有成竹,紫砚心中稍稍安定。

  沐弦歌忽地扭头看向马车后面。

  紫砚心中一跳,忙跟着向后看,却只见到黑洞洞的车厢壁。

  “……姑娘?”

  沐弦歌唇边笑意扩大,抬起手来打了几个手势,口中默诵了几个字。

  ……??

  什么也没有发生啊?

  沐弦歌迎着紫砚疑问的目光,淡然回答:“缩地术。”

  紫砚的眼睛猛地瞪大了。

  这种法术她只在别人闲聊的时候听说过,说上古时代,大陆上的人可比现在厉害多了,能够移山填海,缩地成寸。

  这缩地术嘛,用得好了,甚至能产生瞬移的效果。就算用得不好,也能加快速度,跑起来风驰电掣的,好像脚下的路被缩短了似的。

  沐弦歌又补了一句:“入门版的。啧,不熟练,只缩短了一点点。可惜了,我还想我那亲爱的三姐姐早点追上来呢,不然多无趣啊。”

  紫砚这才知道她缩短的不是自己这方的行程,而是追在身后的沐千朵!

  几刻钟前,当沐千朵含恨去找沐语柔商量对策的时候,沐弦歌则悠哉游哉地回了咏瑟居,打开乘黄给她的那本秘笈,一本正经地修炼了起来。

  当然,时间有限,她只拣几个感兴趣的术法试了一下。

  这一试,她就又多了几分信心。

  她的身体竟似天生为土系而生,对土系元素的亲和力那还真不是一般地高。

  才一上手,她就已经学会了三个入门级法术了。

  不过,她强烈怀疑这入门二字是不是逗人玩,别的入门级法术也这么大费周章吗?

  可能乘黄眼里的入门跟大家都不一样吧。

  这样一来,沐弦歌对自己的实力又有了进一步的自信。现在只恨沐宅这些人都太能搞事,闹得她不得安生,否则若是潜心修炼,她必能给所有人一个巨大的惊吓!

  就像现在,她一个才学法术的纯新手,使出的缩地术已经甚有规模了。

  沐千朵恰好在透过帘子看车外的树,一时只觉得眼前一花,成排的树木在身边快速滑过,留下一片残影。

  感觉就像是她的马车忽然加速了一样。

  “……什么东西?”

  她自言自语了一句。

  外面的驾车人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怎么,并没有回答她的问话。

  沐千朵脸上神色一戾:“哼,狗仗人势!”

  不就是沐语柔的狗吗!凭什么看不起人!

  不过她转念一想,又阴损地笑了起来:“反正待会儿狗主人就会收到我送的惊喜,呵,想想她那张脸上的惊恐表情,那该是多么有意思的场景啊!”

  可惜自己不在现场,不能好好欣赏。

  都是那个沐弦歌的错!等下一定不能让她死得太轻易了,否则难消自己心头之恨!

  沐千朵咬着牙,重重地哼了一声。

  “离剪秋谷还有多远?”她甚是不耐烦,刷地一声打开车帘,没好气地询问。

  赶车人仍不回答。

  沐千朵大怒,长身而起,一步跨到赶车人背后,伸手就是一推:“问你话呢,聋了吗?”

  随之她手上就是一空!

  那赶车人被她推了一下,竟然直直地栽了下去!

  最诡异的是,他是整个人调转了过来,头下脚上,头在马车底下悬着,盘坐着的脚还粘在车辕上!

  沐千朵惊恐地瞪大了双眼,尖叫起来。

  “这是什么怪物!”

  这个“人”的头倒悬在马车底下,她这下总算看清了这张脸。

  是根本没有脸!

  这不是个人!

  沐语柔这是拿出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她为什么会有这种诡异的怪物!

  沐千朵放声尖叫。

  这个“人”毫无反应。

  马车亦毫无反应,奔驰如常。

  沐千朵叫得累了,心倒是慢慢安定了下来。

  管它是个什么怪物,总之,她现在不但要弄死沐弦歌,还要弄死沐语柔!

  就在这时,前面忽然听到了同样属于马车飞奔的隆隆声。

  视线所及之处,一辆马车渐渐浮现。

  “沐弦歌!”沐千朵陡然兴奋起来。

  “你的末日到了!”

  她阴狠地笑着:“去吧,水舞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