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香料
清风不用2019-04-22 15:312,393

  约莫盏茶工夫之前,云山堂内。

  “旁支的那个沐浅桃,你对她了解多少?”韦夫人漫不经心地拨弄着茶杯。

  刚刚打发了弄笙出去,她的心情其实是很不爽的。

  那个沐弦歌,实在太欠收拾!

  但是只要一日她是沐宅的主母、沐弦歌名义上的母亲,一日她就得忍着,至少表面上不能发作!

  这种感觉她真是受够了!

  沐语柔想了一下:“是个挺看不出深浅的人,以前没什么存在感。不过自从跟连家四公子订亲之后,露脸的机会倒是多了。”

  她深知道韦夫人问的是什么,顿了一下又补充:“从前没怎么见她欺负过沐弦歌。”

  韦夫人抬头瞟了她一眼:“听你这意思,是没把她纳入考虑?”

  沐语柔有点犹疑。

  她确实正在沐家本支和旁支的众多兄弟姐妹中物色新的打手,也确实如韦夫人所说,之前并没有打算招揽沐浅桃的意思。

  这个五姑娘怎么说呢,总觉得有点阴阴的,不太好把握。

  她一般不愿意打没把握的仗。毕竟她要树立的是温婉得体的大义形象——要嫁进皇家,这是必需的修养。

  韦夫人扯着嘴角笑了一下,模样十足讽刺:“你啊,还是太嫩,没看透人性。”

  人性……这是什么意思?沐语柔有点懵。

  “她订亲的那个连家老四,连易,人前看着是风光无限,但他那个老子爹,却也是个连家不受重视的旁支。而且——”韦夫人一双眼睛终于开始正视着她,眸现嘲讽,“跟连玉晴有点不清不楚。”

  沐语柔一个剧烈的哆嗦,茶杯掉在地上,摔了个粉身碎骨。

  连玉晴,就是三姑娘沐千朵、六姑娘沐亦桑以及定远将军沐梁、以及同样领兵在外的六公子沐渠的亲生母亲。

  也就是沐氏叛臣沐庐的原配妻子。

  还跟五姑娘沐浅桃的未婚夫连易有亲戚关系,确切地说,她是连易的堂姑母。

  当年沐庐打伤二弟沐庭,杀死皇家使者,公然叛逃,没过几日,连玉晴便声称自己不承认这个叛徒丈夫,自行休夫,回转了连家。

  没想到……

  她忍不住开始盘算这中间到底有几层关系。

  首先,连玉晴休夫休到了沐家头上;其次,连玉晴的亲生女儿死在沐弦歌手上——就算戒律堂给她糊弄过去了,但人心岂是那么好糊弄的?

  通常情况下,这就意味着这两边结成死仇了。

  但是还没完。

  第三,连易的爹现在在跟这个倒霉催的自家堂姐妹玩暧昧。

  她都要忍不住替沐浅桃咋舌了。

  如此错综复杂的关系,五姑娘到底该怎么表态,才能在这两方之间游刃有余?

  所以韦夫人才指点这条路给她——

  “去找她吧,她一定有需求的。”

  但是没想到她终究还是小瞧了沐浅桃,交锋不过一回合,就被对方掌握了主动。

  沐语柔现在不得不正襟危坐,洗耳恭听她的“合作”。

  “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大比之日让她上不了台。”沐浅桃坐得四平八稳,话也说得没有一丝情绪起伏。

  倒显得对面的沐语柔有些坐立不安:“你既然想让她上不了台,刚才何必又送她回元丹?”

  其实沐语柔对沐浅桃现在的心思也有点把握不住。

  照理说,现在面临的是如此复杂的一个场面,而且皇家还进来搅了这趟浑水,偏要安排连易在大比之日对沐弦歌进行挑战。

  随便换了是谁,现在要么就十分茫然不知所措,要么就十分愤怒以至于要对沐弦歌喊打喊杀。

  谁都不会像眼前的这个五姑娘沐浅桃,这么镇定,这么淡然,就好像一切都成竹在胸了似的。

  沐语柔又看了沐浅桃一眼,顿了一下,想说“趁机不管送点什么毒药过去也就一了百了了”,犹疑片刻,还是没说。

  沐浅桃清清淡淡地一笑,没接她的话茬,只说:“我听说因为大比这几天主宅要来很多人,族里给公子姑娘们配备的香料似乎是不够用了。”

  沐语柔结结实实地吓了一大跳。

  这种大家族人多事杂,每日里有数不清的账目进出,能在这一团乱麻中看出香料不够,这位五姑娘实在是深藏不露!

  “我这里倒是恰好认识个朋友,专门就是做这种生意的,二姐姐要不要考虑一下?”

  沐语柔默不作声地盯着她。

  沐浅桃不以为意,怡然自得地任她打量,甚至还友好地冲她笑了笑。

  半晌,沐语柔忽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五妹妹果真是高人。”她点着头,竟似是真心赞叹,“香料是我命人换过的,到时候出了问题,自然是要算到我的头上,任凭是谁,都没有怀疑五妹妹的道理。”

  这个五姑娘好恶毒的算计!

  先重磅抛出剪秋谷这个话题,暗示“你那些龌龊的交易我都知道了,把柄现在在我手上,你给我老实点儿”,逼迫她不得不接受对方的条件,然后却又做了个死局,等着她伸头入套把绳子一拉,她就等死吧!

  这哪里是要对付沐弦歌,这分明是要借机铲除她沐语柔啊!

  一石二鸟,好狠毒的心!

  沐浅桃没说话,黑色的瞳仁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了片刻,再次莞尔一笑:“二姐姐多虑了,我几时说过要换香料?”

  嗯?不换香料?

  他们沐宅本来给公子姑娘们房里点的薰香叫做“冰犀”,是一种产自海底的名贵香料,用了这么多年,事实证明并不会对人产生任何伤害。

  那她打的是个什么主意?

  总不会是想赚钱吧?

  连沐语柔自己都被这个异想天开的念头逗乐了。

  “二姐姐尽管放心,这件事绝不会对你造成任何损失,反正香料去哪里也是进,从我这朋友手里拿,大约还得划算些。而且我保证,成色方面绝不会有任何差池。”

  ——等到沐语柔见了沐浅桃的那位朋友、看到那些香料的时候,她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何止是“成色方面没有任何差池”!

  这色泽,这饱满度,这含量……

  极品!简直是极品啊!她再没有见过比眼前这些更好的冰犀了!

  将她满意的神色尽收眼底,沐浅桃不动声色地低下头,遮掩着眸中一闪而过的狠辣决绝。

  已经决定要走下去的路,就不能再回头了!

  “这批香料我要了。至于以后要不要长期合作,我会向母亲禀明实情,听从母亲的吩咐。”沐语柔心情大好,“叫人赶紧给各房都添上吧。”

  添上新的香料,就添上了新的杀机!

  沐浅桃唇角划过一丝冷厉的弧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