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合作
清风不用2019-04-22 15:312,368

  在原身的记忆里,沐浅桃这个人是有点特别的。

  早年的时候,由于父亲沐厚是个没什么地位的旁支,每次沐氏有什么特别重大的、必须全员参加的活动时才会收到邀请,所以拢共也没来过主宅几次。

  但每次来,她都不怎么参与对原身的侮辱取乐活动。

  有时实在拗不过别人的面子,跟了来,她也是站在后面,默默地看着原身被打骂。

  原身没记错的话,唯一一次沐浅桃欺负她,发生在跟连易订亲之后。

  那次沐浅桃一如往常,默默站在众人身后,直到大家都觉得没什么意思、纷纷散了,她才一个人慢慢走上前,一脚将浑身污秽的沐弦歌踢进了水里。

  原身那时是个傻的,哪里会游泳?在水中不断挣扎叫喊,载沉载浮,十分狼狈。

  沐浅桃也不说话,就那么冷冷地站在岸边,许久之后见她力气越来越弱了,才勾一勾手指,用灵力结成绳索,将她拖了上来。

  然后也不管她在那边冻得瑟瑟发抖,一转身就走了。

  这个诡异的举动实在跟一般人惯常的起哄取乐不一样。

  当时原身不明白,现在沐弦歌从原身的记忆里提取到这一段,却是电光火石之间就想通了。

  只怕是她那个未婚夫连易看不起沐弦歌,所以她才做个姿态给连易看看。

  ——但是既然如此,她现在又跑到咏瑟居来充什么好人?

  心中转着千般念头,沐弦歌脸上却没表现出半分,只笑吟吟地答:“还能怎样打算,走一步看一步,打不过就跑啊,总不至于在大比擂台上弄出人命吧。”

  她转了转眼珠,笑嘻嘻地又问:“难道五姐姐是怕我对五姐夫不利?不会吧,五姐夫神勇无敌,我哪有那个本事。”

  沐浅桃没有说话,只定定地看着沐弦歌。

  她不说话,沐弦歌便也不说话,两人在静默无语中对视。

  良久之后,沐浅桃才叹了口气:“但愿你不会后悔。”

  “谢五姐姐关心。”沐弦歌收了笑,声音里逸出了几分压迫感,“不后悔。”

  沐浅桃转身,脚步沉沉地离开了。

  她刚一走,弄笙就吊着嗓子不阴不阳地说:“既然人都起来了,那就跟我走吧。”

  “不好意思,有病在身,起不得。”沐弦歌看都不看她一眼。

  弄笙气得连连冷笑:“行,行,你够有种,夫人你都敢顶撞!”

  沐弦歌凉凉地答:“不敢,夫人怎么说也是我母亲,我对她老人家恭敬得很,所以就更不能过去了,免得过了病气给她老人家,那我可就说不清了。”

  她口中说着不敢,语气却是连半分恭敬也欠奉,直把弄笙气得不知说什么才好,用力跺了跺脚,转身气冲冲地走了。

  直到弄笙的身影都看不见了,紫砚才忧心忡忡地叹气:“姑娘,你对夫人房里的人也太不客气了,再怎样说,夫人名义上也是你的母亲,传了出去,对姑娘不好。”

  沐弦歌抬起眼皮撩她一眼:“少来,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她何德何能,敢说自己是我母亲?”

  原身就算再傻,也不至于记不得自己的母亲是谁。

  她的母亲——沐弦歌在心中微微叹息,真是个复杂又悲伤的故事。

  虽然她母亲的死跟韦夫人没什么直接关系,但韦夫人在此事前后的表现,实在令人对她提不起半分尊敬。

  “嘘!”紫砚急得直冲她打眼色,出去转了一圈,确保没人偷听,这才转回来,“姑娘,小心隔墙有耳啊!”

  沐弦歌凉薄地笑:“怕什么,她想弄死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家主不在的这三年,要不是她纵着,我能让人欺负成这样?”

  紫砚张了张嘴,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还是只能叹气:“家主对姑娘好就够了。”

  沐弦歌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沐浅桃来干什么?”

  “不知道。”紫砚神色凝重,“但她对姑娘的态度,实在令人费解。”

  没错,沐弦歌以前是个什么情况,沐浅桃又不是不知道,这忽然一时之间,人就不疯不傻了,她竟然没表现出半分惊愕,言谈之间一如往常,倒像是从前她俩一直都是这般相处的一样!

  这实在太不寻常了!

  想到她硬要塞给沐弦歌的那颗药,紫砚的心又提了起来:“姑娘现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的?药这种东西——”

  她没说下去,但沐弦歌明白。

  药这种东西最是说不清,直接把人废了的、慢性毒药的、过几天忽然死了的,什么可怕的后果都有可能。

  沐弦歌摇摇头:“暂时没觉得怎么样。”

  沐浅桃方才说这个叫回元丹……仔细搜寻了半天,也没在原身的记忆里找到这个东西。

  她决定先把这件事放下:“众目睽睽之下过来送药,只要她不是蠢得出奇,应该不会动什么手脚。你若不放心,可以想法子打听一下这个回元丹是什么东西。”

  她们主仆两个在议论五姑娘沐浅桃,而沐浅桃本人,则正在被动地听别人议论沐弦歌。

  “……然后忽然就变成正常人了!所以说啊五妹妹,这件事真是怎么想怎么透着诡异。”二姑娘沐语柔好不容易结束了她的长篇大论,端着一脸恰到好处的担忧和狐疑,轻轻叹了口气。

  沐浅桃淡淡一笑:“七妹妹的疯病好了,这是值得高兴的事,二姐姐何必多想。”

  沐语柔完全没想到她居然能说出这么句话来,一时怔在当地。

  沐浅桃端起茶杯啜了一口:“我才去看了她,因她身子不舒服,还送了颗回元丹。”

  “回元丹?”沐语柔惊讶地睁大眼睛,“你从哪里弄来的回元丹?”

  这可是上品丹药,在整个奇壑城的供应都很稀少的!

  “连易今天刚刚跟湘王和颖川郡王一起参与了一个案子,听说是捣毁了银月楼的一个秘密基地,国主陛下一高兴,赏了几颗。”沐浅桃说得四平八稳,毫无情绪起伏。

  沐语柔刹那间心跳如擂鼓!

  她受到的刺激过大,甚至连沐浅桃故意提起的“湘王”二字都忽略了过去。

  “这么厉害?是——什么秘密基地?”她尽量保持着语调的平静,做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剪秋谷。”

  轰地一声,沐语柔耳边响起炸雷!

  有那么几息的时间,沐语柔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失聪了,周遭世界的一切都在隆隆作响,除此之外听不到任何别的声音。

  沐浅桃的声音就这样云雾飘渺地传了进来:“二姐姐,咱们来谈一桩合作怎么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