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五姑娘
清风不用2019-04-22 15:312,288

  “没什么,我才到主宅,听说七妹妹受了一场惊,来看看她。”

  沐浅桃说话声音和缓,唇边挂着友善的笑意,是个一看之下就令人心生好感的模样。

  弄笙一时发作不得,只得继续赔笑:“五姑娘真是善心的好人。”

  “同出一脉的姐妹,互相关心是应该的。”沐浅桃转向紫砚,“七妹妹在吗?”

  紫砚迟疑了一下,轻轻点头:“回五姑娘的话,我们姑娘身子有些不太舒服,现下正歇着呢。”

  “啊?”沐浅桃眉心微蹙,一脸担忧,“她怎么了?”

  一面说,沐浅桃一面大步流星地上前揭了帘子。

  紫砚有苦说不出,一双手藏在袖中纠结得几乎要把手指绞断,最终也是没什么办法,只得跟了上去。

  沐弦歌这会儿正在跟神兽大人斗嘴。

  “女人,土箭只是个入门级法术而已,学会了有什么稀奇!”

  不过是短短时间内就掌握了土箭的要诀而已,神气什么!这资质也就——也就——哼,也就是还可以嘛!

  沐弦歌眼皮都懒得抬:“我谢谢您了,在您眼里可能混元动地也是个入门级的。”

  混元动地,土系十级法术。

  十级是什么概念呢,这么说吧,目前沐弦歌所知道的所有人,包括传说中的家主沐庭,最多也只会到七级。

  玄灵大陆比较务实,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名称。七级和十级可绝对不是什么数字上的差异,它代表的是三座鸿沟!

  大致来说,无论什么属性的法术,在三级之前,还是属于“努力就能达到”的范畴。一般的世家子弟如果训练得法,十五岁左右都能学会几个三级法术。

  但是再往上,那就要靠天赋了。

  而七级以上,那是努力加天赋还要再加运气,等闲人物接触不得了。

  譬如这次沐氏家主沐庭的意外闭关,就有些人在猜测,可能他是想要冲击某个八级法术。

  神兽大人不屑地从鼻子里往外哼气:“混元动地在十级法术里面也确实就是个入门级的,怎么,不服吗?”

  服,很服。沐弦歌翻着白眼。

  “接下来学什么?”

  “你还需要——”乘黄的声音戛然而止。

  而在现实世界中,沐浅桃已经用灵力将一颗丹药缓缓推进了沐弦歌的体内。

  她神情凝重,紫砚的脸色却更加难看。

  姑娘到底是不是病了,她心中自然有数,但这话当然不能明说。

  现在沐浅桃以“七妹妹病得很重,昏睡不醒”为由,要将一颗回元丹给沐弦歌服下,她用尽了说辞,都无法阻止。

  这宅子里每一步都是刀光剑影,谁知道沐浅桃安的是什么心?

  她急得不行,几次想要说话,沐浅桃却抢先开了口:“七妹妹人还昏睡着,恐怕无法主动吸收,我来帮她一把。”

  一说动手,沐浅桃果然就立刻动了手:她掌心幻出灵力团,丝丝缕缕地送进沐弦歌的灵台。

  灵台这样关键的位置,于修行中人来说,几乎就是性命所在。如果对方一个心术不正,搞点什么小动作,把灵台废了,修者就算不死,从此也就是个废人了。

  紫砚面色大变,欲要拦阻,哪里来得及?

  在外来灵力的催动下,丹药开始缓缓在沐弦歌的灵脉之中运转,释放药性。

  沐弦歌后颈处渐渐氤氲出一片白烟。

  沐浅桃额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见此情景,倒是松了口气,笑道:“好了,开始吸收了。”

  她终于将灵力从沐弦歌的灵台处撤回。

  紫砚悄悄松了口气。

  但却不敢完全放松,一双眼睛焦灼地紧盯着沐弦歌的脸。

  片刻之后,沐弦歌眉心微微一动。

  “啊,醒了!”却是沐浅桃先欢呼了一声,“七妹妹要醒了!”

  沐弦歌低低地“唔”了一下,转动脖颈,缓缓睁开双眸。

  入眼即是紫砚又急又忧的脸色。

  她不动声色地别开目光,对上了沐浅桃的眼睛。

  “……五姐姐?”

  沐浅桃开心得直点头:“是我是我,七妹妹,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沐弦歌作势要起身,紫砚忙一步抢上来,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让她背靠着自己,歪着坐在了床头。

  “头有点晕。”沐弦歌撑了撑额头,“不过还好,睡了一下,好像精神好了不少似的。”

  她明明看到了一直站在后面的弄笙,却一直假作不见,弄笙被气得火冒三丈,碍于五姑娘沐浅桃在场,又发作不得。

  沐浅桃拉着她的手,尽显亲密:“没事,我刚才给你用了一颗回元丹,应该很快就好了。话说回来,你怎么突然病倒了?”

  沐弦歌想起神兽大人方才的反应——

  “你的身体有外力侵入,找死!”

  她一听这语气要糟,自己的身体现在可是躺在床上,能进她房间的要么是沐氏小辈,要么就是家主夫人。

  无论是谁,现在都不宜直接在房里动手。

  “喂喂别打!”

  幸亏嚎了这一嗓子,乘黄堪堪把外放的力量给收了回来,火大地质问:“干什么?”

  “人和人之间的争斗哪里是处处好勇斗狠、事事都打架就能解决的?放我出去,我先去看看怎么回事。”

  乘黄哼了一声:“自己出去吧!你们人类就是麻烦。”

  ——所以说刚才神兽大人要是真的反抗了,沐浅桃要问的可就不是“你得了什么病”,而是“你中了什么邪”了。

  “没什么,大概之前受了点惊吓。”

  她把明书易在戒律堂上编的那一通鬼话讲给沐浅桃听。

  沐浅桃听得一惊一乍的:“还有这种事?查出来凶手了吗?竟敢向沐氏下手,绝不能轻饶!”

  沐弦歌笑了笑,岔开话题:“五姐姐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说到自己来的目的,沐浅桃脸上的笑意敛去了不少,现出几分忧虑来:“我听说这次家主继承人提名,七妹妹也在名单上?”

  见沐弦歌点头,沐浅桃注视了她一会儿,叹了口气:“七妹妹这是何苦来的,上了名单,在大比的时候要接受挑战的。”

  “我知道。”沐弦歌不为所动。

  沐浅桃:“……那你,打算如何应对?”

  她停顿了一下,慢慢地说:“这次大比,皇室会指派人来挑战的。”

  “被指派过来的人,是连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