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倒打一耙
清风不用2019-04-22 15:312,425

  沐语柔自从差役们带人回来之后就一直呼吸急促,面色苍白。

  唯一有可能通过恐吓利诱而使其成为盟友的沐千朵,已经死了。

  活着回来的沐弦歌,怎么也不可能跟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最致命的是,他们带回的那辆车,是银月楼花了巨大的心血,最新研制成功的秘密武器——无人驾驶马车。

  当初从银月楼弄来这辆车,一是为了做某些事时干净不留后患,二也是存了心思,想好好研究研究。

  这个东西一旦暴露于皇家面前,对她来说将会是灭顶之灾!

  她是从哪里弄来这东西的,无论怎么解释,都不可能使自己置身事外!

  但现在,丁元霜很显然是并没有采信紫砚的说法。

  而沐弦歌主仆二人很明显也拿不出什么有力的证据。

  这是她的机会!

  想到这里,她奋力站起身来,用颤抖的手,指向了沐弦歌。

  “你究竟是什么人,不但冒充我沐氏的姑娘,还杀人灭口,颠倒黑白!三妹妹一定是因为掌握了你的真实身份,才被你灭口的!你是什么组织派来的奸细?”

  她喘了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感觉事情正在向有利于她的方向发展,不由得心中一定,说起话来也连贯了许多:

  “丁长老请明鉴,我那可怜的七妹妹于半个月前不慎走失,确实是我等姐妹疏忽之错。”她冷笑一声,“但丁长老也明白我七妹妹的状况,要找回来,何其难也!”

  “要自己走回来,更加不能够!这个人凭空出现,仗着身形外貌与七妹妹相似,空口白牙就声称自己是沐弦歌,请问如何证明?”

  “再者,我问你,三妹妹过来找我,明明商讨的是你的身份问题,为什么转眼之间就和你一同出现在了荒郊野外?”

  沐弦歌气定神闲地回答:“因为她说她想通了,决定要揭发你的罪恶,约我一起去剪秋谷找证据。”

  听到“剪秋谷”三个字,沐语柔的目光有一瞬间的慌乱。

  但那也只是快到不及眨眼的一瞬间,随即她便恢复了镇定,浑身上下散发着完美无缺的气质。

  丁元霜适时发问:“这是个什么所在?为什么要去这里找证据?”

  “因为我亲爱的二姐姐沐语柔,就是把我囚在那里折磨了半个月啊。”沐弦歌神态语气一派天真,甚至还偏头向沐语柔笑了一笑。

  沐语柔伸手理了一下鬓发,摇头:“不要胡说,污我清白。”

  她竟能如此迅速地恢复仪态。

  沐弦歌心中冷然一笑。她这个好二姐,装贤淑装大度都装上瘾了。

  “不然我是怎么知道的剪秋谷呢,毕竟那里是如此偏僻。”

  沐弦歌说着,含笑转向丁元霜:“丁长老若是有兴趣,可以派人去看看呢,这会儿大约还能找到刑具血迹之类的,去晚了可能就什么都没了。毕竟我和三姐姐刚才发生了什么,诸位都亲眼所见。”

  这就差明目张胆地直说自己和三姑娘沐千朵是被沐语柔追杀的了。

  丁元霜面色一肃,就要挥手示意人速速去办。

  沐语柔心念电转,大声喊道:“这个人一定是什么组织派过来要对我沐家不利的奸细!这辆奇怪的马车,就是证据!我们沐氏一向安分守己,不与外面的势力发生纠葛,怎么会有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

  所有人都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向那辆“来路不明”的马车。

  越看越是诡异。

  马车这东西十分常见,大街上到处都有,但弄个假人来充当车夫的,还真是闻所未闻!

  这是什么诡异的妖术吗?

  就连丁元霜的内心也已经有了动摇。

  毕竟眼前这个沐弦歌,疑点实在太大了。

  而这辆马车,又实在过于惊世骇俗。

  他虽不觉得二姑娘沐语柔有多无辜,但那毕竟是沐氏的家事,戒律堂可管,也可不管,反正他们的内斗威胁不到皇家的统治就行。

  但是,这辆形容诡异的马车,对他来说却是了不得的大事!

  他活了大半辈子,从没听说过不靠人力就能驱使的马车!

  这种邪恶的东西怎么可能容许他存在于世上?要知道,半数以上的动乱,都是来自于邪恶物事的挑拨!

  他双眸一寒,凌厉地瞪向了沐弦歌。

  “这辆车是怎么回事?”

  沐弦歌:“这是三姐姐乘坐的呀,我什么都不了解。”

  又把一切推给死人!死无对证,这种伎俩他看得多了。

  丁元霜冷笑起来:“我劝你最好还是老实交代,这里虽只是四大家族的戒律堂,但我丁某人可是听命于皇室的,不管你是谁,若不利于皇室不利于国家,丁某都有权上刑拷问!”

  沐语柔在一旁端着贤良淑德的架子轻轻点头。

  若不是自持身份,她这会儿恐怕已经要催促丁元霜快快动手了。

  沐弦歌盯着丁元霜看了片刻,慢慢地扶着紫砚的手,站了起来。

  她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衣饰。

  然后回敬了丁元霜一个更大声的冷笑:“丁长老,堂上审人最忌讳预设立场——也就是说,假如你心中已经认定我是个罪人,那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你都会固执地觉得这只是在侧面印证你的结论而已。长老是御前教官,深受皇恩,莫非国主陛下平日里就是这样教导的?”

  丁元霜怒斥一声:“诋毁国主,该当何罪!”

  “我自然不信国主是这样教导的,但丁长老就是这样做了,看起来诋毁国主的不是我,恰恰是丁长老才对。”

  丁元霜胸膛不断起伏,显见得怒气正盛。

  他用力平复了半天,哼道:“要让本堂打消对你的怀疑,你最好是老实交代这辆车的来路。”

  “我说了,这车是三姐姐乘坐的,我自己的车和车夫你们不是也带回来了吗,救醒他问问,不就能替我作证了?至于这车究竟哪里来的,我倒是对丁长老有个建议。”

  沐弦歌说着,带笑向沐语柔看了一眼:“我二姐姐足智多谋,说不定会知道呢。”

  知不知道这车从哪儿来的,跟足智多谋有什么关系?

  这话明显就是在说,沐语柔分明跟这辆车有关系,就看她能不能机智地为自己找到借口脱身了!

  “毕竟我沐氏一向安分守己,不与外面的势力发生纠葛,怎么会有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

  她一字一顿地,把沐语柔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这都不能说是暗示,根本就是在明示,沐语柔与不明势力有所瓜葛!

  沐语柔呵呵一笑:“倒打一耙这种事,七妹妹做得很是熟练呢,这可跟平日的你完全不一样。好吧,就算你一定要诬蔑是我,那证据呢?”

  又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