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就是证据
清风不用2019-04-22 15:312,244

  沐弦歌还没说话,外面忽然传来一声:

  “——证据在此。”

  来人说第一个字时,声音还虚无飘渺,仿佛远在十里之外。

  当“此”字落地之时,人已在戒律堂门口。

  冬日的黄昏,阳光虽仍照耀,却已是力不从心的模样。

  逆光出现在门外的那人身量颀长,暗黄色的光晕打在他身上,孤傲,疏离。

  那人逐渐走近,是个中年的男人,面色倒还白净,鬓边一缕白发格外醒目。

  沐弦歌着力看了一眼,见他腰间有块玉牌,行走时叮当脆响,悦耳动听。

  这人甫一出现,堂上的丁元霜就变了脸色。

  “是你!”他用一种奇特的语调沉声说道。

  在沐弦歌听来,就像是丁元霜对这个人心怀不满,但偏偏又拿对方没有办法,并且还不得不在某些方面受制于对方。

  男人对丁元霜的敌意仿佛早已习以为常,无甚反应,只说:“我就是证据。”

  “方才恰巧有我的人经过,见一队黑衣蒙面人在欺凌女子,出于道义,进行了干预。否则,这主仆二人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他们到达之时,另一名女子已死,这婢女拖着自己主子,慌里慌张地连声问‘我们的马车呢’,随后就被气流掀起震晕。这样看起来,她们的车确实不见了,而仍在现场的这辆车,应该是死了的那名女子的。”

  沐弦歌:“……”

  这人说得面无表情毫无情绪波动,跟真的一样,要不是她就在现场,她都差点信了。

  丁元霜却是听得心中一凛。

  说实话,在这男人出现之前,他对紫砚先前说的话根本不相信。如果真的有什么黑衣人袭击,再怎么看,都是沐千朵活下来的几率更高一些。

  但是现在被这男人这么一说,倒是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或者说,这男人其实是在有意无意地补上了紫砚说法中的漏洞!

  想到这男人的身份,这件事就更耐人寻味了。

  “我昏迷之前,确实隐约曾听到呼喝声,本以为不能幸免,原来是阁下救了我和紫砚的命,沐弦歌在此谢过。”

  清脆的声音陡然响起。

  男人偏过头向沐弦歌看了一眼。

  沐弦歌这时候才发现此人虽相貌寻常,目光却十足锐利,好似能将人的内心洞穿一般!

  她微微眯了眼睛,毫不畏惧地回视。

  男人眼角似是有了些笑意,微微向她点头:“分所应当,不必挂怀。儿郎们若知晓自己无意中救下的是都中第一家族的姑娘,想来也是欢喜的。”

  沐弦歌学着前世电视里看到的样子,敛衽向对方回了一礼。

  低头再抬头的瞬间,轻轻晃动的玉牌已被她看了个透彻。

  “易”。

  她忽然想起原身记忆中的驳杂混乱的某一段。

  在这片玄灵大陆上,禅、幽、明、微四国各自为政,彼此之间因争夺资源而时有摩擦,敌中有我,我中有敌,形势十分复杂,人身财产安全难以保障。

  因而催生了佣兵团这种职业。

  兵团最初是各大家族的私产,只为自家主人服务,后来有人见有利可图,索性自立门户。

  近些年来,大陆上的佣兵团此消彼长,渐有几支声名鹊起,拥有无匹的声望和势力,就连各国的皇室也不得不对其多加礼遇。

  这其中,活跃在幽国的最著名的佣兵团名叫星陨兵团。

  这个兵团的掌权者,叫做明书易。

  “易”!

  难道是他?

  若真是星陨兵团的老大亲自跑来给她撑腰,用整个星陨佣兵团的声誉来给她的说辞背书,那她这一局,就稳了!

  果然,明书易说完之后,丁元霜脸色变幻了一会儿,最终下了决心:“既是如此,那本堂姑且采信。”

  沐语柔一听就皱起了眉头:“这不公平!都是一面之辞,凭什么他的话就可以采信?”

  明书易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淡淡说道:“沐氏管教子女,不甚得法。”

  幽国第一佣兵团和幽国第一家族互撕,丁元霜乐得看热闹,并不开口阻止。

  沐语柔气极反笑:“你又是什么人,凭什么对沐氏指手画脚?都中第一家族的名声,不是随便什么人随便几句话就能毁得的!”

  明书易点点头:“随便什么人,随便几句话,倒是确实毁不得。”

  顿了一下又道:“——若我要毁,倒也容易。”

  “你——!”沐语柔气结。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她脑中飞快地把幽国朝堂、世家中举足轻重的人物都过了一遍,但是好像并没有发现有这么个背景深厚的中年男人啊?

  “我就是证据。”明书易语调平静,说出的话却不啻惊雷,“星陨兵团,从不轻易表态。”

  从不轻易表态。

  一旦表了态,就是倾整个兵团之力,做那人的坚实后盾!

  沐语柔惊呆了。

  “星陨兵团”四个字咣地砸下来,砸得她眼冒金星,站立不稳。

  那可是整个大陆最有名的兵团之一!是连皇室都不得不避其锋芒的存在!

  这个兵团,现在在替沐弦歌说话!给沐弦歌撑腰!

  而她自己,刚才几句话之间,已经彻底得罪了这个兵团的老大!

  沐语柔脸色苍白,半晌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明书易径自转向丁元霜:“丁元霜,你怎么说?”

  丁元霜清咳一声:“沐氏三姑娘沐千朵在野外遭受伏击,不幸身亡,本堂深表遗憾,必将尽力查清凶手。”

  “至于这辆车——”

  “这辆车,我有个建议。”沐语柔突然开口。

  方才遭受打击,她的声音低沉了许多,但仍端足了大家闺秀的架子:“既然明先生说是三妹千朵所乘,现在三妹妹已经——”

  她说到这里,眼眶陡然蓄满泪水,语带哽咽:“我愿替她作主,将此车上交家族,以供研究之用。”

  丁元霜面色迟疑。

  凭心而论,他并不想让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流落在四大家族手中——毕竟谁知道他们会利用这玩意儿干出什么对皇室不利的事情?

  正要斟酌着开口拒绝,一道中气沛然的女声忽地自门外传来:“允了。”

  临时代掌权柄的家主夫人韦氏,终于出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