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挑唆
清风不用2019-04-22 15:312,454

  因家主沐庭不在,韦夫人并没有住在正堂,而是去了自己的偏院云山堂。

  此时的云山堂内,多了一个看上去略有些狼狈的人。

  正是刚从戒律堂出来的沐氏二姑娘沐语柔。

  “多谢母亲搭救。”她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低声下气。

  韦夫人看着她,恨铁不成钢地重重叹气:“我教过你多少次,要么就不出手,要出手就不要给人余地!看看你,这一次让沐弦歌讨了多大便宜去?”

  的确,她百般筹谋费尽心思地布计,本来以为沐千朵就算不能把沐弦歌杀死,起码也能斗个两败俱伤,她正可坐收渔利。

  没想到这个沐弦歌竟如此不好惹,不但杀了沐千朵,甚至还能回到戒律堂反咬她一口!

  若不是她见机得快,这一场,她就要吃大亏了。

  沐千朵这个蠢货,真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她气得眼内喷火,却并没有说什么。

  韦夫人点点头:“还行,没有把失败的原因全都归到别人身上。你既然知道那种货色不堪大用,当初就不应该把希望都放在她那里,应该多做几重保险,懂了吗?”

  “母亲的教诲,女儿记下了。”

  韦夫人紧接着面色一沉:“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主动去得罪明书易!他是什么人,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沐语柔只觉得口中发苦。

  她是知道明书易是什么人,问题是她根本就没想到这样的人会大张旗鼓地跑到戒律堂来专门给沐弦歌撑腰啊!

  所以现在这个“沐弦歌”,究竟是有什么古怪?

  知女莫若母,韦夫人一眼就看穿了她的疑惑。

  “我也纳闷,看相貌是她没错,但言谈举止气质完全变了一个人。按说,即使有人想对沐氏不利,要找人伪装,也不可能伪装得如此之差。”

  韦夫人沉吟片刻,站起身来:“我们没有证据,伪装的事暂且按下,暗中调查。家主继承人提名的事,既然把她放上去了,这正是我们的机会!”

  沐语柔顿时领悟:“母亲要我去试她根底?”

  “你不要出面。”韦夫人摇头,“你的实力,母亲心中有数,平日里要你隐藏,为的就是大比期间博个满堂彩,给你的将来铺路。试探这种事,略施点雕虫小计,自然有人上赶着去。”

  沐语柔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母女二人目光相撞,会意一笑。

  韦夫人突然想起刚才在明书易那里吃过的瘪,笑意顿止。

  一刻钟后,沐语柔在婢女琉璃的陪伴下,出现在了六姑娘沐亦桑居住的维梓楼。

  “什么!三姐姐死了!”沐亦桑啪地一掌拍在桌子上,不可置信地大喊。

  沐语柔红肿着双眼,听到这话又忍不住背过身去以帕拭泪:“唉,我也不愿意相信会有这种事,三妹妹她……”

  她说不下去了,只能细细地抽泣。

  六姑娘沐亦桑和三姑娘沐千朵都是沐氏叛臣沐庐的女儿,一同寄身在主宅,惺惺相惜,平日里感情还是不错的。

  沐亦桑气怒上头,连哭都忘记了,只一叠声地急问:“是谁?快告诉我是谁下的毒手?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沐语柔忙阻止道:“还是别了,三妹妹已经不幸……唉,我不希望你有事啊,六妹妹。”

  “是,谁?”沐亦桑根本不听劝阻。

  沐语柔纠结片刻,才无奈道:“戒律堂上并没有抓到她的把柄,所以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七妹妹……”

  “什么?!”沐亦桑声音陡然提了八度,尖锐高亢,“那个傻子?哈!你是在开玩笑吧二姐姐?给那傻子一万个胆子,她敢杀人?她一个废物,哪来的本事杀人?”

  “……”沐语柔犹豫了一会儿,似是松了口气,“你这么想也没关系,反正结果是一样的,就是不要去找她。”

  沐亦桑奇怪地问:“为什么?”

  “毕竟她……是我们的姐妹。而且,那天家主继承人提名,你也看到了,最后还是把她报上去了。”

  沐亦桑“哈”地冷笑起来:“你不说我还忘了,这废物竟还有脸让人提名!行,我就去会会她,看她是何德何能,敢出现在提名名单上!我倒要试试她的本事!”

  她话未说完,扭头就走,沐语柔在她身后连声呼唤,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

  沐语柔急得跺脚,支使沐亦桑的婢女首领白梅:“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看着点你家姑娘啊!”

  白梅如梦初醒,慌乱地追了出去。

  等她们的身形一消失,沐语柔立刻就收起了戚戚哀哀的神色,冷冷一哂:“这没脑子的人啊,还真是好用。”

  婢女琉璃低眉顺眼,轻声应是。

  “不过,没脑子的货色虽然好忽悠,但也容易坏事。”沐语柔沉吟了一下,“算算这满家族的人,能用的竟没有几个,也是悲哀。大比快要到了,这几日,外宅的人该来的也都来了吧?是要找个机会,跟他们见个面,亲近亲近了。”

  与此同时,沐弦歌居住的咏瑟居内。

  “——啊?见面?”

  明书易轻轻点头:“不知沐七姑娘可肯卖在下这个面子?”

  开玩笑,单就这人方才不遗余力地帮她这一点,面子当然要给啊!

  更何况,对方是谁?幽国第一佣兵团的老大啊!

  作为一个现代特种兵,自从穿越到这个玄灵大陆上之后,所见所闻就没一样是和她原来的世界有关系的。

  但佣兵团不一样,这要是换算到她所在的世界,那就是雇佣兵啊,跟他们特种兵的关系——呃,这个通常都是敌对的。

  异国他乡,有个敌对关系的都足够使人兴奋了!

  所以她从心理上,对眼前这位明书易先生的接受度就比较大了。

  “明先生太客气了。”沐弦歌笑眯眯地一口答应下来,“只是见个面而已,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

  还特意强调“只是答应你跟对方见面罢了,别的可没答应过哦”,明书易怎么会听不出她的话意所指,当下眼角又微微有了些许笑意。

  “不过我这几天可能不大方便出门。”沐弦歌按着额角,“家主夫人说了,大比之日马上就到,为了防止节外生枝,这几天大家都不能出门呢。”

  方才韦夫人极力邀请明书易过堂一叙,而明书易则高冷地表示不好意思我没空搭理你,转身却说“沐七姑娘可有时间与在下一谈”,当时韦夫人和沐语柔那个脸色啊,啧啧。

  一想到之后韦夫人青着脸、咬着牙宣布大家都不许外出的样子,沐弦歌就忍不住要嘴角上翘。

  明书易淡淡说道:“不用出门。”

  他又向她看了一眼,似是有什么疑惑,但想了想,又忍下了。

  只在心中暗忖,韦夫人应该是她的母亲吧,为什么她呼之为“家主夫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