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惊鸿
清风不用2020-01-16 13:232,401

  不用出门?

  沐弦歌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难道是要坐等对方上门吗?

  不过很快,她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完全错了。

  明书易捧起腰间挂着的玉牌,说了几句完全听不明白的话。

  沐弦歌只觉得眼前一花,定睛一看,顿时惊呆了!

  一张富丽堂皇的床,被四个人小心翼翼地抬着,从天而降!

  而她自己,现在正处在一片开阔的场地上!

  什么情况?为什么她毫无征兆地就离开了自己的院子,并没有感觉到一丝异样?

  这就是明书易所说的见面方式吗?

  她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在乘黄空间里的意识转移。

  但是后来乘黄对她说过,意识转移是一种很强的能力,除了四大神兽,大陆上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练会。

  来人是谁,实力如此惊人?

  那四人降落在地,却并没有把床放下。

  不是,大兄弟们,这么抬着不累吗?

  眼风一扫,紧接着又出现两个人,手执拂尘快速地把整个地面都扫了一遍。

  ……

  ???

  先前那四个人这时才把床谨慎地放下。

  后两人换过拂尘又把床扫了一遍。

  仙乐飘缈而起,倏忽近前,是两队宫娥浩浩荡荡而来,手中各式乐器不一而足。

  再看她们身后,还跟着两队侍童。

  在沐弦歌瞠目结舌的注视中,一名男子华衣博带,飘然而来,姿态优美地侧躺到了床上。

  唇角仿佛永远含着不怀好意的笑,单手支颐的慵懒神态令人很难不想入非非。

  再配上那张脸……

  这张脸吧,沐弦歌用力想了又想,奈何词汇量有限,一时半会儿没想到什么合适的形容词。

  就是,帅。

  巨帅。难以描述的帅。

  帅哥扬起头,向她投过来一瞥。

  只这一瞥,出于特种兵的直觉,沐弦歌便直接宣布:“那日偷窥我的人,对吗?”

  男人似是有些意外,盯着沐弦歌多看了两眼。

  呃,帅到令人把持不住!

  “不论是否在战争时期,我始终保持忠诚之心。我的情绪以及动作的控制能力,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会出现差错……”

  “女人,你在嘀咕什么?”

  男人一开口,沐弦歌就又恍惚了一下。

  这声音太好听了,而且尾音不自觉地上挑,形成了独特的笑音。

  简直诱惑。

  完了,特种兵行为准则白背了。

  见她瞠目结舌地不回答,脸色倒是慢慢不自然起来,男人轻轻转了转眼珠,忽而微微一笑。

  啊!帅到要杀人啦!

  那男人带笑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面色忽地一变,又瞟了身边的侍卫一眼。

  侍卫会意,立刻召出一只小巧可爱的貂儿。

  这貂沐弦歌倒是认得,格鲁貂,她原来出任务时见雇主养过,很是爱干净的小家伙。

  玄灵大陆的格鲁貂当然不是普通的格鲁貂。

  它几下腾挪,就灵巧地跳上了沐弦歌的肩膀,向她吐出一口气。

  沐弦歌只觉得一阵清风拂过,眨眼之间就像洗了个热水澡一般,浑身清爽。

  这貂原来是这样用的?

  还有,这个男人,洁癖很重啊。

  她不就是刚才装晕的时候把身上搞得脏了一点儿么!至于这么大动干戈的吗!

  男人的面色这时候才好看了些,慢悠悠地开口道:“你,有什么要求?”

  ……

  蛤?

  大费周章搞一通意识转移见她一面,就为了问她有什么要求?

  这男人什么毛病,阿拉丁神灯?

  “什么要求都能满足吗?”她忽然起了点恶劣的小心思。

  男人看了她一眼。

  清洗干净之后的面容美得惊人,灿若星辰的一双眸子恰到好处地嵌在粉嫩的小脸上,幽深的目光给整个人增添了清冷气质,令人一看之下就舍不得移开目光,却又不敢放肆。

  是如此迷人的女子啊。

  他声音里的笑意加深了些:“当然。”

  “那,我要看星星。”

  电视剧里不都说么,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什么的。

  虽然她没有男朋友,但跟眼前这么个大帅哥看星星也不亏啊。

  男人轻笑一声,一扬手,一株青藤自地面蜿蜒而生,扶摇直上,很快变成一棵树。

  木系灵力——微国人?

  树上枝繁叶茂,花开又谢,转瞬间,就结出了一树的星星!

  不是吧,还有这种操作?

  沐弦歌看得目瞪口呆。

  男人勾勾手指,一颗星星立刻离开了枝头,轻盈地跃进她怀里。

  沐弦歌低头看看星星,抬头看看树,又看看男人。

  傻了。

  “这——是做什么?”

  “你看不出来吗?朕,在贿赂你啊。”

  朕?

  贿赂?

  信息量太大,沐弦歌差点当场去世。

  “你是微国国主?”

  男人漫不经心地点了一下头。

  沐弦歌扶额。

  “你,讨好,我?”

  男人连头也懒得点了,只看着她。

  “国主,你是在逗我吗?”

  听到“国主”这个称呼,男人转了转眼珠,“啧”了一声。

  “月惊鸿。”他言简意赅。

  “这——不大好吧。”

  惊鸿这两个字是很配他啦。

  但国主的名字能随便叫吗?虽然也不是她的国主吧。

  其实她穿越过来也才不到一天,并没有很好地适应这里的风土人情,对国主什么的没什么概念。

  不过等价比较的话,大概就是她原来世界中的老大吧。

  月惊鸿不高兴了:“朕觉得挺好。”

  好好好,行行行。

  你官大,你说了算。

  沐弦歌举手投降。

  “那,月惊鸿,你是在逗我吗?”

  “逗你什么?”月惊鸿这下才满意。

  “你,微国国主,纡尊降贵,大费周章地把我弄到这个地方,就是为了来贿赂我,一个全城瞩目的傻子废柴?”

  沐弦歌看着他,一字一字地问:“贿赂一个这样的我,你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或者我应该问,之前你看我的那一眼,看出了我对你有什么价值呢?”

  “当然有价值。”月惊鸿轻笑一声,回视她的目光堪称温柔。

  “比如说?”

  “女人,不该问的事,最好少问,才能活得长久。”

  嚯,温情路线行不通,改威胁了是吗?

  沐弦歌微微凝眸。

  月惊鸿的姿态仍然懒散,表情乍看也没什么变化,但他的眼神却已经不一样了。

  她从这带着温柔笑意的一句话中,听出了肃杀之气!

  沐弦歌忽然笑了。

  特种兵王,可杀可剐,不受威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